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灯火五更鸡,燕京深夜的灯光未熄,鸡鸣已起,雄鸡在黑夜里送走一更又一更,迎来新一天的黎明。
第一缕光明划破黑幕,大部分人还在睡梦里未醒,为讨生计而必须抢时间的人们,推、提、挑、拖的带着家什上街做买卖,以卖早点为生的商铺也相继开门。
冷面神守着手机苦等一夜,独守黑暗一夜,如在巴东那晚一样一夜无眠,悄无声息的坐起来,微微叹口气,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
短短几天时间的相处,他已习惯小丫头在身边,习惯她站在他左手边,习惯晚上搂着她睡,习惯被她横眉冷对怒目相视,习惯她的气息她的身影,明明不到一周的功夫,却如相处了几十年,乍然不见,竟感觉空寂的难受。
该怎么对兰姨解释?
静坐几分钟,想到即将要面对的,不禁头痛的揉眉心位置,小丫头不知在何处,他到哪去找个人回来给兰姨?
思索半晌,把手机和钱夹子收进兜里,快速梳洗好换身迷彩服下楼,轻手轻脚走到楼梯转弯处,探头观察几下见客厅没人,蹑手蹑脚快步下楼,连铁块之类的家伙也不绑了,溜向门口。
颀长高大的男人还没摸到门,后面响起一声狮子吼——“小榕,你给我站住!”
哎—
逃走计划失败,被抓个现行的施华榕不动声色的惊了一下,利落的转身,神色镇定自若:“兰姨,早。”
英俊冷漠的男人一夜未眠,面色无异,眼眸无异,精神抖擞,神气如常,随意一站挺拔如松,巍峨如山,迫人气息若隐若现。
从厨房跑出来的兰姨,一手还提着一只不锈钢长柄圆汤勺子,不顾脚不方便,一阵小跑跑到施教官对面,微仰着头仰视着高大英勇无双的男子,无视他的贵气霸气,虎起脸,疾言厉色的命令:“小榕,不许去煅练,你去给把小闺女接回来一起吃早餐!”
兰姨虽年近花甲,平常看着亲切慈爱,当板起脸时也气势不弱,她也曾是军中一枝花,后来因脚负伤才从最前线转至后勤文职,工作到规定年龄光荣退休,也有军人的虎啸之势。
完了!
刚走到楼梯转角想下楼的狄朝海,赶紧把身子藏了藏,老妈大清早的就逼首长去接小姑娘,这可怎么办?
咯噔,施华榕心里一个巨响,顿觉一个头两个头,这一刻终是来了!
“兰姨,小丫头还在气头上,暂时接不回的,等我想办法哄好了再接回来。”人都不知在哪,他往哪接?
这一刻,冷面神忽然怀疑当初把小丫头送兰姨的决定是个不怎么明智的决策,兰姨有了小丫头,心里只记着小丫头,万一小家伙真的逃走了,岂不要害兰姨难过?
“废话,你拉不下脸,我同你一起去,我去保管给把人带回来。”小榕说的什么话?什么叫暂时接不回来的?
“兰姨,别别,我昨天晚上去了,小丫头说了谁也不见,谁敢去挠她清静她立即不上学了直接回家去。兰姨,你千万别在丫头火上去接她,弄不好真跑了可就麻烦了。”
施华榕吓了一跳,让兰姨去学校还了得,岂不要穿帮?
首长,您您…您牛!
藏楼梯上的狄大警卫,佩服的五体投地,教官大人说谎说得跟真的似的,果然大人物就是大人物,见泰山崩于眼前而面不改色,乍闻炸雷而不变神,身心镇定,坚硬如铁。
只是,首长,您确定能瞒过俺老娘?
担忧啊,狄朝海深深的担忧了一把,老妈若亲自跑去燕大,那就玩完了,以后有事休想能再瞒得住。
“真的?”兰姨半信半疑的打量高直的施教官,眼神满满的是不相信,小闺女竟谁也不见?
“兰姨,你不信可以问朝海。”
当听到首长那句,狄朝海差点没跳起来,首长陷害他!
说时迟那时快,立即往后退两步,再往下走,走得端端正正,完全是一副才下楼来的模样,从容淡定。
“朝海,你给我……噫,朝海,你起来了哪,你昨晚和小榕去学校接小闺女了?她说什么了,怎么不肯回来?”兰姨转身想跑楼上去揪儿子,才侧过身看见儿子正从楼上下来,劈头就问。
“妈,首长去接了,小妹妹说想静一静,谁也不想见。”
狄大警卫面无表情,在老娘审视般的目光里淡定自若,非常配合的帮首长圆谎,内心却是崩溃的,首长,这都是你干出的好事,现在连累俺也要被老娘怀疑。
心里悲催到想哭,也不敢有丝毫表情,拿出军人的风度来,完全是金钢不怕火炼的架式,这谎能圆过去就好,圆不过去,老娘发飙,他和首长都得吃不完兜着走。
“哦,这样啊,那就等两天吧。”兰姨失望的去厨房,才走了两步,又猛然转身:“小榕,坦白从宽,你昨晚对小闺女究竟干了什么好事?”
