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众人的期待与忐忑中。
于子年来了医院,但不是一个,来的还有刘虞。

前几天,于子年还在想,怎么把贺刚夫妻更进一步,拉到利益朋友行列。
现在倒好,瞌睡都有人送枕头。
不过当于子年要求刘虞跟他来医院时。后者闻言,立即明白了他的心思,然后,定定的看了他很久。
“不要这么看我,也不要急于下结论。”,知道刘虞表达的意思,于子年很坦荡和她对视。
他承认,自己有着两面极致的性格,动与静,无私与自私。
目前来说,他性格表现在静,社会利益关系表现在自私为主。
而且,于子年自己都明白,他是一个睚眦必报,恨可以存十年的人。也是一个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主。
今天从刘虞的眼神深处,于子年看出了惧怕的情绪。
而在刘虞的人生原则里。
前几天林易才热心帮了他大忙。转眼就把纯粹的,赤忱的友谊,扯进了罪恶满满的利益里面。
就算对方不知道,也不该如此,应以心换心。
她只是一个弱女子,这就是刘虞害怕他的地方。为利而往无可厚非,但不是这个时机,这种行为,这是她的为人处事哲学。
听了于子年的话,她又看了会他,之后,什么话也没说,转身往保险箱走去。
……
“情况怎么样?”,给大家介绍了下刘虞,于子年转向林易。
“正在手术。”,这话是谷风说的,林易只是摇了摇头。
“既然我们来了,钱的事情就别担心。你要做的就一点,好好调整下心态,有些人是不能想着回避的。”,于子年轻轻给了林易一拳,鼓励他尽快联系林舒。
看着米色长袖,黑色休闲裤,一丝不苟的表情中,搭配褐白板鞋。全身散发着一种与众不同的气场。
稳重,气质,这是于子年,现在给两寝室人的感触。

“粉碎性骨折,不过目前得到了控制,没有大的风险。”
当手术室大门打开后,主治医生面对大家的第一句。
这让等待的大家松了口气,只要不会残废,一切都好说。如果好好运作,利益面前,冰释前嫌都有可能。

一个小时后,林易单独找于子年谈了一场。然后他联系了林舒。

医院走廊尽头。
姐弟两不知道讲了什么,反正到后面,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只不过一个是眼泪不止,一个心疼中带着欣慰。
而旁边的贺刚看林易的眼神也柔和了不少。
后面的事情果然如于子年所料,有贺刚出面,一直没给好脸色的周强父母,也不在那样尖锐。
但是,有错就得付出代价,只是大小问题。
打人这件事,林易背了个警告处分。其实大家知道,这是最好得结果。
还有一件事,大家印象特别深,林舒走之前,特意找谷风单独聊了会。
……
27号晚上,教师公寓,四楼,新租房处。
大厅中,于子年正在陪林易对饮。
今晚,林易单独找到他说,想醉一场。
“呼~,你知道吗。她亲口和我说:她已在风雨,只等彩虹。”,呼出一口酒气,嘴角都是酒线,林易苦笑。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于子年盘着腿,转着手里的啤酒瓶,眼睛深邃地看着对方,缓缓开口。
“但愿吧,如果是这样,她就不是谷风了。”,听完,林易自嘲得摇了摇头。

