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李云清和三基点点头,他两个会意,其他几个阿忠阿星阿义也悄悄做准备,售票员问他们要车票,各自都用眼睛瞅我,我便举手,说我一块给。
我跟前的售票员就问我要票,我问多少钱一张。
他问去哪?
我笑道:“去公安局。”
那人一怔,接下来就发出一声惨叫,原地在车上跳起来,原因无他,我用膝盖在他裤裆里顶了一下。
其他几个见状想要过来帮手,李云清三基等人一起动手,瞬间就把几个售票员放倒,在车上一顿乱踩。
司机急忙将车子靠边,从前面拎起一根扳手大吼,“都不想活了?给我住手。”
但他只能干吼,却过不来,前面挤了太多人。
我笑着对他道:“打开前面车门,让其他人下车。”
司机骂了声操,打开两车门,乘客迅速鱼贯而出,生怕跑的慢了。
等人员一散,那司机才知道后悔,因为他们的人明显太少,根本不是对手。都不用我动手,司机就被阿忠三弟兄一顿乱棍敲倒,顿时头破血流。
阿忠拖着司机头发,将他按在发动机盖子上,问我怎么办?
我问他,“知道为什么吗?”
司机哼哧哼哧地喘气,抬头瞪着我,说不知道。
我就问:“你昨天做了什么,不记得了?”
司机就瞪大了眼,仔细看我两眼,扭头想跑,却被阿忠死死按住,显然,他是认出我来了。
眼见逃跑无望,司机跪地痛苦,“大哥,我错了,我真不知道那是你的女人,我要知道,打死我也不敢碰她。”
听到这话我就来气,对着那厮面门就是一脚,口里骂道:“你也知道后果?妈的,我老婆怀孕了,你知不知道?”
司机被我踢的面朝天,又爬过来跪好,哭道:“我不知道她怀孕了,天地良心,我真不知道她怀孕了,本来我也没想搞,是呆瓜他们要搞,我就搞了一次,再也没碰她,如果我知道她是你的女人,打死我也不会碰的。”
唔?
阿忠几个人都看着我,眼神里满是疑问。
貌似,事情搞岔了。
我不慌不忙,打开手机录音器,对司机道:“给你一个机会,你把事情经过前前后后仔细的跟我说清楚,几个人,都是谁,全部说清楚。”
司机就擦着鼻血哭道:“有呆瓜,毛毛,闯闯,鸡子,他们说要给我接风,就做了几个菜,大家一起喝酒,然后呆瓜说想靠妹仔下下火,毛毛就去敲隔壁门,把那个妹仔喊过来喝酒,我真的不知道那是你的女人,我也没想搞,他们说那个妹仔很开放,搞搞没事,对不起啊大哥。”
听到这里我明白了,事情搞岔了。
我心里一团糟,拍拍他的脸,问他,“昨天是谁开的这辆车?”
司机就懵了,两只眼睛不瞪不瞪,“我不知道啊,昨天我刚到这里,今天才第一天开工。”
去你娘的!我一脚将他踢开,转身去问后面售票员,问他昨天谁开车。
售票员道:“我也是今天刚开工,这辆车是从陈细九手里接过来的。”
麻蛋!我越发生气了,“陈细九是谁?”
他回答:“是陈阿生的弟弟。”
如此我就明白了,原来昨天的车祸是有人故意制造的,目的是为了报复我。
我问:“陈细九人呢,他干什么去了?”
售票员回答:“他不开这条线了,他去开广州那条线了。”
我道了声操,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那厮回答:“我是呆瓜。”
我一听就笑了,正好,打个电话给坤哥,这几个屌毛居然车轮战了个妹仔,另外还有光天化日之下打劫。
被警察带走的那一刻,司机的眼神很幽怨,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
坤哥给我发支烟,我叼在嘴上抽了。
坤哥道:“阿发,以后做事小心点,开始严打了。”
我问:“什么严打?”
坤哥道:“今年来东莞的人更多了,各地犯罪案剧增,上头下令,各个村镇派出所及下辖治安队,要加强巡逻,严抓防范,确保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尤其对打架斗殴,寻事滋事,飞车抢劫,入室盗窃,奸淫妇女者,量刑加重。”
我心说,怎么没对贪污受贿和充当恶势力保护伞的人进行严打?嘴上却道:“我知道了坤哥,我不会作奸犯科,只会为民除害,坚决拥护市委市政府的决定。”
坤哥白了我一眼,“你别惹事就好。”
何若男又打电话约我去公安局做保安公司资格审批,我对她道:“对不起啊男哥,昨天我老婆差点出事,我在处理这件事,保安公司的事情先等等,好吗?”
