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这里还有一条门。”莫芊芊不得不说这家餐厅设计的真高,这为何要这样设计呢。
“这里就是为很多秘密会谈的人设计的,不想被人看到他们之间的会面,就像我们一样,你可以出去了。”****萱让她刚才找来的托儿出去,那个女人,从后门走了出去。
空间里很快就剩下她们两个人,随便点了一些菜,莫芊芊没什么口味,****萱却不紧不慢,慢条斯理的吃着。“你怎么不吃?多吃点,对孕妇有好处,我不会在里面下药的。”
“我也不信你会下药,这么快药死我,对你没什么好处。“莫芊芊拿起筷子,夹了一块很辣的山药。
“知道就好,我还不想这么快让你死呢。”****萱拿起餐巾纸,优雅的擦了擦嘴角,一颦一笑的动作都透着名门淑女该有的作风,和莫芊芊的随性大为不同。
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有一种天生的贵气,不像她庸俗,平凡,长相一样,但是很容易辨认出来。
“这么看着我干嘛?觉得我比你更美吗?这不是必须的,知道跟你同一桌吃饭,我是怎么过来的,几次我都想吐了,想想都觉得可恨的你。”****萱嘴不饶人的说她恶心的让她想吐。
莫芊芊本来就吃不下,才吃了一两口,也放下筷子,继续不下去。还是把她要说的话都说出来。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莫芊芊想让她先说。
她整理好自己的语言再跟她好好的坦白自己的想法。
“我,我只是给定时给你提个醒,让你平静的日子多点波澜,不然每天过的这么舒心,我心里可会难受的。”****萱正在努力的安排好自己的复仇计划,她要华丽丽的揭穿这个女人的假面具,然后,让顾斯成彻底对她死心,而把可怜的她重新接回到他身边,加上以前没有给过她的爱。
“呵呵,那您还真是煞费苦心啊。”莫芊芊的心似乎在滴着血,一个女人,居然时时刻刻都想把她置于死地,而且死的怎么难看怎么好。
“对啊,当然要利用这么好的机会好好的施展一下,还要在成面前展现我善良的一面,你邪恶的一面。对了,你不是有话要对我说吗?快说吧”****萱拨弄着自己漂亮的指甲。已经渐渐恢复身体的她,脸色有了些红润的气息,齐耳的短发被烫成了梨花卷,染成红棕色,身上穿着一件紫色的雪纺连衣裙,还是这么美,这么有气质,只不过可惜的是她还坐在轮椅上。
莫芊芊吞了吞口水,从座位上站起来,慢慢的扶着凳子,她跪在了****萱的面前。这是她这一辈子第一次放下自尊,第一次向别人下跪。只是因为她想赎罪。
****萱显然没想到她会来这么一招,惊愕之余很快便恢复了淡定,这跪她完全受的起,她就算跪在这里一天两天,跪到死,她都不会原谅她,不是她,她的生活就不会变成这样。
“请你再给我一个月,等我把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一生下来,我就带着孩子离开,你就可以回到顾斯成身边,而且,那时候不知不觉的换回去,他根本不知道已经换了一个人,他现在很爱我,到时候也会把所有的爱都施加到你身上,这样你就是幸福的。”莫芊芊愿意抛下顾斯成离开,****萱错愕的不敢相信。她没想到这个女人可以伟大到这地步,她以为她就是贪恋这荣华富贵,贪恋顾斯成的爱才会不惜一切代价都要留在他身边。
****萱扶住轮椅,让莫芊芊继续说下去。
“我凭什么相信你,而且顾斯成不是傻子,她可以发现的,到时候我们谁也别想活命,甚至会让他恨我们,还有,你生下来的孩子就这样带走,这就是最大的嫌疑。”****萱不是傻子,她要衡量这其中的利弊性。
莫芊芊抿了抿嘴唇:“我只能留下一个孩子,另一个我必须带走,这是我做出最大的让步,另一个孩子,可以作假,让医生宣布那孩子已经死亡,只救活了一个。”
“我为什么要把一个情敌一个害的我失去所有的女人的孩子留在身边,我脑子一定是被门夹了吧,把你的丑面目揭开,又可以报复,还可以让成全心全意的对我,这样好像才是最好的交易。”****萱有些不想妥协,她已经在进行的计划,根本不需要这样做。