霍然转首,杏眸凌厉,含着怒火的目光直瞪瞪的落在施教官的俊面上,千万不要告诉她是干了犯政治错误的事,那叫叫……叫啥,好像叫猥琐未成人?
小榕若真干了影响小闺女闺誉的事,该怎么办?
那么一想,兰姨忍不住打了个冷颤,面色骤变,青青白白来回交错。
“我…”施华榕难得的语结。
“妈,首长也没做什么,就是回来的时候对小姑娘突训,像军营训兵一样半夜三吹哨搞突袭。”狄朝海见老妈面色不对,小心的帮回答。
“什么?”兰姨猛的一震,惊犹不定的追问:“小榕搞夜训,对小闺女搞突袭训练?”
“嗯,我想训练小丫头的反应能力,昨晚回来时顺便试了一下,小丫头受惊从床上率了下来,当场生气要离开,我哄了好久才哄好,没想到她还记恨着,今天不声不响的跑回学校去了。”
“小榕,你犯哪门子疯,对伤病员半夜三更搞突训,你发烧烧糊涂了不成?难怪小闺女今早气成哪样,我不管,你把人气走了,好好的去给我接回来,我要小闺女,我要小闺女,我要小闺女,听到没听到没听到没?”
兰姨如被谁跳到尾巴,挥舞着长柄汤勺子跑向施教官,挥勺拍过去,敢半夜三更突袭,敢吓小闺女,打,一定得教训一顿。
不打不骂不成人,锅铲底下出能人。
兰姨可不管施教官官多大,气势有多惊人,挥着汤勺照打不误,还是完全不管不顾劈头盖脸的打。
狄朝海眼见不妙,嗖嗖如风,挨着一边墙角,一阵快跑逃出客厅,老妈发威了,再不跑就得吃勺子儿。
作为主要罪魁祸首,施华榕也不敢硬接,忙忙闪避以避峰芒,边闪边老老实实的应“是”,语气轻和:“兰姨,我听到了听到了听到了,我一定把你的小闺女给哄好再接回来给你,兰姨,我知错了,下次再也不搞突训,不搞夜训,兰姨,你别打了,我伤了就有两伤病员,你照顾不过来的,好兰姨,别打了别打了,好不好,我知错啦,真的!”
汤勺锅铲一出,试问谁敢试其威,谁敢挡其峰?
答案是无!
施教官和狄警卫从小领教过锅铲汤勺的厉害,直至至今,哪怕早已成长成虎狼之猛士,杀气满满的两勇士仍不敢犯兰姨的锅铲神威。
兰姨出招,打遍家中无敌手。
一招横扫两面瘫青年,兰姨大获完胜,冷着脸,一边吁吁喘气,一边边冷哼:“哼,算你识相,记住你自己的话,要去把小闺女接回来还我。不把人接回来还我,我也离家出走,让你们两个喝西北风去。”

两大青年嘴角狂抽,出走,出走,又是离家出走,这是要闹哪般?
狄朝海仰天悲嚎,老妈也不想自个多大的年纪了,竟学小姑娘闹离家出来威胁人,还让他这当儿子的怎么活?小姑娘求求你快回来,再不回俺就得贴寻人启事寻老娘啦。
施华榕抹去肩上的一点米饭糊膜,三下两下的跑出小楼,和难兄难弟飞快的去晨跑。
天天冷着脸孔的两青年心中有事,去跑了几圈便赶紧返回,佯装淡定的去擦洗汗身,换衣服再吃早餐。
餐桌上少个小姑娘,气氛略显低沉,兰姨少不得将两青年给训了一顿,惊得施教官和狄朝海连连称是,两人也不敢久留,吃完就跑,仍然被兰姨追着耳提面令的嘱咐要去哄小闺女。
轰走两青年,兰姨站在门口,虎着的脸舒开,哼,敢跟她斗?两小子还太嫩!回身,瞅着空荡荡的屋子不禁叹气,唉,好不容易有个可以陪自己角闷的小闺女,竟然给气走了,小榕那孩子真不靠谱!
曲小巫女可不知自个被人惦记着,一觉睡到自然醒,待完全清醒发现屋子光线有些昏暗,以为还早,带着两小式神慢悠悠的笼顺衣装头发,走去拉开窗帘,向外一瞅,外面天色昏昏,分明像要下雨的样子
“今天应该会下雨。”
两小童望着灰色的天空,幽幽的自言自语。
今天七月十五,俗称鬼节,也是地狱之门大开之日,无论是有子嗣之鬼,还是孤魂野鬼,皆可返还阳间游荡,领赏人间风景。
每年的七月半也常常会下雨,名曰:洗道雨,即为阳人们的祖先清洗干净道路,让鬼魂干干净净的回家,这是上天对鬼的恩赐。
“下吧下吧,我又不外出,不怕挨淋。”
曲七月笑咪咪的关上纱窗,晃悠去客厅,远远的依稀传来车鸣笛声和人声,可猜时间也应该不算早了。
小顾先生不知有没起床?
