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真界时叶辰的脾气就不怎么好,师尊常说他是最不像仙尊的仙尊,因为他还做不到那种心如止水八风不动的境界,遇到麻烦事还是会有情绪的波动。
这会儿受到小保安的再三阻挠,叶辰立马就来了脾气,看不起老子是吧?给你脸的时候不要脸,那就别怪我翻脸!
他熟练地倒车转向,直接就准备驾车离去,这一下那小保安可就吓破胆了,这要是让叶辰走了,他这饭碗哪还保得住?
他急忙小跑两步拦住了叶辰的车子,然后凑到车窗边弯下腰讪讪笑道:“叶……叶先生,不好意思刚才是误会,一场误会,您现在可以进去了。”
叶辰冷哼一声道:“算了吧,就我这种穷鬼可没资格进你们小区,让开,别挡路。”
小保安都快哭出来了,抬手就给了自己一巴掌,连连鞠躬道:“叶先生,是我不长眼,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就别和我计较了,您就赶紧进去吧,这事要闹大了我可担不起啊……”
“怎么会呢,我这一身穷酸的打扮一看就像是心怀鬼胎的毛贼啊,没准你们物业公司还会给你颁发尽职奖呢?”叶辰哂笑道。
看到叶辰这油盐不进的架势,小保安真是杀了那王队长的心思都有了,坑死人啊!
“叶先生,我这大热天的混口饭吃也不容易,您就行行好吧。”小保安声音里都带着哭腔了。
听到这话叶辰心里一动,眉宇间的怒气和不满开始渐渐消散,重生过来这三天他也经历了社会底层小人物的辛酸生活,确实不容易啊,他是如此,这小保安又何尝不是呢?
更何况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小保安的行为确实是对自己工作的尽责,只是态度有点不好罢了。
沉默半晌之后,叶辰叹了口气道:“算了,记住以后别再狗眼看人低了。”
小保安一听顿时如蒙大赦,连连点头道:“不会了不会了,谢谢叶先生,谢谢叶先生!”
叶辰这才一打方向盘,驾车驶进了雍容华贵的锦绣花园。
洛雪熙的别墅坐落在寸土寸金的人工湖附近,叶辰把车停在了别墅边临时停车位上,然后拎着行李箱就下了车子。
刚一下车,他就眉头一跳,眼中闪过惊喜之色。
“这是……灵气?!”
前世的千年修练,让他对灵气的感知几乎到了明察秋毫的地步,而在这灵气接近枯竭的地球上,光天化日之下竟然能感受到灵气波动,让他简直有种沙漠中遇到绿洲的狂喜!
重生之后,叶辰手上捏着当年修真界的第一功法《五行天机诀》,而且还怀揣着积累千年的修炼经验,若是条件合适的话修炼速度何止是一日千里?
可偏偏这地球上灵气稀薄,让他有种“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为难,只能靠半夜阴阳交替时的那点灵气将就着修炼,可若是能找到一个稳定的灵气源,那情况可就截然不同了!
顺着灵气波动的方向,叶辰最后把目标锁定在了那碧波轻漾的人工湖上。
“灵气就是从这个湖里面传出来的!”叶辰面露喜色地想道:“如果没猜错的话,这湖底下应该是长了株灵草之类的东西,灵气浓度不算很高,昨天送洛雪熙回来的时候我甚至都没有感应到它的存在,所以应该是刚刚初长成的嫩枝!”
叶辰贪婪地吸了两口这清新的灵气,恨不得当场就跳进湖里去采摘那株灵草,可仔细考虑了一下后他还是控制住了这种冲动。
“现在还不知道下面那株灵草是什么情况,万一太过稚嫩拿出来被七月烈阳一晒直接枯死,那损失可就大了!”叶辰默默想道:“反正今后都住在这湖边了,找个机会半夜潜下去看个究竟!”
收了这心思,他就拎着旅行箱朝洛雪熙的别墅走去,这是一栋典型的欧式别墅,从整体建筑设计到细节雕琢都堪称是精品中的精品,和这房子一比,叶辰感觉自己之前那租屋简直就是个狗窝!
