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贝尔·淮刃尔斯,曾在无数世界中当过声名远扬的位面商人,无论是向主角们兜售系统,还是让某人穿越到异世界,又或者在荒无人烟的悬崖下放上绝世宝物等待某个我命由我不由天的主角拿走,这些都没有做过。
成本太高,利润太低,也就赚个人情价,况且要是有那玩意,我不会给自己用么?
不提这些没用,现在,我将展示,如何在极为神秘,极为危险的幻想乡中活下去。
据说这片土地是某些厌倦世俗的妖怪大能所建立的世界,通俗点便是那些大能的养老地,作为位面商人,如果涉及这片土地一定要学会察言观色,万不可触怒她人。
因为那些强者们往往性格怪异,不需要按照别人意愿行事,除非这件事情对她有好处,简而言之就是些青春期长歪了,更年期和姨妈期全天二十四小时在线的叛逆青年(少女)。
再看淮刃这边的情况,目前来说至少没有最坏的情况出现,作为主角的他现在就以倒栽葱的姿势“埋伏”在草丛中,为了贪便宜,使用不稳定传送门后果就是你完全不知道会以什么姿势,多高的距离降落在地上。
“这位大哥哥,看样子你似乎不是本地人呀,幻想乡可不是你们这些可疑分子可以随便来的哟。”
金发的小萝莉不知何时凭空降临在淮刃面上,带着少女天真无邪笑容以及恐怖的……杀意观察着他。
好吧,最坏的情况出现了。
在穿越的一分三十秒,淮刃就成功的迎来了第一道难关,这个时候淮刃很想说一句“看,大师球!”,然后逃之夭夭,虽然对于眼前的家伙来说没有任何卵用。
这个时候,一定要冷静,金发萝莉一看就不简单,散发的气息深不可测,如果被表面人畜无害的样子给迷惑的话,那就真的是白痴了。
像这种喜欢装嫩的老妖婆,,不一小心便取你狗命,无理到极点,完全就是活脱脱的灭绝师太,所以这种家伙,淮刃给她们起了一堆“亲切友好”的绰号,比如老狗逼,臭嗨,cnm我与你势不两立等等,等等。
按照往常的管理,和这些家伙交流,有50%的几率会在答应你的要求之后突然反悔干掉你,以及30%的几率二话不说先把你这个可疑分子除掉再说,最后也只有20%的几率会大发慈悲放过你。
这些都是淮刃得到的血与泪的教训,不过作为位面商人,论逃命的本领,只有别太浪,一般不会有生命危险,除非出现复数级别的像金发萝莉这样的强者。
看到金发萝莉等着自己的回答,淮刃努力保持镇定,盘算着如何答复,毕竟偷渡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情。
你好,神秘空间的强者,我并没有恶意,只是抱着和平相处的心态和你们交易点东西。
“去nm的臭嗨,老狗逼,拽什么拽?想杀老子就直说,最讨厌你们这些拐弯抹角,最后还突然反悔的臭sb了!真以为我像个白痴一样会听你们话?”
很好,淮刃成功把心里话和说出来的话搞反了,说出来的那话不过是他作为位面商人和那些“宇宙大能”交流时所产生的一些经验罢了。
无奈摊开手,淮刃竖起来三根手指,嘴上叹道。
“又是这样,3,2,1,准备逃命吧……”
………………
我是淮刃·格里尔斯,经过了一个小时二十八分五十六秒,我再一次降临在幻想乡,作为心眼没有鸡眼大的代表,淮刃表示能报仇绝不隔夜。
作为位面商人,哪怕前往到别人的世界,淮刃也有办法在十秒内不被任何人发现,这点时间完全足够淮刃为所欲为而又为所欲为。
所以为了保证这次报仇的成功性,淮刃只带了……一盒臭鸡蛋,货真价实的臭鸡蛋。
好吧,最近针对位面商人的盘查越来越严格,别说什么宇宙飞船,神兵利器,就连臭鸡蛋都差点被当作未知生化武器没收。
在淮刃降临在幻想乡的瞬间,金发的萝莉便准时出现,不管这只萝莉想要说什么,淮刃果断起手。
“去你妈的!”
将臭鸡蛋砸在金发萝莉的脸上。
“去你大爷的!”
将臭鸡蛋砸在睡着地上的无辜巫女脸上,旁边拿着令牌说教的三无萝莉也不忘扔一个在脸上。
“去你奶奶的!”
再一次回去在懵逼的金发萝莉的脸上补了一击。
“去你去你的!”
………………
最后的记忆停止在自己将臭鸡蛋扔到某个在花田上浇花的绿发种花老婆婆头上。
当淮刃醒来时,感觉浑身上下的骨头都完全粉碎了,而大脑内仿佛有无数苍蝇在嗡嗡作响,这恐怖的痛楚袭来时差点没人他晕过去。
“我是谁?我在哪?发生了什么事?”
淮刃依稀记得,自己好像做了某种非常不礼貌的事情,然后意识就被人扔进了抽水马桶内,伴随昏天黑地的眩晕感,一路从忘川河冲到了三途川,期间被某个**少女捞了上来,结果某个说教狂魔过来,一脚将自己踹了下去。
最后自己就这样飘呀飘呀,不知道过了多久,等意识彻底陷入黑暗而醒来的时候,便出现在这里。
在此之前的事情已经完全不知道了,浑身上下缠满了绷带,和木乃伊一样,似乎被人围殴过。
话说我之前干什么的呢?走私?不可能的,买鸡蛋?等等,鸡蛋!自己以前是开杂货部的么?
这里是哪?
淮刃望眼望去窗外,发现自己处于一处庭院当中,脑子中无缘无故出现了各种信息,这些信息是经过了许久所忘却的记忆,因为这次失忆意外的想了起来。
“穿越?位面?商人?二次元?这里是幻想乡?永远亭?脑袋好痛……”
扶着墙壁,淮刃爬了起来,左手撑着墙,右手扶着脑袋,颤颤巍巍的站起来。
“姑且先不管这么多了吧,先找人问问情况,到底发生了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