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开出林子时,沈沫听到了呼啸的警铃声疾驰而过。[800]她紧张地抓着蓝卓的手说:“你真让警察把他抓走?”
蓝卓目视前方,眸光深邃幽远,“这是他的报应。”
“可他并没有做什么?”沈沫还指望着他改变主意。
蓝卓一手绕过她的腰,笑得僵硬而神秘,“等着看好戏吧。”
沈沫不知何意,正想问,侧目见他的眸光更加锋利,他拥有一双银灰色眸子,却无时不刻散发着骇人的光芒,虽然有时也带着几分暖意,但只是瞬间的事。她知道他主意已定,不可能轻易改变,可她就是担心郭斯洋,就算和他做不成情侣与夫妻,以一般朋友的交情,她也不可能对他置之不理。
车子并不是回沫园的,而是向闹市区方向开,不等沈沫问,车子就停下了。蓝卓露出迷人的微笑对她说:“属于我们的时刻来了,我们把方才所有的不愉快给忘记吧。”
沈沫被他轻轻扶着走出了车子,没走几步,大楼里一个西装革覆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看到蓝卓恭恭敬敬点了个头。
蓝卓没有回应,始终牵着她的走进大楼。
沈沫没有问,不等于她没有眼睛看。这里是律师事务所,从规模上看,还是一家很上档次的事务所。
蓝卓是一个讲时间效率的人,他并不想时间长久浪费在这里,于是在那个西装中年男子坐正后,他便开门见山。
“请伊塔先生公证快一点,我和我的妻子并不想留在这里太长时间。”
他的催促下,身边的一个保镖从包里掏出了两个大本子。
沈沫看得仔细,这是结婚证书,不用问肯定是她和蓝卓的结婚证书,可没有经过她的签字确认,这结婚证书怎么就给办成了呢?
蓝卓对这本结婚证书很重视,捧过来像宝贝似的放在桌面上,又道:“请伊搭先生公证吧。”
沈沫算是明白了,她和蓝卓是夫妻了,但在国外,娶一个中国妻子是把结婚证书委托国际公证律师进行公证,再将公证过的结婚证书送卢森堡外交部进行认证,最后将经过外交部认证的结婚证送中国驻卢森保大使馆进行认证。她为什么懂得这一些,是姑妈和她提起过。
西装男子便是蓝卓口中的伊塔先生,只见他小心翼翼地捧起结婚证书,认证的动作专业到不能再专业。【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800】
大约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认证过程就结束了,蓝卓走得急,只是交待了几句话便抓起沈沫的手往外走。
整个过程,沈沫都没有说话,因为她清楚凭他的能力,自己不到场的情况下,他也照样可以办好结婚证。自己与他结婚是无法逃脱的事,但这一天好像来得太早了。而且还是在自己与郭斯洋见面后,让她知道郭斯洋要被警察抓走后。
蓝卓倒没有什么表示,面目阴沉地看着车窗外。
回到沫园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匆忙吃了几口饭,沈沫困意十足。
蓝卓在书房里一边看着帐目一边抽着雪茄,今天本来是他最开心的日子,可是他就是开心不起来。
窗外的夜色很美,美得就像沈沫的那一张脸,时而恬静,时而俏皮,时而艳丽,总之那张脸他不会厌倦。
想到她,他一把熄灭雪茄。
卧室里,她睡了,侧卧着身体,一只手搭在身上,柔软的被子如丝般摭住她曼妙的身体。窗台的一阵风吹来,将被褥一角掀开。
轻步过去,想为她掖好被角,她动了动身体,哼了一小声。
就是这么一小声的低呤让蓝卓全身叫嚣了起来,他掀开被子,手指轻盈地在她身上游动。
沈沫被惊醒了,黑暗中她看到两个银灰色的光圈。是蓝卓的眼睛,这一双灰眸她永远都不会忘记,后山上的那个怕光的少年七年后竟然成为了自己合法丈夫。
“小沫,醒了。”蓝卓的嗓音低沉晦暗,就像大海深处的暗波。
沈沫原本是想爬起来的,但被他压得太紧,她只能呼吸着他胸膛的气味有些吃力地说:“快睡吧。”
蓝卓修长的手指抚上了她的唇,又隔着手指喃喃道:“没有抱着你,我怎么能睡着呢?”
