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雪带着林静往包厢外去,白雪入行有七年了,从还是的不情愿到如今的得心应手,经历过太多事,下海、从良、被骗、再次下海,那段时间留给她的是刻骨铭心的爱与恨。看林静怯生的样子,像极了最初的自己,也许是同情心泛滥,她才会答应沈姨照拂林静。不知道多少新人巴结她,她却选了个这么简单的女孩。白雪自嘲一笑,如今的她冷艳性感,无不吊足男人的胃口,是皇家的台柱,而一切都回不去。
白雪带着林静走进一间豪华包厢,见空荡的包厢内只坐着一个人,昏暗的灯光下看不清他的样貌,却听到他清雅的声音,“白雪!”一把将她拉到自己怀里,“来晚了,你说我要怎么罚你。”
“二爷真坏。沈姨让我带个人,所以才来晚了,要不我自罚一杯。”
只见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按住白雪手中的酒杯,站起身走到林静面前。
剑眉下一双勾魂摄魄的双眸,高挺的鼻梁与薄薄的嘴唇,眼角微微上挑,更增添撩人风情。半开的衬衣,依稀可见的锁骨,性感又不失安全感。每看一眼都有种被下蛊的感觉,让人沉醉。荣博明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的女孩,她像失了魂一样望着自己,荣博明觉得好笑,抬手钳住她的下巴。
“二爷!”
“你!”
荣博明微眯着眼,“沈姨看上的新货色?”他顺着弧度一路看下去,旗袍的材质简单,深V的设计将她胸前一片一览无余,他的眼睛暗了暗,嘴角的笑意更深。正当白雪要开口替她解围的时候,荣博明突然松了手,林静失了支撑跌坐在地上,落下泪来。
“出去吧,今天我不用人伺候。”
“二爷。”
“出去!”荣博明闭上眼,靠在沙发上,不再说话。白雪知道荣博明的性子,要是再开口恐怕会惹恼了这位荣家二爷,白雪识趣地闭嘴,带着林静离开包厢。
白雪带她到休息室,递给她热毛巾,“习惯了就好了,我当初刚来的时候,也和你一样。”白雪点了根女烟,靠在沙发躺椅上,“慢慢学吧,等你熬到头了,毕业了,就离开这里去正正经经地找份工作。”
这水很深,呆久了容易迷失了自己,那就再也找不回了。
“刚才的……”林静还有些后怕,那一眼似乎将他看穿了一般,她觉得自己快窒息了。
“那是荣二爷,荣家老太太第二个儿子,荣博明。”
林静听了依旧不明白,她一个穷人家的孩子,哪里知道那么多。
白雪吸了一口烟,吐出去,整个人似乎置身在云雾缭绕之中,让林静不知不觉看迷了,忽然听到她开口,“A市有官四门,有商四门,这八家都是百年世家,千万不要招惹得罪了。荣家就是商四门之一,四门之首,二爷是荣家本家嫡出的儿子,上面还有个哥哥荣博远,下面还有弟弟妹妹,荣博文和荣忆琳。荣家本家的子女名字都是取三个字的,旁系才是两个字。千万别招惹荣家人,他们随口一句话,就有可能拆了这皇家。以后你见到二爷小心点,他是虽然是这里的客人,但和半个主子没什么区别。”
林静认认真真地点头。有了白雪的指点和照顾,林静也就在皇家慢慢适应了,因为沈姨发了话,大家对新来的姐妹也多照顾,客人点酒,她们总会帮衬着林静。但照顾的背后不知道是同情她的处境还是同情自己的遭遇,便不得而知了。
林静混的好,当然也会有其他人嫉妒,偶尔刁难她,让客人吃点豆腐也就见怪不怪了。
一天林静被客人灌了一瓶的酒,她费劲地吐干净,得了空想去休息室休息一会,经过那间专属荣博明的包厢的时候,她鬼使神差地去探了一眼,本想着他会不会在,结果还真被她看见,心里有一种喜悦。
桌上已经喝空了四五瓶洋酒,荣博明一手遮着额头,一手放在肚子上,空气里弥漫这酒气。林静悄悄靠近他,这一个月来她见过他几次,每回不是一个人喝闷酒就是和让白雪陪酒,她以为他会和那些那人一样,沉迷酒色,纸醉金迷,醉生梦死。但他没有。林静对他有了好奇。
她给他添了被子,跪坐在沙发旁,看着熟睡的人,无声地叹息,真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就是现实与差距。他可以每日醉酒笙歌,而她却要为每天的生活费而陪酒卖笑。
“真是想不透你们有钱人,有钱了不高兴,没钱的也不高兴,人总是这么矛盾,唉,什么时候才能挣够了学费离开着。”林静看见他紧蹙的眉头,不觉地伸手去抚平,“为什么要皱眉?”
