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隋月停了停,抬起头来:“谢谢季先生夸奖。”
她就在自己的记忆里忽然想起了曾经的隋月。
那是个不可一世的女孩子,又骄傲,又自信,微微上挑的眼神中带着凌厉和侵略,说话时的神态跟曾经那个软糯的自己完全不同,隋月现在慢慢地能理解为什么每个人都会轻易地分辨出自己的和隋月的区别。
她要变成真正的隋月。
“你好像很少有这么喜欢发呆的时候,想到什么了?”季显之抿唇,淡笑,神态游刃有余。
“没什么。”
可能有一个世纪那么长,隋月才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只是……之前有点不太愉快的事情,不知道怎么回事又忽然想到了。”
她的容貌是柔和又温润的。
那张及其讨人喜欢的脸清纯动人,但又隐约露出些许妩媚,漂亮的眼睛熠熠生辉。
季显之颔首:“是顾少和导演的事情?”
他对这件事倒是有所耳闻。
传闻中那个花天酒地胡作非为的顾家少爷顾顺泽居然为了隋月摆出一副从了良的姿态,再不花天酒地,也没像以前那样跟女孩子玩的疯狂,就连以前那群狐朋狗友都找不到,就这么孤家寡人的每天都守在公司,为了隋月参演的这部电影想了无数策划案。
至于他和隋月合作的这部电影的导演裴子谦,和顾顺泽同岁,家世虽不及顾顺泽他们家那么有钱,但在圈子里的威望是真的高,不少人都知道,裴子谦作为国内赫赫有名的新生代导演,短短几年间能拿出这么亮眼的成绩跟他那个老派学究的导演父亲脱不了关系。
他的父亲是一名国内外都有名气的大师级的导演。
不过裴子谦也算是继承了自己父亲的天分,加上他性格自律严谨,又沉稳清冷,也积累了自己的资源和人脉,至少他的每部片子从最初的企划到最后的上映,总是能轻易地博得人们的关注。
就是这两位,还统统都看上了坐在自己身边的这个小美人,隋月。
季显之稍有点惊讶。
放在普通女孩子身上都要让她们开心很久的事情,隋月居然还是这么无动于衷。
而对于了解隋月的人来说,其实这已经是隋月的答案了。
她对两个人都没兴趣。
“算是吧。”隋月撑着下巴,因为稍稍侧身的这个动作露出了漂亮的肩颈线条和纤细的锁骨,季显之盯着隋月眼睛看了半晌。
没有惊讶,没有哭闹,没有惊喜,眉间含着柔色,温婉地笑了。
“我已经跟顾少解释过很多次,但是他始终都不相信,所以……季先生,之后可不可以拜托你暂时先扮演一下我的男朋友,让顾少死心。”
“呵,我的荣幸。”季显之气定神闲,“裴子谦呢,你打算怎么办。”
“他不过是觉得我在演戏上稍有点天赋,愿意指点我而已。”隋月摇头,“喜欢的话根本谈不上,我相信他之所以在大家面前表现出一副对我很感兴趣的样子,一是想看看我到底能有什么表现,希望能找到我更有趣的地方,二呢……我怀疑他只是想去气一气顾少而已。听说,导演之前看好的一个女孩,本身可以在电影里大放光彩,但是因为和顾少谈恋爱的缘故,自杀了。”
季显之目光幽深。
过了许久,他的唇角才扬起了些许弧度:“小月,你不仅会演戏,头脑好像转的也很快。”
隋月说:“你还没有回答我刚才那个请求呢。”
季显之:“我有什么好处。”
隋月细细软软的声音响起:“我不会缠着你。”
“这算好处?”季显之眉眼徐徐绽放,“这样还不如你当时来勾.引我效果更好。”
“那你想要什么。”
“假戏真做,怎么样?”