一打开门,叶辰都还没来得及看一眼别墅里面的情况,就听到一道愤怒的咆哮声迎面而来。
“胡闹,你简直是胡闹!”一个中年谢顶身材微福的男人在那满脸涨红地吼着嗓子,把茶几拍得咣咣作响,“洛雪熙你出息了啊,真是长出息了啊!竟然一声不吭瞒着我们去找了个野男人登记结婚,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父亲了?!”
隔着老远,叶辰都能看到这中年男人嘴里喷出的唾沫星子,看样是真的暴怒到了极点。
这家伙就是洛雪熙的老爸洛海坤?叶辰摇了摇头,可真是难为洛雪熙的母亲了,要把洛家这么丑陋的基因改造成洛雪熙这样的女神,简直就是世界第九大奇迹啊!
这个时候众人也终于发现了门口的叶辰,正在气头上的洛海坤扭头看了一眼,顿时青筋暴突地站了起来,指着叶辰骂道:“你就是那个吃软饭的野男人?滚!滚出去!”
叶辰向来都是吃软不吃硬的臭脾气,敢对老子指手画脚爆粗口?
两手一摊,他便呵呵笑道:“不好意思,我搬过来和自己老婆一起住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你凭什么让我出去?”
说完他还笑嘻嘻地看了洛雪熙一眼,“是吧,熙熙老婆?”
洛雪熙这会儿正是焦头烂额的时候,哪还有心思去在意叶辰的称呼,她一脸倔强地点头道:“他说的没错,我和他已经是登记注册过的合法夫妻,我们两个住在一起有什么问题?”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洛海坤面容狰狞地像一头暴怒的狮子:“我是你父亲,没有我的首肯,你的婚事不能算数!我洛海坤的女儿要是就这么嫁给一个吃软饭的废物,传出我的脸要往哪搁?!”
一听这话洛雪熙顿时冷笑了一声,脸上竟然露出了意思鄙夷之色:“脸?你还知道自己要脸?!你当年抛弃待产妻子去和小三鬼混渡假的时候,你的脸去哪了?!结发妻子死了不到一年,你立马就娶了个和我年纪一样大的狐狸精,那时候你的脸去哪了?!你挖空心思要把我当交易的商品卖给一个吃喝嫖赌的败家子时,你的脸去哪了?!”
啪!
洛海坤一个巴掌扇在了洛雪熙脸上,面色一阵青一阵红地吼道:“我再怎么样也轮不到你来对我指手画脚,你是我洛海坤的女儿,你就一辈子得听我的!我让你往东你就不能往西,我让你嫁给乞丐你也得照办,没有你自作主张的余地!”
叶辰在一旁听得目瞪口呆,这世上竟然还有如此禽兽不如的父亲?大开眼界啊!
洛雪熙眼中隐隐有泪光闪动,却依旧一脸倔强地咬牙道:“我是成年人了,我有自己的人生自由!如果你继续这么一意孤行干涉我的生活,我不介意用法律来解除我们的父女关系!反正我们所谓的父女关系也只是名存实亡的笑话而已!”
一听这话洛海坤眼中怒火升腾,扬手又是一个巴掌甩了出去,结果手在半空却忽然像是被铁钳牢牢钳住了一般,分毫动弹不得。
扭头一看,原来是被那“野男人”给抓住了!
“放手。”洛海坤怒火冲天道:“你最好搞清楚自己的身份,我们洛家的事情不是你一个外人能插手的!信不信我马上一个电话就让你去警察局里蹲监狱?!”
“啧啧,好威风啊,我好怕啊。”叶辰用自己的身体挡在了洛雪熙的身前,嘿嘿笑道:“不过我的岳丈大人,你似乎弄错了一件事情,我和我的熙熙老婆可是领了证的合法夫妻,可不是你说的什么外人。看在你是熙熙老爸的份上,刚才那一巴掌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不过接下来你要是再敢动她一根头发……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