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玉生从公司回来的时候,火云已经化成原型趴在床上睡着了,半米长的跟一团火似的,身体随着小呼噜起伏,刑玉生看着就觉得自己一天的疲惫都消失了。<
他们已经在一起三年多,当初走到一起仿佛水到渠成一样,没有任何波折,这三年来也甜甜蜜蜜的,这一切对于刑玉生来说,分外值得珍惜。
刑玉生脱掉西装外套,走到床边坐下,捏了捏火云的爪子,火云哼唧一声,睁开眼睛看见是刑玉生,一下子把头拱到了刑玉生怀里,嘟囔道,“你回来了啊。”
“嗯,今天想吃什么?”刑玉生揉揉火云的耳朵,笑着问道。
火云报了一串菜名,然后甩着尾巴道,“快去做饭吧,我要继续睡会儿。”
刑玉生皱了一下眉头,“你最近怎么回事?怎么一直要睡觉?”
火云眨眨眼睛,无辜道,“我困啊。”
刑玉生无奈,“好吧,那你继续睡吧。”
等刑玉生离开之后,火云用毛茸茸的大尾巴圈住自己,又再次进入了梦乡。
梦里,他进入了一处竹林,竹林里面有一个茅草屋,屋子外面养了好多肥美的鸡,咯咯咯乱叫着,火云吸了吸口水,十分熟络的走进了院子里,屋子外面应该有十五只鸡,他脑海里闪过这个念头,随即马上数了一下,当得到相同的数字时,火云也没有过多的惊讶,仿佛是理所当然一样。
就在火云想着要如何解决这些鸡的时候,不远处突然传来了脚步声,火云感觉自己的心跳的飞快,视线转移,一下子就看到了院落外面穿着玄色长袍的男人。
男人的相貌俊美,却不是他认识的任何一个人,但火云却觉得这个人非常熟悉,甚至有种他是刑玉生的感觉,说不出来为什么,火云甚至都没有怀疑自己的判断。
“今天怎么化成人形了?”男人笑着开口道,“你以前不是最喜欢用自己的原型活动吗?”
火云歪了一下头,“刑玉生?”
“嗯?”
连名字都一样,听到男人的回答,火云再次肯定,这绝对是他男人。
他笑着扑进男人的怀里,“饿了,我们做饭吧,用这些鸡。”说着,火云便指了指那些鸡。
男人惊讶的长大了嘴,似乎对于火云的举动很是意外,不过还是伸手圈住了火云,随即笑着点头。
两人的手艺都不是很好,不过却吃的心满意足。
等吃过饭之后,火云刚想开口问话,就见男人接到传信,看完之后脸色非常不好看。
“怎么了?”火云开口问道。
男人揉了揉火云的头,“没什么大事,我有点事要离开了,以后再来看你。”
“哦。”
男人离开之后,火云本想悄悄很上去,谁知道画面陡然变化,他还来不及反应,便来到了另一处场景。
男人被一群人围攻,已将快要支撑不住了,火云根本来不及多想,便冲上去为男人挡住了致命一击,这一下,让男人彻底发狂,视线模糊之下,火云只看见男人猩红的眼睛。
接下来的事情,仿佛都不是火云在参与一样,而他又确确实实看到了自己参与的一幕幕。相遇,相识,相知,相爱,这是他和刑玉生,却也不是他和刑玉生,至少现在的他们很幸福。火云想到这里,痛苦的心情才有所缓解,虽然以前有遗憾,但是却不曾后悔。
睁开眼睛,火云在床单上蹭了蹭自己留下来的眼泪,神色有些恍惚,仿佛还沉浸在刚才的梦境当中。
刑玉生推开门想叫火云吃饭,便看到了他这样一副表情,“怎么了?”
火云晃晃头,把头搁在爪子上,闷声道,“做了一个非常不好的梦。”
“只是梦而已。”刑玉生安慰道。
“只是梦啊。”火云感慨了一句,也不知道是在附和刑玉生,还是自己单纯在自说自话。
梦里那些真实的事情和感受,到现在还记忆深刻,如果真的是梦的话,为什么他那么难受,那么感同身受呢。不过火云也是个心大的,反正那些事看起来也早都过去了,现在再怎么纠结也无济于事,于是他马上把这些烦恼都抛在了脑后,跟着刑玉生出去吃饭了。
吃过饭之后,火云打了个哈欠,“我还是困。”
刑玉生哭笑不得,“那行,你继续睡。”
火云皱皱鼻子,有些犹豫,他有些怕再梦到刚才的事情,那真的是一个不怎么美好的体验。
刑玉生把火云抱进怀里,“我抱着你睡,没事,睡吧。”
“嗯。”
梦境再一次袭来,然而这次却是时光倒转,火云回到了他们初相识的场景,之前他只是作为旁观者看的,然而这次身体再次落到了实处,看着眼前朝自己走来的男人,火云一瞬间又红了眼眶。
“咦?有只小狐狸,你......”