隋月蓦然抬头,眼底已经没有了笑意:“不可以。”
他以为眼前是只人畜无害的小白兔,结果居然是算盘打得格外精明的狐狸精。
季显之这随处风流的性格在圈内几乎人人皆知,就算和隋月闹出点绯闻,众人指责的对象也只可能是他,而不是看上去清涩不谙世事的隋月。
她这招倒是用的挺好,既能摆脱了顾顺泽,自己还不背任何骂名。
季显之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
视线内分明已经可以看到自己工作室所在的那栋大楼的轮廓,但他却私心把车子的速度降下来。
再慢一点。
当时心软放过了这个人还真是他做过的最可惜的事情。
季显之不无遗憾的想着。
*
隋月和季显之疑似恋情曝光是在进入电影拍摄半个月后。
主要是几家时常蹲守季显之身边的媒体某天忽然发现了不得了的事情,在季显之的私人宅邸,最近经常有人陪着他一起回家。
照片中身形颀长文雅的男人自然是季显之,在他身边走着的女孩腿长腰细,尽管没能看清全貌,但也知道是个年轻漂亮的小姑娘,正对季显之的胃口。
季显之的那群粉丝一开始还是很淡定的。
她们的影帝大人风流情史不止一次两次,但从没有承认过哪一位,风头正上也只是出来说大家都是好朋友,拍下的照片显示的也是双方在合作。
这次季显之的粉丝们等了许久,都没能等到他的解释。
彻底炸了。
“心机婊!勾.引我们影帝!不要脸!”
“看起来这么漂亮结果居然做这么恶心的事情。”
“滚滚滚滚滚出娱乐圈,这种只会抱大腿上位的女人真的太恶心了。”
“居然敢蹭我们家影帝的流量,真是不要脸。”
隋月被全网骂了一圈,但是当电影官方微博的定妆照出来,这群人忽然又安静下来。
穿着鹅黄色宫装的女孩化了淡妆,双目犹似一泓秋水动人,长长的睫毛,巴掌大的脸颊,轻轻软软招人疼的模样,掌心间捧着花瓣,带着股恰到好处的清纯。
是那种自带观众缘的小仙女的外貌,光是定妆照发出不到几个小时就已经登顶了微博热搜,还会在一群季显之粉丝大面积无脑黑的声音中出现不少反对的意见。
“是你们影帝自己管不住下半身吧,谁不知道这位以前的事情。”
“月妹子长得这么好看,就算没有你们影帝,能选的人也有很多好吗。”
“八卦一句,这妹子之前和顾少关系特别好,顾少亲自追到节目组来的,只不过顾少好像很久没出现在娱乐圈的头条了,听说是出国进修了呢。”
*
作为舆论中心的隋月这会正在韶家,她在后院那个超大的游泳池里游泳,韶臻在一旁看书,时不时抬头看她。
隋月从水中出来,捧了水往韶臻的身上泼。
“韶臻,下来一起玩啊。”
隋月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用很温软的嗓音在撒娇,“看书有意思吗?”
韶臻推了推眼镜,侧头。
女孩子皮肤白,四肢纤细,一身黑色的泳装,背后还是很诱惑人的系带款,正软绵绵朝他撒娇,眼睛亮的不可思议。
韶臻索性起身,放下书,在隋月面前半蹲着,眉眼温润,带着股贵气:“小月,你跟我撒娇?”
