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燕青第一次亲身体会到,做下面那个有多痛。乐文移动网他感觉他的身体好像被人从中间劈成两半了,腰部以下整个都麻木了。
“顾倾!我艹你大爷!”沈燕青疼的脸色惨白,双手被顾倾按着了,他想一巴掌闪过去都不能,两条腿也发软,他只能破口大骂。
“不要说脏话。”顾倾没有彻底醉倒,他脑袋发晕,可也听见了沈燕青说的话,眉头蹙了下开口。他意识也有些模糊,可是身体上的愉悦让他很兴奋,他一下一下地撞击着沈燕青。
沈燕青骂了一会儿,就没力气了。浑身跟散了架似的,他好像已经感觉不到自己下半身的存在了。
过了一会儿顾倾松开了沈燕青的手,他俯身趴在沈燕青身上,动作粗鲁又青涩地亲吻他。
沈燕青在顾倾的舌头滑进他嘴里的时候,狠狠地咬了一下顾倾。顾倾疼的嘶嘶地洗着冷气,松开了沈燕青的唇。
“顾倾,你大爷的!你给我出去!”沈燕青一巴掌糊在顾倾脸上。
同时顾倾也因为沈燕青咬他,重重地在他大腿上拍了一下,然后又按住沈燕青的手,低头亲沈燕青的锁骨。
顾倾第一次做这种事,没有任何经验,意识又模模糊糊的,他完全遵从着自己的本能。嘴唇在沈燕青身上游走,唇下的肌肤光滑又很有韧性,让他留恋不已。
等他含住了沈燕青胸口的小颗粒时,沈燕青刺激的咬唇闷哼了一声,尾音上扬,呼吸粗重。
沈燕青的哼声好像给了顾倾鼓舞,他就像一个得了新奇玩具的小孩子,爱不释手,不厌其烦地玩弄那个小小的肉粒。
渐渐地,沈燕青觉得,在强烈的疼痛中,他竟然感受到了一丝快感。顾倾的动作轻缓了许多,快感积累的越来越多了。
沈燕青一直没什么节操,况且他现在他反抗不了顾倾。既然如此,他干脆不在反抗了。因为他越反抗只会越疼。
沈燕青放松自己迎合着顾倾的动作,让自己更舒服些。他环住顾倾的脖子引导他放慢节奏。喝醉了的顾倾还算听话,只要沈燕青不反抗,他就会温柔许多。
沈燕青觉得,顾倾大概真的是个处,这一次要把积攒了三十多年的精力一次发泄出来。到最后他被折腾的浑身无力,胳膊都抬不起来了,顾倾才终于消停了。
沈燕青把趴在他身上睡着了的顾倾推开,有心想要去浴室清洗一下,可浑身无力,他试了几次都没爬起来,只好放弃了,忍着身上的黏腻的感觉,很快也睡着了。
一直到晚上凌晨过了,沈燕青才缓缓地睁开了眼。他就睡在顾倾身旁,眼前就是顾倾放大的面庞。
沈燕青刚醒,脑子有些迷糊,他一时想不明白为什么顾倾会睡在他身边。
不过他现在肚子不舒服,要先去一趟洗手间。沈燕青把视线才从顾倾脸上移开,睡眼朦胧地要起身。可他微微动了一下,就觉得浑身难受,尤其是身后从没有被了侵犯过的地方,火辣辣的疼。
沈燕青瞬间彻底清醒了,下午发生的事情,一幕幕如电影一般在他脑海里闪过。他看着顾倾那张讨人厌的脸,不顾身上的难受,起身跨坐在顾倾的腰上,左手抓着顾倾的头发,右手快速地在他脸上啪啪打了两下。
顾倾一下子就醒了,沈燕青还要打第三下,他抓住了沈燕青的手腕。他也是恼火,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被沈燕青抽了两巴掌。
他抓着顾倾的手腕一甩,皱眉说:“你发什么疯?”
