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明望和朱晓都吃惊的对望了一下,之前叶芷回来住的那一段日子,靳恺诺天天都准时准点儿的过来,虽然没发现两人有什么太多亲密的举止,可是到底也算是相处的很和谐安详,他们一门心思在找叶天然的事情上,没过多关注,可是现在回想起来也觉得两人的关系该是不错了才对的,最重要的是因为最近也没看到靳恺诺有什么不好的绯闻不是?
怎么叶芷突然说了这个?
“囡囡,到底是怎么了?恺诺,你跟他不是挺好了?”朱晓小心翼翼的试探的问。
叶芷低着头,眼睛有些无神,他们之间已经到了挺好了的状态吗?放在膝盖上的小手微微的握成了拳头,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
“小芷。”叶明望皱眉看着她,似乎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说话了,“你难道还想着那个仲志胤?你是不了解,最近因为天然的事,我没怎么理公司的事,公司接连着亏损,夏家的小公司更不用说,要不是靠着几个死忠的老客户撑着门面,不出三天就得破产,连靳氏股价也有不同程度的下跌,可是远达,面临破产的远达却*之间起死回生,小芷,爸不是说别的,可是那个男人,行事太不光明磊落,你跟他不合适。”
叶芷一怔,抬头看向父亲,叶明望因为叶天然和公司的事,原本每天都焕发神采的脸一下就像是苍老了十岁,那头黝黑的短发似乎已经白了一半,她心底一疼,她是明白叶明望的意思的,再怎么不了解,也知道这个时候远达回升了,是公然的抢了几家公司的顾客,而叶家的公司还没倒,是因为靳氏在撑着。
咬了咬牙,叶芷叹口气点点头:“我知道了,爸。”
朱晓到底有些知道心疼女儿了,伸手揽住叶芷消瘦的肩膀:“好了好了,那么晚了,咱们睡醒了有什么明天再说,小芷,你房间妈每天都收拾呢,你今晚……”
“妈,我还是回去吧。”反正都是要回去,今晚不回明晚回,有差别吗?叶芷想这么说的,只是到底没敢说出口。
朱晓和叶明望又相互的看了一眼,朱晓不忍心,才要开口,叶明望朝她摇摇头,她只得闭嘴。
叶芷走出叶家的时候已经将近十点左右,这个时候还有最后一班公交到靳恺诺的别墅,才下了车,从站台上步行回去,抬了抬眼,就看到门口站着一抹高大的身影,路灯笼罩下来,影子拉的特别的长。
站在那里,叶芷顿住了脚步。
靳恺诺显然没转头朝这个方向看过来,他下意识的抬了抬手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两道刚毅的俊眉微微的拧起,男人颀长的身子靠在路灯下挨着,腰上的撞伤似乎还疼,他稍稍的动了动,就牵扯到了伤患处,虽然两人距离还有点远,可是叶芷看到了。
男人穿着简单的白色衬衣,站在灯光下,俊逸的脸浮现焦急,犹豫了一会儿,他掏出手机,可是刚按下一串的号码,指尖一动,又全部删除,只是不到一刻钟,他又输了号码,又全部删除,反复来反复去的,就是没拨出去。
脚边不知道哪里来了只白色的夜猫,身子小小的,毛茸茸的跟个白色的毛球一样,蹭到他的腿边,也是白乎乎的尾巴一晃一晃的,随意在动着,小爪子挠着男人脚边的小石头在玩,身上的毛有一下没一下的搔在男人的腿脚上。
眉宇间扬起不耐烦,靳恺诺抬腿,恶劣的脚尖一伸,从她肚子下绕过去,将它腾空挑起,小猫吓得喵喵的乱叫,短短的四肢上下的扑腾,男人似乎坏心起了,也不放下,长腿就那么一上一下的勾着,小猫两只抓住抱住他的脚,咬住他裤腿,那双在夜色里显得碧绿的眼睛像是特别的委屈,像是叶芷看他的那种眼神。
