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防盗,看不到正文内容的亲,检查一下自己哪章没有买哟~  当场点了菜,或者说是点了要吃的食材的名称,清晰明了的知道自己能吃到什么食材,这让一向觉得那些把菜名起的玄乎又玄压根儿就不知道自己能吃到什么的无歌很满意。
狄青兄弟自然也松了口气,穷苦人家出身,不说别的,日常食材是什么样子还是认得出来的。
在场大部分都是男人,于是点的肉食就偏多,主要是羊肉,还有一些牛肉以及野味的肉,诸如野狐,獾子之类的,数量较少,不过吃个新鲜,另外顾及到还有两个女子,又要了菘菜,木耳菜等素菜。
最后当然少不了吃饭必备的,酒。
庞丰一点这个,秦无歌就见两兄弟的脸上比方才更显出了开心来,忍不住摇头失笑。
因为不需要烹调,菜就上的特别快,没吃过拨霞供的秦无歌主仆和狄青兄弟看着桌上那一盘盘的生食,心说好在在大厅里,能学学其他人怎么吃的,否则就要丢丑了。
众人在等待炭炉上的铜锅里的汤料沸腾时,趁势聊了几句,这才知道,跟狄青一起来的,是他的亲哥哥狄春。
兄弟二人是从家乡被人雇佣来送货的,本想着年关前头挣点钱,这年能好过一些,谁想到货送到了京城,主家却以他们一路吃的太多,早把他们的工钱吃光了为由,只给了二人一串铜钱就打发了他们。
狄春气不过,想要找那主家以暴力拿回工钱,狄青拦住了他,一来是那主家位高权重,二来,大宋对武人是轻视的,倘若他们伤了那家的人,等待他们的恐怕不是工钱的全数归还,反而是牢狱之灾。
为了攒回去的路费,兄弟俩只好卖艺攒钱,然而他们虽然的确功夫不弱,但却都是真功夫,而不是耍花活的,嘴巴又不会说,于是生意便很差,眼见已经腊八,再不回家,恐怕年都不能在家过了,可家中尚有老母妻女等着他们带钱回去,他们这两天如果再弄不到钱,也只能饿着肚子上路了。
听了兄弟俩的遭遇,庞煜忍不住骂道:“要是让爷知道是哪家干了这么不地道的事,爷我肯定上皇——”
“咳咳!”秦无歌假装咳嗽了两声,庞煜的话语一顿,忙对无歌道:“诶,阿秦你着凉了么?”
面色不改的摇摇头,秦无歌道:“没事,刚才嗓子有些痒。”
庞煜放了心:“那就好。唔,刚才说到哪儿了,对,爷肯定要上皇城根上找几个说书先生一天到晚的宣扬他们的事迹,再找几个太学的酸生,写他几百张布告,贴满整个开封府,好好的给他们扬扬名!”
他话音落后,秦无歌便看见,狄青眼中在庞煜说出皇字是升起来的疑惑和防备便褪了下去,这让秦无歌悄悄松了口气。
“我跟你说,我最讨厌的就是你们遇到的这种主家了,他们又不缺你们这些人的工钱,干嘛刻薄成这样,断了别人家的生计有意思哦?”
似乎没察觉到狄青神色的变化,庞煜继续道。
一旁阿实忍不住好奇:“那这么说……庞少爷,你没干过这种事啦?”
“呃……”庞煜有些尴尬的骚骚被热气熏的红扑扑的脸,“应该没有吧?”他记得他欺负的都是那些舔着脸上前巴结他的人,因为这些人巴结他绝对不是因为他本身和他身上安乐侯的空头衔,而是他身上的庞姓。
而庞煜本身,如果可以选择,他宁愿自己不姓庞。
欺负了那些人之后,慢慢发现自己的名声不知不觉的在百姓中败坏,而大娘和哥哥看起来对他怒其不争却对他亲娘和他自己宽容和善了许多之后,庞煜便寻着这条路走了下来。
秦无歌斜睨了一眼阿实,阿实缩缩脖子,庞丰在一旁笑嘻嘻道:“哎呀,这汤好了,各位想吃什么就往锅里放吧,熟了就可以吃了,喏,这时酱,觉得没味儿就沾点,但是个茱萸酱,不能吃的还是不要沾啦。”
说着,已经毫不客气的将整盘片的薄薄的冻羊肉全部倒进了铜锅。
庞煜也问无歌要吃什么,上手给下菜。
狄青兄弟虽然因为庞煜的话,猜到他大概也不是好人,但在他们看来,富贵人家的子弟哪有不欺负老百姓的?但他们没有亲眼见到不说,这位庞少爷还请他们吃东西,跟他们坐一桌也没有瞧不起他们的样子,所以兄弟两个也不愿多想。
不多时,锅里冒出了肉的香气,多日未沾荤腥的狄春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手里的筷子有些迟疑,秦无歌见状先下筷子,笑道:“快吃吧,本就是给你们践行的不是么?”