“我发你大爷的疯!”沈燕青被顾倾一甩,扯到身后的伤,他疼了脸都扭曲了。
顾倾这才注意沈燕青没穿衣服,胸前布满了暧昧的吻痕。顾倾把到了嗓子口的话咽了回去,他感受了下,他浑身也没穿衣服,而且还有些疲惫,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疲惫,不是**上的,也不是精神上的,他也说不清。除了感觉疲惫,他又觉得浑身都舒畅极了。
顾倾又看了眼沈燕青身上的吻痕,再想到自己没穿衣服,和沈燕青在一张床上醒来。顾倾觉得他好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早就听说沈燕青的私生活非常的淫、乱,可顾倾没想到沈燕青会这样。他总算知道吃饭的时候为什么沈燕青一个劲地灌他酒了。不过他虽然没有经验,却也知道他身上没有异样,他不是下面的那个。
还真是没想到,沈燕青有这个癖好。
虽然自己好像没有吃亏,可顾倾还是很嫌弃,他不能容忍他被人算计。鄙夷地看着沈燕青,顾倾也不称呼沈总,直接叫名字,冷冷地说:“沈燕青,你能不能要点脸?”
沈燕青听着顾倾的话,差点气炸了。他怎么就不要脸了,虽然他下午带顾倾来酒店,有其他心思,可他绝对没有想要上顾倾,更没有想要被顾倾上。
而且顾倾喝的烂醉,他不带他来酒店,难道任由他醉倒在包厢里?
沈燕青气的又要抽顾倾,被顾倾抓住了手腕,两只手腕都被抓着,沈燕青都要气炸了,大骂:“顾倾,你他妈才不要脸!”
骂了还不解气,沈燕青双手打不了人,就扑上去一口咬在顾倾肩膀上,吃奶的劲儿都用上了。
顾倾疼的倒吸气,想推开沈燕青,可沈燕青咬着他一块肉就是不松口。
顾倾也没办法了,他不是不能打沈燕青,可想着下午才把沈燕青给上了,再动手有些不好。虽然他真的很手痒。
顾倾揉了下额头,他很少沾酒,以前也没有喝醉酒的经历,这会儿头疼的厉害。不过下午发生的事,他还能想起来一些。
他记得是沈燕青脱他的裤子,那个时候他其实是有一点意识的,沈燕青脱了他的裤子,又动手动脚的。
顾倾有点不明白,为什么沈燕青一醒来就给了他两巴掌,他有什么气不顺的?他才委屈呢,好好的约沈燕青和谈,没想到却被人灌醉了,贞洁不保了。
顾倾有些恶趣味地在沈燕青臀上不轻不重地打了一下,说:“你松口。胡闹也要有个限度,下午是你先动的手啊。难道是我下午没把你弄舒服了?”
“顾倾!”沈燕青松开顾倾的肩膀,恶狠狠地瞪着他,一双眼睛都瞪红了。他就是气不过,明明他也算是好心,不过就看好奇心想看看他是不是性无能啊。可他娘的,他真的只是想看看而已,一点也不想亲身感受一下顾倾到底无能不无能。
“你给我滚出去!”沈燕青现在有嘴也说不清,冤枉死了,因为真的是他先动手脱顾倾裤子的。他就当是被猪拱了吧。
浑身不舒服,也感觉黏黏糊糊的,顾倾的东西还留在他体内。刚才稍微动了动,沈燕青就感觉有东西流出来了。他从顾倾身上下来,就这么裸着没穿衣服,准备下床去浴室洗一洗。
“快点滚,我不希望我洗澡出来还看见你在这里。”沈燕青说完,就要就下了床。双脚踩在地毯上,才走了一步,沈燕青就闷哼一声,摔倒在了地毯上。
他只觉得双腿无力,腿软的跟面条似的。
“你没事吧?”顾倾出声问。
沈燕青不说话,艰难地爬了起来,用尽所有力气让自己勉强行走。
顾倾看着沈燕青的反应,觉得沈燕青好像真的很讨厌他。不过就是上了床而已,沈燕青自己都不在乎,他也没必要在意。
顾倾看了眼顺着沈燕青大腿根缓缓流下的白色浊液,然后下床捡起地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穿好,整了整头发离开了。
沈燕青在浴室里,听见关门声,知道顾倾离开了,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又恨顾倾这个王八蛋,叫他滚就真的滚了,听话的跟狗一样。
沈燕青大概洗了洗就出来了,穿好衣服,他也准备离开了。这个房间里都是顾倾的味道,床上也弄的乱七八糟的,他一秒都不想在这里多待。
一路艰难地走到前台退了房,沈燕青忍着身上的疼,龟速地走出酒店。被外面的冷风一吹,沈燕青打了个激灵。
他把大衣领子竖起来,挡着脸往公司方向走。他现在开车回家不方便,就准备在办公室住一晚。
才走了两步,路就被挡住了。沈燕青抬头看着站在他面前的顾倾,不耐烦地说:“滚!”
