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沉的嗓音顿时柔和了几分,是磁性又好听,让她浑身一哆嗦。要死了,要死了!又要出这招,尼玛竟然要跟姐姐我用美男计!我不吃这一套……
才想着要非常有骨气地宁死不从这际,就已经对上了那双柔情似水的眼眸,就算是千年冰封也会化成了一池春水呀。嗯,还是春风吹度后涟漪不断的那种!
“你说话……说话就说话,不要靠得这么近。”
伸出双手抵在楚祁的胸前,尽可能地拉开两人过于紧密的距离,就是说话也有些结巴了。
那小模样楚祁原本还不明显的笑意是变得让人根本就移不开视线了。此时此刻,某妞突然就觉得,楚祁这样一直冷着一张脸是有好处的,这张包公的黑脸就已经惹来了不少蝴蝶苍蝇的,要是一天天都笑得那么和煦如风,那可就说不好得有多少母的往身上扑了……
“你朋友都在等了,乖乖的,嗯?”
乖乖的?乖你个奶奶球呀,当然了,她并不敢当着楚祁的面这样说,怕他又生猛了一下,那可真得让宁凝给赏一丈红了。
从酒店里出来,慕珏都有点站不稳了。一双腿酸软得厉害,那眼刀就一直跟在楚祁的身后,心里是不断地腹诽。凡是从军队里出来的是不是都跟他一样呀?真是看出缺女人了,也太生猛了一些。
坐进副驾驶位,祁爷细心地给某妞系好安全带,完事还轻轻地啄了一下某妞的红唇。这才心满意足地踏下油门,朝着自家小区的大门口开去。
慕珏娇羞地绞着小手指,想要乐吧,可是还不好意思,怕楚祁取笑她,最后只能别过脸对着车窗偷偷地乐了乐,还自以为是做得神鬼不知,岂不知道,都被正在开车的楚祁收进了眼里。倒车镜中的那一双含笑的眼眸,当真是一见楚祁定了终身啊!
将宁凝接上了车,看到楚祁的瞬间,她在心里默默地为他点了个赞,看来自家姐妹果真是捡到了一个镶着钻石的金龟婿了。而且还是个帅气的金龟喔!也难怪她说也不知道自己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好事才捡到这么一个好老公。现在看来,还真是呵。
“你好,我是宁凝。”
“你好,我是楚祁。”
慕珏转过身子,小脑袋从两个座位之间的缝隙露了出来,看了看宁凝,又看了看自家老公,大嘴一咧。
“你们两个这么严肃做甚?弄得跟两国元首会晤似的,放松一点放松一点了。”
“你以为都跟你似的呢?傻缺……”
宁凝咕哝的这一句让慕珏怒了。
“特么的,知不知道给我留点面子?”
“你有面子吗?”
“哼,就是有也被你当成了手纸撕吧撕吧没了。”
两人又是你一言我一语的,就跟说相声似的,一个捧一个逗,还挺有默契的,听得楚祁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他的心也是不知怎的,就油然升起了一股子的羡慕之情来。
她们这样纯粹的友谊,真好呀……再去看看自己,怕是除了李新外,就再也没有一个知心的朋友了,之前的那些出生入死的战友们,如今早就分在各个军营里身兼要职了,一年都见不上一面的。
有个贴心的朋友在身边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在一家粤菜馆门口前车停下的时候,宁凝禁不住小小的慨叹一声:真是有钱呀,这种高档的饭店,以前的她也就只是听说而已了。
“楚少,你来了。”
楚祁刚下车,经理就直奔出门,热情洋溢地出迎,那叫一个有面子呀!
“有包间吗?”
“有有有,只要是楚少需要,任何时候都是会有的。”
说完便拿起了对讲机:
“赶紧去把紫气阁腾出来,楚少来了。”
安排好之后中,一路陪着笑,引着三人走进了饭店。
“你家老公还真是有面子呀。”
宁凝偷偷地跟慕珏咬耳朵。
一听到这赞美的话儿,某妞心里那叫一介乐和,心有戚戚然的那种幸福感顿时就满得都快要溢了出来。
“嗯嗯,还好了。”
一路走到包厢,那种排列三开机号,用现在一句土得掉渣的话就是高端大气上档次,低调夺得奢华有内在。
“有什么是忌口的东西吗?”
楚祁这一开口,就又让宁凝愣住了,看看这情商和智商,也太高了,一般人请客吃饭都是各自点一个菜,要不就是问你吃什么。这却是直接问有没有忌口的,心思真是够慎密的了。
这次咱们家傻缺是真的捡到了个宝了,要说刚见面,第一印不已经超过了80分了,现在必须再加分呀!!
“什么忌口的也没有,随便点就可以了。这话绝对不是客套,是我跟你媳妇都是一个德行,什么吃的都可以,喝的就来杯果珍就好。”
而宁凝这样的落落大方也让楚祁心里颇有好感。看来还真是就了那一句臭味相投了。慕珏的朋友,性格方面跟她还真是相似。
“菠萝天蒜排骨,清蒸鲈鱼,手撕鸡,双皮奶,冰糖雪雁,一壶新鲜蓝莓汁。。。。。。就先上这些菜。”
服务员站在桌旁手里拿着触屏点菜器,楚祁说一道菜她就点一道菜,速度之高简直就是高效率。
“楚少,您几位请稍等。”
服务员退出包厢,五星级的饭店,五星级服务态度。
“听说粤菜很不错,这还是我第一次吃呢。”
慕珏乐呵呵地说,一点都不在乎自己漏短。让宁凝翻了一个白眼,这妞可真是实心眼。和人家结婚才多长时间啊,好歹也要有点矜持啊,怎么就这样全暴露了。怎么就这样一付“我是土包子,我骄傲”的模样。真是让人觉得无语了。
粤菜比较清淡,跟东北菜不是相同。
慕珏对楚祁说的话吐了吐舌头,哼,这个土豪真是的。难不成还要和他科普一下吗?弄得就像她跟个土包子似的。
“东北人讲究的是吃饱喝好,菜做得都比较实惠。到了东北你只要点一个一锅出和一盘酱肘子就足够四个人吃了,北京生活的这四年多里,这里的菜价我也不是特别适应。”
“得了东北妹子,先不要怀念了,一个地方一种习惯你就慢慢适应吧。正式成为北京人媳妇都已经快有两个月了,以后还会有一辈子的时间让你去适应的。”宁凝这话分明就是在调侃慕珏,楚祁是北京人现在两个是夫妻了,她的户口也挪了过来,名副其实就是北京人的媳妇。在说什么一辈子的话摆明了就是话里有话,一语双关,一边是调侃慕珏,另一方面是说给楚祁说的。让她好好对待某妞这么聪明的做法,使得楚祁对宁凝的评价在心里不止又上了一个档次。
就这么过了一会,包厢的门又一次被人打开端着一道道精致菜肴的服务员走了进来,星级饭店的上菜速度就是快,高效率。
“咦,这不是楚师长吗?过来吃饭?”
突然包厢的门外传来了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他身上穿着同样的军装,而那肩旁上的肩章也跟楚祁的差不多。慕珏以为在军衔上也是应该差不多的吧?偷偷的瞄了一眼楚祁,发现了他的眉头轻轻的簇了一下又松开了,想来这个人就不是什么好鸟,要不然他也没有必要露出来这样一个小动作。
嗯?
“正巧我也是过来吃饭的,是安政委。”
安?这个姓一下子就让慕珏联想到了楚祁的前女朋友,他妈的不是这么倒霉吧,只是出来吃个饭还能遇到他们的家人。
“那你们慢慢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