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饭,并没回家。杨璐直接把我带到警局,填个表,签个名。我就成了协警了。杨璐是警局大队长,我直属她管辖。她跟我说这段时间主要任务就是保护岳家村钉子户的安全。今天晚上就可以去蹲点。暂时我不用来局里打卡签到点名。
我哭笑不得,感觉被这丫头给骗了似的。倒是杨璐,一本正经的,说开发商雇佣的黑涩会心狠手辣,让我悠着点。
当天下午快黑天的时候,杨璐带着我来到岳家村,当我看着眼前一幕的时候,心里酸酸的。刚盖好没多久的瓦房都被推土机推掉了。四处黄尘漫天尘土飞扬,看的我心里不是滋味。这样的瓦房带着院子,住在里面且以而且舒服,还能养养花草什么的。把这些村民赶上楼实在是一件愚蠢的事情。
在最南边,仅剩的几间瓦房矗立在那里。周围停着几台挖掘机,感觉随时都有把房子铲掉的危险。
我跟杨璐走过来,看见门口坐着一个六十多岁的妇人在择菜,身边凳子上坐着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看见我们,老妇人急忙站起来给我俩拿凳子。
“大娘,还没跟开发商达成协议么?”杨璐坐下来,关心的问道。
“杨警官,我们不想搬走啊!这房子是丫丫的爸爸盖的,他扔下我们走了,开发商赔偿的不够,我跟她爷爷就算把命扔在这里,也不会搬出去的。”老妇人说话的时候,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很是气愤的样子。
我看在眼里,想起我的母亲来,心里更是多了些苦涩。
“大娘,事情会处理好的。局里为维稳和保护你,特地派了一名民警过来,有任何事情你都可以找他。”杨璐指着我说道。这一瞬间,我的突然间觉得肩上担子重了很多。
大娘摇了摇头;“不用啊!让这孩子回去吧,他们人多势众。那天把王老五家的房子推倒了,王老五找来的人也被打了,现在还在医院里呢!”
“大娘,这小伙子可厉害着呢!你就放心吧,有事就跟他联系,局里还有事我先回去了啊!”杨璐说完,把我拉到一边;“孙东,你也看见了,大娘的老伴瘫痪在床,还躺在房间里的。要不是他瘫痪了,这房子也早推倒了。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你了。记住了,无论如何要保护这三个人的安全。”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懵了!奶奶的我这是被杨璐给骗了啊!拉上贼船了,说我是协警我就是协警了?一身协警的服装总该有吧!
唉!管不了这么多了。就当是玩了吧。
我坐下来。跟大娘聊了很多,也知道了很多事情,这五间房子是他儿子盖的,花了二十多万,去年儿子得肝癌死了。老头着急中风躺在床上,开发商赔的钱有十多万,答应给一套毛坯房。老人担心毛坯房下来以后需要排列三开机号,而且老伴瘫痪,上下也不方便,便一直没答应开发商的要求。开发商找黑涩会来威胁过几次。老人的意思是,就算一家人被砸在房子里,也不打算搬出去。除非找地方给她再盖一座带院子的大瓦房,这样,伺候老伴孙女上学也方便。
听了老人的话,我知道她的要求很难,现在寸地寸金,在这城边一套五间大瓦房带院子的地皮估计得上千万了。可是,老人也不算无理要求,毕竟地基是自己的,房子也是自己的。
我现在只是一个名义协警,该做的就是帮着警局照顾好这可怜的一家三口,别被开发商顾的人欺负。我安慰了老人一阵,老人就说了;“孩子,天黑了,你回去吧,他们不敢怎么样,大不了我们一家埋在这里面就是了。”
话语很悲壮,我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可是我也只能离开。我只是个协警,也不能住在她家里,更何况天知道什么时候会有人来闹事。就把自己手机号留给那个叫丫丫的小女孩,告诉她一旦有危险就给我打电话,我会随时过来的。
跟杨璐说一下情况,我就回家了。
回到家的时候,彭真已经回来了,没见林灵儿,客厅里大包小包的堆满了写吃的用的东西。
“买这么多东西干嘛?”看彭真脸色不错,我就问道。
“明天周末,不是答应去你家的么!你给我省了十几万,我买这点礼品算什么!”彭真冷笑道。
我这才明白过来,多少有些后悔了。自己的第一次卖给她了,这些礼品确实是少了。可是话已出口,也不好反悔了。“明天去我家你可不要这样冷冰冰的。对我妈温柔点啊!”
