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洛将银行卡和纸条收好,在门外站了一下,直到苏珊儿出来叫他,他才进门。
第二天早上起来,方洛一个人跑到外面的农行,去柜台问了一下,严老送给他的卡里面竟然有十万块钱!
说实话,十万块钱,这个数目让方洛有些心跳加速,一个只见过两次面的人随手就给自己十万块钱,不求回报,假如严老嘴里的第一个入住古城客栈算是要求的话,那么相对十万块钱来说,简直不值得一提。
换了密码之后,方洛有些感动又有些意气风发地回到了老宅。
苏珊儿捧着热腾腾的包子和豆浆站在门口,看到方洛回来,笑着从台阶上跑下来,说:“尝尝,在我叔叔家门口买的,味道很可好了。”
方洛早上起来直接去银行,也没赶得上吃饭,肚子还真的有点饿了,笑着接过,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看你急的,没有人跟你抢,慢点,这些够吃吗?”
“够了,够了,又不是养猪,吃不了那么多。”
苏珊儿双手背在身后,看着方洛狼吞虎咽的模样,声音很轻,说道:“你就是一头猪,笨死了。”
按照原来的行程,早上方洛和苏珊儿就回西邻,但是昨晚严老临走给他的一张银行卡让他只能把计划推后。
吃完早餐,方洛重新和方明商量计划。
有了十万块钱,那么之前打算的只针对少数地理位置好的老房子进行排列三开机号的计划彻底作废,而是对十二间老房子都要改造,因为老房子原本的格局难以修改,一些原有的设施都可以充分利用,因此在此程度上的排列三开机号并不需要太多的资金。
针对十二间房子,方洛设计出了十二种完全不同的风格,与之一一对应,特别是在颜色的利用上更是运用了浓重的中国风色调,浓墨淡雅,相得益彰。
有苏珊儿在一旁时不时地提出意见,一个早上的功夫,方洛就把十二种风格的设计模板弄了出来,而方明则是联系县城里的排列三开机号队伍,害怕担心功夫活不行,他还特地跑去看看队伍以前做过的排列三开机号活,中午回来的时候,气喘吁吁地说找到了一家不错的排列三开机号队。
把带来的七千块钱和十万块钱的银行卡一并交给方明,方洛和苏珊儿就登上了开回西邻的班车。
星期天本来是方明给郑老板运松脂的日子,方洛想跟车一起回去,但是方明死活不给,一定让他带着苏珊儿坐快班回去,方洛争执不下,只好顺从。
在车上,苏珊儿奇怪地问:“方洛,方明哥现在做松脂生意?这什么时候的事儿,我怎么不知道?”
“这个月开始吧,没多久。”
“是不是你让方明哥这么做的?”
方洛诧道:“为什么这么认为?”
苏珊儿回答:“方明哥以前是干什么的我清楚,突然改了性子静下心来做生意,这本身就很值得奇怪,加上你这段时间变化太大了,我一想就是你的主意。”
说女人的直觉很厉害,方洛觉得苏大小姐的推理能力也是厉害。
苏珊儿见方洛没有承认,但也没有否认,说:“方洛,你知道吗,你变了。”
“有吗,哪里变了?”
苏珊儿一脸认真的表情,眼睛紧盯着他,两个眼珠左右移动,半晌突然笑道:“你长胡子了!”
方洛顿时无语。
“我累了,我要睡觉。”
方洛站起来,想帮她拉好窗帘,因为午后的阳光比较刺眼,虽然暖和,但是明晃晃的,很难入睡。
“不要,我就要晒太阳,方洛,借你肩膀用一下,不能小气啊。”
说完,苏珊儿靠着方洛,闭上眼。
靠着方洛的肩膀,似乎能听到方洛的心跳声,苏珊儿在心里轻轻叹了一口气,思绪忍不住一下子拉到很久很久以前,那些过往就像汹涌的洪水一般,肆无忌惮地冲击着她的记忆,不知不觉她便沉沉睡了过去。
……
……
上次在邕城姥爷家吃饭的时候,李玉琳说过让方洛去邕城七中就读,当初方洛以为这只是舅娘随便说说而已,然而周三的晚上,一个意外的消息让方洛大吃一惊。
方大勇要去北西大学当讲师!
“爸,在水利院不是做得很好吗?干嘛要去当老师?”
方大勇看了一眼方洛,笑着说:“搞行政管理不是我的强项,毕竟做了那么多年的设计工作,对技术性的东西比较熟悉一点,正好这次北西大招聘,而且土木和水利学院的系主任是我的老同学,他让过去,我细想了一下,也就同意了。”
“什么时候去?”
“等过了年,如今手头上的工作需要交接,时间短了怕不够,而且我现在负责的一些项目正在攻坚阶段,不好撒手。”
方洛问:“爸你去邕城,老妈呢?”
石秀说:“傻孩子,我们全家都过去。”
方洛一惊,“妈,那西邻这里两家服装店怎么办?”
“这个我已经计划好了,等我们去邕城后,我就让你大哥和你大嫂过来打理,现在店里的生意一天比一天好,说实话,转给别人我心里还真舍不得。”
“老爸过去教书,老妈你呢,到了邕城干什么?”
石秀给方大勇倒了一杯水,坐在沙发上,说:“这个我也想好了,你舅娘说现在邕城的服装行业还没有饱满,一些有名的品牌还没有在邕城上市,我打算还是做服装这一行,一来比较熟悉,而来女人嘛,对这些东西有先天的敏感性。”
方洛坐在沙发上,心里无来由一阵烦乱,有些郁闷地说:“你们都商量好了才跟我说,却一点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怎么了,儿子,去邕城不好吗?”石秀坐到方洛的旁边,问道。
方大勇放下报纸,摘下眼镜,看着方洛,说:“现在只是跟你说这个事而已,去不去还不一定,最关键的一点还是你的学习问题,如果你舅娘不能帮你办理转学七中的手续,我和你妈就不过去了,说来说去,其实我们都是为你而准备。”
“恩,我知道了。”
看着方洛低头走回房间,石秀低声地问:“你说儿子是不是舍不得这里,看那样子,似乎对去邕城一点也没有兴趣啊。”
方大勇喝了一口水,说:“说实话,我也不太想去,你想想,在西邻呆了二十年,这里的一草一木闭上眼我都能记得出来,撇不下啊。”
……
脑袋被门板夹了,想了半天也写不出来,只能把这事先写好的2k上传,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