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去了神魔之界,陌爱就喜欢上了那里,在偶尔有机会小休息一下的时候,她就会去那儿。拂晓时候,朝霞似锦,霞光从团团云雾中弥漫开来,傍晚的时候那霞光又从四下收回云雾之中。去的次数多了,她就很是熟悉了,她最喜欢的是拂晓之际,天茫茫,白色云雾自山谷中渐渐升起,越积越厚,忽而有如大地铺絮,忽而有如山谷堆雪。再后来,朝霞的光芒慢慢地出现了,从云雾之中弥漫开来,时而似远在天边,时而又似近在咫尺,轻拢漫涌,铺排相接,变化多姿,妙趣横生。
然而她却不知,每次她出现在神魔之界都会有人跟在身后,看着她,那就是白龙神使夏树,自从在莫问楼见过陌爱一次,夏树就对她一见钟情。时常跟在她身后,静静地看着她。直到有次他终于忍不住,现了身,装作是巧遇一般和她静静地看了一天的云雾霞光。再后来,他们又在这里“相遇”,当时的陌爱因为想念陌鸢,想念羽爱而要去绮罗山却被神兵拦住不让去,因为郁闷她就偷偷地寻了玉霄上的嗜酒的元丹神君的藏酒,一个人在繁花树下喝酒。而夏树就是在那时候出现,陌爱当时有些微醺,就递给了夏树一坛酒,两人就这样一来一往地渐渐地熟络了起来。
越后来,陌爱就养成了习惯,只要闲暇时候就会到神魔之界,而夏树若找不到她,就会到这儿来寻她。
“哈哈,你这小酒鬼,又被我逮住在偷喝酒了吧。”夏树哈哈的笑声在陌爱身后响起,陌爱回过头去就见着了一袭青衫的夏树。
“我哪里偷喝了,我明明是光明正大的啊。”陌爱撇了撇嘴,斜了一眼夏树,扔了一坛酒,夏树伸手接住,幽幽地说道:“我看你才是被这酒香吸引而来的吧,你才是酒鬼。”
“呵呵,知我者,陌爱也。”夏树打着哈哈,在陌爱的旁边坐了下来,他哪里是闻着酒香来的,微微一笑,到“喝酒嘛,自然得有气氛才好,这神魔之界最为安静,最适合喝酒了。”
“我看你是有心事吧,出什么事儿了?”陌爱瞧着夏树,总觉得他有些不对劲,但又不知道怎么个不对劲。
“我还有一个任务,就升做神君了。”夏树微微一笑,以前是他最向往的事情,现在却成了最不想的事情,若是成为神君他就会离开莫问楼,能光明正大的找寻她的借口就少了很多。
“我看你这表情还以为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原来是这个啊,你不是应该很高兴吗?”陌爱蹙眉,想起了羽爱,若是她能尽快完成任务,那么她就能更快看到羽爱了。
“是啊,我是很高兴啊。”夏树仰头灌了好大一口酒。
“真看不出来。”陌爱嘴角一扯,这哭丧的脸还说高兴,这是她眼睛有问题吗?
“当然看不出来,因为你很笨。”夏树感觉他是有醉意了,否则平时不敢说的话怎么都涌了上来。
“你今天有些怪怪的诶。”陌爱觉得有些不对劲。
“其实我……”夏树的话被扑腾过来的两只仙鹤给打断了,两人动作一致地从仙鹤身上拿下那发光的羽毛,羽毛上面写着同样的一句话。
“巳时鬼哄森林。”
“呵,想不到你这最后一个任务的搭档是我啊。”陌爱瞧了一眼夏树手中的字条,微微一笑。
“是啊。”夏树扯出一抹笑容,他自然是知道陌爱是他这次任务的搭档,因为那根本就是他找司法星君安排的,唯一一次利用他那特殊的皇子身份做的事情。
“可是鬼哄森林的话,不是神君才有资格去历练的地方吗?”陌爱有些奇怪了,依照她的资质是不可能会让她去的,毕竟那里面的危险是她现在的实力所无法达到的。
“若能去鬼哄森林,回来之后你的修为会大有进步的。”夏树微笑着说道,陌爱现在的实力相比来说不算弱,但也算不得强,在莫问楼学习的神使们对她有羡有妒的,也有不怀好意的,他在的时候还可以帮她挡开,可这以后就很难说。但是神族之人向来也崇拜强者,若是知道陌爱去过鬼哄森林,而且安然出来,那么敢找她茬的人会少很多。
“可是,我能进去,不能出来怎么办?”陌爱嘟着嘴,她可答应了羽爱会好好活着,会照顾她的。
“不用怕,这个任务我做了就是,你跟在我身后。”夏树见着陌爱露出了胆小的神色,不禁笑了笑,他本没有想过真让她去做什么,依他目前的实力在鬼哄森林足以护她周全了。
“那不行,我的任务,我自然是要做的啊。”陌爱义正言辞地拒绝了,她可不想依靠任何人,她必须变得强大,以后才能保护羽爱。
“没说不让你做,只是,我的意思是说有事你躲在我身后,我会保护你。”夏树微微地笑着。
陌爱想了想,若是真的危险她肯定是会顾好自己不给夏树增加负担的,然而夏树这么说,毕竟是一番好意,于是她也不再争执下去,微微地笑道:“那我可要先谢谢你了,不过若真的有危险,我会顾好自己,不会给你增加负担的。”
“也许我……”夏树想了想,终究是没把那句“也许我希望你是我的负担”的话说出口,虽然和陌爱接触得不多,但是她好强的性子,他还是有些许了解的了。
“嗯?”陌爱茫然地看着夏树,也许什么?
