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恩的手微微用力,戚灵灵一头撞在他的胸膛上,还来不及反应,又被他迅速拉开,也不知似乎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他的动作中带了两分嫌弃。
这阵强光令场中局势瞬息改变,好几声惨叫从不同的方向响起,沙恩似乎说了句话,但被这种混乱掩盖住了,戚灵灵又还处在耳鸣之中,完全没有听清:“你说什么?”沙恩紧了紧握住她的手,有力又强势地带引着她。
戚灵灵毫无办法,身不由己地随着沙恩前进后退,左趋右避。她紧紧抿住唇,神情慌乱和抗拒,茫然无措地瞪着双眼。
她的内心丝毫也不能忍受把自己的生命交给别人手里的感觉,如此被动地、像一只任人宰割的羊羔。
这个贴着59号号牌的女人仰起脸,被烟雾和强光刺激得流下生理性眼泪的眼睛红通通像兔子,眼神还无法完全聚焦地找到他的方向,一脸全心全意的信任和依赖,声音又柔又甜:“多亏你啦,沙恩。现在情况怎么样?附近有多少人?”
一道低沉的声音说:“我不是‘沙恩’——你不是早知道了吗?”
男人冷厉的目光透过墨色的纤薄如纸的镜片,紧紧盯住59号。从一开始,她就一边道谢,一边似乎太害怕而反手紧紧捉住他的手腕——纤长如玉的手指极富技巧地扣在他的命门要穴上。她有一张清纯无辜的脸,一双大大的小鹿般湿漉漉的眼睛。而她似乎也很知道如何利用自己的长相,即使在这样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或者是强光刺得失明的情况下,一颦一笑,每字每句都始终带着天真的、可怜可爱的神情。如果不是那几根自始至终死死扣在他命门上的手指,连他都几乎要以为面前真的是一只纯白无害的小白兔了。
原本只是因为她的背影给了他某种错觉而随手拉了一把,没想到倒比想象中更有意思,至少这一手极其精准的认穴他还没在其他人那里见过,再看她黑发黑眸的长相——也许是和他来自同一个世界,或虽然不同世界却拥有相似的文化传承。
这道声音虽然低沉动听,却如一道惊雷在戚灵灵耳里炸开。她浑身一颤,瞳孔有瞬间的放大,全身每一个毛孔都在尖叫着逃跑或者进攻。
但太过紧张的情况下,她反而僵立未动,直到眼前的景象终于渐渐恢复清晰。
高大的男人斜靠着书架站在一个死角里,斜飞入鬓的剑眉下戴着一副墨镜,即使看不见眼神,也给人冷峻之感。一双淡色的薄唇紧闭,即使不说话,也仿佛显出几分冷酷无情的意味。而他的双手戴着一双纯白的手套。这双手套与他的手十分服帖,触感传达也很清晰,就像第二层皮肤一样,不但不会影响他的任何行动,就连她刚刚握上去都没有任何的察觉。
戚灵灵见自己还掐着他的手腕,如梦初醒般一把扔开。她低下头,双颊飞霞,不好意思地说:“我……我还以为是我的同伴呢……他刚刚还在我旁边。谢谢你啊。”
叶寒声没说话。戚灵灵能感觉到那道审度的目光还直直地落在自己身上,她仿佛能感觉到那毫不避让的目光中同时带着灼热的温度和冰冷的意味。
一道黑影无声无息地贴着墙壁游了过来,恭恭敬敬地说:“老板,‘黄玫瑰庄园’和‘巨蟒之心’的人都解决了,一个不留。”
这个人衣领上别着一枚闪亮的胸牌,上面刻着一个“迷”字——戚灵灵很肯定,在外面的时候没有,看来是他们“迷城”的专用手电筒了。他手臂上贴着“190”号的号牌,瞥过戚灵灵,目光半分波动也没有,更不做停留,就像看见一块石头,一株草,或者是这里最普通最常见的一本书。叶寒声淡淡“嗯”了一声:“拼图呢?”