带着点小得意,溜出客卧,探头一瞅,心中那抹得瑟烟消云散,墙上挂钟时针指在七点,分针指在10,竟已是七点十分。
厨房里逸出清淡的香味,还有锅碗相碰发出的声响。
小顾先生在做早餐了。
曲小巫女一张脸微红,屏声静气的溜近厨房,引颈偷窥,小顾先生今天仪容整齐,红色衬衣配西装裤,红白分明,围带莲叶形花边的围裙,侧面美艳,那一抹红色像一束火焰,明亮动人。
瞅两眼,曲七月缩回脖子,赶紧钻进洗涮间,整理仪容。
顾君旭听到隔壁传来的水流轻淌声,低低的笑了起来,小七月童心未泯,爱玩偷窥,偷窥还那么不加掩饰,好可爱。
她大抵以为他没发觉,还偷偷吐了吐粉舌才溜走,实际上他看到了,不想挠了人的兴致才视若未见。
早点已好,小姑娘也醒了,帅哥利落的端早点上桌,早上来不及准备太多,红豆米粥,两个小菜,牛奶,鲜橙果汁。
曲七月把自己打理的人模狗样,踱出洗涮室,原本还想着是对小顾先生说“早上好”,还是说“嗨”,当一见摆上桌的食物,那眼睛便粘食物上了,眼神星光灿灿,每天早晨起床有帅哥看,有美食吃,好幸福哟!
“小顾先生,你有当良家煮夫的潜质哟,将来不知便宜了哪只萝莉。”
小姑娘咚咚跑到桌边坐下,表情就一个意思:可以开吃了咩?
“离煮夫的大位还差得远,我仍需继续努力。早上来不及做其他,只煲点清粥,一会儿我去添点早餐食品,小七月喜欢什么,饺子汤圆包子,各类小饼,还是糕点?”顾君旭笑容温润,眼底蕴溢两泓秋水,光盈盈,亮闪闪。
“随意,我不太挑食,能吃就行。”
小式神默默的鄙视主人,姐姐哟,你不挑食,是在饿肚子的情况下不挑,你挑起食来连神仙也莫可奈何。
他们笑话归笑话,有关姐姐的某些爱好属特级秘密,他们是不会说出去的的。
“小七月真好养活,女孩子应该挑剔点,太好说话容易被狗眼看人低的男人看低,以后你得挑剔点,谁若请客,尽管挑贵的下手才不吃亏。”
这世界的人很现实,有些人总是吹捧那些爱慕虚荣,喜欢摆谱的货,反而轻视真正内在的纯真美好。
男人总追捧那些一心当想凤凰的花瓶女人,女性们被富贵迷了眼,费尽心思,佯装冷艳、甜美,只绕着有钱男人转,沉迷于纸醉金迷的荒缪生活。
不挑剔,朴质的女孩子会被轻视无视,被当成乡巴佬。
男人的本质是劣性的,喜欢听阿谀奉承,喜欢被女人当王一样围着团团,表面总洋洋自得说喜欢内在美的女性,骨子里却贪恋美色。
男人就是表里不一的动物。
顾君旭想着不觉自嘲的轻笑,好像把自个也算进去了,好在并不完全算,他还是男孩,不是男人。
“为什么要挑最贵的下手?不是该挑最爱吃的么?”曲七月当好奇宝宝,有人好不容易请客,当然要挑最爱吃的嘛,为嘛要挑最贵的,万一最贵的并不是爱吃的,岂不白浪费了机会。
“别人请客,不管花了多少钱都算请了,你不挑最贵的下手,帮人省钱了别人未必记得你的好,说不定背地里还会说你不识货,为不让请客的人白担好名声,当然要让他出点血。”
小顾先生说得头头是道,曲小巫女眼睛睁大,一脸纠结:“那个,小顾先生,我还欠着你一顿饭,我请你下馆子的时候能不能请你手下留情,别专挑最贵的呀,燕京的餐馆好贵好贵,我怕把我抵押了也不够付帐。”
嗷呜,小顾先生,小巫女赚钱不容易,请怜惜点,求高抬贵手,求别下狠手,求不挑食,最好只去街边吃点小牛杂粉也能算请客。
曲七月可怜巴巴的望向小顾先生,昨天为柚子叶花去了二千,前几天卖相片所赚的钱钱去了大半,钱包又瘪了!
想到买柚子叶花去的钱钱,心里一阵肉疼肝疼。
这…这是谁?
金童玉童捂脸,这个守财奴真是他们姐姐?不,肯定不是的,一定是姐姐没睡醒所以才胡言胡语,要不姐姐大人怎么会在帅哥面前说出这么小气巴拉的话来?
丢脸啊,太丢脸了,姐姐大人丢脸丢到帅哥面前来了,这样子的姐姐简直不忍直视哪。
小式神泪流满面,姐姐,你的聪明伶俐哪去了哪去了?
“卟噗-”顾君旭先是微微惊愕,转而笑容越扩越大,最后实在撑不住笑喷了,边笑边揉脸:“哈哈,小七月,你太逗了!不行了不行了,让我先笑会儿!”
