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订阅率不够就别再问为什么看不到正文了
第一次出门,三个小崽子都显得非常的激动,好奇的看着周围的风景,感觉十分的新鲜。就连一开始并不愿意出门的一目连,也时不时的东张西望着,看到不懂的就问一下书青亦。
然而,对于这里的环境,书青亦自己个儿都是一个外来生物,一样的不清楚。幸好身边跟着夏目和猫咪老师,能够时不时的给一目连讲解着,顺便将书青亦身为爸爸的尊严给维护了下来。
当然,大部分讲解的还是夏目。猫咪老师一出来就跟没有拴着缰绳的野马一样,撒丫子的到处跑宛如一头疯狗。
茨木倒是没有太多的问题,老老实实的窝在书青亦的怀里,时不时的朝着一目连那边翻个白眼什么的来表达着内心的不屑。
“我说一目连,你怎么就那么多的问题呢?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呢!”
一目连微笑,也不生气:“第一次出来,自然是有很多需要了解的。哪像你一样,就知道让爸爸抱着你走路。你的胳膊有残疾,又不是腿有毛病,就不会下来走路吗?”
谁还不是小公举咋滴?他们在爸爸的眼里都是小公举!也就茨木这家伙只感觉他自己才是爸爸心里的小公举!
茨木被一目连噎了一下,趴在书青亦的肩膀上瞪着一双眼睛看着一目连。伸出一只漆黑的大爪子对着一目连进行着示威:“哼哼,我最小!爸爸就爱抱着我!”
书青亦懒得参合进去小孩子们的闹别扭的行列,看着眼前逐渐开阔的视野,远处能够看到一个个高矮不平的房屋。侧着头跟着夏目说话:“夏目,你说我们是在小镇上发发宣传单,还是去外面的市区?”
“去市区吧,小镇上面你可以留给我几张宣传页,到时候我自己就能帮忙发一发。”
“好嘞!”书青亦大笔一挥,显得非常的激动,“孩儿们!今天阿爸就领着你们出去见识见识外面美丽而又绚烂的风景!让你们长长见识!”
“那个……等一等……”夏目打断了书青亦的豪情壮志,有些为难的开口说着。
“嗯??”书青亦踏出去的那一脚还没有踩在地上,听到了夏目的话扭过头来咨询着,“怎么了?”
“就是……”夏目说的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坚持的说了出来,“青亦,你是不是要给孩子们做个掩饰什么?这么走出去的话,恐怕会引起大部分人的围观的……”
书青亦的目光顺着转了一圈,认同的点了点头。将茨木放在了地上从裤兜里取出来了三张符纸分别的递给三个人:“来来来,都带上带上,这样别人看你们都像是看正常的小孩一样了。”
带上了,别人就看不到他威武的身躯了???
茨木的眼珠子一转,抱着书青亦的大腿奶声奶气的说着:“爸爸,我衣服上没有裤兜,带不了!”
没有看出来茨木内心的小心思,书青亦顺手一变将符咒变成了一枚好看的胸针别在了茨木的衣服上:“好了,这样没有裤兜也能带了。”
“……”他一点儿都不想戴这枚胸针,来遮盖住他的帅气!!
可是为了维持在书青亦面前的乖巧可爱,茨木心里在滴血一般的强颜欢笑:“谢谢……谢谢爸爸,这枚胸针真的是太好看了!!!”
一目连丝毫不给面子的笑了出来,就连一向冷淡的荒抿着嘴嘴角微微的勾起来了一个弧度。
不明所以的书青亦还以为这两个小家伙看到了什么开心的画面,也没多在意,招呼着走出了小镇,直接坐着新干线来到了东京。
身为岛国的国际化都市,东京的生活节奏也明显的要比山下的小镇快的多。街道非常的干净,高楼耸立,没有人将多余的目光放在他们几个人的身上。只把他们当成是普通的小孩子,倒是有那么极为女士对猫咪老师很感兴趣。
似乎心里在想,这是哪一个品种的猫,怎么能够长得这么肥?说不定是一头像猫的猪!