190号拿出一张缺了一个角的拼图:“只差一块了。”戚灵灵看见一幅熟悉的紫山金水的风景画,眸光微微一闪。190号说:“我们运气算是不错,抽到的这幅拼图碎片不算太多,而且出现几率不小,现在只差左上角这一块了。”
叶寒声皱了皱眉头:“‘黄玫瑰’和‘巨蟒之心’的人手里都没有吗?”
“他们抽到的不是这个拼图,虽然也无意中搜集到一些这幅图的碎片,但都是最常见的。左上角这一块的掉落几率应该最小,我们找到许多重复的碎片,唯独缺这一块。”
戚灵灵看那图看了半天,怎么看空缺的边缘形状怎么眼熟,突然想起她还给沙恩的那块拼图就是一块三角形的。她记中间这些图形颜色不太在行,但是那一块因为明显是边角,她倒印象深刻。唯一一条不平滑的边缺口刚好和这幅图能对得上,一时大喜:沙恩这小子果然运气极好啊!
“你见过这个拼图?”叶寒声突然问。
戚灵灵没想到只是一个瞬间没有控制好表情就被看出端倪,而且这个男人不是在看拼图吗?她按捺住如雷的心跳,甜甜一笑,讨好地说:“我们队伍也是这一幅拼图,你们能把多余的碎片给我们吗?”她两眼亮晶晶地盯着190号,双手合拳放在胸前:“可以吗?我保证,我们一定在你们之后再去交拼图。”
190号眼观鼻鼻观心,并不理会她。戚灵灵只得转向叶寒声,在那双深黑的鹰隼般的眸子的紧盯下下意识抿紧唇移开目光。她一向能屈能伸,可以求任何人,但就是不想求他,哪怕是做戏。
叶寒声说:“不是不行。”戚灵灵倏地转回目光紧盯着他。叶寒声缓缓说:“多余的碎片于我们也无用。但总得等我们先拼完,你说对吧。59号女士,你们有左上角这一块吗?”
戚灵灵暗笑,一脸无辜地摇了摇头:“我没有。”叶寒声却一下子抓住了她话中的漏洞:“‘你’没有?那你同伴手里呢?”戚灵灵暗暗皱眉,只得道:“没有……吧……”她只得说,“我不能十分确定,我和他们分开了。”
直觉告诉叶寒声这个女人并不简单,他淡淡说:“把你那17块碎片拿出来。”
戚灵灵圆溜溜的鹿眼一下子瞪大,叶寒声说:“快一点,我耐心有限。或者你想把号牌取下来看看?”戚灵灵打了个冷颤,虽然他语气很淡,可绝没有开玩笑。号牌取下来,她就死了!她低下头,眼角掠过四周,这一瞬间算计了一百种进攻方式或者逃跑路线,但一切的算计在抬眼看见面前这个渊渟岳峙的男人时都被理智按捺下去。他的姿态很放松,似乎不够警惕,但若有人以为可以出手暗算就大错特错了。如果是她全盛时期,或许能有两三成把握拼一下,但现如今拖着这个残破的身体,她连一丝逃跑的机会都无。
叶寒声也在看着戚灵灵。不知为什么,他每次看见这个59号,都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就像是他忽略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似的。但这个人他应该不认识,无论是外貌、声音还是说话行事的风格,分明都很陌生。
戚灵灵扁了扁嘴,面上带着小女孩的委屈,反手拍了拍背上的号牌,捧过去一捧碎片:“喏。”190号上前翻找一通,对叶寒声摇了摇头。
“我没骗你们吧。”戚灵灵满心屈辱,眼眶微红,看起来反倒像极了娇嗔的不会掩饰情绪的小姑娘。
叶寒声不再看她,两手闲适地往胸前一抱,说道:“紫山金水图左上角的碎片谁有?我‘迷城’和你做个交易。”声音不大,却清清楚楚地响在上下七层楼每个人耳里。
