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luke耸耸肩。
“eh.”大家无语。
“好吧,如果你需要帮助的请告诉我。”我还是很热心肠的。
“当然。”luke笑着点头。
“我可以请求你的帮助吗tonya?”加州小子嬉皮笑脸。
“noway!”我合上电脑。
“嗨伙计们,课堂结束,下次见。”年轻的教授冲我们微笑下课。
“下次见教授。”我们纷纷开始整理自己的书包。
“我会帮你的,加油!”我给了爱尔兰小子一个加油的手势。
“拜拜各位。”我冲我的小组成员们挥手。
“别忘了教我念情诗。”加州小子外向活泼。
“拜拜。”同学们彼此挥手。
一天的课程结束了。我先搭乘免费校车回家,然后休息一会儿,之后接着看书。
刚走出大厅,便看到一个高大颀长的身影背对着我坐在教学楼台阶上。
这个眼熟的体型,这个面熟的身形,我对他,也算是有一点点熟悉了。
“干嘛呢?”我下步到他身旁的台阶上,向他出声。
“下课啦?”他向我微笑。
“坐这儿干嘛?”干嘛不去图书馆?台阶上冷冰冰的。
“守株待兔。”
“我是兔?”
“不是兔儿你干嘛一蹦一跳的?”他还没忘了之前那茬。
“你说呢。”还不是因为他?
“我说你是。”他笑道。
“你跟这儿坐多久了?”我不搭理他那茬。
“没多久。”他从台阶上起身,“走吧。”
“去吃?”他这人真够坚持。
“去吃。”他笑道。
“必须去?”
“必须。”
他的神情如此坚定,他等了这么久,看来不去不行了。我可不想跟他在教学楼门口儿扯皮。
“不去不行?”我最后一试。
“不行。”他重重摇头。
“走吧。”我叹了口气。
“好吃吗?”我突然想到。
“放心吧。”他吆喝道,“不甜不要钱。”
这是要去吃甘蔗吗?我自顾笑了。
“走喽!”他一把抓起我的书包垮到自己肩上,兴高采烈地开始带路。
“幼稚!”我觉得好笑。桃红色的毛茸茸小猴子在他宽大的肩膀上一甩一甩的,着实搞笑。
“快!”他停住脚等我,挥手让我跟上他。
“你的一小步是我的几大步,再快哪有你快?”谁敢跟他的大长腿比快?
“这话怎么这么熟悉?”他恍然大悟,“我想起来了。”
“什么?”
“that’sonesmallstepforapformankind.”
“阿姆斯特朗。”我笑道。
“嗯。”
“个人的一小步,人类的一大步。这是阿姆斯特朗登上月球时的名言。”
“是。”
“知道的不少呀你?”我逗他。
“哪有?我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他眯着眼睛看我。
“看我干嘛?我可没那样想你。”我做贼心虚。
“那你怎么想?”
“想什么?”
“怎么想我?”他转头看我。
“您高大挺拔,文武双全……”我搜肠刮肚符合他的形容词。
“直接说我傻大个儿不就得了?”
“哎?”他怎么知道?
“你是不是就是这么想我的?”
“哎?”我虎躯一震,“没有没有!”。
“真没有?”
“绝对没有!”打死不能承认!
“好吧,”他笑道,“我相信你。”
“真没有!”我挺着脖子。
“我去开车。”他笑着示意我在这儿等车。
“行。”我巴不得他忘了这茬儿。
呼!我呼吸一口气!看来这人不是傻大个儿!也不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
这人是怎样?不知道,反正挺精。呼!还好躲过一劫。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上车吧。”他为我打开车门。
“坐后座干嘛?坐这儿。”他指了指副驾驶。
“我不是保镖。”我可不想挨着他坐。
“谁说你是了?”他好笑。
“不是说保镖才坐副驾驶吗?”我找理由。
“这又不是公车!”
“那也不行。”我打开车门钻进了后座。
“原来您是贵宾。”他笑道。
“没错,所以我要坐贵宾座。”我理直气壮。
“贵宾要去哪儿?”
“司机难道不知道贵宾去哪儿?”