“你知道吗,我感觉她就是一朵雨做的云,看得着,摸不透,飘呀飘,不知飘到哪里。”,林易有点醉了。
“那你就做一条龙,腾云驭风。”
轻轻与对方碰下,于子年小饮一口,语气轻却透着霸气。
“嗬~,我是谁~”,林易趴在桌上睡了过去。
……
……
方兴冬这几天不好受,日子比前段时间更加难熬。
前段时间一些专家和网民被中国博客网利用,他成了木子美事件的替罪羊。
但后来时光博客也强势插一脚,异军突起,把原本属于他的蛋糕强盗般抢走。
短短两个月,从一个粉嫩小新人,一跃为国内第一大博客。
其用户数已经齐平,甚至超过中国博客网,而活跃数堪称恐怖。更是甩开了自己的博客中国。
这些让方兴冬很难受!
这几天,他仔细研究了时光博客的崛起痕迹。
炒作,这是最大的因素,至于时光博客提出的一些新概念,他同意大部分,却也嗤之以鼻。
因为他觉得横在博客道路前面的最大拦路虎,是门户和商务。对方根本提都没提,或者是没气魄提。
经过仔细思虑,他觉得博客中国已经到了致命期,同时也是机遇期。
必须炒作,创新。出口恶气的同时,也要翻身做主人。
尤其是那个罪魁祸首--木子美,竟然还过的有滋有味。
……
10月27号晚。
方兴冬发表了一篇论文,这篇文章的出现,在博客界不亚于一颗原子弹。
学于子年的样。
文章严厉攻击中国博客网和木子美,直指其平台为黄-色的温床,为低俗提供土壤。
而木子美被他影射成荒诞不经的妓-女,强烈要求封杀,赶出中国。
这点借势时光博客,同样的手段炒作了一把。
并强势区分blogcn和博客中国的不同。并言辞凿凿地声明,要起诉木子美在博客中国的所作所为。
方兴冬不仅以雷霆手段攻击中国博客网,还强烈批判时光博客。
引用那些专家的话,指责时光博客把博客带到了一个私人领域的极大误区,阻碍了博客的前路,影响以及严重滞后了互联网的发展。
如果上面几点算是挑战国内前两名的博客。
那他提出的下面几点,那完全是叫板整个门户网站和博客,以及部分博客用户,尤其是在学术领域的专家们。
方兴冬喊出口号:博客中国是中国最大博客,其目标是成为全球第一门户。
这是赤-裸-裸的发起互联网门户与博客的战争。
他提出:深度沟通,个人传播,全息商务。
博客中国要做出版商,不做服务商。博客要面向大众,面向商业和广告,面向门户网。
这些观点一出,简直就是和门户网,各大邮箱,传统博客,以及严谨的学术专家发出严重挑衅,等于宣战。
于是博客烽烟四起,门户网枕戈待旦,互联网沸腾了,网民热闹了。
……
教师公寓,三楼,租房。
“你怎么还有心思笑?”,张东罕见的用这语气和于子年说话。
本来在喝酒的于子年被张冬一个电话打过来,说出大事了。
于是,四人一起在电脑前,观看了博客中国的官方文章。
本来张冬,唐学长还有邹艳霞以前根本不关心博客,觉得这就是另一种形式的论坛而已。
但随着于子年久了,也慢慢开始了解。尤其是拿工资开始就改变了心态。
而且看到他不顾后果的投入重金,所以三人一有时间就研究时光博客和时光贴吧,真正的把它们放在心上,当做一份事业。
尤其是看到时光博客的迅猛发展后,唐学长再也不提毕业后去BJ,张冬已经很长时间没玩游戏。
就连邹艳霞这些日子也不再抗拒拍写真,生活区域板块被她整理的有声有色,也绝了半年后毕业就走人的心思。
所以当他们三人以责任心专注时,看到时光博客处在风口浪尖,面临危机,都很担心。
却看到了于子年竟然罕见的笑了,于是张冬忍不住了。
“这对于博客中国是机遇也是挑战,对我来说也是,等了很久了。”,他没有直面回答张冬的问话,模糊地说了一句。
于子年直起身,紧了紧秋衣外套,高兴的手指打了一个bingo,眼睛半眯,里面都是深邃的笑意。
在他的心里。
如果没有这个契机,时光博客很难甩开其他同行,也很难让那些大佬短时间密切关注。
但当博客威胁到他们的生存基本盘时,也许就是坐地起价的时候了。
“从今天开始,按之前的准备,我们要推出新闻板块,由学姐负责。”,于子年拍了拍手,看着眼睛注视自己的三人,开始发令。
新闻板块一出,绝对是个拉开差距的大加分项。也能更好的吸引,黏住用户。
“另外,你的写真,现在开始也要有节奏的上传。”
“博客主页的自我装饰和相册的flash,从现在开始全面铺开,争取打的竞争对手措手不及。”
其实这个创意来自于后世的51博客以及Q空间,这对于那些少男少女,简直就是量身打造。
“唐学长,你开始按我们之前的计划启动或者加速其他板块,张冬学长负责运营和监督。”
“另外,唐学长明天可以把你的团队叫过来了,外挂我建议你暂时停掉,现在风声太紧。”,说起外挂,功不可没,当然效果主要体现在时光贴吧。
“好。”,唐学长点点头。
众人纷纷回到自己电脑前,开始分工合作。
打了个电话给袁大头,要他启用水军带新的节奏后。
于子年也没闲着,开始发文章和方兴冬打口水战。
反正他的策略就是,我不一定要和你分个死活,但要站在未来的角度,引导舆论。
你们可以前面轰轰烈烈的大战,我还是收割市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