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亮得很快。
林妖娆翻了一个身,突然觉得枕边多了什么东西,自己似乎还在一个怀抱里。
猛得一惊。
睁开双眼。
好像昨天即墨君澜抱着她,她睡着了来着。
睁开眼,看到的是即墨君澜近在咫尺的脸庞。
他的眉,他的眼,他的鼻,他的唇,都好似巧夺天工的艺术品,即使挨得这么近,仍然找不出任何瑕疵。
“妖孽。”林妖娆赞叹出声。
她林妖娆怎么就喜欢上了这么个妖孽。
她轻轻的扯开笑容。
她慢慢挨近即墨君澜,尽量不把他惊醒,她的动作小心得不得了。
她的吻,如蜻蜓点水一般落在即墨君澜唇上,又很快的收回。
偷香成功了,林妖娆低头掩住嘴偷笑。
男人黑曜石的眸子睁开,唇角轻笑。
这小女人,胆子居然那么大。
他的心里很高兴,也很欣喜。
这是林妖娆的第一次主动。
“娆儿。”他轻声呼道。
“啊?”林妖娆收起笑容,惊慌的抬起头,这男人什么时候醒的?
“那么早就醒了?”即墨君澜假装问道,他其实比林妖娆醒得还早,只是想抱着怀中得人儿多睡会,所以并没有起床。
“睡不着了。”林妖娆撇撇嘴,其实她是被身边的人吓醒的。睁开看到即墨君澜的时候,她就已经放心了,还好不是别人。
不过却动了吃即墨君澜豆腐的念头。
所以才那样做。
“我看看伤怎么样了?”他揭开被子,往林妖娆的伤口处看去。
他伸手准备撩开她的衣服。
“你干嘛?”林妖娆反射性得双手护胸,一脸防备。
“给你看伤啊。”即墨君澜无语,她要是不愿意他能干嘛?
林妖娆往被子里看了一眼。
靠,衣服都被重新换了,她居然不知道,并且一点感觉也没有。
她抬头。
“衣服你给我换了?”即墨君澜居然这么阴险。
“嗯。”他点点头,一脸好笑。
“看到什么了没有。”她的清白,怎么就被即墨君澜毁了呢,他们现在只是男女朋友关系好吧?
而她却似乎忘记了,他们现在是夫妻。
“该看的都看了。”其实他也就是给她脱了外面的衣服,并没有把她怎么样。
可是看见林妖娆这般防备的模样,他就忍不住逗她。
“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直白,说得委婉一点,我也不会这么难受啊。”面对即墨君澜的直白,林妖娆倒是有几分不好意思。
可是心里还是很无语。
倒不至于一哭二闹三上吊,对于她是一个二十一世纪新人类,以前穿比基尼走秀的时候估计别人看的比即墨君澜还多,那个时候她都没有不好意思。
可是现在,她居然有些脸红。
“骗你的,就帮你脱了外衣而已。”他看着林妖娆这么说,倒是有几分不忍心再继续逗她,实话道。
“哦哦。”林妖娆此时居然犯贱得有些失望,
即墨君澜是真的有毒啊。
林妖娆心里感慨。
“本王帮你看看伤吧。”即墨君澜说道,还是看看伤势比较重要,他没有别的想法。
“好。”林妖娆顺从的让他检查伤势。
他轻轻解开她的衣带,看到那抹熟悉的粉红色时,即墨君澜脸红了。
昨天还好,林妖娆是昏迷的,可是今天,这女人可是醒着的啊。
他控制住自己不去想,不去看。
检查林妖娆的伤势,纱布并没有浸出血,看来恢复得很好。
“还痛不痛?”他没有抬头,眼眸里也没有任何情绪,只是为她轻轻撩开纱布,查看里面的情况。
“不痛了。”林妖娆摇摇头,倒是感觉不到什么痛,就是有些痒,估计结疤了。
“那就好。”想起昨晚的一幕,即墨君澜后怕,如果那刀再深一点,或许,现在的林妖娆,也只是一具空壳。而他,就再一次成为了一个没有心的人。
八年前,为了余芷馨。
八年后,为了林妖娆。
即墨君澜准备给林妖娆穿好衣服,眼睛不注意瞟到了呼吸起伏的**
林妖娆发现即墨君澜没了动静,低下头一看。
“我靠,即墨君澜,你看哪里?”她却看到了男人紧盯着她的**,尖叫出声。
连忙拿手护住。
即墨君澜没有回应她。
下一秒,他低下身子。
他在忍。
但是她的一切却在挑拨着他。
大脑一片空白。
“唔。”林妖娆突然懵了一下,忘记了反应。
本来林妖娆的衣服即墨君澜还来不及给她穿上。
这下更是窘迫得不行。
即墨君澜觉得一团火在燃烧。他的手猝不及防的落到她的**。
他有一瞬间的僵硬。
林妖娆睁大眼睛,即墨君澜在干啥?他的手放哪?
林妖娆猛然想起,男人那方面据说在早上是非常强烈的。
她反抗,然而即墨君澜的力量她反抗根本就没起什么作用。
她害怕,即墨君澜就这么要了她,他们才刚开始谈恋爱,就这么给了第一次,她实在是有些不情愿啊。
好歹也得两个人爱得死去活来的时候,才可以那样啊。
他的手似乎不再那么僵硬了,下意识轻轻的动了一下手指。
一瞬间,电流触遍全身。
他猛的放开她,呼吸有着急促。
刚才他差点就控制不住自己。
终于,理智战胜了身下那股躁动。
他不能在她不愿意的情况下就这么要了她,他要她心甘情愿。
放开了她,他低头垂眸,呼吸急促。
那股火被自己运气才慢慢的褪去。
林妖娆大口呼吸,每次即墨君澜wen她的时候,她能感觉自己不能呼吸了。
“即墨君澜,你流氓。”呼吸好了以后,林妖娆怒视他,不好气的开口。
他刚才在干嘛?居然趁机吃她豆腐,从来都是她林妖娆吃别人豆腐,如今却被人占便宜。
心里虽然愉悦即墨君澜的主动,可是还是微微有些后怕,要是刚才这男人不停下,或许后果不堪设想。
“本王。”即墨君澜实在是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刚才是他激动了。  “不行,我要还回来。”越想越觉得自己亏了,林妖娆一把揪去即墨君澜的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