他正是气血方刚的年纪,之前又禁欲了那么久,最近才和她有肌肤之亲,这*一旦上来,就是洪水绝堤。
沈沫在他的引导下,也偿到了男女之间的情/事,一旦被他挑拨,热流袭向全身。
蓝卓精准地欺上她的唇瓣,将她娇小的身躯纳入自己的羽翼下,很快就融为一体。
——
沈沫第二天睡得有些迟,醒来时,床头放好了早餐,却不见蓝卓的身影。
她一边吃着早餐一边问管家蓝先生在哪里,管家只说蓝先生去卢森堡了,临走前让她好好呆着。
郭斯洋被警察带走了,她怎么可能好好呆着呢?可她又不敢直接去问蓝卓他把郭斯洋怎么样了,只能带着烦闷的心情吃着早点。
吃完早点已经是十点多的事了,她在‘沫园’散步,周边尽是深秋的美景,就是入不了她的眼。因为她一直在替郭斯洋担心着,怎么说两人也有快三年的感情,他只身来卢森堡找自己,结果却落得个被警察抓走的下场。是她害了他,如果不是因为好,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秦光不知何时来到了‘沫园’并在管家的带领下笑眯眯地走到她身边。
她向来对这个人没有好感,冷冷地扫了他几眼后问:“秦先生,你不是要回中国吗?”
“我正是因为要回国特来向沈小姐您告别的。”秦光‘醉翁之意不在酒’。
沈沫叹笑,“告别就不必了。”
“此次回国主要是将沈小姐的父母邀请到卢森堡。”秦光只说了一半的事实。
听说父母要来,沈沫激动了好一会儿,但很快平下心来问:“请我父母来做什么?”
“沈小姐与蓝先生要在卢森堡举行婚礼,您的父母自然要来参加。”
“我怎么没有听蓝先生说起过?”她觉得好笑,举行婚礼这么大的事自己怎么不知道。
“可能蓝先生要给你一个大惊喜吧。”秦光话里有话。
沈沫在园子里的石椅上坐下来,这时管家递来饮料,她喝了几口就不想喝,看着秦光问:“郭斯洋被警察带走了,你可知道他现在的情况?”
他是蓝先生身边的心腹,这件事他一定清楚,沈沫思来想去只有找他问。
秦光听后显得有些为难,皱着眉不语。
沈沫暗感不妙,“他是不是出事了?”
秦光身体站得笔直,笑容渐渐变僵硬。
“秦先生,我和郭斯洋怎么也相识一场,如今他只身来到卢森堡,蓝卓让警察抓走他,我就是不放心,您快和我说实话吧。”她虽然看他不顺眼,可求人的时候,她还是真诚的。
秦光的身体微微晃了晃,暖和的阳光下露出有些黄的牙齿说:“蓝先生以郭斯洋骚扰罪报了警,其实这罪没有什么,就是罚一些钱的事,可坏就坏在例行公事检查身体的时候出了问题。”说到这里他没有说下去,察言观色起来。
沈沫脸色瞬变,“什么问题?”
秦光吱吱唔唔说:“我怕说出来您会受不了,到时候蓝先生发起脾气来就不好了。”
沈沫摆摆手说:“说吧,我受得了的。”
秦光酝酿了很久的情绪后问:“听说沈小姐的表弟染了艾滋病?”
沈沫一听‘艾滋病’这三个字,心沉了沉。
秦光继续说:“郭斯洋与沈小姐的表弟得了一样的病。”他这句话的时候语速极慢。
手里的饮料从手掌里滑落,沈沫心一下空了。虽说表弟沈拓染上此病她已有心理准备,可听说郭斯洋也染此病,她真的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
沈拓得病那是他咎由自取,可郭斯洋向来洁身自好,也不吸毒怎么可能染上这个不治之症呢?
“沈小姐,您没事吧。”秦光向前走几步,看她脸色苍白,一想蓝先生曾经的交待,就后怕起来。
管家奉了男主人之命一直呆在沈沫身边,见到杯子落地而碎,立马过来收拾。
“沈小姐,我再为您倒一杯吧。”她收拾完问。
沈沫一直在为郭斯洋染病之事担忧着,两个人在身边的发问她都没有听进去,只觉得周围的景色一下暗了下来,远处的山林都涂上了墨色的颜料。
毫无生气地从石椅上起来,走起路来也是有气无力,尽管管家一直想扶她,但她就是不让她扶,提着裙摆像个丢了魂魄般跌跌撞撞地走着。沈拓的下场她已经感觉万分悲痛,现在听说郭斯洋染病她觉得天都快要塌了下来。
这时,天色渐暗了下来,老天好像很配合她的心情,在她举步为艰的时候下起了雨来。管家怕她被淋着生病,让她先去避雨,可她一直摇着头,茫无目的向前走。管家后怕了,让就近的仆人去取伞。
仆人在最快的速度取了伞,但沈沫拒绝撑伞,在与管家的纠缠中,她淋了不少的雨,原先整齐的头发也被淋得湿漉漉的,更要命的是她并不是回堡中,一直在园子里瞎走。管家最后无奈,叫上几个强壮的女仆将她扛进了堡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