按照上辈子的生活经验,书青亦直接领着人占据在了地铁口的前面,对着人来人往的人流宣传着他们的生意。茨木靠着自己软萌萌的长相,天天的口吻,倒是帮了不少的忙。有很多人就是看在茨木的面子上,停下来看了几眼宣传单。有的甚至是走到书青亦的面前咨询一下情况。
当然,更多的是……散发着母亲光辉的姐姐阿姨们,抱着可爱的小茨木进行着合照。
夏目非常贴心的走到旁边的便利店买了几顶帽子,发给他们。好歹还能够起到遮着太阳光,阻挡着紫外线直接的照在脸蛋上。除了茨木在那里讨好伟大的女性们,他们几个显然无聊的可以。手里捏着一沓沓的宣传单,随便的找了个地方坐下来休息。
看着茨木一个人在那里卖力的工作,夏目显然有一些的不忍心:“要不要过去帮帮忙?”
“不用,累不着小茨球,”书青亦摆了摆手,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一目连,“小八,来,给爸爸这边弄点风吹吹,这大热天的吹得风都是热的。小九,记得在小八的风里增加一些的水汽,不然会蒸死的。”
一目连无语的对着书青亦进行吹风,甚至还在认真的反思着自己。什么时候,他在爸爸和兄弟姐们的心中,变成了一个免费的不需要用电的电风扇了??
被风吹得非常的舒服非常的凉爽,书青亦没忍住的感叹了一句:“小八和小九这两个人的组合简直就是绝配啊!大暑天出门旅游必带的利器!而且还无公害纯绿色产品,东能够赶上我以前买的小空调了。”
“……”爸爸,你把我形容成小空调,我可是会伤心的……
一目连卖力的给书青亦送上来一份凉爽,小风儿打转着围绕在自己个人的周围,循环利用着。顺便看戏一样的看着茨木被一群大妈们所调戏,一点儿都不想帮助。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的面前突然走过来了一个人。
只见此人有着一头骚粉色的头发,鼻梁上架着一个绿色的眼镜。头上还顶着两个骚粉色的小触角,穿着一身绿色的衣服。让书青亦的心里突然的浮现出来了一句话“红配绿赛狗屁”。
作为一名优秀的店长,就算对方的品味再怎么的糟糕,也要拿出来面对上帝时候的微笑,对着对方进行着宣传。说不定,这个人以后就会变成店铺的潜在性客户呢?
“您好,请看一下宣传单。我们的店铺主要经营解决顾客们的各种疑难杂病的问题,只要您有解决不了的事情,就可以来找我们。保证能够完美的帮您进行解决,等结束之后,记得给我们的店员进行评价哦。”
“没关系,我猜他肯定是小说看多了,”书青亦耸了耸肩膀,无奈的回应着,“等以后我就要限制他们看小说的时间,别天天的看,要节制一些!”
“嗯……”
场面又变得尴尬了起来,两个人都不说话。整个气氛都弥漫着,你尴尬我尴尬,大家一起来尴尬的味道。
到最后,还是书青亦率先的打破了这个平静的气氛:“夏目啊,这几天你怎么老躲着我走路??”
书青亦倒是没把这件事情往之前的那方面去扯,毕竟两个都是男孩子,摸摸脸捏捏脸的这不是很正常嘛?两个男孩子结伴去澡堂子洗澡的都有,坦诚相待。
而且他是再夸夏目皮肤真好,又不是在嘲笑夏目。可这件事情在夏目的眼里就不是这样了,夏目从小到大基本上就没有接触过人。后来认识的朋友也都没有亲密的动作,只不过是时不时的说说话什么的。
像书青亦这种直接摸他脸捏他脸的人,还真是一个都没有。
“没,这段时间看书太认真了,一直都在思考书上讲的东西。”
书青亦了然的点了点头,他以前也是这么经历过来的,自然是懂得:“有什么不懂的地方要问我,别自己琢磨,捉摸不透说不定都要走火入魔了。”
“嗯好的。”
“对了,刚刚有个人过来下单子了,你要跟着我去看看吗??”
……
前川纪代美是一个每天早出晚归的游戏公司的原画师,因为这家公司并不怎么好,工资待遇也属于这一行列的中等待遇。最近公司的老板接到了一个大量的单子,这段时间前川纪代美就一直处于加班的状态。每天晚上十二点才到家,洗漱一下就很疲惫的躺在床上睡觉。然后第二天早晨八点就要到公司,开始新的工作。
只是,随着加班状态没有缓解,前川纪代美得不到很好的休息,生活压力越来越大。甚至是有一天晚上传来楼上走来走去的脚步声,还有隔壁拍打墙壁的声音。
起初,前川纪代美并没有将这件事情给放在心上。感觉自己应该是灵异事件看多了,而且这段时间他们公司制作的项目正好是一个有关于灵异神怪的游戏,就误把邻居的动静当做了是一个灵异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