曲七月惊讶的打量小顾先生,搞不清小顾先生的笑点咋那么低,她没说什么好笑的话语吧,她说的是事实嘛,燕京的东西真的好贵,连个果园*蛋都要一块五,比她家乡的纯土鸡蛋还要贵,她家乡土鸡蛋最贵一块二一个,听说燕京土鸡蛋最低要买二块一个,换个地方即涨了八毛,应了鲁老先生的那句‘大抵是物以稀为贵罢”,如果哪天混不下去了,专卖土鸡蛋也是桩不错的生意。
“小顾先生,再笑下去要满地找牙了哦。”帅哥爆笑也很帅哟,不过,这样笑下去万一笑岔气就是小巫女的罪过了。
“嗯嗯,不笑了不笑了。”
顾君旭努力的换几口气,使劲儿的揉揉笑得有些发酸的肌肉,眼里的笑意仍然掩抑不住,双眼泛着一层水光,特别晶亮。
“小七月,你认为你值多少钱?”这么可爱的女孩子价值连城,拿去抵押还不便宜死饭馆酒楼老板。
“自我感觉很值钱。”那是自我感觉,人嘛,说值钱也不值钱,在珍惜的人眼里是无阶之宝,在无相关的人眼里也许就是根草。
“哪怎么怕抵不了一顿饭钱?最贵的满汉全席才六十几万而已,把小七月抵押在饭店,不知可吃多少顿满汉全席呢。放心,我不挑食的,小七月请客请吃什么都行,不一定要下馆子,去路边吃一碗面也是请客。”
“小顾先生,这可是你说的,去路边小摊吃面也行,反正不论吃多少钱的一顿,都算我请客。”听说可以吃路边摊,曲七月双眼豁亮,矮油,帮小巫女省钱的都是好人哪,帅哥是大大的大好人嘤。
两小朋友倒地不起,嗷,节操啊节操,姐姐肿么可以在帅哥面前如此没节操,帅哥这么帅这么温暖,你舍得带去吃路边摊虐他么?
“嗯,地方随小七月挑,客随主便。”
“小顾先生真好!”
“……”
曲七月感觉自个又成功省下一笔毛爷爷,心情倍儿好,吃嘛嘛香;顾君旭瞅着眉眼弯弯的小女生,笑得和风朗朗,堪比明月高洁。
干掉早餐,小顾先生乘着天没下雨方便出行,略略收整即出去购物。
曲小巫女为不被人瞄到,坚决当缩头乌龟,待帅哥出去了,麻利的去看窗台上的柚子叶,小顾先生是个温柔细心的好男人,帮她把柚子叶清洗干净,沥干水,拿报纸铺窗台上垫着晾晒。
数出九九八十一片叶子,拿去小厨房,用鸭壶装清水熬煮,闲着没事,拿帅哥的本本翻开巴东宜市新闻。
作为参入任务的当事人,曲七月还没来得及了解宜市怪物事件的后续事宜,好在如今网络发达,哪怕过去好几天了也随时可上网查看。
翻查好几分钟,终于找到最完整版本,宜市在施教官返京的第二天,当农队长返归后召开记者大会,对民众公布关于原始森林内怪物袭人事件的真相,官方对外宣称是一只变异人猿作乱,已被击毙,为确认安全,会再次对其地区侦察一番后解禁封锁,因目前不确认有无同类,官方劝探险爱好者以安全为重,尽量不要往深处探秘。
官方同时公布人猿图片,因图片清晰,经受住了各界人士的鉴定,图片并非PS所成,赢得了人们的信任,之前因怪物伤人所引起的恐慌也在消散。
至于人猿的躯体,无法应要求展示,官方不特别说明民众也知晓,必是送去最安全的地方作解剖研穷了,何况还有人作证说亲眼见到直升飞机出现在原始森林上空。
事件圆满解决,宜市为牺牲的武警们举行隆重的告别仪式,出殡那天上万民众自发为英雄灵车送行,农大队长堂堂七尺男儿数次声音硬咽,热泪长流。
把各个版本大致巡览一回,曲七月相当欣慰,宜市那边并没有把煞星和众汉子们泄露出去,只说是上级军区所派一队增援行动队。
自个没暴露,那正是曲小巫女最期盼、最安心的结果,高调出风头最危险,枪打出头鸟,巫女行事就该低调,为以后能赚钱钱,低调是王道。
臭领导们好过份!
金童玉童非常不开心,姐姐千辛万苦的干掉人胄,立下赫赫战功,竟没人给与任何奖励哪,全当理所当然了,好没良心好过份。
不给物质奖励也就算了,精神慰籍总得给点吧?那些小气巴拉的人竟连精神奖励也没给,瘟神不懂心疼姐姐,也太没天理了。
他们姐姐被人害得挨人胄踹中一脚,身沾邪气,现在还得自个花钱找驱邪物,姐姐赔了精神赔了身体还赔了钱,亏,亏到家了。
都是煞星的错,好好的拐姐姐出什么任务?