“没什么,我们还是回去准备准备,毕竟鬼哄森林还是有些危险的,多准备些疗伤丹药之类的。”夏树微微一笑,说着。
“我先回去准备,到时鬼哄森林见。”陌爱点了点头,总觉着这夏树是很奇怪的。
回去所居住的房间,陌爱胡乱抓了一大把丹药,又拿出水澜送予她的玄光镜,这才朝着约定的鬼哄森林前去,然而到了鬼哄之后却不见夏树的身影,想来她自己是来早了,便站在鬼哄森林之外等着。
然而等了许久也不见夏树,陌爱忽然想起以往和夏树同一队的时候,他总是率先去把任务完成,让她跟着一起接受任务的奖励。
“难不成这次也是?我还是进去先看看好了。”陌爱四下瞧了瞧,暗自决定道。
鬼哄森林,林如其名,到处一片阴森诡异的景象,陌爱走在其间,总觉得背后有种凉风习习的感觉。然而再朝里面走去,居然有了人烟,有一个小村落坐落其间。
“姐!”刚到村子就听见了羽爱的声音,陌爱循声看去,当即呆愣当场,她的视线中羽爱乐呵呵地朝着她走了过来。
“羽儿?你,你怎么在这儿?”陌爱很是奇怪地看着羽爱,她不是在绮罗山上吗?
“我就是送一个受伤的老伯伯回家啊,结果走啊走啊,就走到这儿来了,我还奇怪姐你怎么会在这儿呢,你不是去九霄了吗?”羽爱眨巴着眼睛看着陌爱,笑眯眯的。
“你到底是谁?!”陌爱眉色一冷,这哪里是羽爱,若是羽爱早就扑上来抱怨她这么长时间对她不管不问,哪会笑眯眯地对着她说话。
“呵呵,我到底是哪里不像了?”一声轻笑,陌爱眼前的身影一闪,就变成了一袭青衫的夏树。
“夏树?你怎么会?”陌爱存疑地看着夏树,该不会这也是幻觉吧?夏树何时会开玩笑了?
“我说了啊,是送一个受伤的老伯伯回家。”“夏树”微微一笑。
“老伯伯?”陌爱皱着眉头,一动不动地盯着夏树看。
“你得分清楚什么是现实,什么是虚幻,否则很容易着了别人的道。”“夏树”继续微笑着解说道,陌爱的犹疑更深。
“你到底是谁?!”陌爱摆出了防御的架势,她敢肯定面前的人不是夏树,但是她不知道到底是谁。
“小腓腓。”“夏树”掩唇轻笑,一个闪身,一袭蓝衣,清秀优雅的羡音就出现在了陌爱眼前。
“帝后,帝后娘娘?”陌爱有些茫然了,这到底是唱的哪一出。
“我把夏树困在幻境中了,特意来瞧瞧你。”羡音呵呵地笑着,没想到这小丫头就是夏树喜欢的人儿,那小子还蛮有眼光的嘛。
“帝后娘娘来瞧我做什么?”陌爱有些不解,不过既然是帝后娘娘困住夏树的话,那夏树该不会有事的。
“你不怕我也是假的?”羡音有些奇怪,她本以为陌爱会再问她是谁呢,难道她脸上有些本尊两字吗?
陌爱愣了一下,才幽幽地说道:“我觉得你是真的。”
“唉,都怪御罗那混蛋,拉着我去虚无幻境,结果我一出来你就变成水澜那女人的徒儿了。”羡音说起这个就有些愤愤然的,这小腓腓的资质多好啊,明明是她先看上的,却被水澜摆了一道,真不知道水澜那没眼光的女人怎么会看上陌爱的。
“啊?”陌爱继续茫然,御罗这名字很耳熟,不过一时想不起到底是谁了。
“不过,小腓腓,有没有兴趣跟着我去鬼哄森林玩儿啊?”羡音笑眯眯地引诱着陌爱。
“帝后娘娘也要去鬼哄森林吗?”陌爱有些奇怪,这帝后不是应该在太霄陪着天君的吗?怎么也来鬼哄,来完成任务?陌爱嘴角一扯,为她天马行空的想象力风中凌乱了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