眼前的狐狸一下子变成了人形,眼角含泪的看着他,“是的,我受伤了。”
刑玉生噎了一下,默默的把自己要问的话咽了回去,点了点头,“那我带你......”
“不去找医者!你给我治!”
“啊?”刑玉生愣了愣,“可我不会......”
火云再次打断刑玉生的话,上前一步拉住他的手,“直接来我家吧,我家茅草屋就在前面,走!”
“......什么,等等。”
刑玉生就这样糊里糊涂的被火云拉着回了茅草屋,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太对......
因为熟知剧情,火云直接把不必要的步骤省略了,成功拐了刑玉生回了茅草屋,茅草屋还是那座茅草屋,然而院子里还没有肥美的鸡,都是黄绒绒的小鸡仔。
“你住在这里和我一起养□□。”火云眼睛亮晶晶的回过头问道。
“什么......”刑玉生再次懵逼,“那个,这位...呃.......”
“你叫我火云就行。”
刑玉生点点头,“好,火云,抱歉,我不能和你住在一起。”
火云瞪着眼睛,“不行,你必须和我住在一起。”然后他眼睛一转,又开口道,“你看我身体不便,既然你遇到我了,就不能放任我不管,我要是把自己饿死了,全赖你。”
刑玉生看了看他受伤的手臂,是在没看出来他哪里不便了,可是到嘴拒绝的话却奇怪的说不出来,最后刑玉生还是答应了火云的要求,在这里住了下来。
很好,改变第一步。火云在心里默默的算了算,等他和刑玉生熟悉了之后,就要和他说脱离那个破家族。
熟悉的剧情再次来临,当刑玉生看到传信的时候,火云也看到了,他一瞬间就把信纸截下来,捏在了自己手里。
此时刑玉生已经和火云相熟,见此也没有在意。
火云勉强笑了笑,“我帮你看看吧。”
“好。”
火云根本没看进去什么,潦草的扫了一眼,然后就把纸烧了,“没什么大事,说的是你父亲又要娶一房小老婆而已。”
刑玉生哭笑不得,“怎么可能。”
“真的!我骗你干什么。”火云拉住刑玉生的手,“你和我一起离开这里吧,我最近在这住腻了,我要回去我出生的地方,你想不想跟我去看看?”
刑玉生沉默着考虑,这期间,火云仿佛等了很久很久,手心都出汗了。
感觉到握住自己手的汗水,看着那明显紧张却又装作无所谓的脸,刑玉生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搭错了,本来想要拒绝的话一下子改了口,管他呢,家里那些破事就算放着不管,恐怕也没人会在意,他就任性一会又能怎样,更何况刑玉生自己确实非常想看看火云出生的地方。
鼻尖被捏住,火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一眼就看到了刑玉生含笑的脸,他自己也傻乎乎的笑了起来,瞬间起身,扑到了刑玉生怀里,“早安!”
“早,睡得好吗?”
火云眼睛亮亮的,“非常好!”
“嗯?”刑玉生笑了两下,“傻样儿。”
“我做了个美梦,非常好的美梦。”
“哦,什么样的美梦?”刑玉生一边给火云递衣服,一边问道。
“不告诉你!秘密!”火云蹦跶着下了床,跑进了卫生间。
看着火云活力四射的样子,刑玉生无奈的摇头,这人总是这样,上一秒还不开心呢,下一秒就能抛在了脑后,心大的没边了。
今天是个好天气,艳阳高照,出来工作之后,他们都搬出了别墅,不过并没有离开很远,而是就近买了房,今天是回去的日子,刑玉生和火云早早就起来了,步行着往别墅走,阳光洒在两人相握的手上,好像系上了一道金线一样,刑玉生听着火云叽叽喳喳的说着话,觉得再美好的生活都不过如此了,前世今生,大概有遗憾才能显得现在生活的弥足珍贵,不过前世的记忆慢慢变得模糊起来,刑玉生也慢慢的停下了脚步,眼神有一瞬间变的迷茫,仿佛陷入了某种回忆。
“你怎么了?”火云见刑玉生停了下来,忙回头问道。
刑玉生回过神,眼睛一眨,突然笑道,“没什么,想起了某些美好的事情而已。”
“啊?什么事?”
“秘密。”
就让我们守着彼此的秘密一直到老吧。
作者有话要说:  没有番外了,我完结啦啦啦
新作求收哦,《魔教教主追木头》多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