“求你了,我求求你,我都答应你离开了,我现在去向顾斯成坦白,他选择的也不一定就是你,你要相信爱情有时候可以冲破一切。”莫芊芊心虚的说,就是因为她不能设想捉摸不透的顾斯成会做出些什么,她才会想着跟她谈判。
“哈哈,真可笑,要是他会选择你,你何必跪在这里求我,真当我傻。你这点小伎俩就别在我面前摆弄了,我跟你说吧。耍心机永远都别想斗过我,小丫头,你还嫩。”****萱似乎知道自己占了上风不想接受莫芊芊的请求。
“那你就能把握,他的心一定会在你这里吗?别忘了,在你们结婚的时候,他可从来没碰过你,因为他根本不爱你,不屑碰你,难道以后你也想恢复到以前那样的生活?”莫芊芊软硬兼施,软的不行就来硬的,她就不信这个女人不吃这一套。
****萱愤恨的抓着轮椅的护栏,指甲似乎要掐进肉里,憎恨的目光瞪着莫芊芊,她把她带进了以前不愉快的回忆里,顾斯成的冷漠,不予理睬,她都受够了,一个女儿受不了的就是那种寂寞。
莫芊芊看到效果似乎达到了,坐等她回复。
“好吧,反正再等一个月也不是不可以,如果你敢反悔,我一样可以让你和你的孩子都一起下地狱。”****萱口头上答应了莫芊芊,心里却想着一套更加完美的计划。
借助莫芊芊,让她回到原来的位置,顾斯成会爱上她,她会不知不觉的拥有这失去的一切,另外,这个莫芊芊,还是得斯,连同她的孩子。
愤恨的想法从她的思维里跳跃出来,****萱扬起了一个胜利的笑容,莫芊芊单纯的以为自己达到了目的,就扶着凳子从冰凉的地上起来。
****萱拿出电话,让那个托回来了,自己从后门走出去,陆安站在门口,看到她出来,走前去,推着轮椅一起离开了餐厅。
莫芊芊摸了摸自己难受的腿,坐在凳子上揉了揉,便假笑的挽着那个托一起走出了包厢。
“珍妮,那下次咱有机会再会了,今天聊的真开心。我们要多见几次哦。”两个人聊着从包厢走到餐厅的门口,阿寺立即跟了上来,借着她们吃饭的时间,他也解决好了自己的午饭。
看着莫芊芊安然无恙的出来,阿寺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那再见咯。”那个女人首先一步开着车离开了餐厅,莫芊芊对阿寺说:“我们也回去吧。”
“少奶奶,少爷让我带你到处转悠一下,散散心,待在家里难免太闷了。”阿寺并没有马上要带她回去的意思。
莫芊芊听到这句话,心情立即变得美丽起来,跟这三月的天气一般,阳光明媚。
“算他还体贴,那你对江城了解吗?带我随便转转呗,反正还早。”
莫芊芊暂时没有计划要去哪儿。就由阿寺来决定。
阿寺开着车带着莫芊芊绕着江城的一天江绕了一大圈,江城之所谓唤作江城,是因为这座城是由一条圆弧形的江包围而成的,护城河的外围便是连同这个城市的大海,从城市的上方看,这个地方就很美。
莫芊芊坐在车子上看着窗外的风景,心情很舒畅,淡淡的忧愁,没有写在脸上,她藏在心里,很深很深的地方。
还有一个月,她就要离开这个生她养她的地方,去一个陌生的地方,离开这里熟悉的人,熟悉的地方,爱的人,爱的一切。
虽说还有一个月,但自己已经开始控制不住的感伤了。
“少奶奶怎么了。”看到她眼角有些湿润,阿寺连忙停下车,询问她的情况。
“没事,只是被风吹进了沙子。”莫芊芊擦了擦眼角。
阿寺递上自己的手帕,她接过来,擦了擦又还给了她,她有些失态了。居然随便拿起他的就擦。
“少奶奶,要不要把车窗关上吧,就不会吹进沙子了。”阿寺木讷的问,还真的相信真有沙子吹进了她的眼睛。
“咳咳,不用啦,已经揉出来啦,哪有这么多沙子啊,你快点开车吧,等下把我送到苏宅去一趟,我想去看看安雅,据说怀孕了,我还没好好看看她呢。”
“好的,少奶奶。”阿寺把车子的速度加快了,很快,便到了一处富豪别墅群,而苏家正好位于别墅区的内围,跟苏家一向的低调性格很相似。
“那你先回去也行,在车里待着也行,我要吃完晚饭再回去,要不,你就先回去,让顾斯成下班的时候从这里过,一起吃过晚饭再跟我一起回家。”纠结的莫芊芊给了阿寺很多选项,但话语里似乎已经决定,他不得不选择这句话里的最后一项,那就是他要回去,然后通知少爷下班之后来苏家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