靳恺诺就这么逗着一只猫,心里特别的乱,叶芷虽然跟他说过晚上会回来,可是到底没有这么晚还没回来的,现在都快十二点了,可还没看到她的身影。
是想告诉自己不着急,可是着急这东西又不是说不急那就能不急的,他本来可以一个电话就打过去把她叫回来,可是他却下意识的觉得要是他电话这么打过去了,让叶芷觉得他在限制着她,她现在回个家都不行了,那他们之间又不知道要闹出什么来。
刚失神了一秒,脚一松,啪嗒的,小猫摔了下来,嘴边溢出的声音配着它那双碧绿如湖水的眼睛显得特别的委屈,小脑袋动了动,看到那边走过来的女子之后,小猫果断的扒拉着四条腿朝那头窜了过去,它不过是只喵,都能觉得靳恺诺危险,唔,还是这个女子身边安全。
叶芷怔了怔,低头看了看脚边的猫,那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让她心底一软,她弯腰摸了摸小猫一下,小猫就自动自发的跳进她的怀里,小脑袋拱着拱着,似乎在说,看,我找对人了,还是这个好。
男人见她回来了,提起了一整晚的心都放下了,只是到底没表现出特别的情绪,见她抱着那只猫走过去,他站直了身子:“你回来了。”<g的事,心里那关到底过不去,听着他问话,她淡淡的嗯了一声,便往前走,怀里的小猫伸出个小脑袋怒视的瞪了靳恺诺一眼,还幸灾乐祸的喵呜了两声。
抱着猫,叶芷走在前头,见靳恺诺没说话,便停住脚步转过去:“你大晚上的在门口干什么?等我吗?”
男人脸上浮现一抹可疑的红,他挺了挺腰板,嘴硬的开口:“我在等外卖。”
“外卖?何姨呢?”
叶芷皱了皱眉,她今天出门的时候特别跟何姨交代过的,让她留在屋里,因为靳恺诺低烧而且腰上受伤,她不在的时候,何姨在,靳恺诺需要帮忙的时候就可以叫人,况且何姨那么负责的人,买了那么多的菜,一个个都备好放在冰箱里,只要靳恺诺开口叫声,什么吃的没有?怎么要在这里等外卖?
“哦……我让她回去了。”靳恺诺侧了侧头,扶着腰走到她身边,似乎脸色有些尴尬。
“你怎么没让何姨给你做好饭吃饱了再让她回去呢,或者让她多住一晚也是好的。”叶芷摇摇头,这男人,真是的。
靳恺诺动了动嘴边,想反驳,不是她自己说她晚上会回来的吗?她这么说,那晚上他就想吃她做的,那留着何姨在这里干什么?谁知道她的晚上是那么的晚。
不再继续这个讨厌的话题,靳恺诺郁闷的跟着她一起进了门口,看着她还是抱着那只猫,他蹙眉:“你带着这个东西回来干什么?”
喵呜。
像是能听懂男人的话,小东西抬头又用那双圆滚滚的眼睛瞪他,死死的瞪他。
叶芷倒像是很喜欢这只小猫,伸手摸了摸它的脑袋,看向靳恺诺:“我想留下它,你看行吗?我平时有些无聊,多个小动物陪陪不会觉得无聊呢。”
靳恺诺听着更是郁闷了些,他搞不懂女生怎么喜欢这些猫猫狗狗的,满身毛,还有爪子,怎么看怎么奇怪,更重要的是这猫谁知道是哪里来的,谁知道打过预防针了没,谁知道它有没有什么病?
哦,对了,而且还有个最重要的是,他对动物的毛过敏。
皱了眉,靳恺诺看向叶芷:“不行,谁知道它哪里来的,有没有打过疫苗,要是没有的话,你被咬了到时候出事了,谁救你?”
叶芷一下子噎住了,她只觉得这猫挺可爱的,又大半夜的在街上,应该是孤苦伶仃才是,很像自己的处境和遭遇,更何况,这猫很精灵,特别的乖巧,呃,除了对靳恺诺的时候。
只是男人这么说也是是对的,叶芷低头看了眼怀里呜呜乱叫的小家伙,那双水绿水绿的眼睛一直看着她,嘴里呜呜的叫着,听着像是个受惊了的孩子在哭。
叶芷的心软成了一滩水,她咬了咬牙看向靳恺诺:“那……那能今晚留一下么?我明天带它去兽医那里检查检查,好不好?”
