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思云被向非凡一路搂着上了车,纳闷的看着他,想问可终究没问出口。
没办法,这货的脸色不好,谁知道她开口说话,会不会被他骂。
小心翼翼的坐直身子,可没等她有下一步动作呢,直接又被人家给搂进了怀里,然后向爷儿霸气的说:
“折腾什么玩意,老实呆着!”
我靠——
宁思云真的觉得好无语,她什么都没说,一句话都没有,这就被骂了,真是不讲道理。
向非凡看着她的样子,气的也不说话,直接告诉司机回家之后,靠在椅背上闭上了眼睛,可大手,还熨帖着人家小丫头的腰上。
一路无话回到了德意龙别墅,朱婶儿正在院子里浇草坪,一看两个人回来,原地愣了一下。
向非凡下了车,抓着宁思云的胳膊就往里走,临走不忘扔下一句话,让朱婶儿赶紧做饭。
直接回了二楼主卧,向爷儿先给她拿了块蛋糕垫肚子,宁思云也是真饿了,接过来几口给消灭了,因为太甜,倒是挺顶饿的。
向非凡在屋里来回的踱步,宁思云也懒得理他,直接拿着换洗的衣服进了浴室。
半个小时之后,她回到房间,就看见那男人一个人坐在床上生闷气。
毕竟现在他火着呢,她还是老实呆会儿吧,一句话没说转身要出去,可还没走几步呢——
“你干嘛去!”
冰冰冷冷的声音,让她心里有点点不爽,撇了一下嘴,转过头看着他,摇摇头不说话。
干嘛去,出去!
总比在这屋子里跟你大眼瞪小眼的好,可惜,这话她不能说,说出来就是个吵架,没别的。
“我特么问你话呢,说话,哑巴了?”
怒火中烧的向爷儿,说话是的真不客气,那小嗑儿唠的,真是太给劲儿了。
宁思云气的往前走了几步,停下,平复自己的喘息好几次,终于算是压制住了火,叹了口气,转身坐在床的另一边。
向非凡看着她的举动,居然什么都没有,还坐的离他那么老远,顿时更是不乐意了,
“宁思云,你特么是哑巴还是怎么了,说话——”
“我说你大爷,吵吵什么玩意,显你嗓门大?”
终于,终于,终于受不了了。
本来就是不想吵架,而且真的没有那个精力去吵,可这货三番两次的吵吵,就是泥菩萨还有三分土性呢,更何况她还是个大活人。
大眼睛狠狠地翻了他,咬牙切齿的样子,恨不得把向少给生吞活剥了。
人家女人结婚,不是被老公疼着、就是宠着,怎么偏偏到了她这里,就特么成了这个样子。
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吵完还得负责滚床单,真特么是够了!
向非凡瞅着她的样子心里更火了,她还不乐意了,敢情这妮子还不乐意了,微抿了几下唇,声音还算平和的说:
“我就问你,跟蓝湾国际的合作,你到底放不放弃。”
宁思云翻了个白眼,想了一下,摇摇头,还没等她说话呢——
“砰——”
向爷儿直接一拳砸在了床头柜,然后大声的呵斥,说:
“宁思云,你特么是傻还是没长心,今天那个场面了都,你居然还上赶着去勾搭,你就不怕出事儿?”
“滚,姓向的,你丫不会说话就闭嘴,什么叫上赶着勾搭,啊?”
宁思云也疯了,知道两个人吵架不能认真,可着犊子说的那叫话?畜生都比他好,大爷的!
向爷儿一听这话,直接坐了过去,伸手握住她的肩膀,皱着眉头,说:
“你要是长一点心,都特么知道今天那菜有问题,秋葵含有特殊的具有药效的成分,能强肾补虚,韭菜俗称壮阳草,牛尾……
还特么用老子说吗?那一桌子的菜,都是补肾健体的,你一个已婚少妇,不明白什么意思,啊?”
他为了她,都把那个迟天阳给抽了,这妞儿居然还说要去合作,到底长没长心,长没长脑子。
宁思云也有些傻了,说实在的,她是真的不知道,今儿那一桌子的菜,原来这么有讲究。
怪不得这货不分青红皂白的,把那个迟天阳给揍了,那姓迟的确实该打,可……可为了父亲,她也得忍了。
总不能让一生都献给部队的父亲,临了临了在弄个引咎革职吧。
叹了口气,挣脱开双肩上的两个爪子,叹了口气,慢慢开口说:
“我谢谢你的好意,可是我真的没有办法,我不能让我爸为了部队奉献一辈子,到后来,画上一个不好的句点。”
她也有苦衷,她也明白这家伙是为了她好,可不能只因他为了自己好,就不管父亲,不管家人。
是谁说过来着,人要为了自己活着,那就纯粹是没心没肺,真的到了那个时候,谁能说撒手不管家人,自己出去活着潇洒?