戚灵灵连忙跟着他从书架后面拐出去。一出去,她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切尔西号”一共有多少乘客她不知道,但这里或坐或躺了一地伤员和尸体,并且不断有尸体正在裂开消失——变成碎片成为自己队伍中其他人的新的拼图任务。不同的队伍占据不同的地方,保持着一个微妙的平衡,看不见的角落里还躲着不少人,初步估计怎么也有半数以上的人在这一层。一地残肢鲜血,断壁残垣,连庞大笨重的书架都倒了好几个,一看就知道不久前发生了极为惨烈的混战。
戚灵灵望了叶寒声的背影一眼。不用猜,一定是这个男人使计把人都引到了这里,他只是想除去“黄玫瑰庄园”和“巨蟒之心”的人,却丝毫也不在意牵连了这么多人命。当然,她也不会在意。她只担心自己的队友也不小心丢了性命,而刚刚实在太混乱,她完全没听见后面的播报,现在也只好为那几个素昧平生的人祈祷了。
进来的队伍是随机分配的,“迷城”的人并不在一个队伍,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对叶寒声忠心耿耿地卖命,直到这一刻,已经暴露身份的人才从容地戴上“迷城”的身份胸牌,以一种拱卫的姿态从各个暗处走到叶寒声身边。
“我呸!叶寒声你这个王八蛋,你害死这么多的人,还想要拼图?这块拼图在我这里,有本事,你来拿啊!”一个满身血污的人冲出来,往嘴里塞了颗什么东西,眨眼间身形鼓胀变成一条巨大的蟒蛇,背生双翼,目如灯笼,直扑叶寒声。一座书架被蛇尾扫倒,底下休息的伤员哼都没哼一声就被压死了。
叶寒声叫道:“散开!”属下们往两边让开,他身法极快,飞身一脚踏在蛇头上,往后一翻稳稳落地。众人还没看清发生了什么,就见那条如山巨蛇轰然倒下,变回人形,脖子上插着一张纸牌。
以戚灵灵的目力,倒是看得清清楚楚,甚至能看清那张转瞬便和尸体一起消失的牌是黑桃3。不仅如此,她还知道这纸牌不是什么末日道具,而是这个人的进化能力。
那个人的拼死一击,直如蚍蜉撼树,完全没办法撼动叶寒声分毫。叶寒声侧了侧头:“是‘巨蟒之心’的人。”
190号立刻说:“是我们疏忽了,请您原谅。”叶寒声说:“出去再说。”对其他人说,“我再问一遍,有人有紫山金水的小镇风景拼图吗?我要左上角那一块。可以交换别的拼图,或者钱,或者末日道具……又或者,某人的命。只要我觉得价格合理。但是,”他话锋一转,“如果让我知道谁手里有,又不肯拿出来的话,下场可能就不是那么美妙了。”他的人守住了各个楼梯口,并且还在往别的地方翻找搜查,这里的人虽然人多势众,却倒是像被迷城区区十几个人困住成阶下之囚似的,即使叶寒声没有绑住铐住他们,他们竟也不敢反抗。
有一个人远远的,用极低极低的声音嘀咕道:“这不是强买强卖吗?”
叶寒声说:“对。你不服?”
那人没想到这样他都听得见,脸都吓白了,连连摇头,又怕叶寒声看不清:“不……不,绝没有。”
从另一个书架后面探出一个金灿灿的小脑袋,沙恩瞪着眼睛,一脸疑惑地看着戚灵灵,仿佛不明白她怎么会和迷城的人待在一起。戚灵灵和他目光相对,却也不便解释,见他身后好像还有人,特别是看见一片蓬蓬裙摆,心里松了松,多活一个队友总是好的。还没等她走过去,就看见沙恩又回头和队友对了个眼神,下定决心似的看向叶寒声,紧张地干咳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