顾倾刚才出了酒店就近找了一家还没有关门的餐馆,打算吃了饭再回家。不过想着刚才沈燕青走路摇摇晃晃的样子,他觉得沈燕青应该也饿了,就要了一份瘦肉粥和肉夹馍,给沈燕青带过来。
怎么着也是打了一炮的关系,沈燕青那个情况出来吃饭怕是也不方便。
“我想着你也饿了,给你带点吃的。”顾倾把手上提着的袋子举起来,让沈燕青看。
沈燕青不想说话,他越过顾倾,继续走。
顾倾拉着沈燕青的手腕,说:“你是准备回家吗?我送你吧。”
沈燕青停下来,侧头看着顾倾,冷笑着说:“顾经理听不懂人话吗?我让你滚,你不滚,难道是想让我对你负责?”
“你以为我愿意管你啊。”顾倾心里也有气,明明是他沈燕青先动的手啊,可一觉醒来他还脾气挺大。他也被人睡了,都没发脾气呢,沈燕青有什么好发火的。
顾倾丢下这一句话,转身就走。
沈燕青看着顾倾的背影,恨得牙痒痒,可惜他现在身上太难受了,不能把顾倾狠狠地揍一顿。
哼了一声,沈燕青往公司的方向走去。可才走了两步他就走不动了,两腿直打颤,那里又疼的厉害。
看着顾倾走的大步流星的,沈燕青心里很不顺。他朝着顾倾的背影喊:“姓顾的,过来!”
顾倾停下脚步,却没有转身,而是说:“你让我滚,我滚远了。你现在又想干什么?先说好,你可别让我负责啊。”
“艹你大爷!”沈燕青气的大骂,“给我滚过来!”
顾倾不知道做下面那个到底有多不舒服,不过他看沈燕青好像真的很难受。不放心把沈燕青丢在街上,顾倾又转身往回走。
走到沈燕青面前,他叹了口气问:“沈经理有什么事?”