何若男那边听上去很急,但还是没说什么,对我道:“那你先处理好,我这边就把资格拿了,回头你把身份证和身份证复印件给我咖啡店放一份,工商局银行那边都要用。”
挂了电话我当即就把我自己的身份证送去咖啡店,不影响保安公司业务办理就好。
从咖啡店出来我要去东莞,去广州那条线上查陈细九,结果接到阿莲电话,问我有没有空,她看了一处地方要开超市,不知道合不合适。
我的头很大,很想说你自己随便看看得了,临了却说不出口。
阿莲是个女人,脸上又破了相,言语上也差,她想让我看超市地址,是因为她只相信我一个,我又怎么拒绝?
我拿出两千块给李云清,让他带人去东莞,只要摸清陈细九开那班车就行,千万不要发生冲突,陈细九这个人,必须让我亲自解决。
我打电话给阿莲,让她打的过来接我,一起去工业园。
阿莲过来后问我,“你的车呢?”
我道:“昨天撞了。”
阿莲很惊讶,“你今年撞了好几辆车。”
我郁闷地道:“不是我技术的问题,有人故意撞的。”
超市选址在寮步,说是哪里去年刚建成一个大型港资电子厂,计划招工两三万,还说哪里毗邻三星工业园,人流量极大,在哪里开超市,是个不错的选择。
我带着阿莲去了哪里,只看到大片的新厂房,工人却没有多少,只是本能感觉,哪里以后会很发达。
我觉得在哪里开超市肯定会好,但问了当地管委会才知道,超市已经被本地人抢占,周围五百米不允许再有第二个超市,目的是为了保证当地超市的盈利。
我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事,起先觉得不满,后来想想也有几分道理,这就和兰州拉面一样。全国各地都有兰州拉面,但他们的开店选址就非常合理,保证每家店的客流量都不少才合适。
我说换个地方,但阿莲喜欢这里,管委会的人出主意道:“不能开超市,可以开网吧,这里没有网吧,但是想上网的人很多,路边的小黑网吧天天客满,钱多的都数不过来。”
阿莲不懂网吧,但我眼里却亮起一道光,想起小妹,整日沉迷游戏,又想起莎莎,天天cs不停。
我对阿莲说,网吧是个不错的选择。
阿莲道:“我不懂,你说好,那就是好。”
我带着阿莲在步行街走了一圈,选中了一层二楼建筑,大约五百个平方,放二百台机器足以。
我大概算了一笔账,网吧除了服务器比较贵,其他主机屏幕相对便宜,包括网吧桌椅一套五千块足以,两百台机器百万就够。
但营业额就厉害了,一台机器每小时两块,每天只需要稼动二十小时就是四十块,二百台机器只需要稼动一百五十台,就是六千,每个月营业额十八万,除去房租水电人工等乱七八糟开销,每个月盈利十万,一年就能回本,从此往后只需要躺在家里数钱即可。
我对阿莲道:“网吧是个暴利行业啊。”
阿莲静静地点头,“是啊,如果这样,比带妹仔轻松呢。”
说干就干,当天就交了押金,准备找人排列三开机号,另外联系电脑厂商,帮我们提供机器。
开超市是很久以来的想法,开网吧只是临时起意,结果临时起意的占了上风。
我的本意,只是想给阿莲一份稳定收入,却没想到会给我带来救赎,却是后话不提。
一切看完计划回家,阿莲却道:“我想买辆车。”
我笑道:“你都没驾照,等等再说。”
结果,阿莲从包里拿出一本驾照,很认真地对我说:“自从上次讲过,我就开始练车了。”
我帮她看了一辆白色的丰田凯美瑞自动挡,适合女孩子开,也省油。
阿莲很兴奋,买了车就自己上路,从东莞回樟木头,那表情就像小孩子拿到一个好玩的玩具。
在进小区的门口,阿莲忽然道:“阿发,你老婆在前面。”sriq
我吓了一跳,赶紧将车座放平,躺了下去。车两边是深色车膜,但前档是透明。阿妹正独自在门口散步,很容易就能看见我。
我躺在座位上,大气不敢出,只想着阿莲赶紧开快点,从她身边过去。却不想,阿莲却把车停下,双眼瞪着前方。
我急了,催促道:“快开车啊!”
阿莲猛然回头,问我,“你猜,我敢不敢撞她?”
那一刻,我感觉到她面上那条伤疤,异常狰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