靠!
他最受不了她用这种祈求的眼神看着他,男人本来要开口说不好,可是谁知道一开口,***就成了好。
叶芷高兴的抱着小猫转身就上了楼,靳恺诺才反应过来,丫的,他刚才说什么鬼话?明明自己对这些玩意儿过敏,一靠近就会打喷嚏,刚才用脚去逗那只猫,他现在都觉得脚痒,不知道是心里作用还是什么,反正浑身不舒服,而自己居然白痴的答应了叶芷把这破猫给留下?
他肯定是疯了才会这么做。
在楼下自己郁闷了好一会,靳恺诺才扶着腰转身上楼,在主卧里没找到叶芷,他抬了抬眉毛,又走出来,逐个的房间找了圈儿,在最后的一间客房的的浴室找到一人一猫。
叶芷蹲在那里,找了个小盘子装了一点水,那只讨厌的白毛就舒舒服服的躺在她的脚边,她纤细的手指轻柔的拿着软软的毛刷沾水给它刷毛,它舒服的哼哼两声。
靳恺诺推门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这么和谐的一幕,叶芷因为姿势的关系,一半儿的身子都湿透了,她身上的薄薄的衣衫贴在肌肤上,显得更是晶莹剔透,在灯光下泛出一阵不一样的光泽来,连微启的樱唇也染上迷蒙的雾气。
长长的带卷的睫毛抬了抬,她侧过身便看到男人斜靠在门框边看着她,她小脸有些发烫,本能的侧了侧身子:“你怎么在这里?”
靳恺诺迈开两条腿走了进来,只怕自己过敏打喷嚏,他没走的太近,忽视掉那只破猫倏然睁眼瞪着自己,他看向叶芷,她安静的时候就是给人一种不一样的感觉,那种柔和的美,从内到外,让人感觉很舒服,是与生俱来的吗,又抑或是因为自己对她不一样了,所以才会这么感觉……
突然的,他脑海里跳过两个字,老婆。
这样温温暖暖的,轻轻柔柔的,即使不说话也不会觉得突兀,他记得这就是家,很久很久之前,他也有过这样的家,可是后来一朝梦碎,什么都没有了,那种滋味他早就不记得,也不愿去记,曾经以为一辈子都再也体会不来,可是此刻,他蓦然的在脑海里浮现了……
见他就这么盯着自己,也不回答,叶芷下意识的拿软软的毛巾给猫咪擦了擦身子,又用小型的暖风机给它把湿漉漉的毛给吹赶紧,拍拍它的小屁股,小猫乖巧的喵呜了一声,一溜烟的窜了出去,躲在门后。
叶芷起身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身上湿了一大半,顺手把挂在架子上的浴巾扯了过来裹住自己,有些不安的看他,走上前,小手在他面前晃了晃:”你怎么了?”
回答她的是突如其来的拥抱,叶芷一怔就被男人拥入了怀里,这样纯粹的拥抱,是他们之间没有过的,那种彼此的心跳似乎在这一瞬都融合到了一起,连一直有心结的叶芷也没有推开他。
身后的小猫探出脑袋,这么和谐完美的时刻,它好死不死的来了句,喵呜。气氛都被打破了,叶芷连忙回神,一双手撑在男人的肩膀上,忐忑的看着他。
靳恺诺回头给了那只破猫一个警告的眼神,妈的,他真想把那只猫给炖了,他靳恺诺居然沦落到跟一只猫去争,我擦,太掉价了。
把身后的破猫给吓跑,男人才回头就打了个喷嚏,他本能的弯了弯腰,又扯到腰上的伤,他痛的龇牙咧嘴的。
叶芷赶紧的扶着他,可是她一靠近,他又开始打喷嚏。
叶芷不敢动,连手都不敢伸,靳恺诺看她这个样子,直接伸手把她身上刚才给猫洗澡的时候沾水和猫毛的衣服给脱了下来丢在地上,像是觉得还不够远,他伸腿一挑,衣服都被踢到角落里去了。
“还好吗?你……你怎么了?”
