文睿刚刚离开,就听一个女孩自言自语的嘀咕:“文先生的眼睛,刚才是怎么了,眨得厉害,只怕是要看医生了。”
乐言听了,心中狂笑,却只能强忍着,简直要忍出内伤。
老板一走,同事们也纷纷开始收拾桌面,准备下班。
要是和大家一起走,就不方便去找他了。乐言想了想,便向同事道别:“我有点急事,就不等你们,我先走啰!”
刚到走到电梯,手中电话就响了起来。
“你到哪了,等了好久,也不见你下来。”文睿居然也会抱怨。
“是啊,你是老板,当然可以想走就走啰,我刚收拾好东西,准备下来了。”
“好,停车场见。”
挂断电话,电梯正好到了,下班时间,员工梯都是满员,有的人先乘上顶层来,再接着坐到一楼。如果傻傻的只等下楼的电梯,只怕是半个小时也等不到。
这一趟电梯门开,正好空了一个位置,乐言小巧的身材,站进去毫无悬念,她站定后,照例微微垂着头,并不想与其他人有话题,也不愿让人过多的注意她,尤其是现在正要赴他的约,只求不要有人发现才好。
可往往怕什么来什么,就听身后一群人正在接着刚才的话题聊天。
“听说,今天有人看到文先生和女孩约会,还吃早餐呢!”
“那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不就吃个早餐吗?”
“这你就不懂了,要是早上各自出门,约好吃早餐,那也是很重视的,要是一起出门,那不是说明......”
说着,电梯里一阵哄笑。
乐言心说:“你们想太多了,我们才不是呢!”
“还听说,那个女孩样子普通,像个学生。”有人接道。
“那哪能抓住男人的心哪,文先生那样男人,恐怕只有露西能搞定了。是不是啊,露西?”
女人们又一阵笑,互相轻轻推搡着玩闹

“上次年会,你跟文先生,不是共饮了好几杯,相谈甚欢嘛!”
终于,乐言听到一个轻佻的声音回道:“那又有什么用,他的舞伴始终是盛天娜。”那语气似有不甘。
乐言从光洁如镜的电梯门,悄悄看过去去,拥挤的人群中,只一眼就认出那声音的主人,夸张的硕大耳环随着说话的节奏晃动,火红的嘴唇映衬下,大片雪白的肌肤裸露着,宝蓝色的丝裙是深V的款式,乐言不敢直视。
“那有什么关系,盛天娜人又不在这里,再说了,谁又规定文先生只准喜欢她一个?”
露西没有说话,但乐言看到她露出一个讽刺的微笑,似乎是在昭告她的志在必得。
“露西,要是今天你碰到他,敢不敢约他!”有人打趣她。
“老板是大忙人,哪里有空参加我们部门的小聚会啊!”露西感叹道。
“有你在,那可不一定哦。”大家又笑成一团。
电梯“叮”一声响,乐言这才发现已到了地下车库。原来身后这一群人也是一起到车库取车,再去参加部门聚会。
刚出电梯,乐言就看见文睿倚在车前,一看到她出来,文睿正要迎上去,乐言身后的人便一拥而上,把乐言挤得远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