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星走后,邹文泽开始了长达两个小时的填鸭式教学。学到最后,苏醒醒都怀疑邹文泽要不是看在她脖子还没好带我份上可能能讲通宵。
对此,邹文泽的解释是:“按你的自学能力来看,填鸭式教学效果最好。讲真苏醒醒,反正你现在白天在医院也没什么事儿,要不要改良一下你的学习习惯的知识系统架构。”
“说人话!”
“白天预习一下,把不懂的画出来,晚上我给你讲。”
喏,这话听着就正常了。不过邹文泽这个教学确实和樊星很不一样。简单粗暴,直接把书上重点划出来,苏醒醒看着也方便。以前樊星给他讲题还非要她拿个小本本按什么逻辑顺序把公式摘录出来。
邹文泽听着苏醒醒的吐槽,摇头道:“我真替樊星叫屈。”
“什么意思?”
“其实樊星那种方法更适合你,从长远角度也更利于学习。”
“为什么?”
“他那个方法看似很笨也挺麻烦,但是鉴于醒醒你的智商,这种方法最容易帮你建立关系图。也就是我刚才说的知识系统架构。只是,现在高三时间紧张,这种方法太废时间。所以我就直接和你讲题。不过,要是之前樊星没给你做这些基础累积,我现在就算和你讲题,你也很难举一反三。到时候很容易演变成道道题都得讲。”
苏醒醒听了邹文泽的话,思索了一下。大致意思她懂了:樊星的教学方法是个好方法,还有就是之所以苏醒醒觉得繁琐还不是她自己笨。
苏醒醒真想颜面流泪,真相太过赤裸裸。
邹文泽每周来三次,一到五两次,每次说好两小时,双休日再来一个下午。
苏醒醒其实挺不好意思的,但是邹文泽觉得无所谓。反正他回家也闲着没事,打游戏么家里人见了要说他,学习吧又……没什么新的好学。苏醒醒上次见识到邹文泽的卷子了,几乎全满分,偶尔有几个空题……
“你这题空着不会是和方拓学的吧?”
邹文泽低笑点头。
“这算什么?学霸的恶趣味?”
“不是,就是想探究一下方拓他是怎么做到每次都能考到第五名绝不提高也肯定不后退的。这个概率算的要多精确啊。”
苏醒醒:……
对此樊星也很无语:“他们这样有什么意思,两个人一起考全满分不就好了?”
“邹文泽说,他和方拓觉得万一高考错题了,老师也不会太惊讶。”
樊星:……
“哎,不过。这个单词本这么后……我真的要全背?”
“你不喜欢考纲单词,要不我给你一个托福红宝书?”
“滚!”
樊星笑的幸灾乐祸。苏醒醒觉着自从她住院了,樊星越来越喜欢嘲笑她。真是……兵败如山倒?
“哎哎哎,大姐,你这个阅读分析什么情况。虚实结合和象征,这两个表现手法你确定知道它们的区别。”
苏醒醒看看那篇文章,摇摇头。从樊星带我表情看,她应该是不知道的。
语文,语文,学了这么多年语文,苏醒醒都觉得自己可能不是中国人,她的母语很可能是火星语。
“樊星,你门这些人是怎么做到文理全能的?”
“哈?”
“我觉得吧,这个文科理科完全不同的style,你们怎么在里面自由切换的?”
樊星看着她,觉得这个问题挺搞笑的:“谁说完全不同?它们只是表达形式不同,本质并无区别啊。”
“啥?”苏醒醒眉毛一挑:“本质一样么?喏,你看这个什么《文人与枣》,这个借枣表达忍辱负重,终成大业的,这关枣什么事……人家就是那个特性。”
樊星听着苏醒醒的抱怨噗嗤一声笑出来,随后越笑越厉害。好不容易在苏醒醒的刀子眼下平复下来,依然掩不住嘴角的笑意。
“苏醒醒,这样吧,我给你举个例子。你听听。”
“哦。”
“比如,我和你说我喜欢你。”
“啥。”
这个跨度好像大了点啊。
“你为啥喜欢我?”
“因为你的眼睛里有清晨的阳光,每每我看见它,就感受到明亮与温暖。你的笑容像是夏夜的清风,吹散我的迷茫与烦恼。”
苏醒醒被突如其来的表白吓得大脑一片空白,半响红着脸支支吾吾说:“你……喝假酒了?”
“清晨的阳光,夏夜的清风,你想到什么?”
苏醒醒联想了一下道:“不知道,天气好心情好?”
“心情好之后呢?”
“动力满满?”
“嗯,差不多。所以刚才那段话翻译一下就是我喜欢你,因为你能让我充满动力。”
这话搁到现在,苏醒醒可能会嘲笑樊老师开车了。但是当时他们却是很正经的在做学术研究。
“那为什么不直接这样说?”
“你觉得怎说?我说我喜欢你,你问为什么,我说因为你让我动力满满?”
“额……”这个好像确实有点雾水满满。
“或者我可以这么说,我喜欢你,牛顿第一定律说的,我一直是直线运动,而你就是那股外力改变了我的运动状态,让我加速前进。”
苏醒醒噗的一声,把水喷到八丈远。
“大哥,你别缩了,鸡皮疙瘩,你看看!”
苏醒醒撩起袖子管上面确实一粒粒的。
樊星大笑:“你觉得哪种听上去舒服?”
“哪种都不舒服。”
苏醒醒真的晕了。
“我直接点说,文科和理科,他们的本质是一样的。语言文字也好,计算公式也好,都是在用一种方法在论证推演一个真实。你看得见摸得到的是真实,你心里所想所感也是真实。这就是具象和抽象的区别。
说的再简单点,为什么很多人数学原本不错,可是几何不好。因为他们感受不了抽象的东西,你看不见立方体那根被遮住的棱,看不到圆柱的中心轴。再比如惯性,离心力。这些概念,课本是说是虚拟力,但它不是虚的,我们都知道突然刹车人会往前冲,密闭空间按统一路径快速旋转会有离心力。这些真是存在。
这写虚的概念和语言一样,我们运用文字去记录具象,建立抽象和具象的联系。比如说热,暖,你联想到火焰,夏天。然后再用具象去论证抽象,比如这个人性格热情如火,热情似夏天。这样你就会通过具象去感受抽象的意思。
无论文科还是理科,都是需要很强的逻辑。文科就好像是块绣着繁华的手帕,你判断出它是手帕,在看到绣工精细那必是厉害的手艺,要是在有点特殊绣法,你可能直接知道出自哪里。而理科就是你获得一块手帕,然后通过实验得知是蚕丝质地,绣线也是丝线,两种丝产自什么地方,判断产地。”
“所以……你到底再说什么?”
樊星看着苏醒醒听的云里雾里,低笑着道:“反正,文理都一样。文科不好的理科也不会非常好。反之也一样。”
“是吗?李子东偏科挺厉害,我看他理科很好啊。”
“那是他懒得用文字。”
苏醒醒现在有点后悔和樊星套路文理的问题了。大半个小时,她还是不知道文人和枣到底有什么关系。忍辱负重,越挫越勇和枣有什么关系啊!
p.s第五题:划线部分对鞭打枣树的描写表达了什么?
答:枣树皮耐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