“没事,就是你身上湿了,我着凉。”
靳恺诺随意的扯了一句谎话搪塞过去,这才再次低垂了眼睛看她,她身上的外衣都被他脱掉了,现在的她只穿着也湿了点儿的胸衣,还有牛仔裤,长长的头发松松的挽起在后脑勺上,有几缕随意的落在自己的脸颊上,更添加了她的妩媚动人。
上前一步,他伸手把她拥入怀里,深邃的眸子里有着滔天的巨浪在翻滚暗涌,一手揽住她的腰,一手握紧了她的小手,她完全能感受到他掌心里内不一样的滚烫,叶芷本能的想把小手抽回去,可他却握的更紧。
他欺身压上前,把她按在浴室的瓷砖上,表情有些晦暗不明,看着她的那双眼带着些隐忍和无奈:“小叶子,我想要你。”
这人,腰上的伤都还没好,才安分守己了几天,就耐不住了,叶芷在想他不是之前才跟姜天蓝做过吗?而且还带着那么一身暧昧不清的痕迹回来了,现在还要碰自己吗?靳恺诺是个男人,而且曾经是在风月场放纵的男人,也许对他来说,跟哪个女人上g根本不算什么,不过是女人罢了,解决需要而已。
可是对叶芷来说,那是不一样的,她纵然不能管他的事,可是她也不喜欢他跟她的关系还没结束就纵横在她和别的女人之间,尤其,那个人还是姜天蓝,她做不到无视。
反对的话还没说出口,男人已经按住她的肩膀,低下头,浅浅的吻上她的唇,他不敢有太大的动作,一是他腰疼,二是他真的想温柔的对她,让她也试试在那种事里头的欢愉,交心的欢愉。
吻着她的唇,他的舌尖抵着反复的描绘着,叶芷强忍着,她想也许他做不来那么深入的事,毕竟他腰上的伤还没完全好呢,只不过是亲吻,她忍得住。
见她没有反应,男人的吻更加的深了,才几天没碰她,似乎他就有些忍不住了,体内的所有的欲火都交织在一起,翻滚着叫嚣着,到处都难受。
大掌绕到她的背后,叮的一声把她的文胸解了下来,温热的掌心覆上她胸前的软绵。他想着她没反应,也许是也愿意配合自己的,他便想着更近一步,大掌沿着她腰线滑下,才把她的裤子褪到膝盖处时,叶芷受不了了,脸色陡然的煞白了,挣扎的动作也明显了。
“你……”
“不要……”
叶芷颈间都泛出大片的通红,白希的肩头在颤抖着,额头渗着冷汗,她以为自己可以忍受,毕竟她现在不管怎么样都还不能跟靳恺诺断了关系,叶家还要靠着靳家,她便让自己忍着,可是却到最后一步的时候,她脑海里想起他跟姜天蓝的事,她就反胃了。
靳恺诺猝不及防的一下子被她推开,他扶着腰踉跄了几步才站稳了,神色有些阴暗的看向她,抿紧了薄唇,看着低垂着眼帘的叶芷,沉默了好一会儿,男人的声音带着未曾完全消退的情欲沙哑传入她的耳朵之中:“你到底怎么了?”
平时,她也是不情愿的,可是脸上没有这样的神情,而今天,她脸上浮现的是一种他看着觉得既陌生,且又让他觉得,她看着自己完全是看着鼻涕虫那种东西的时候才会有的恶心表情。
什么意思她这个是?
叶芷咬紧了唇,抱紧了胸口,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半晌才开口:“靳恺诺……你跟我在一起的时候碰过别人,你如果想要的话,也大可以……”
<g的事,他有些懊恼和烦躁:“你在介意那晚的事?我告诉过你我喝醉了,我跟你解释过的,不发生都已经发生了,你还想我怎么样?”
他这话,叫做解释吗?