“我走不动了,你背我。”沈燕青看着顾倾讨厌的脸,理直气壮的开口。
顾倾没说话,他告诉自己,要忍耐。好歹他把沈燕青给睡了。他转身微微下蹲,弯着腰。
沈燕青也不客气,爬上顾倾的背。他本来想让顾倾背他去公司睡,可想起他在公司附近有一套房子,可以去那里。那里比较远,还能让顾倾多背一会儿。
“去景园小区。”沈燕青说。
顾倾背着沈燕青往他停车的地方走。
“往右边走。”沈燕青开口。
“车在左边。”顾倾说。
“不准开车,背我去,又不远。”沈燕青就是想故意为难顾倾。
顾倾继续往左边走,说:“我刚才还没吃饭呢,想着先给你送饭。饿的都没力气了,你又这么沉,我快背不动了。”
沈燕青气的扯顾倾的头发,扯了一会儿,他又觉得挺没意思的。不就是被人睡了嘛,权当体验了一把做零号的感觉。不过顾倾的技术真烂,他那么多任床伴,还从没让对方疼过。他在床上可是很体贴的。而顾倾完全就是一个莽汉。
顾倾开车把沈燕青送到景园小区。车停到沈燕青住的那栋楼下,顾倾有把沈燕青背上了楼。一直把沈燕青背到了他的房门口,才放了下来。
沈燕青按了密码开门,进了门狠狠地把门甩上,把顾倾关在了门外。他换了鞋,往卧室里走去。
顾倾却在门外敲门,“饭我放房门口了,你要是饿了就拿进去吃。”
沈燕青摸摸肚子,确实很饿。薛恺之偶尔来这里给他做饭,冰箱里有食材,不过他不会做饭。
犹豫着要不要开门,沈燕青听到门外脚步声越来越远,应该是顾倾离开了。沈燕青又等了一会儿,才开了门,门外没有人,装着食物的塑料袋放在门口。
沈燕青拿起袋子,坐在客厅里,把里面的皮蛋粥和肉夹馍拿起来吃。一大份皮蛋粥够他吃个半饱,再吃了个肉夹馍就饱了。沈燕青回卧室去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沈燕青就有些发烧了,他身上也不舒服,打电话让助理给他买了些药,顺便给他带了份早饭,沈燕青没有公司。
吃了助理带的早餐,沈燕青又吃了一粒退烧药,迷迷糊糊地又睡了一整天。
第二天还是不舒服,不过沈燕青还是去上班了。年底了,公司里琐事也挺多的,而且他要重新计划如何打压顾氏。
之前打压顾氏的计划还在继续,三天之后,沈燕青又抢了顾氏一份合同,心情很不错。
腊月二十六,沈氏全体员工放了年假。沈燕青又把薛恺之拉黑了,薛恺之去公司找他,他也不见,两人的关系算是结束了,他让助理给薛恺之打了一笔分手费。
没有床伴,公司又放假了,家里他爸的一堆私生子女都在家斗心眼,沈燕青觉得烦,又暂时不想找床伴,中午就约了秦灏去吃法国料理。
走近餐厅,沈燕青一眼就看见了坐在角落里的顾倾。顾倾对面坐着一个女人,打扮挺时尚,也挺年轻漂亮的。
不会是在相亲吧?沈燕青这么想着,脚下一拐往顾倾那儿走去。走进了就听见女人温声细语地问:“顾先生对另一半有什么要求吗?”
顾倾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说:“没什么特别的要求,喜欢了对方性格恶劣一点,也能包容。不喜欢了对方千好万好也入不了我的眼。”
沈燕青笑着走过去,搂着顾倾的脖子,一手拧他的耳朵,装着一脸怒气地说:“亲爱的,你怎么又背着我和女人相亲?你不是说对女人不行吗?”
顾倾还没说话,坐在他对面的女人脸色都变了,端起红酒泼在顾倾脸上,完全没有了刚才温柔的样子,她爆粗口:“死人渣!麻蛋!喜欢男人,还相你大爷的亲啊。”
顾倾扭头看了眼笑的一脸得意的沈燕青,却没有开口跟相亲对象解释。他本来就不想来,可今天他大姑去了他家里,非要他来一趟。他爸妈已经不在了,大姑二姑为他的婚事也操碎了心。顾倾没办法,就来见了。
女人泼了顾倾一脸红酒,起身拿起包就走。走了两步走转身,对沈燕青说:“我看你还是和他分手吧,他能背着你相亲,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迟早会背叛你的。”
沈燕青就觉得这个女人还不错,他憋着笑说:“谢谢你,我会认真考虑的。”
女人转身昂首挺胸地走了。顾倾拿纸巾把脸上、身上的红酒擦了擦,把沈燕青搭在他肩膀上的胳膊拿开,看着他面无表情地说:“沈少觉得很好玩吗?”