这时隋月忽然凑到他身边,拽住了他衬衫的衣领,韶臻失去了平衡,隋月把他拉进水里,把他的眼镜取下放在一旁,脸上扬起狡黠的笑意。
“小月。”
“我现在就很想亲你。”隋月舔了舔他的喉结,浓黑的长睫,在他脸上轻轻扫过,有股奇怪又温痒的触感。
她正轻缓地摩挲着他的肩膀,韶臻按住她:“别闹。”
隋月的眼睛眨也不眨——
她变得过于热情,不过韶臻对此还是很受用的。
韶臻顺势亲亲她的额头:“小月,我们回房间吧。”
“就在这里,我想在这里。”隋月眼睛里带着几分热忱,拉着韶臻的手落在了自己曲线毕露的腰上,她主动迎合着他,韶臻心中狂喜,抬起她的下巴,在她的唇上辗转着,隋月睫毛轻颤,没有拒绝,反而主动的勾住了他的脖颈,嘴唇顺势微微张开,韶臻便探了进来。
“小臻怎么可以把女人带回来。”
二楼的书房,秦蔓面色不佳,看着正在楼下泳池里拥吻的二人,“一舟,你作为他的哥哥,你不觉得自己该说些什么吗。”
韶一舟冷眼看着越吻越深的韶臻和隋月,这一幕让他罕见的觉得过于脱离现实,以至于韶一舟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隋月从不是这样的人。
韶一舟紧握拳头,眼看着隋月挽着韶臻的肩膀,两个人又是一阵亲昵后,韶臻把隋月从泳池里抱了出来,隔着很远的距离,他都能看到自己弟弟眼中的深情。
秦蔓留意到了韶一舟的失神:“一舟,我在跟你说话。”
“我知道了。”韶一舟挑了挑眉,“我和他都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和判断能力,你没必要把太多的精力浪费在我们两个人的身上。”
韶一舟转身,走到韶臻的房间,推开门。
隋月躺在床上,把细细的长腿搭在韶臻的腿上,她整个人都是懒懒地,身上的泳衣被褪了一半,对于进入房间的高大冷峻的男人没有任何表示。
韶臻看着面无表情的韶一舟:“哥,怎么了。”
“你先出去,我有话跟她说。”韶一舟目光微沉,修长的手指不耐地紧握,隋月面不改色心不跳:“要跟我说什么呀。”
“哼。”
韶一舟紧紧看着她,表情愈发的阴沉。
他声音冷冷的:“你装的有意思吗。”
隋月眨了眨眼睛:“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啊,哥哥。”
见韶一舟面色不善,隋月扬起脸,好像根本不在意此刻衣衫不整的自己,长腿在床边悠闲地晃着,还想伸出手去抓韶一舟的衣摆,却被他很快地躲了过去。
“怎么啦,哥哥,忽然心情就不好了?”隋月露出了在韶一舟看过去有点讨好的笑容,“不然,我帮哥哥按一下肩膀,哥哥是不是工作太累了。”
不是。
绝对不是。
韶一舟全身绷紧。
在隋月的手指即将碰过来的瞬间,韶一舟掐住了她的下巴。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在他心中时刻需要他保护的,又漂亮又柔弱的梁清月,应该是穿着婚纱嫁给他,而不是现在这种勾搭男人成性,时刻想要拨开男人欲.望的庸俗的女人。
“隋月。”
韶一舟喊了一声他的名字。
隋月学他冷漠的样子,笑得漫不经心,“哥哥以前不都是叫我小月宝宝吗?”
他颔首:“你觉得你配吗?”
隋月说:“为什么不配,你不觉得只有你这么温柔对待我,才配得上我这么长时间努力去学你妹妹的辛苦么。”
韶一舟呼吸一促。
隋月笑了,眼底晴光闪闪:“怎么了,你不是就喜欢这个样子的嘛,忽然这幅受不了的表情你是在表演给谁看呢?”