都特么是狗屁不通的道理!
看着男人眼睛里的不安,她也是真的不好受,毕竟这家伙是真心对她好,移开视线不去看他,说:
“向非凡,我谢谢你为我做的事情,可我毕竟是一个女儿,我家有好几口子都在部队,我必须跟猎豹那边合作。”
“放屁——”
向非凡直接伸手再次扣住她的肩膀,强迫她对上自己的视线,然后说:
“你给老子记清楚,你特么是我的媳妇儿,我的女人,你这辈子都特么是我的,古人云女子三从四德,你忘了?”
一听这话,宁姑娘差点没笑出来,可看着他严肃的样子,又特别的无奈,只得配合他改善气氛,
“三从四德我懂,在家从父,出嫁从夫,丈夫死了从儿子,儿子没了从奸夫,对不?”
“滚——”
向非凡这回这怒了,扣着她的肩膀,倾身过去快速地咬着她的脖子,可终究下不去口,抬头看着她,委屈的商量说:
“妞儿,算我求你,咱们不跟他们玩,行不,就这一次你听我的,以后我都听你的。”
求饶,这一次向爷儿居然开口求饶。
活了二十五年之久,他从来没求过谁,可这一次,他破例了。
或许从他第一次见到她开始,他就已经失败了,不然为什么会就单单对她割舍不下,哪怕她最后忘了他。
宁思云看着他,无奈的不知道该怎么办,这家伙不是不管自己生意上的事情吗?
今儿是怎么了,非要她打消主意,可这个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再瞧他的表情,心里也是挺不好受的,伸手摸着他的脸,轻声地说:
“你放心,就这一次,等lx真的抓到了,我一定都听你的,我保证。”
这话说完,向非凡盯盯的看着她,脸色越来越差,呼吸越来越急促,眉头越来越皱紧,最后——
“你保证,你特么拿什么跟老子保证,跟猎豹合作的人,不死就残,那lx我到现在都没找到。
你保证,你保证个屁,那陈冰他们都已经没了,你要是跟lx周旋再有什么意外,你让老子这十五年白熬吗?我特么上哪儿再找一个宁思云,你说——”
这话吼完,屋子里顿时静了,宁思云终于知道,他为什么这么不依不饶的了,因为他害怕了,他怕自己出意外,他怕自己……
我爱你三个字,好说不好做。
可这个男人,从来不说,但是做的却比那三个字还要多,她看着他充血的眼睛,心里忽然一震。
冲过去,双手环住他的脖子的,主动的,狠狠地,大力的亲吻着他。
不吵了,再也特么不吵了。
谁爱吵架谁去吵,她再也不闹了,有这么一个男人,全心全意的对她,什么都够了,足够了!
丁香小舌主动钻进他的嘴里,一震晕眩之后,她被压在了床上,可两个人仍旧闭着眼睛,放肆的吻着、吮着,缠绵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个人终于分开,喘着粗气,大力的呼吸着……
向非凡看着她,微喘的开口,说:
“妞儿,算我求你,咱们不去,好不好,好不好?”
宁思云摇摇头,心里别提多难受了,这样的向非凡她根本是第一次见到,她也不想伤害他,可……
“老公,不是有一句话叫夫妻同心,其利断金吗?你支持我一次好不好。
我保证,以后不管我是出差还是做什么,一定跟你先汇报,可我真的,必须得去做。”
向非凡不跟她说话,直接再次堵住她的唇,罢了,妥协了,这妞儿说的也没错,家里那几个都在部队。
一旦岳父真的倒了,家里那一滩还真不好办,随她吧,想做什么就顺着她,大不了自己重新安排。
大手摸进她的衣服里,直接往上钻,扣住那抹丰盈,两个人的身子紧紧地贴住,宁思云忘我的回应他,可就在这时——
“咕噜……咕噜……”
宁姑娘的肚子居然叫了,真的不能怪人家,从早上到现在就吃了个早饭,然后就喝了一杯牛奶,回来之后,又只吃了那么一个小蛋糕,再就什么都没有。
她现在真的是快饿死了,向爷儿慢慢的抬起头,看着她,说:
“你还能再掉链子一些不?”
本书首发于看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