深深为姐姐抱屈的小朋友,默默的问候煞星,死瘟神臭瘟神,诅咒他一辈子没人疼没人爱,诅咒他一辈子不举,诅咒他……
看完巴东新闻,曲七月关掉电脑去厨房,水已烧开一会儿,冒腾出的热蒸气里充满柚子叶独有的味道。
两小童手脚麻利的帮姐姐干活,一人二小鬼头把水壶、碗、盆、空矿泉水瓶子搬去客卧。
小式神把两个碗,一只洗脸盆,摆放整齐,自个站姐姐大人左右。
曲七月先在水壶里隔空画符,再一一分注在碗、盆里,留一份在水壶里自然凉,又在碗、盆子里分别画符,把手放盆子上空用热气熏三遍,取出护身符,连绳子和铜钱放碗里浸泡净化。
接下来是给自己驱邪,捧碗连喝三口驱邪水,以水热气熏面,再捏诀以指沾水清洗眼睛,洒去邪水于头顶,面部,背部,胸前,胳膊和脚,将全身上下净沐一遍。
最后一步清洗背部,怕把衣服弄脏没得换,以毛巾围腰,掀开衣服,让小可爱帮清洗。
小姑娘揭开衣服,露出的后背青紫发黑,表面光亮。
“姐姐,邪气好浓。”
“姐姐,是不是很疼?”
金童玉童看得心一抽一抽的疼,人胄脚大,青紫占了姐姐大半个背,邪气附身不散,好在姐姐每天喝符水护身逼得邪气无法扩散,若换作别人,身体早被邪气侵占腐蚀。
“有点点疼。”曲七月捏诀正坐,宝相庄严。
“姐姐,你忍忍,我们开始了。”
两小童连连掐诀,小巴掌如雨点似的印在姐姐大人背上,从青紫边缘一侧开始,一步一步追往一边,最后仅只留下一小团没碰,一遍又一遍,来来回回八十一遍,把邪气逼到一角,那块地方青紫浓如黑墨,乌亮乌亮的。
小童拿毛巾沾柚叶水帮姐姐清净沾附邪气的地方,从上到下,一连九遍,最后拿起泛淡金色光芒的符纸一把印在邪气眼上。
符纸粘肉,一团乌亮的青紫色如受惊的小兔子,乱颤乱跳。
曲七月捏诀坐如禅,保持五心不动,六神归宁,脸上鼻尖却隐隐渗出薄汗,背部肌肉微微抖颤。
过了一刻,青紫色慢慢褪色,符纸的光芒也逐渐变谈,最终化为一张黄纸飘飘落地。
“姐姐,收工喽,明天再来。”
小朋友欢喜的给姐姐把衣服放下,捡起符纸火化,把盆子余下的水端去阳台凉放,待彻底冷凉下来再拿来浇花,把壶里的水装瓶子里冷凉。
曲七月好似经历了一场大战,全身发软,坐了一会才抹把冷汗,站起来活动,把净化护身符的碗放窗台,护身符净化工作不是一个二个小时可完成的,至少要十二个小时。
主仆不消一个小时已完成净化驱邪工作,利索的清理好场地,工具,打点的干干净净的,坐待小顾先生回来。
抛下小佳人逛街的小顾先生,正在燕京一家最大的商场购物,身后跟着一位导购小姐帮提着纸袋子,一起去收银台结帐。
帅哥笑容明朗,连顾客们也忍不住欣赏。
收银台前等着数位顾客,轮到小顾先生,导购小姐把几只打包好的袋子和票据递收银员。
—“兄弟,帮女朋友买衣服?”
清润好听的男音,让人感觉主人很友善。
顾君旭递上一把毛爷爷等着找零,肩上被拍了一下,微微转面,便见排后面的一位顾客笑盈盈的看着自己,那位男青年也十分帅气,一张娃娃脸让人感觉亲切。
虽然是位陌生人,小顾先生也友善的笑了笑:“不是女朋友呢,马上就要开学,我的一位远房表妹快要来燕京,帮准备点衣服才有备无患。”
“老弟,你真是位新时代的好表哥哟。”
“老兄,如若你有我那样一位表妹你也会变好表哥的,你不给她买几身衣服,她会理直气壮的穿你的衣服到处晃,拿你的衬衣当睡衣,还会怪当哥哥的不懂照顾妹妹,总之,道理是都是她的,再不给她买衣服,她会把你的每套衣服试穿一遍,让你防不胜防。”
“兄弟,我同情你。”
“我也同情我自己。”小顾先生拿回余额,提起袋子,冲娃娃脸青年点点头,在收银员和导购小姐的“欢迎下次光临”的笑语相送声里从容先行。
娃娃脸青年结帐,也不急不忙的离去。
天,灰沉沉的,令人感到压抑。
将近十点,灰暗的天空飘起毛毛细雨,越下越大,变成了小雨,点点滴滴,淅淅沙沙。
军部大楼内,施华榕被细密的雨点声响所吸引,眼睛离开电脑和文件堆,偏过头,望向窗外。
窗帘拉在一边,透过纱窗可见天空,小雨绵绵如丝,天空朦朦胧胧。
忽然间,他想起了小丫头的眼睛,小家伙刚睡醒或没睡足时睁开眼,睡眼惺忪,眼神如外面的天空朦胧不清。
小丫头在干什么呢?
施华榕嘘口气,一丝怅然油然生起,心底莫明其妙的感觉到一丝寂凉,那是曾经没有过的感觉。
嘎-
也在此时,楼下一部红色张扬的玛莎拉蒂嘎然停止,从车中钻出的青年一手提着医用箱,一手撑着一把漂亮的花伞,一溜儿的跑到楼下,收伞,随意的往墙壁边一搁,甩甩鞋子上的水,急三火四的往楼上跑。
那背影匆匆,让帮去停车的守卫人员倍加好奇,赫医生这么行色匆匆是为哪般?