“好玩啊,”沈燕青在顾倾对面坐下,看着他笑呵呵地说:“我在做好事啊,你说你一个基佬,干嘛和女人相亲啊,这不是害人家嘛。”
“我不是Gay。”顾倾说。他大概感情比较迟钝,青春期到现在,没有对谁动过心。不过顾倾不认为他是Gay,他的另一半应该是个女人。
他是和沈燕青睡过,可那只是一个意外,在他醉的一塌糊涂的时候,并不能证明他是Gay。
“呵呵。”沈燕青笑着,语气里带着嘲笑,“顾少不会是忘了咱们那一觉吧?”
“你情我愿的事,沈少现在提起,是想让我负责么?”顾倾低头擦滴在裤子上的酒。
“负责倒不必,顾少让我上一次,咱们就算两清了。”沈燕青看着顾倾,打量着顾倾的身材。他到现在那处还疼呢,这两天吃饭都不敢吃太辣的。每次难受的时候,沈燕青生吞了顾倾的心都有了。
不过顾倾要是给他上一次,让他找回场子也不错。
“沈少看样子还是想让我负责啊,”顾倾看着沈燕青,眯了眯眼说:“上一次我虽然喝醉了,但是隐约记得沈少的滋味很不错,我还真有点想念。”
沈燕青嘴上便宜都占不到,气的在桌子底下踢了顾倾一脚,突然起身双手撑在餐桌上,弯腰在顾倾嘴角亲了一下,一脸嫌弃地说:“你身上什么味儿啊?是不是从洗手间出来没洗手?”
顾倾把擦手的餐巾纸放在桌上,抬头看沈燕青,一脸淡定地说:“刚才沾了你身上的味道吧,嗯,确实不好怎么好闻。”
沈燕青气的磨牙,他发现他跟顾倾打嘴仗也赢不了,一时气闷地坐在那里不想说话了。他觉得他吃大亏了,被顾倾这个他极其讨厌的人睡了,真是比踩了狗屎还让他难受,偏偏他还找不回场子,让他心里憋屈的不行。
“沈少吃了没?”桌子上点的餐还没开始吃,顾倾有点饿了,就拿起刀叉切了一块黑椒牛排,正准备吃,想了想又礼貌性地问了一下对面的沈燕青。
“没吃。”沈燕青觉得他气都气饱了,中午不用吃饭了。
“沈少想吃什么,我请客。”顾倾很大方地说,一点没有生气今天沈燕青搅合了他的相亲。
“想吃你。”沈燕青撑着下颚,突然朝着顾倾抛了个媚眼,可惜顾倾正在低头切牛排,他风情万种的媚眼顾倾没有欣赏到。
顾倾切牛排的手顿了顿,他想不明白沈燕青到底想干嘛,从上次事后沈燕青对他的态度来看,沈燕青大概是想上他却被他上了,心里憋着很大的怨气。可是这么挑拨他,是想再被上一次吗?
顾倾抬头定定地看着沈燕青,笑了笑说,“既然沈少这么有兴致,我就成全你。不过沈少还是先吃点饭吧,免得一会儿没气力了。”
沈燕青气的磨牙,觉得顾倾比他想象中的更讨人厌。他约了秦灏一起吃,可现在就离开的话,倒显得他临阵退缩了。沈燕青给秦灏发微信,说今天中午遇到了仇人,要报仇,不能和他吃饭了,下次再约。
秦灏很快会信息,说正好,他还没出门。
沈燕青看了秦灏的微信,又嘱咐他,记得吃午饭。然后放下手机,叫了服务员,点了一份鸡腿黑米饭、红酒炖梨和羊肩排。
之后两人再没有说话,各吃各的餐,沈燕青也暂时没有再挑拨顾倾。
吃完饭顾倾结了账,两人一起出了餐厅。在门口顾倾停下来看着沈燕青,问:“去酒店?”
