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姬悠闲的看着忙来忙去的众人,拿着手中精致的道具把玩。
优雅的端起茶杯,轻啜,啊啦,真是不错的茶。慵懒的样子很恶劣。
没有谁会打扰那个少女,仿佛,她即使坐在那,也是赏心悦目的事。
大石看了眼时间,离开演还有二十分钟。
龙马在妖姬身边坐下,把头靠在她的膝盖上,就像只离不开主人的猫咪。
妖姬看了眼可爱的猫王子,没有推开他,放下茶杯,心情不错的问,“怎么了?”
龙马咬咬下唇,“你很喜欢迹部?”
妖姬愣了愣,道,“恩,他是我在意的人。”
连那个人也只是在意啊?
环住她的腰,龙马极力让他的声音显得轻快,“你,为什么自己不演主角?”
妖姬摸着他头顶的头发,“我不喜欢做故事中的主角,而且,手冢演的白姬很可爱呢。”
“可是。”龙马抬起眼睛,望进那片红色的海洋中,“妖姬不喜欢故事中的白姬吧?”他的语气中带着莫名的肯定。
抚摸着龙马头发的手停了下来,妖姬似笑非笑的看着龙马,眼中带着淡淡遗憾,“被白姬夺走树的单,怎么会喜欢白姬。”
那个少年,单是真的为他心痛过,作为人的那一世,那个时候,是真的心痛。
那个时候,也真的讨厌优姬,到如今,只是剩下苍白,毕竟,是他背叛了誓言。
所以,连心痛也没留下。
龙马定定的看着她,“单还有澜,澜喜欢单,我也喜欢,很喜欢,最喜欢。”
整个化妆间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傻傻的看着龙马和妖姬。
乾握着笔记本的手微微泛白,笔记本已经开始变形。
妖姬愣了愣,“嗯,我也喜欢。”
龙马喜悦的紧紧抱住妖姬。
看着龙马依赖的样子,妖姬心里暖暖的。
妖姬看了眼墙上的挂钟,还有五分钟。
打开扇子,遮住嘴角的冷笑,好戏就要开场了!
“我一直都觉得人生如戏。”记忆中,仿佛有个女子这样在自己说道。
可是,看不清她的面容,就这样模糊着,最清晰的,也不过是女子清懒的声音。
人生如戏……
玖兰枢有些失神的看着没有拉开的幕布,真是这样吗?
状态视力极好的迹部看了眼坐在自己左边明显发呆的人,不自觉抚上眼角,暗夜的生灵真是有意思。
四周突然响起雷霆般的掌心,两人都收回神,好戏开演。
一袭华丽长裙的等着旁白说完上场。
“……树立下誓言,除了单,谁也不爱。”
幕布拉开,一个月华般的少女仰头看着天际的月,精致的脸带着隐忍的悲伤,“还是……要走了啊。”
她的头微微转向观众席,就像在那个方向,有她爱着的人。
“树,会记得这个誓言吗?”她的眼中,期待而又不安。
似是想起树的誓言,她笑着走远。
那一眼,望进了观众的心。
那一眼,刺痛了一人的灵魂。
玖兰枢从来没有如此的恐慌过,有什么深埋的东西快要从灵魂中冲出来。
“妖姬……”蓝堂几乎呓语般叫出了这个名字。
“树,这发钗留给你,这是我三分之一的力量,所以,好好保护,也要保护好你的心哦。”单把发间的红色扇钗放进少年手中,“树,如果你忘记誓言,我就不会再回来了。”
不会……回来……
口中似有血腥的味道,玖兰枢面色一片惨白,仿佛已失去灵魂。
雪地里,黑发少年对女孩伸出了手,女孩把手放进了他掌心。
不远处,银发少女,自嘲般的闭上眼睛,明明什么表情也没有,却让人觉得无限悲伤。
睁开眼,里面一片冷漠,“果真……”
恍如叹息,恍如悲伤,她走进一片黑暗中。
一粒粒水晶挣脱绳线的束缚,掉落在地,声音清脆。
优姬怔怔的看着台上,连挣断自己手链也不自知。
这是……这是……自己和枢哥哥之间的事,她怎么知道?
难道?
优姬机械的看向枢,对方却没有接触她的视线,陷入了他自己的世界。
这场是话剧,还有演绎着被遗忘的曾经。
妖姬出场并不太多,她下场后,坐在一边等着上场。
“啊恩,你演得很好。”迹部走到她身边,眼神复杂。
妖姬楼住他的腰,把头靠在他的身上,“呐,小吾,你……”
“本大爷不是他!”迹部蹲下身与她平视,“绝对不是!”
甚少在她面前用本大爷,这次只是想表露他的决心。
看着他眼中的坚决,妖姬道,“我知道,一直都知道,华丽而又骄傲的迹部,是特别的。”
所以,才会对你特别,让你看到我的真实。
“哼,还算华丽的话。”紧紧抱住少女,嘴角却不华丽的裂开了。
“妖姬,下场有你,准备一下。”大石不得不出现打断两人的深情相拥。
真不知道这种行为会不会被雷劈,大石摸着鼻子想。
迹部看了她一眼,对妖姬道,“我先回去了。”
大石奇怪的看着他,“迹部君不看了吗?”
“那可不是给本大爷看的,”眼中闪过恶意的光芒,“啊恩,真是华丽的表演。”
事实证明,迹部大爷心情不错。
大石看着走远的少年,满头雾水,那是什么意思?!