赫蓝之一口气奔到某一层某间办公室外,冲着两门神似的警卫扬眉挤眼,呼呼蹿了进去,连跑边喊:“小豆芽菜,亲亲小豆芽菜,我来喽!”
砰,人冲进,反手关门。
冷面神收回看窗外的目光,清冷的眸子投向来人:“赫多嘴,你这乱冲乱撞的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改正。”
“噫,人呢?”赫蓝之冲进门,目光一扫扫过四周,没找到自己要找的人,那张扬的笑脸立即消散。
办公室安安静静的,仅冰山一人坐在办公桌那边,连狄警卫也不知去了哪,四周静悄悄的。
静,太静了。
安静得没人气。
“小榕,我家小豆芽菜呢?在哪在哪在哪?”
赫蓝之一把丢下医用箱,嗖嗖一阵飞跑跑到办公桌前,双手撑桌,非常不满的问冰山发小,打电话叫他过来,小丫头却不在,玩他呢。
想他原本可以好好睡美容睡到下午才起,今天惦记着小豆芽菜的伤才在中午前爬起来,正想去军区大院,接到电话以为小榕把小丫头带在身边,不惜跋山涉水而来,谁知扑了个空。
小榕骗他,小榕是坏蛋!
赫医生眼神哀怨,小豆芽菜,小榕欺负你,也欺负我,我们快快联手吧,联手结盟狠狠修理冰山,把他虐成狗!
冷面神安静的看着医生,眼神沉寂:“赫多嘴,小丫头离家出走了,音讯杳杳,不知在哪。”
“出…走?等等,等等,你说小豆芽菜出走,什么意思?”赫蓝之愕然的盯着发少,满脸古怪,出走?谁来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小丫闹脾气,负气出走,关了手机拒绝与人联系,不知藏在哪。我怕兰姨担心,说小丫头回了学校,早上答应兰姨说今天和你一起去看小丫头,兰姨问你你帮瞒着,就说小丫头气还没消,谁也不理。”
清凉的声音在寂冷的地方回荡,如冬天深山听水响,四下空寂,荒芜,声声皆是寒凉孤冷。
小豆芽真的出走了?
凝眼,拧眉,沉思三秒,赫医生一屁股坐上办公桌,表情怪异:“小榕,甭告诉我以你的手段竟找不着一个小丫头。”
“明面上找不着,再深层次的手段用不得,知道的人越多,对小丫头越不利,只好任她消失几天消消气。”
“你确定小豆芽菜是自个藏起来的?你确定她会自个出现?”
“嗯,不出一周,等开学时不管如何小丫头会冒出来的。”
“小榕,小豆芽菜为什么会出走?”赫蓝之一旋身,大刺刺的坐桌上,面色不善的盯着发小,双手互摩,一副若答案不满意就找人干架的架式。
“我想训练小丫头的反应能力,半夜搞突训……”
“你个混球!我揍死你!”还没容人说完,赫蓝之扬手挥拳,狠狠的朝冰山发小的俊脸揍去。
施华榕一偏头避过,人腾挪离椅,灵活如猫。
赫医生哪会容人跑,腾空跳起,一脚踩在椅子上,借力蹿起,不管不顾的扑向冷面神,拳脚相向,招招凌厉。
“小榕你个混球,越来越混,小豆芽菜都伤成那样了你还搞突训,你想害死小丫头么,混球,站住让我打,我要帮小豆芽菜揍死你个混蛋,别躲!”
“小丫头伤得怎样?”
冷面神眼睛盯着医生,后脑如长眼,退让自如,在桌椅之间腾跳如无人之境。
“内伤已跟你说过,拍片显示后背有一团灰影,我猜是外伤淤血,右肋肋骨二根显示裂痕,腰椎骨一处呈裂缝,另外肝叶、肺叶不同程度移位,武学上俗称五脏六肺移位,小丫头伤成这样没倒下去就该谢天谢地了,你还搞突训,你当小豆芽菜是女金刚吗,总是想着折腾玩儿。”
“砰-”
医生气不打一处来,骂骂咧咧中一拳击中冷面神的下巴。
施华榕站住脚,任医生打了一拳,呼吸轻微:“你说小丫头肝肺移位?”
“我什么时候说过假话?要不是诊脉诊出情况严重,我哪用得着抓着人去做各种扫描。你就是个没人性的,小丫豆芽菜才多大,你以为小丫头是女军人么,动不动就训,训训,除了训练你还会什么?小丫头是女孩子懂不懂,你该庆幸小丫头受重击的地方不是小腹,要是小腹受重袭造成子宫下垂一辈子怀不上孩子,杀了你都不够解恨的。”
赫蓝之满肚子火气,挥拳,一拳出,咚的击中目标。
那一拳可是使足了力,一拳把高大的男人打得“哼”的闷哼着倒退一步。
哼哼,终于又揍到小榕了,啦啦啦……
连续两次得手,赫医生满心得瑟,能揍到小榕的机会太少,今天好幸运,中了两下,次次货真价实哟,哎妈呀,小榕的肉好硬,手疼!