叶芷也是即可就红了眼眶,愤愤的看向他:“我想你怎么样,我想你去找她,不要找我,可以吗?”
“你想都不要想!”靳恺诺拽着她的手强势的把她扯了回来,动作大的牵扯到自己的伤患处,疼的他脸色都白了,只是他仍扣着叶芷。
妈的,活了大半辈子,被个女人嫌弃了。
哦,不对,这女人一直嫌弃自己,到现在他对她这么好,她倒是半点不感动就算了,只是他错过一次,她就把自己对她所有的好都给推翻了,他从来没有这么抓狂和不知道要怎么办过。
“你放开我……你恶心……”叶芷脸上也是一点的血色都没有,现在他一碰自己,她就觉得想吐,跟姜天蓝都能亲密接触的人,就算怎么对自己的,她都觉得难受,都觉得变扭,既然他们这么水汝胶融,两情相悦的,为什么当初姜天蓝代替自己参加婚礼要嫁给他的时候,他不乐意,现在还要勾搭在一起?
“你!”
靳恺诺被她的话呛得脸色不断的变换着,他握紧了她的手腕,顾不得腰疼,拽着她就往浴室外头拖着走,小猫咪似乎感受到了叶芷的处境,迈着小短腿跑了过来,靳恺诺用脚背把它顶开,拉着脚步踉跄的叶芷出了客房拽进了主卧。<g上去,小猫咪在门口伸着短短的手脚,爪子抓的门带起刺耳的声音。
叶芷被这么抛下去,即使*很大,很软,可是她还是摔疼了,她才揉着手臂撑着要起来,男人高大的身躯已经覆了上来,低头攫住她的嫩唇,狠狠的吻。
“唔……不要……”
细碎的声音从两人相接的唇瓣之间溢出来,她本能的挣扎着,靳恺诺也靠着本能压着她,他腰上的伤疼的厉害,他这会儿力气不足,反倒被叶芷踹了一脚,什么情欲都被踹没了,他就想这么压着她,她说自己恶心,行,他就恶心死她。
狠狠的在她唇上咬了一口,听着她吃痛的抽泣声,靳恺诺才松开,吻又落下,砸在她纤细白嫩的颈脖之间,叶芷不知道哪里来的气力,一下子揪着他的腰,他疼的皱眉,手上制约的力气松了点儿,叶芷推开他,扶着g沿大口大口的干呕。
“你……”
她说恶心自己,就真的恶心到要吐了吗?
靳恺诺一愣,真正的松开了她,她怪异的表现在他眼里十分的刺眼,转瞬像是想起什么,他陡然的问了出口:“你是不是怀孕了?”
老人家不是常说怀孕的女人情绪反常,而且爱呕吐?最重要的是这几次他没去打避孕针,也没让她吃药,会不会……
才这么想着,叶芷捂着嘴回头看他,声音从指缝之间跳出来:“我没有。”
“没有你吐什么?”
叶芷抱着被子远离了他一点儿,也不说话,就这么看着他。
靳恺诺又不是傻子,被她这么看着,还结合了刚才发生的事和说的话,他能不知道她指的是什么吗?
脸色瞬间又铁青了,他眯了眯眸子,这女人是要说她吐就是因为觉得他恶心吗?
见她这么一副全副武装的警惕模样,靳恺诺觉得哪里不对,可是又说不上来,只是满心的烦躁,才伸手,叶芷已经吓得咚的一声砸到了g底下去。
靳恺诺连忙起身绕过去要拉她,可是叶芷已经抱着被子挣扎着起来了,还远远的靠在墙角,那双清澈的大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厌恶。
她的排斥一如既往,可是也从来不曾有过这么严重的一次,若单是说他上次喝醉了发生过的事,他觉得不会这样,靳恺诺站在原地看向她:“原因。”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叶芷已经知道他在问什么,她背抵在冰凉的墙壁上,死死的盯着他,她想配合他,至少欺骗自己去配合他,可是她做不到,抿了抿唇,她也言简意赅的回了他三个字:“姜天蓝。”
ps:加更一千字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