林静自言自语,荣博明早就被她碎碎叨叨吵醒,不自然地皱起了眉头。突然被那微热的手指抚平,他的心突然颤了,当那略微粗糙的指尖离开自己的眉头的时候,心里有一丝失落。他还理清自己的思绪,耳边就传来她的倾述。
一人说,一人听。直到她说完了,长长的悲叹,他睁开眼,那双眼睛正痴迷地盯着自己,却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荣博明突然出声,下了林静一跳。
林静转过身收拾酒瓶,“我没看你,我是进来收拾东西的。”
荣博明好笑,自己都醒来半天了,恐怕也只有她这样没眼力劲的人没发现。看着她手忙脚乱,惊慌地像只兔子,来这里这么久了还是这么胆小。
“辞了工作,我养着你。”这句话不禁让林静有些吃惊,手中的瓶子直接砸在地上,连荣博明自己也惊到了,懊恼自己说这样的话太过唐突,况且家里要是知道了,后果不敢设想。但话已经说出去了,多养一个闲人也无所谓。
林静愕然地望着荣博明,她知道皇家里有很多姐妹巴望着这样的机会,能攀上一个有钱人,逃离这种出卖自己的生活。可是……
“你不愿意?”荣博明见林静半天没回答,以为她不愿意,难道她外头有人了?
“不是!”林静急于解释,望着荣博明那双魅惑的眼睛,竟结结巴巴说不顺话,“我,我,我没不,我只是,我什么都不会,我也……”
荣博明抬起她的下巴,逼着她与自己对视,猜到她心里头的想法,冷笑道:“伺候我的人多了去,用不着你伺候我,我出钱供你读书,以后你就是我的人,怎么样?”
“真的?”一听到供她读书,她便什么都忘记了,也忘了规矩。
“我荣博明说话从来说话算数。”
林静咬牙,学费,那昂贵的学费就算是卖酒,也不一定够,如今有这样的机会摆在自己面前,“好,我答应你。”
白雪正和沈姨来看荣博明,推门只见荣博明抬着林静的下巴,沈姨吓坏了:这是怎么了,该不会又招惹到荣二爷吧,这丫头,怎么又给我添乱啊。这些想着赔笑给荣博明道歉:“二爷大人有大量,小玲刚来不久不懂规矩,不是故意闯进来的,您别生气。还愣着做什么,还不给二爷倒酒。”
林静回神,“啊,哦。”
“不用了,沈姨你来了正好,也省的我再去找你。”
沈姨那脸上堆满了笑容,“二爷尽管吩咐,有什么事直接差人去叫我就是了,哪里还用得着您亲自找我。”
荣博明把林静拉起来坐在自己身边,伸手又开了一瓶酒,给自己倒了一小杯,“也不是什么事,就是跟你说一声以后她不用来了,这人我带走了。”
白雪险些站不稳,忙扶着沈姨,幽怨地望着他,只听沈姨连连说好。白雪走到荣博明跟前,她等了五年,出去了又回来,甚至为了他拒绝了多少有钱公子哥,可现在他却带走另一个人。“爷,那我呢?”她终于忍不住问他,“爷心里有没有过白雪?”
荣博明看着脚边的人,冷艳妩媚,艳冠群芳,“白雪,你该知道我不喜欢自作聪明的人,你靠近我没有一丝目的,你背后那个人呢?”
白雪的身子微微发颤,“没有,我没有,我从来就没有做过对不起二爷的事。”
“你是没做什么对不起我的,那是因为你打听不到消息,其实就算你打听了也没什么,那个周家在我眼里也不过是个跳梁小丑,白雪,知道为什么你回来,我让沈姨捧你当台柱吗,因为你最好学。你是同期进来的,最懂得用自己往上爬的人。”
皇家是他的产业,即便他不管事,他也清清楚楚知道每个人的底细。荣博明俯身在她耳边说,“你以为你服侍的人只有周成吗,他早死了。”
白雪惶恐地看着荣博明,“这不可能,不可能,不是周成,那是谁,这不可能。”
“周成在你离开皇家的时候就死了,不信你可以问沈姨,吸毒过量,兴奋过度猝死的。还是死在你好姐妹夏雨的身上。而后你去周家伺候的,不过是周家找的替身。”荣博明一把抓住她的头发,抬起她的头,狠历道:“我给过你机会,让你成为台柱,谁知道你不收心,当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和周家在背后做了什么吗。那家公司成就不错吧,可惜,明天它就要和周家一样不复存在了。白雪啊白雪,你太让我失望了。”
<divclass="authorcomment">作者有话要说:“这几章会是回忆,大家别看差了,还以为阑珊写别的故事去了。写法上有点处理不好,大家莫见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