忍着手背上骨折式的疼,赫蓝之装做若无其事的吹吹拳头,也不敢再得寸进尺,小榕站着让揍,揍一拳就该适时收手,得寸进尺可不是明智行为,等哪天惹小榕发火,他翻旧帐就不好玩了。
施华榕摸摸被揍得火辣辣的发烧的下巴,一声不吭的走回办公桌后坐下,俊容阴沉寒凉:“刘影的伤如何?”
“没空关心,不知道。”
赫蓝之没好气的倒在沙发里,翘起二郎腿,一副爱搭不理的语气。
“小丫头的伤要怎么整?”被呛了一回,施华榕也不计较,好声好气的问发小,比起小丫头身上的痛,他受点气算什么。
“慢慢整。”火药味十足的语气。
“蓝之,我都让你揍了,你还不满意?”
“不算太满意,我是代小豆芽菜揍你你才站着让揍的,要是我让你站着你会站住不动让我揍么?”
“那你想怎的?”
“没想怎的,下次出任务记得带上我。”
“行,尽期内可能要走趟藏疆线,你要去么?”
“咳咳咳,我在国庆之前抽不出空,我老妈同志说了,我再敢跷班,取消我的国庆假期,以后的任务再捎带上我。”
赫蓝之讪讪的摸鼻子,娘哟,跑藏疆线?不去不去,那边干燥日烈,会晒黑他的俊脸的哪,晒黑了就不帅了,不帅不受小豆芽菜喜欢的呀,为了美美的脸,绝对不能去西北那些地方。
“那就国庆之后去川南几省再捎带你。现在说说丫头的伤怎么整。”
“慢慢整呀,针炙,推拿,凭我一双神手,花上些功夫自然能慢慢整过来,再铺以食补,过年前小丫头应该就恢复了。我跟说你,小榕,这样……”
过年前?施华榕默默的抽嘴角,无力的揉太阳穴,现在离过年还要五个月,这个治疗过程太久,就没有速效之法么?
他想问,碍于医生正说得津津有味,也不好打断,有事相求于人,他也耐着性子听人喋喋不休的废话连篇。
赫蓝之巴啦巴啦的喷了近一个小时的口水话,说得口干舌燥,第一次没被无视,也终于心满意足,为了保持帅气的脸,拧着医用箱继续回家睡美容觉,至于如何找小豆芽菜,那是冰山发小的事。
送走话唠医生,施华榕靠在坐椅上,轻轻的叹口气,怎么还没有消息,小丫头藏在哪个角落?
冷面神在担忧着小丫头,刘夫人也为女儿忧心不已,
刘队长的底子好,第二次手术后情况也非常好,据观察各方数据皆朝理想中发展,人也在手术完成的当天傍晚清醒。
人,醒了,但,却一声不吭,整个人死气沉沉的。
“小影,想吃点什么?”刘夫人千遍一律的询问女儿。
刘影睁着眼,怔怔的望天花板。
“小影,要起来坐坐吗?”
“……”
顾君旭连连逛了数个商场,采购齐物品,满载归家,那一去也整整花了近三小时,八点多出发,十一点多钟才回到学区房。
小雨纷纷不停歇,空气清凉。
这是个难得的清凉之日。
小顾先生把车倒在楼下避着雨,提着大包小包上楼,才刚到家门外,门已开,露出张可爱的笑脸。
“哇,小顾先生,你准备把商场搬回家么?”等候已久的曲七月,听到脚步声拉开门,看到两手挂满购物袋的帅哥,笑得合不拢嘴。
“我想搬,可身价不够,搬不回。”
顾君旭进屋,以后背关上门,把东西随意丢一角,将两只保护得好好的纸装袋子递给小姑娘:“小七月,你没带衣服,我请导购按你的身高挑了几套,你去试试合不合适。”
帅哥给姐姐买衣服了?
金童玉童激动的不得了,帅哥好体贴入微,竟帮姐姐买衣服了哟,真是大大的好人!
“给我的?”
曲小巫女睁着星星眼,激动的小心脏在跳舞,哎哟,小顾先生好细心,还帮她买衣服,帅哥太好了!
当初出发巴东,胡乱的带了几套衣服,两套迷彩,一套休闲装,穿裙子去的,回来还没回燕大,没去拿衣服,出走时只带裙装和穿着的裤裙。
也就是说来来回回就两套衣服可换,真的很寒酸。
“快去试一下,试过洗洗晾晒。”
帅哥的脸泛上一抹可爱的红晕,把包装袋塞给小姑娘,忙忙开门出去:“还有两样没拿上来,我一会儿就回。”
小顾先生掩上门,逃也似的冲向楼下,他第一次帮女孩子买衣服哪,这种心情好奇怪,很紧张,很期待。
“小顾先生害羞了。”
主人落荒而逃,曲七月笑得嘴角快咧后脑,提着袋子回客卧,一一试试穿,帅哥请的导购眼光很不错,很合身,共四套,一套睡衣,三套分别是红、杏黄、白色休闲装,连带内衣内裤皆有。
两小童欣赏姐姐换衣,该闭眼时闭眼,该睁眼时睁眼,小嘴里连连喊“这个很合身”“这个很不错”“帅哥有眼光”,热热闹闹的议论。
曲小巫女乐滋滋的拆掉商标,拿去清洗,在客厅遇上返回的小顾先生,一把扑过去,拽住帅哥的胳膊:“小顾先生,你这么好,人家想赖在你这不走了怎么办?”
