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花清香怎么问蝶儿,蝶儿只是哭,不说话。
自从花清香出事后,蝶儿穿的衣服都比较素净,不施粉黛,但是依然不改她的绝世容颜。
在沈雨轩刺死花清香的时候,蝶儿恨死了沈雨轩,恨不得一刀杀了他,为花清香给报仇。
但是,当那晚,蝶儿真的想下手杀沈雨轩的时候,却发现沈雨轩重伤躺在床上,不吃不喝,只求一死时,蝶儿终究没有忍心下手。
在蝶儿的心灵深处,还有沈雨轩的影子,还有沈雨轩那俊朗洒脱的笑容。
沈雨轩是深藏在蝶儿心灵最深处的爱,没有什么可以去改变。
如果花清香真的死了,蝶儿会毫不犹豫的杀了沈雨轩。姐妹情深,她不会让花清香在另一个世界孤单的。
但是,花清香死而复生,蝶儿且不忍再杀沈雨轩,杀掉自己从小便深爱的人。
蝶儿和雨堂一样,都把自己爱的人,藏在心灵最深处的一个角落里,不去触碰它。而是面对现实,去寻找一份属于自己的真爱。
至于心灵深处的那个身影,她们相信,一定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渐行渐远。
所以,她们理解对方的感情,尊重对方的感情,所以他们相爱了,他们相信,自己做了人生正确的选择。
若不是蝶儿偶然间发现了沈雨轩的秘密,到现在,她都不会去触摸自己内心的伤处。
花清香知道蝶儿深爱沈雨轩,知道蝶儿很在乎沈雨轩,所以,蝶儿才会为沈雨轩的事情伤心欲绝。
“蝶儿,你若是再不说出雨轩出了什么事,我就去禀告奶奶,让奶奶做主,把你许给沈雨轩,做他的偏房。”花清香见蝶儿听到这些话停止了哭声,便接着说道:“本小姐要拆散你和沈雨堂这对小情侣,要你与本小姐共侍一夫,你意下如何。”
“小姐!”
蝶儿终于不哭了,大眼睛哭的红红的,看着花清香,眼神中满是嗔怪。
“小姐,虽然蝶儿爱过沈雨轩,但是蝶儿更想和雨堂在一起,小姐您就别在乱点鸳鸯谱了。”蝶儿微微的羞红了脸,“小姐这个世上,只有相爱的人才能够走到一起。”
蝶儿忽然间现出坏坏的笑容,取笑花清香说:“小姐,雨堂和雨夕都是那么的爱您,难道您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这件事情吗?”
花清香把蝶儿扶起来,坐在床上,为蝶儿擦着残留在脸上的泪珠说:“蝶儿,雨夕会找到适合自己的人的,就像是雨堂找到了你一样。”
花清香声音柔和,像是个姐姐,更像是一个长辈的说:“在我们的生活中,繁花似锦,但是你不能每朵花都摘下来,占为己有。那样不是爱,是伤害。所以,不管是雨堂,还是雨夕,他们都不会做出有害兄弟情义,伤害我的事。”
“小姐,可是雨夕他……”
“放心吧蝶儿,雨夕会找到那个适合他的人。雨夕对我的爱是一种感情误区,他对我的爱,更多的是他的生命中缺失的母爱。”
“什么?母爱!”