妖姬走上了舞台,玖兰枢啊玖兰枢,那些过去应该你来承受呢。
毕竟,你背叛了单,也就是背叛了本尊!
最终,单死在了澜的怀里,他们身边,樱花正艳。
玖兰枢的脸,已经惨白如纸。
幸村精市看了眼迹部的空位,又看了眼玖兰枢,那个叫树的角色怎么和这个人感觉这么像,错觉吗?
“枢大人!”看到玖兰枢嘴角遗出的血红,一条担忧的低呼。
台上,男主角与女主角手牵到了一起,欢快的钢琴声埋葬了曾经的不幸。
最后一幕,澜望着漫天飘落的樱花,伸出手,什么也没握住。
台上的男孩下台时,扫过玖兰枢,眼中带着隐隐的寒意。
掌声几乎掀了房顶,很多同学都呼喊着他们支持着的人。
“公主殿下!公主殿下!”
“不二SAMA!不二SAMA!”
优姬耳朵里什么都听不见,唯一想的,便是,那个人,真的是枢哥哥的未婚妻吗?
到了谢幕时,妖姬已经换上了衣服,手中拿着扇子的站到不二的左边。
迎向黑主学院几人的目光时,她只是对蓝堂点了点头。
她的右手边站着龙马,龙马拉着妖姬的手,脸上明显的笑很灿烂。
“啊啦,大家说表演精彩吗?”穿着礼服的主持有人跳了出来。
“精彩!”异口同声。
主持人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时刻,道,“现在由我来采访几位主演的感想,大家快想想要问什么问题,等会可是有观众提问哦?”
主持人走向手冢,“手冢部长对这次饰演女主角有什么感想?”
“啊……”手冢接过话筒顿了顿,想了想,“我不想做白姬!”
“哦~手冢部长怎么有这样的想法呢?”主持人感兴趣的问不顾冷气大开的手冢。
“啊……”手冢式语言。
主持人无言冷汗的走向妖姬,“那我们就问问公主殿下对她扮演角色的想法吧。”
翻手合上扇子,妖姬接过话筒,“骑士本来就是为了守护柔弱的公主而存在,就算可惜也没办法,注定了背叛,怎样也不能挽回了。”
“何况。”妖姬血眸微挑,“白姬的善良就是黑暗的救赎啊。”
这句话是满满的夸奖,只有站她旁边的不二看到了她眼底的讽意。
身即为黑暗,却羡慕光明,何其可笑,就如同人类会羡慕黑暗一样可笑。
因为我们生在阳光,所以就以为不能生活在阳光中的生物向往阳光吗?
果然是那些人物都是人类创造出来的原因呢。
妖姬嘲讽的笑了,人类总是那么主观呢。
主持人又问了不二关于角色的问题。
“如果我真的的树,那么我爱上的只会是单。”不二睁开湛蓝的双眸认真的说道。
妖姬饶有兴趣的偏头看了不二一眼。
“感觉单那种女性更吸引我一点而已。”不二笑眯眯道。
龙马看向不二,眼中的‘战意’上身,又多了个情敌。
台下,幸村笑眯眯的低喃,“我也是呢……”
坐他旁边的柳生微微一僵,随即像什么也没听见般移开目光。
真田脸更黑了,拽拽帽子,作大神状。
主持人已经开始问演员最喜欢什么角。
“澜。”妖姬毫不犹豫的回答,“他对单的好没有黑暗,是单纯的好。”
坐在台下的蓝堂已笑得看不到眼睛。
一条无奈的叹气,这个白痴,没有看到枢大人脸色已经很难看了吗?
然后主持人又问有没有不喜欢的角色。
妖姬很敷衍的摇头,即使是有,她也不会傻得真说出来。
到了观众提问环节,很多同学都问了没营养的问题。
“我想问妖小姐,你演单很真实,是不是曾经遇到过这种事呢?”让妖姬很意外的人问出了明显带着刺探**用意的问题。
蓝一雨?
妖姬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只是眼底深出有抹阴寒,优雅道,“虽然这位同学的问题带了点**,不过我还是谢谢你对我表演的肯定,也很愿意回答你的问题。”
观众席上指责的目光恨不得凌迟蓝一雨。
玖兰枢却望着台上完美的女子,等待着她的回答。
“的确遇到过呢。”妖姬嘴角微勾,眼神不知落到了何处,“不过,我遇到了更好的人,他的爱足以弥补我所有的过去,呐,毕竟,那只是过去。”
蓝一雨脸色难看的狠狠瞪了她一眼。
终是忍不住,一口血吐了出来,玖兰枢极快的掩住口,极力掩饰着,却怎么也掩不住心底的痛。
血族的感觉灵敏,怎么会不知道他的不对劲,却也知道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
优姬第一次觉得茫然,在这个故事里,她真的是女主角吗?
枢哥哥,此刻你的眼里只有她吗?
幸村看了眼几人,视线继续回归到台上。
“如果,树回头了,单还会回头吗?”
黑发少年站起身,望向台上少女,“如果树后悔了,她会原谅他吗?”
所有人都惊讶的发现,这个人,竟是和男主角那么的相似。
他看不到四周人打量的目光,看不到优姬的悲伤,看不到任何人,只是看着她,此刻,他的眼中只有她,她成了他整个世界。
她看着他,良久,却没有回答。
整个剧场一片寂静,因为谁都能看出,他们有着曾经。
“已经……晚了呢……”她闭上眼,“单已经为了树和白姬的爱死去了。”
是,死去了。
单已经是她,却不是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