“得嘞!”他笑着打转方向盘,开始前行。
“饿了吧?”他从后视镜中看我。
“饿了。”我实话实话。
“你怎么总饥一顿饱一顿?”
“哪有?”说的我跟非洲难民似的。
“怎么没有?”
“你说上次?”
“上次带你吃饭不就是因为你没吃饭,在你家你也是那么晚才吃晚饭,今天又是!”
“又是怎么?”他的记忆力这么好?
“又是没吃饭。”
“吃了呀。”
“面包牛奶?”他语气上扬。
“对呀。”
“那是饭吗?”
“不是饭吗?”我反问。
“不是!”
“那是什么?”
“面包牛奶。”他一本正经。
“哈哈!”真搞笑。
“能好好儿吃饭吗?”他现在的口气好像跟熟人说话。
“七碟子八碗才是饭?面包牛奶就不是饭?”我笑道。
“不是饭。偶尔当个早点还凑合。”
“那本来就是早点!”
“那干嘛留到中午还没吃?”他装蒜道,“经济紧张?”
“经济紧张!”我恨恨道。
“要不要我借你钱?”他笑道。
“切!”假惺惺!
“要不你借给我钱?”
“啊?”
“你家那么阔,有钱人呀。嘿有钱人,给我借点儿钱吧?”
“切!”
“忒小气了你!”他揶揄道。
“你一辆车都能买我一套房了,咱俩谁有钱?”我白他。
“我的钱又不是我的。”
“我的房又不是我的。”我回敬他。
“彼此彼此。”他大笑。
“youmeyoume.”我脱口而出。
“这是什么?”
“彼此彼此呀。”我没好气。
“哈哈!”他哑然失笑。
这是我跟骆安笑过的笑话。骆安。一瞬间我想起了他。
不知他现况如何?身在何方?生意上的事情解决了没有?
感觉很久没有听到他的声音了。所以才会把王远的声音错听成他的吧。
想到他,我霎那间安静了下来。
“怎么了?”他察觉到了我的变化。
“没什么。”我收起情绪。
“晕车了?”他从后视镜中观察我。
“没。”
“你没吃饭血糖低,再加上课堂用脑,现在坐车可能会晕。”
“没有。”
“你靠着歇会儿。”他飞速回身帮我拿下一个靠垫。
“当心!”他这个动作真是太危险了。
“没事儿!”他很开心。
“这是去哪儿?上次那家店?”
“你想吃那家?”
“都行。”我将头枕在了靠垫上。
“肚子饿就想吃好的。要不咱们换一家。”
“不是说吃好的吗?蒙人呢你。”什么嘛这是。
“好的当然是好的。不过可能不适合现在的你。”
“什么呀到底?”神神秘秘的。
“凉皮儿。”
“凉皮儿?凉皮儿!凉皮儿好呀!怎么不早说?”我欣喜若狂。
“就知道你会这样儿。”他喜上眉梢,意料之中。
“快快快!”我急不可耐。
“下次吧不然?”
“为什么?”
“能吃好吗?”
“怎么不能?赶紧的!”我迫不及待。
“好嘞!”他心花怒放。
“到了。”他将车停好,熄火下车。
“在哪?”我径自开了车门,迈步跨出。
“就这儿。”他大手一挥。
“走吧。”他的肩膀上还挎着我的书包。
“走!”我大步飞奔进了店里。
这是一家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寻常饭店,没有豪华的排列三开机号,没有排场的门面,也不似豪华酒楼和星级酒店般充满成群结队的服务员,看起来毫不起眼,内里却朴素温馨。
简单的彩页菜单只用塑封过塑,配以一目了然的图片和文字,甚至连英文翻译也没有,显然没打算做外国人的生意。
“秦汉一家。”我默念这家饭馆的店名。
+++++++++++++++++++++++++++++++++++++++++++
亲们看这里,亲们看这里!
开文三个月从来没有断更过。今晚的飞机回国十天,行程紧凑,不能保证日更了。不过结束了假期就会恢复日更的,放心放心!真放不下他们,我自己都觉得引人入胜。所以一定会完结的,我心中有数。
骆安,王远,仲轩,陈京阳这几个,大家喜欢谁?嘿嘿。
祝大家中秋快乐,幸福安康!回见了您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