“对,是母爱,我会找雨夕谈谈这件事的。”
蝶儿把头放在花清香的肩膀上,而她感觉花清香的体香越发的香浓了。
“小姐,您有没有感觉您的体香越来越浓,都快赶上老祖宗的体香了。”
花清香把蝶儿抱在怀里,梳理着她的鬓发说:“我也感觉到了自己的体香,随着伤势的好转越来越香浓,我也很想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花清香低下头,在蝶儿精致的鼻子上轻轻地刮了一下,“但是姐姐现在更想知道,沈雨轩出了什么事。”
一提到沈雨轩,蝶儿的眼睛又红了,豆大的眼泪有从她美丽的大眼睛中流了出来。
“小姐,事情是这样的。”
蝶儿便为花清香讲述了沈雨轩求实的全过程。
昨晚,蝶儿和冬儿从花清香的灵堂回到沈家,便去夜探福满堂,看一看有没有人对福满堂图谋不轨。
她见沈雨轩的房内还亮着灯,便想过去了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没有。
当时蝶儿顺着窗户的缝隙往里看,见沈雨轩正在写东西,而且写写停停,还不住的擦眼泪,所以蝶儿便赶到很好奇,留下来继续观察。
直到沈雨轩写完了,把那些他所书写的放在柜子里锁起来,才离开了。
今天,沈家人都在静心堂议事,蝶儿则借外出办事之际,打开了沈雨轩藏东西的柜子,发现那些是一些写给家人的书信,便开始读起,沈雨轩写下的文字。
原来,那不是普通的书信,而是沈雨轩写下的遗书。蝶儿不知道沈雨轩这些东西写了多久,工程之浩大,沈家的人每人一份,包括自己和幽谷山庄的人,和他们的朋友们。
蝶儿把每一封信都读了,越读越伤心,所以,她决定把这些书信偷偷的拿给花清香看。
因为他知道,沈雨轩暂时还不能发现这些信件已经丢失了。
所以,蝶儿外出后一直没有回到静心堂,而是躲在百花园里抹眼泪。
蝶儿拿出那些书信,交给花清香说:“小姐,您自己看看吧!”
花清香随便的拿出一封信件,那信件是写给天长的,信上说:“天长,你是大哥牵着手长大的好兄弟,大哥知道你懂事,知道你永远不会做出伤害沈家的事,所以大哥把沈家,把我们的亲人全都交给你们兄弟照料。
大哥走了,去找你大嫂,要不然,她会孤单的。
天长,好兄弟,日后你有了深爱之人,一定要相信他。
怀疑是毒药,怀疑是祸根啊!
大哥走了,有了你大嫂的陪伴,大哥不会孤单……”
诸如此类的信件,落款都是沈雨轩绝笔。
“小姐,蝶儿担心,姑爷他办完沈家的事,就会随您而去了。我们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就会离开我们,小姐,我们怎么办啊!”
花清香没有回答蝶儿,而是在这些信件中寻找收信人的名字。
在这些名字中,不但有沈家的人,还有花家的人,还有他好朋友的名字。
花清香直直的坐在床上,把头靠在蝶儿的肩头上,眼泪顺流而下。
花清香拿起沈雨轩写给蝶儿的书信,说:“蝶儿,这封信你看过了吗?”
“小姐,蝶儿没敢看。”
花清香打开了那封信,信纸上还有笔墨香,信上说:“蝶儿,我的好妹妹。
那时我们都年少无知,我答应了要娶你。可是后来,我们都渐渐的长大了,我们才知道爱人只能选择一个人,我很抱歉,我选择了清香,伤害了你少女纯真的心。
蝶儿,我对你年少时造成的伤害无法弥补,这也是我心中永远的痛。
蝶儿,为兄今生都无法弥补你。如果有来生,为兄定当护你周全,不让别人伤害你。
为兄走了,蝶儿保重。
雨轩绝笔。”
花清香不敢再往下看,也不想看。
她怕,怕沈雨轩不知什么时候,就会结束自己的性命,来陪自己。
如果雨轩死了,自己活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意义。
“小姐,小姐,不好了。”
冬儿蹬蹬蹬跑上楼来,惊慌失措的说:“小姐,沈乙那个老匹夫到百花园来收沈家的房产了。”
“是吗?”
花清香冷笑一声,说:“他来的还真快啊,既然他想找死,本小姐就成全了他。”
“小姐,蝶儿去对付这个老奸贼。”
“也好,冬儿,你随本小姐在此助阵。”
“是,小姐。”
蝶儿对镜整理了一下容妆,转身离去。
“小姐,您和蝶儿姐姐吵架了吗?你们吵架,干嘛不叫上冬儿一起吵啊!那样多热闹。”
冬儿见花清香眼睛红红的,蝶儿眼睛也红红的,便以为她们两个吵架了。
以前蝶儿和冬儿吵架的时候,花清香总会这么说:“你们吵架了吗?你们吵架,干嘛不叫上本小姐一起吵。那样多热闹啊!”