“你放心吧!我会把老太太哄高兴的,不过咱可是说好了。过几天我就带你去找那个女的,你可要好好表现,表现不好看我怎么收拾你?”彭真认真道。
我心里一阵悲哀,竟然做了一桩这样的交换。但还是打趣道;“姐们!第一次肯定表现不好,那事需要千锤百炼才行,没有几次的锤炼,肯定坚持不了多久的。要不咱俩合练下试试?”
我有意调戏道。
“说正经的,赵文峰的事情弄的怎么样了?”彭真并不接茬,而是问道。
我如实相告,告诉她已经把摄像头装上了,只等检验结果了。说着话把手机拿出来,想打开链接看看。可惜隔得太远没有信号链接不上。只能等过几天去把摄像头拆下来看监控记录了。
彭真听了我的话,温柔一笑;“孙东,我把话搁在这里,只要帮我拿到赵文峰视频证据,我就答应你……。”
我心一荡。这女孩就是妖精,要是真跟她有一次的话,肯定是一种很是美好的感觉。
第二天,一大早太阳就火辣辣的。我给杨璐打个电话,告诉她今天不能去岳家村了。杨璐笑着说今天是周末,本来就是休息日,不用过去的。想到丫丫跟她的爷爷奶奶,我的心里就不舒服,这一家,日子过得确实是太苦了。要是开发商多给他们些钱也许事情就好办了。我知道这是痴心妄想,开发商心都是黑的,追求的是利益最大化,就跟吸血鬼似的。
彭真开着车子在我的指挥下朝我的老家孙家屯飞驰而来。这丫头聚精会神的开车,保险带紧紧地勒在胸口,把原本就丰满的峰峦衬托的更加突兀了。配上她那娇媚的面容,让我心跳不有自主的加速了不少。心里有一种恍惚的错觉,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期待。要是有一天,我带着自己的媳妇,开着自己的车子,带着丰盛的礼物回家看望自己的父母该多好啊!
想到这些,下意识的,不由自主的叹了一口气。这些,似乎距离我还很遥远。
当我和彭真开着她白色的宝马出现在我们村口的时候,我们原本不大的小村庄沸腾了。一些孩子围着车子指指点点的。彭真倒也和蔼,把从龙城带来的糖点心分给那些孩子们。
最高兴的自然是我的父母,我妈看见彭真的那一瞬间,高兴的眼圈都红了。紧紧的抓着她的手,上下打量着,好久都没有放开。
这天,热闹非凡。不大的村子男女老少都知道我从城里带回一个如画里的女朋友回来。很多老人来我家看。看完就夸彭真长得漂亮,还说我长大了,出息了。这个时候,我心里多少有了些后悔的意思。彭真是我假的女朋友,一年之后,我俩合同到期,到时候我再回家的时候孤身一人,我该怎么跟父老乡亲们交代?
唉!走一步算一步吧,先把眼前的事情糊弄过去再说。
因为彭真的到来,爸妈开始找人杀猪杀鸡,还派人去镇上买了各种各样的菜。那感觉比过年隆重的多了。中午时分,村里的橱子竟然张罗了三四桌的菜。爸妈把村里有威望的老人以及村干部都请了来喝酒。在他们的眼里,我跟彭真开着豪车回来。该是一件光宗耀祖的事情。
老人的举动,让我的心里填满了苦涩。
架不住相邻的好意,我喝醉了。醉了的我,心胸开始豁达起来。等回城,好好地在警局工作,做好自己的协警,然后抓紧找个女朋友。等下次回来,一定要带回我真的女朋友来。
爸妈把房间收拾好了,看着西厢房的床,我笑了。爸妈竟然在床上放了两个枕头,看来,他们以为我跟彭真在一起了。管不了这么多了,醉酒头晕的厉害,还是先睡一觉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