“那就赖着不要走了,小七月好养活,虽然我目前赚的钱不是很多,吃饭还是不成问题的,不用问家里伸手要钱。”
帅哥眸光清亮,亮得惊人,小七月真的肯赖着不走,求之不得!
“哈哈哈,这是你说的哟,等我没地方去就投奔你。”
曲七月溜溜儿的溜去洗衣服。
应该合身吧?
顾君旭见小姑娘欢快的背影,心底的紧张悄然消失,第一次给女孩子买衣服的对像是小七月,感觉美哒哒。
曲小巫女洗好衣服,甩干,挂去阳台晾晒;小顾先生也整理好物品,一一收拣好,中午来不及做饭,叫了份外卖。
有帅哥陪伴,有美食吃,曲七月完全将其他事抛之于脑后,人生得意须尽欢,有帅哥陪伴该珍惜,那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破事儿有多远滚远。
小顾先生有小佳人在旁,笑不下脸,任外面雨连绵,天沉沉,小家里也温馨如春,阳光灿烂。
兰姨在家等了一天没等到结果,找电话问赫医生,得到跟儿子那相同的答案,整个人郁郁不乐。
沪城也在下雨,雨点极大。
时近黄昏,项青悠无比轻松的下班,心情好得想欢呼,那位富二代接连二天没来了,太好了!
收银员同事们恨不得天天看那位严少一眼,她不想,她不喜欢严少看人的眼光,总是带着高高在上的意味,让人感觉浑身不自在。
老天保佑讨人嫌的家伙明天也不要来吧!
项青悠心情明快,感觉雨也特别可爱,撑开伞走进雨帘。
一年一个鬼节,鬼节之夜在小雨纷纷中来临。
当天全国各地大多不同程度的下雨,到处是水渍,市民们无法外出烧纸钱,也为环卫工人大大的减轻了负担,以往天晴,满城纸烬,清扫时纸灰满天飞,严重污染空气。
七月十五,地狱之门大开,鬼魂们终于到人间来吸阳气,一时间无数阿飘满天飞,那些压抑已久的异界朋友迫不及待的寻乐子放松,被鬼压床者不计其数。
那些也与曲小巫女无干,到黄昏时关了窗帘,任凭外界鬼哭狼嚎也好,阿飘满天飞也好,来个眼不见为净。
有金童玉童在,也没鬼敢靠近,何况小顾先生的小家贴有符,鬼魂朋友远远感受到法符力量,皆退避三舍。
晚上,冷面神顶着一身无言回家,又是一晚无眠。
“小榕,我要小闺女!”
当新一天的早上吃早点时分,兰姨怒目相视,追问不止。
“兰姨,我正在哄,小丫头还没消气,连蓝之去了都不给开门,不敢逼得太急,等哄好了一定给你接回来还你。”
施华榕说谎不带半分异色。
兰姨气呼呼的不说话。
狄朝海默默流泪,小姑娘没接回来,老娘已开始虐待他和首长了,早餐就只有清粥小菜,什么好吃的包子饺子汤圆一样都没见影儿。
两青年心惊胆颤的吃完清淡早点,速速离家。
家里存备足够,小顾先生在家陪小姑娘看书上网玩儿,对于小姑娘为什么要煮柚子叶水驱邪,也不主动问原因。
曲小巫女缩在帅哥家,心无旁骛的净化驱邪。
一天一夜转眸即逝,天明即是8月27日,在努力了三天之久,曲七月身上的邪气在不断的驱赶中被除净,护身符净化驱邪也完成,遗撼的是目前还不宜赐福,得到农历八月才宜择日结印,加持法符。
江南
雨后初晴的街,干净清爽,商铺笑迎八方来客,车流来往,行人胜意。
一老一少走在大街,如若漫步,老者略胖,中等身材,留着一撮八字须,表情似笑非笑,眼神炯炯有神,青年阳光帅气,有模有样。
青年在前走,满面不耐烦:“喂喂,我说老头,你究竟要跟我到什么时候?”
“候小子,你给我满意的答案我就不跟着你了。”老者悠闲无比。
“你威胁我,我……”候士林跳脚,正想吼却被手机铃声打断,心情更加不爽,摸出手机一瞅,满脸郁结的接听:“师父,什么时事儿,……你让我去沪城,不去不去,你徒儿我要上燕京找小伙伴哪,哦哦,一百万,我去看看,嗯嗯……”
老者淡定的听青年叽喱哇啦的叫。
“老头,你随意,我去沪城喽。”吼了一通的候士林,走路两脚生风,小小曲子哟,我先去沪城看看,等迟些天再去燕京找你!
“候小子,老头刚好有事去沪城,咱们同路!”老头兴冲冲的追赶。
时光似指缝间的风,一天一晃而过。
燕京的雨还未歇,湿湿沥沥,与夜同长。
三天了,小丫头真的要断绝关系么?
黑夜里,施华榕闭眸,心被寂凉漫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