所以,今天冬儿把这句话还给了花清香,嗔怪花清香和蝶儿吵架之事。
冬儿瞥了一样花清香,坐在红木制成的圆桌前,自顾的倒了一杯水,不再去理会花清香,小嘴嘟囔着,一脸的任性。
她不停地摆弄着,手里那个精致的青花瓷的小茶杯,另一只手托腮,胳膊肘杵着桌子,看也不看花清香。
花清香把雨轩写给冬儿的信件找出来,交给冬儿,说:“冬儿,想知道我们为什么哭,就先看看这个。”
冬儿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便向花清香做了一个鬼脸,打开了信件读起来,声音故作调皮地说:“冬儿,大哥最疼爱的小妹妹……”
冬儿读到一半,神色变紧张起来,不再调皮,紧张的看了起来。
“冬儿,你是一只快乐的小跳蚤,淘气,调皮,刁蛮,但是大哥喜欢这样的你。大哥走后你要好好地善待自己的亲人,孝敬外婆。
大哥不能看着你出嫁了,但是,你还有几个哥哥,他们那么爱你。
你要经常和蝶儿去幽谷山庄看看,那里也是你们的家,那里有爱你们的亲人。
冬儿,好妹妹,你为大哥祝福吧!因为大哥很快就要和你大嫂团聚了。”
冬儿“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小姐,大哥他想要干嘛?”
冬儿抱住花清香,呜呜的哭了起来。“小姐,您原谅大哥好吗?冬儿不想失去大哥。”
“冬儿,我们都不想失去雨轩,所以,你要乖乖的懂事,不要在吵闹了好吗?”
“好的,小姐。”
冬儿乖乖的擦了擦她的大鼻涕,傻傻的看着花清香。她现在终于知道,了花清香和蝶儿为什么哭了。
此时,沈乙带着一伙人堵在百花园的大门口,嗷嗷的怪叫,“有喘气的活人没有,有的话出来一个。”
“你们是什么人,竟敢来百花园撒野。”
沈乙喝了酒,脸色蜡黄,一身酒气的说:“我们是沈家人,你是什么人?”
“我是百花园的掌事管家蝶儿,百花园的一切事物都由我来当家做主。”
沈乙眼睛直勾勾的,在外面看着百花园仙境般的风景,眼睛都看呆了。
他虽然喝了酒,但是意识还是有的。他要占有百花园,他要住在这里养老。
想到此处,他的眼里便有了贪婪的欲望,“老夫不管你是什么人。总之现在,沈家与花家已经断绝来往,所以,你们这些幽谷山庄的人马上滚出百花园,这里不欢迎你们。”
蝶儿听了沈乙的话,哈哈的大笑起来。“老匹夫,百花园是属于幽谷山庄的产业,跟沈家没有关系。你若是不知情,也没有关系,回去问问你的主子便知。”
蝶儿知道,沈乙一定是被合冲利用了,才会来此闹事。
合冲就是利用了沈乙对沈家的情况毫不知情,来沈家闹事,以此引起沈家对沈乙的不满。
也好,蝶儿暗笑:“沈乙,合冲,这正是可以造成你们内乱的契机,本小姐是不会错过这个机会的。”
沈乙以为蝶儿姑娘在蒙他,所以豪不在乎的说:“别跟老夫完这种把戏,百花园是大少爷的婚房,怎么成了幽谷山庄的产业,你虎谁呢?”
“老匹夫,你还是回去问问你的主子吧!要不然,蝶儿就陪你到静心堂走一趟,问个究竟。”
这时,老太君好巧不巧的来到了百花园,正好看见沈乙在这里闹事。
知道沈乙闹事的理由后,老太君沉下脸说:“沈乙老先生,您这是唱哪出啊?不用说百花园是幽谷山庄的产业,就算不是,也轮不上您来这里争夺财产啊!”