“当然。”沈燕青有一瞬间的后悔,上次带顾倾去酒店,他悔得肠子都青了。不过顾倾不是说他不是Gay么,肯定不是真的要和他去酒店,嘴上逞逞能他也会。
顾倾指了指对面的丽景酒店,侧头问:“那里怎么样?”
沈燕青有一瞬间的尴尬,他没想到顾倾来真的。可是他答应的,不能这个时候怂了。沈燕青哼了哼,说:“凑合吧。”
说完沈燕青先一步抬腿往酒店的方向走去。他怕什么啊,顾倾说他不是Gay,上次也是个意外,说不定顾倾清醒的时候对男人硬不起来呢,到时候他就可以狠狠地嘲笑顾倾一顿。
“……”顾倾看着沈燕青英雄赴死般的背影,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他真得只是嘴上不认输,因为他觉得沈燕青不会真的去的,上次沈燕青事后那副嫌弃又后悔,恨不得掐死他的表情,他现在还记得。
不过顾倾还是跨步跟上了沈燕青。他觉得去了也没什么,沈燕青在他身上占不到便宜。而且这几天,他晚上睡觉的时候,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起那一次的情景,沈燕青修长有力的大长腿和饱满的臀部,时不时地在他眼前浮现。
两人一前一后地进了酒店,沈燕青去前台开房,顾倾不远不近地看着。等沈燕青拿到了房卡,顾倾默默地跟在沈燕青身后进了电梯。
电梯里,两人谁也没开口,站在两个对角上,这是他们能保持的最远的距离了。
看出来顾倾要和他保持距离,沈燕青冷笑着,进了门就故意把顾倾按在门板上,整个人趴在顾倾身上。果然感觉到顾倾身体僵硬,很排斥他的靠近。
沈燕青勾唇笑了笑,凑近亲吻顾倾的唇,顾倾的身体更僵硬了,双唇紧闭着,不让沈燕青的舌头伸进他嘴里。
沈燕青却来了兴致,觉得凭他高超的吻技和床技,今天应该能报了上次之仇。上次他被顾倾压制,完全是因为顾倾喝醉了一身蛮劲。
他慢慢地轻柔地吻着顾倾,没多久就感觉到顾倾僵硬的身体渐渐放松了,他搂着顾倾的腰,手从背后伸进衣服里,摸着顾倾肌肉紧实的后背,用舌尖撬开了顾倾的双唇。
顾倾也像是突然开了窍,吸允着沈燕青的舌尖,没一会儿两人就吻的难舍难分。沈燕青感觉到顾倾也动了情、欲,他在顾倾的臀部捏了一把,喘息着说:“去浴室。”
顾倾没有说话,沈燕青急切地脱他的衣服,他也没有一点抗拒。从门口到浴室门口,衣服扔了一地,两人进了浴室,顾倾打开花洒,调好水温,两人站在水下亲吻对方。
沈燕青被吻得快要窒息了,还好他还记得他今天来是要干什么。他的手慢慢地滑向顾倾的后方,想要碰触那个入口。
可没等他碰到,顾倾就攥着他的手腕,把他按在墙壁上,用腿挤进他的两腿间,把他双腿分开,然后一根指头又狠又准地插、进了他体内。
“顾倾,我艹!”沈燕青疼的一个激灵,汹涌的情、欲一下子就退散了,他气急败坏地骂:“顾倾,你个王八蛋,你给我出去……啊!”