她浓密的长睫眨啊眨,只是平静的望过去。
“韶一舟,你的喜欢还真是挺不值钱的。”
韶一舟深邃着眼眸,低声道:“我没想到你居然这么不要脸,利用我对小月的喜欢,和我还有我弟弟做这种恶心的事情。”
站在他面前的隋月也没否认,直接挑明:“我一开始就告诉你我不是,是你非要追着我。”
她的态度很痛快,温声软语说着话的同时眼睛却没有任何感情:“我以前很爱你。”
韶一舟不语。
隋月说:“你应该知道我有多喜欢你。”
她垂眸,嗯了声,“我说完了。”
“滚。”
韶一舟已经完全无视了她的存在,就连声音压的又低又沉:“我不想再看到你了。”
他眉间蹙起怒意,明明白白,是恼怒自己被隋月骗了这么久。
隋月则是把头别到一边,不再看他,却也没继续解释,她慢条斯理地把自己的衣服穿上,用余光瞥了韶一舟一眼。
他的姿态其实放的有点低。
她开始怀疑韶一舟到底是真的因为自己是隋月而恼怒,还是因为留不下她而懊悔。
数秒后,就在隋月把裙子穿好准备离开的那会,与韶一舟擦肩而过的时候,他忽然抓住了她的手:“隋月。”
“哥哥,还有事吗?”隋月回。
“如果不想再惹麻烦的话,这辈子都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了。”
“……好。”隋月把声音放到最温柔。
她关上门,发现了站在那里的韶臻。
韶臻闭上双眼,良久,他垂眸,把隋月招呼到自己身边,替她把凌乱的头发整理好,沉声说:“隋月。”
隋月默不作声。
她知道,韶臻大概说的话,应该和韶一舟一样。
这样也好,免得狼狈。
就让他们两个人真的当做自己已经死了吧。
马上走下楼梯的时候,隋月听见韶臻平稳地吐出一句话:“照顾好那张和小月一样的脸。”
隋月笑了笑,挥手离去。
*
电影拍摄期间一直都挺忙碌的,隋月在这期间偷偷溜出来,回到了公墓前。
照片上的女孩子仍旧是微笑着,苍白的脸,温润的双眼,黑色的长发乖巧地披在肩上,隋月低头刚把花束放下去,就意外的发现了那里已经放着一束百合,花瓣上甚至还滴着水,看来是不久前有人放在这里的。
隋月听到了喵呜喵呜的猫咪在叫,索性低头,就看着一只猫缓慢又轻巧地从自己身边窜过,然后落到了身后那人的肩上。
几刻,他走到隋月身边来,垂眼看她。
“顾顺泽出国,韶一舟也订婚了,你没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唐洵冲她眨眼笑笑,依旧是熟悉的白色西服,风流倜傥,倒是眼眸幽深,难以辨别其中真实的情绪。
“没有。”隋月声音很冷。
唐洵抬了抬眼皮:“不说的话,我是不打算放你走的。”
他的手指修长,在肩上猫咪的下巴处摩挲了一会儿:“你相信猫咪能吃蛋挞吗?”
隋月摇了摇头,说:“我不信,它吃了会死掉的。”
“不会死。”唐洵笑道:“它能不能吃蛋挞,就跟你到底是不是小月一样,只有本人才能回答这个问题。”
“我就是隋月,隋月就是我。”
“也许吧。”
隋月和他对视了良久,唐洵似乎笑起来,连眉眼都带了温和弧度,是很令人安心的笑容,这次是隋月曾经最在意的唐洵学长了。
“我打算带蛋挞出国玩一圈,短时间内你应该见不到我了。”
“……连你也要走啊。”
“如果你希望我留下来的话——”唐洵走到了隋月身边,摸了摸她的脑袋:“其实我一直都在,只要你需要。”
“一路顺风。”隋月看着他的眼睛,给了他一个最诚恳的答案。
唐洵的表情让隋月稍微觉得有点不忍心。
她忽然想起沈岸之前说过的那句话,为了不让你难过呢,让其他人难过可能会更好一点。
隋月转身朝着唐洵鞠躬:“照顾好猫咪,我要回家了。”
最后,她顿了顿,向唐洵笑出来,“谢谢你,学长。”
她有她自己的归宿。
隋月从出租车下来,走到了门前,深吸一口气,露出了笑容。
“我回来咯。”
她想,从今天开始,自己总算是能够做,只属于沈岸一个人的隋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