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世安暖,早就不是寇匪横行的乱世。民国初期的大上海,能造就出杜月笙那样的枭雄,如今,出的都是文先生那样的大红顶。体制内身居高位,或者官场上有一颗参天的大树。赚钱取利,权柄滔天。
你再拎着一把朴刀,或者纠结一帮子小伙伴扛着枪到处为非作歹,那不叫牛逼,那是****,并且是彻头彻尾傻的不透气那种。
所以说,就算是作战实力极强的乔八指能分分钟喊人扛着微冲把文先生打成筛子,也只能对着官场上的大老爷们点头哈腰,也只能龟缩在银城区安分老实。
杨伟断定他不敢大规模的使用枪支对付自己,最多也就是暗杀。如果乔八指真拼了命,不顾一切后果,率领几十个人,一人一把枪杀过来。那就是真正的大麻烦。杨伟能轻松逃掉,可是小马哥等人和宋茜就危险了。
而暗杀?呵呵!
他真心有些不屑了。他就是精通暗杀的大宗师。身边的双胞胎姐妹,同样是实力极强的新秀杀手,拼暗杀,乔八指那是变着花样作死啊!
果然如他所料,第二天就有了麻烦。
第二天下午七点,宋茜公司今天有一个重要的会议召开,还在加班。宋依依先回来了。
小萝莉没了往日的腹黑,也没了往日的腼腆。撇着嘴,眼泪汪汪,看到杨伟,一下子扑过来投进他怀里。
杨伟柔声问道:“怎么了?”
小萝莉不说话,嘤嘤啜泣起来,哭的很委屈。
杨伟皱起眉头,问跟进来的米安:“怎么回事?”
米安说:“放学回来的时候,有一辆车跟着。在安静的地方动手,三个人,想绑架依依,都有枪。乔八指的人。”
杨伟的脸色阴沉下来。感受着怀里还在微微颤抖,惶恐不安的小萝莉。这姑娘无论多么早熟,多么有心眼,多么的机巧玲珑,可说到底,终究是个小地方长大的孩子。才十四岁,没见过大世面,没接触过大人物,吃一次醉虾都属于奢侈,生活艰苦朴素。贸然碰到持枪绑架这种事,如何能够坦然面对。
他心里莫名其妙刺痛起来。原以为只要能护着宋茜母女安全,便足矣。可是现在,却下定了决心,从今往后,谁若是敢惊吓半点怀里的姑娘,他一定要那人死的很难看。
杨伟搂着宋依依,柔声安慰着。眼睛却微微眯起来,嘴角挂着的微笑,阴森冰冷。他说:“安安,照顾好依依,我去见个人。”
“见谁啊?要我陪你去吗?”
杨伟温柔的帮宋依依擦着眼泪,粗糙的手指在稚嫩的脸颊上一下一下很认真的抚弄。他笑着道:“乖,别哭,叔叔帮你去报仇。”
宋依依却搂着他的脖子,一下子大声哭起来。她见到杨伟,心中就莫名的安定,不怕了,不惊慌了,如同荒漠里迷途的飞鸟,兜兜转转了好多天,眼看就要渴死饿死的时候,忽然发现了好大一片绿洲。杨伟就是绿洲上最大的那棵树,她躲进他的怀抱里,终于躲进了巢穴,不用再惧怕风吹日晒,不用再惧怕狂风暴雨。
可她还是想哭。她自己也分不清为什么,只是面前这个平日里嬉皮笑脸一副小瘪三小混混模样的叔叔,温柔认真起来让人忍不住想要流泪。直到多年后,她才彻底明白。
她孤零零站在大风大雨的深夜里,对着满身鲜血一步步蹒跚离开的杨伟,撕心裂肺哭着喊道:“我叫依依,我姓孟!我生来就背负了孟宋两家所有的期望,我命中注定会稳坐在钓鱼台指点江山,我是个要做大事的人。可这辈子,我他妈就只做了两件事,一件是花了前半生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一件是要花整个下半辈子去忘记……”
她在杨伟肩膀上抹着眼泪鼻涕,瞪着清澈的大眼睛,满怀期望的问:“你会保护我一辈子的,对吗?”
“对!我会保护依依一辈子。”
他站起身,转身离开。拳头紧紧握着,一身沙发!
杨伟去见了一个人,就算是文先生和胡少,也一定猜不出这人是谁。
杨老三!
庸俗的名字,土气的绰号。姓杨,家里排行老三,所以人称杨老三。白沙洲最大的夜场老板,从茂明伸手进滨海市讨生活的大人物。
真的是个大人物。
如果在临市茂明,绝对有凌驾于文先生之上的权威。杨老三三十一岁,真名叫杨子樱。是个女的!家里两个哥哥,老大杨树人,老二杨树木。杨树人是茂明市官场上的第一人,和滨海张清泉一样。老二杨树木外表憨厚老实,实际上却是一统莫名地下世界的土皇帝。
一黑一白,权势滔天。整个茂明,就是他们杨家的。
白沙洲最大的酒吧叫1998,三层,一层是舞池,二层是包厢。三层两千多平方杨子樱一个人住。
室内有鱼池园林,甚至还有一座三米高的小假山。排列三开机号奢华,又脱离了暴发户的低俗,极有格调。
杨子樱正坐在鱼池边拉着小提琴,琴是好琴,羊肠制的裸弦,上面包着银丝,很柔和的小调却被她拉的肆意张扬!
她一身红色晚礼服,裙叉开到大腿,上身领口更是大v,几乎露出整个胸部。一头大卷黑发飘舞,不知道能晃乱多少男人的心。
野性,漂亮,性感,妩媚。可是自身的气质却很婉约,个子算是矮小的,只有一米六,甚至还不足,五官化着淡淡的妆,看起来很柔弱。偏偏这两种相悖的气质,能在她身上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杨伟就这么站在旁边,安静的看着。
一曲终了,杨子樱恢复了婉约温柔的气质,微笑着问道:“好听吗?”
杨伟嘿嘿笑着,目光肆无忌惮的上下打量着她外泄的春光,一副流氓样。说:“好听是好听,就是杀气太重。”
“重吗?”杨子樱靠上来,勾着杨伟的脖子,凑过来风情万种的挑逗着,轻声说:“比不上你压抑在笑容里的十分之一。”
杨伟一把拦住她的腰,大手不老实的在她****上揉捏两下,坏笑着:“想不想见识见识我胯下的杀气?那可是能捅破了天。”
杨子樱拍开他的手,优雅的后退两步,笑着道:“行了,别卖关子了。你来找我,不会是想和我上床这么简单吧。”
(月票每增加五十,就加一更。昨天很给力,快到一百了。加两更,今天更新五章。多谢各位兄弟姐妹,也希望大家接着猛投月票。多谢多谢!)提示:如何快速搜自己要找的书籍
《》即可快速直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