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不一样,你看看,我胳肢窝下面。”赵大宝脱去自己的上衣,将腋窝露了出来。
那一刻,马霞的眼中有着一点厌恶,与一点意味深长。
她很喜欢自己的次子,对于自己的这个长子,从来都是漠不关心的。
要不是这样的话,其实这个家本来应该很富裕的。
他们家里,有一个败家子,就是赵大宝的那个小弟。
也不知道赵小宝每天都在想什么,去唱了几次歌,就感觉自己得到了另一个世界的关照。每天都不回家,天天出外瞎跑。
没钱的时候,就跟家里要。
家里本来就不富裕,有时候就不给他。
但赵小宝这个人,他很有“办法”,不知道什么时候,找到了几个狐朋狗友,竟然借到了六万块巨款,而且还是高利贷。
从那之后,这个家所有的工作,都是在为那家公司服务。
每年所赚的钱,刚好足够交利息。
谁知道世界上为什么有这么狠的公司呢?
但他们是被抛弃的那一类人,根本不会有人过来关心他们的死活。
不给钱,很简单,纠集一群人,也不吵也不闹,就在你家里吃喝,你买了什么,他们就吃什么,你不买,你吃什么,他们就吃什么。
赵大宝本来就是个老实人,他对那群人很畏惧,也不敢说什么,所以从那一天之后,这一家子,每年的工作就是为那个公司赚钱。
“这算什么,你大姑家那孩子,连手指都没有了,还不是天天工作,这么一点东西,算个什么?”马霞明显不太关心赵大宝。
赵大宝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只是弱弱开口道:“疼。”
“知道你疼,可家里这么多的债务,你不去工作,你父亲又要伤心落泪了,他天天哭,你不知道吗?”马霞说着说着声音就提高了几倍。
赵大宝也有些恼怒,他真的忍受不住这种疼痛了,所以才辞职的,要不然的话,他也不会轻易放弃这份工作。
“你就知道小宝,你什么时候关心过我?我已经辞职了!”说完,他就走进了自己的屋子。
门虽然破烂,好歹也有插销,能够将门关死。
马霞被赵大宝说的话给惊呆了,随后她反应了过来,跑到赵大宝门前就是一阵乱踹:“你怎么能辞职,你是想要你弟弟去死吗?”
“你怎么这么狠,自己的弟弟你都不关心了吗?”
“我辛辛苦苦养你这么大,你给我回报一点了吗?”
“大宝,你给我出来!”
门外的声音渐渐平息,赵大宝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是不是累了,所以停止了,他满脸痛苦的看着咯吱窝的发炎处。
“我是真的疼,妈!”赵大宝开口道,说话的时候,眼中噙着泪花。
没有文化的他,不知道什么叫大病,也不知道什么叫小病,但他知道,他是真的疼。
痛彻心扉!
有人说十指之痛,才是最痛苦的事情。
但谁又知道,在那软软的腋窝下面,痛苦才是最甚。
“妈知道你疼,可是你不能休息,你要是休息了的话,家里怎么办?这都年底了,没有钱给他们的话,我们连过年都过不好。”
“那可是六万块钱,你的工资,加上你父亲的,再加上我的,才刚好够还今年的。你今年,可是只交了一万,不够啊!”
马霞在门外也痛哭了起来。
她不是不关心自己这个儿子,但是对于小儿子,她明显更加关心一些,她不想小儿子被那些人给带走。
“小宝一年就回家一次,他带回钱了吗?”
“你这么多年,就会使唤我,从我十五岁开始,你就让我出去打工,我有时候,也会累,真的,妈!”
赵大宝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再次落泪。
是的,他十五岁就出去工作了,到了现在,真的累了。
他已经连续十年没有休息了,每天回家、吃饭、上班、回家、吃饭、上班,真的累了。
隔着一扇门,赵大宝不知道马霞是什么表情,但是她的声音却传来过来。
“我知道你累,可是我不累吗?你父亲不累吗?你不打工,怎么还钱?小宝他还小,早晚会变好的,只要你再坚持一下,可是你为什么辞职了呢?”
“你这么一辞职,家里就少了一些收入,没有收入,我们怎么活着?”
马霞的声音嘶哑了。
毕竟是自己的母亲,赵大宝听到母亲声音不对,连忙打开了门,发现自己的母亲正趴在地上,泪水像水一样流下。
看到这一幕,他也哭了。
“妈!”
“我真的…”
“坚持不了了!”
“太疼了。”
“太疼了!”
“太疼了!”
到了最后,赵大宝只是重复着疼,他已经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
马霞抬起头,看着赤着上身的他,温和的道:“再坚持一下,拿回一万块钱来,好吗?算妈求你了。”
她跪下了。
赵大宝懵了。
曾几何时,自己自诩为孝子,但面前这一幕,似乎将他打击的再也不是孝子,而是一个逆子!
让自己的母亲下跪,这简直是世间最不可饶恕的事情。
“妈,您先起来,我这里有钱,有钱!”赵大宝掏出自己的工资卡,他也跪了下来。
马霞看到工资卡之后,就要抢夺。
赵大宝知道,要是真的被抢走了,那真的一分钱就留不下了,他真的想要去看病。
于是他躲开了,虽然这会让母亲难过。
“我明天会去取一万块出来,到时候交给您。”赵大宝将马霞搀扶了起来。
马霞看着那张工资卡,似乎想要继续抢夺,但赵大宝明显已经有了醒悟,将卡已经贴身放好。
“好吧,这可是你说的,明天给我一万。”马霞脸上带着严肃,然后她离开了。
赵大宝看着自己的母亲回到屋里,松了一口气。
终于是过了这一关。
他的卡里,还有一万三四,取出一万出来,到时候再发了工资,就能去看病了,虽然还要拖延半个月。
但早在今天之前,他就已经扛了三个月,半个月而已,还是可以抗住的。
“唉…”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赵大宝找了些卫生纸,垫在了腋窝下面,犹如一条狼狈不堪的狗儿,躺在了床上。
没有卫生纸垫着,他会疼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