顾倾的手指动了动,碰到一个地方,沈燕青立马腿都软了。他只能由着顾倾把他按在墙上,从背后进入。
“顾倾,你大爷……你特么……的放开我,我不……玩了……嗯……”沈燕青觉得他今天的身体很有感觉,这又让他觉得更憋屈了。要是薛宜这么上他,他想他会很高兴,可是被顾倾这么对待,沈燕青只想掐死顾倾。
顾倾闭着眼,享受着沈燕青的身体带给他的无与伦比的欢愉。沈燕青出口的脏话让他觉得有些刺耳,他掰过沈燕青的头,用吻堵住了他还想继续骂人的嘴巴。
两人从浴室到了床上,最开始沈燕青还反抗了几下,可很快就沉溺其中了,心里很不乐意,然而身体上欢愉他无法拒绝。
“慢一点。”沈燕青被顾倾压在床上,两人面对面,沈燕青搂着顾倾的脖子求饶。
“沈燕青,”顾倾突然停了下来,低头看着沈燕青。
“艹,让你慢一点,不是让你停下,继续啊。”沈燕青扭了扭腰,不满地看着顾倾。
“我对你的身体很有兴致,”顾倾开口。
“艹!”沈燕青黑了脸,他以前包养床伴的时候,也跟对方说这句话。
“顾少是和和我继续保持这种关系?”沈燕青眼角带着媚意看着顾倾,“还是想包养我?你养得起吗?”他说着收进肌肉,顾倾被刺激的一下子就泄了出来。
“还有啊,你的持久力不行啊,”沈燕青笑的一脸恶意,“你这样的金主,出不起包养费,还不能满足我,我要你干嘛?还不如一根按摩、棒。”
顾倾青了脸,他只是不想再被大姑二姑逼婚,还有每天都要被顾沅和薛宜秀恩爱刺激。可他一直没有心仪的人,只能拖着了。如今睡了沈燕青,沈燕青的身体也让他比较满意,他觉得继续保持这种关系也不错。
顾倾再次进入沈燕青的身体,顶着他说:“满足不了你?刚才被、干的哇哇叫的是谁?”
沈燕青咬着唇,不让自己的呻、吟从嘴里溢出来。他用手臂的挡着眼睛,缓了口气说:“你要让我上你,我给你包养费。”
顾倾摇头,他慢慢地动着,低头看着沈燕青脸上隐忍的表情,说:“沈少的身价太高,包养费我出不起,不过我正牌恋人的身份,不知道沈少有没有兴趣?”
沈燕青移开胳膊看着顾倾,一幅看傻子的表情,“你没病吧?还正牌恋人?你就上了我的床两次,顶多就是一炮、友,还想升级成正室,你做梦去吧!”
顾倾抿着唇没有说话,而是重重地顶弄沈燕青。
沈燕青咬着唇不肯发出一丝声音了。他心里还是很在意刚才顾倾的话,什么叫他被、干的哇哇大叫,他哪里哇哇叫了。要是让他上顾倾,他也能干的顾倾哇哇大叫,干的他哭着求饶,干的他离不开自己求着自己干他。
麻蛋!沈燕青在心里骂了一句,却对正牌恋人的身份有点兴趣了。他长这么大还没正经地谈过恋爱呢,倒是追了薛宜那么久,可没追到手不算谈恋爱。
他心里是想认认真真地谈一次恋爱的,可之前那些床伴,都不是图的他的人,而是图他的钱。
让顾倾升级正室的话,他就可以让顾倾做牛做马,奴役他了。这么想来也还不错。
“你这腹肌比我以前的床伴都漂亮,”沈燕青摸着顾倾的巧克力块腹肌,语气里带着浓浓的嫌弃,说:“本少爷准你升级为正牌男友了。”
顾倾低头亲沈燕青,说:“你以前的那些床伴啊,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处理了不许再来往。”
“艹!顾倾,我说你脸比我家尿盆还大,你就是正牌男友,也还是试用期,本少爷……呜呜……”
顾倾低头堵住了沈燕青的嘴,沈燕青的身体他很喜欢,可这张嘴实在太招人厌了,好歹也是有脸面的人,怎么就脏话不离口?
算了,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调、教。
作者有话要说:  么么,迟来的番外。
顾倾和沈燕青的番外到此解释,这篇文也正式完结了。
感谢小天使一路不离不弃的喜欢,么么,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