老太君气的脸色发白,浑身颤抖,“沈乙老先生,您都一把年纪了,怎么能是非不分呢?沈家现在与幽谷山庄,已经的到了水火不相容的地步,难道您还要火上浇油吗?”
沈乙可见老太君气的不轻,当着众人的面这样的数落自己,便觉得脸上有点挂不住。“老太君,老夫也是想为沈家做点事。”
“老先生”老太君气的跺跺脚,若不是锦绣和安然在她身边搀扶,恐怕老太君此时就已经摔倒了。“沈家的事自会有沈家的人来处理,不用您来操心。如果您认为我沈家的庙小,容不下您这尊大佛,您请自便。”
老太君说完,不去理会沈乙,她自然看不到沈乙的脸上冒青筋,眼睛瞪得溜圆,牙齿咬的吱吱的响。
“合冲,你小子竟然敢摆老子一刀,你等着瞧。”
老太君径直的来到百花园的门口,对怒气冲冲的蝶儿说:“蝶儿姑娘,还请你回禀幽谷山庄,是沈家对不住幽谷山庄,一切都是老身的错,你们就放过我的孙儿吧!”
蝶儿心中暗想,老太君这是得到消息,到这里来惩治沈乙,顺便来唱一出戏啊!
也好,不如蝶儿就陪着您老人家一起唱,免得您白走这一趟。
蝶儿双手抱拳,当做行礼,然后面带鄙视,不冷不热的说:“老太君,您老人家可真是会演戏啊,表面上与我幽谷山庄修好,暗地里却派人来我的百花园强收产业,您这是红脸白脸一起唱啊!”
“蝶儿,千错万错都是老身的错,你就看在我们多年的情份上,放过沈家吧!”
“老太君,之前,蝶儿我还真的被您的真心真意给打动了,已经书信奉上老庄主,与沈家修复关系。但是你却背地里做这种下作之事,利用一个老匹夫来我百花园闹事。”
蝶儿冷眼看着沈乙那张气急败坏的脸。又看看老太君那一脸的真诚说:“老太君,您还是收起你那一张伪善的面具吧!幽谷山庄与沈家势不两立,您还是请回吧!”
此时,百花园的门口已经聚集了众多百花园的家丁,各个手持棍棒,挡住了沈家人的路。
“你们给我听好了,若是日后沈家人再来百花园闹事,格杀勿论。”
“是”这些异口同声的说,声音洪亮,威震了沈乙那群小人。“蝶儿姑娘放心,我等对沈家人定不留情。”
“好”
蝶儿看着老太君拱手道:“老太君走好,不送!”
蝶儿转身离去。
时值金秋,正是收获的季节。百花园里种植的水果和葡萄早已经成熟,随风飘来阵阵的果香。
百花园的一切都是那么美,但是,她再也不属于沈家了。沈家人连进去找个苹果吃的权利,都没有了。
老太君转过身,用手点指沈乙说:“老哥哥,你,你,你可坏了我沈家的人大事了!”
说完,老太君在锦绣和安然的陪伴下,颤颤巍巍的离开了。
“我沈家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沈乙的酒醉,现在已经醒了一半,他想起了自己在不知不觉中,中了何冲的离间之计。合冲这是要利用沈家的人,把自己赶出沈家。
“我前脚让我来沈家闹事,后脚你就让老太君来捉我一个正着,合冲,你好卑鄙啊!”
沈乙转过身,满脑子想的都是喝酒的事……
今天从静心堂回来,沈乙就住进了沈家的秋满园。
秋满园景色宜人,是沈家人观赏秋景的地方。所以,房间是极少的。那些随行人员只能挤在厢房中住。
沈乙和合冲二人各住一间正房,秋满园的正堂比较宽敞,两旁摆满了书籍。
这里的装饰典雅高贵,书香气浓,坐在正堂上,便可以观赏满园的秋景,又可以安静的读书,实属修身养性的绝佳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