“那就再次谢过了。”狄青也笑着,抬手夹了一筷子肉,放到了狄春碗里,众人这才放开了开始吃喝。
吃饭期间,等待食材煮熟的过程便是众人的聊天时间,因为坐的位置比较偏僻,大厅里高谈阔论的人比较多,所以大家说话声音稍低一点,便少了几分顾忌。
“狄兄如此功夫了得,为何不投身军旅,报效国家呢?”话题慢慢热乎起来之后,秦无歌终于忍不住开口道,不料一句话说出口,桌上除了阿实,其他人都目光古怪地看向了秦无歌。
秦无歌十分纳闷,对众人道:“怎么?我说错什么话了么?”
狄春冷笑道:“去做那个劳什子官干什么,且不说如今无仗可打,无官可升,这些倒是小事,便是真有仗打,难道还要听那些个天天只会之乎者也用兵之道完全不懂的酸儒文官指挥,最后送了命不成?”
“大哥,慎言!”狄青轻声喝道。
“这世道难道不让人说实话么?就是因为皇帝太重视那些个文官,咱们武人如今才会这么憋屈,连吃亏都得打落牙齿和血吞。”虽然被弟弟制止,狄青依然闷声道。
说完,自己倒了一碗酒,咕咚咚一口喝干了。
秦无歌皱眉:“怎么会如此呢?文官带兵虽然也有前例,但大都是精研兵书的儒将,上头真的上毫不懂带兵之道的文官带过兵?为何会这么做?”
狄青见话题撇不过去,叹气道:“姑娘难道不知道杨老令公是如何死的?”
一句话成功的让庞煜差点板起脸撂筷子,XXX的,爷请你吃饭,你给爷添堵?我家阿秦好不容易忘了天波府那边的事好么?
庞丰却是眼睛一转,凑上前道:“秦姑娘,你大概以前没接触过这些事,小人跟您说,是这样的,太宗的时候,杨老令公领兵出征,但是□□的时候有祖训,将领出征,朝廷必须派个文官做监军,兵权呢,是在监军手里的……”
不待听到这里忍不住要搁下筷子说话的秦无歌开口,庞丰忙制止道:“秦姑娘莫慌,等小人把话说完。”
秦无歌只好忍住,听到这里的明白了庞丰用意的庞煜却已经开始在心里偷乐外加纠结了。
“这太宗派去的监军呢,叫做王侁,哦,这个王侁啊,据说就是当朝王钦若王相公的祖上的亲戚……”
最重要的一句话终于说出来,庞丰偷偷看了一眼庞煜,果然得到一个赞赏的眼神,于是开心的开始继续给秦无歌科普当年的那场战争。
听见那监军王侁竟然是与王钦若有关系的,秦无歌心中便是一突,但后面听着听着就差不多要掀桌而起了。
她不是帅才,虽然并不清楚当初杨老令公的观点和监军王侁与潘美之间的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选择,但她很清楚,王侁他们要不就是真错了,要不就是有意陷害,最终导致杨业惨死的,是这两个人。
一代帅才,硬生生的被憋成了被草包领导的屈将,这该是多么令人痛惜之事啊。
听到最后杨业绝食三天而死,秦无歌忍不住拍桌咬牙恨道:“王侁潘美该死!”手掌和眼眶,突兀的就一起红了。
杨业,那可是他们天策壮武将军天枪杨宁的后人啊,杨将军当年被安庆绪暗算,却是因为久战而死,可是杨业,竟然是被擒之后绝食而死,那是如何的绝望,才能让他做出这样的选择?
“那那个潘美和王侁呢?太宗对他们是如何处置的?”秦无歌哑声道,但看着众人的神色,已然大致明了了。
不知道何时悄悄握住他手的庞煜小声道:“□□刚登基的时候,说过‘不杀文人士大夫’,所以,潘美降三级,王侁等文官流放了……”
“……”秦无歌已经无力去愤怒和不甘,心里只剩下了悲凉和可笑,一名大将,加上数千上万战士的性命,竟然因为□□皇帝的一句话,连个害他们性命的人的命都换不到。
文人的命是命,武人战士的命就不是命么?
如此朝廷,她……
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把眼眶中的酸意舍去,秦无歌抽回自己的手,对着庞煜笑了笑道:“谢谢你,我没事了。”
失去了她手的庞煜有些不舍和失落。
秦无歌看着沉默着都不再动筷子的众人道:“好了,不要因为我闹得大家都吃不好饭。”然后率先加了一筷子菜,递到了阿实的碗里。
“我以前是听过杨家将的故事的,但你们知道,武人打仗,战死实在太正常,我只是很羡慕杨家的女将军么,希望能跟他们一样能够上阵杀敌,扬我国威,只是没想到,如果不是不甘心,如果不是想要复仇,她们一介女流,怎么会满府都会有报效国家的志向?是我太想当然了。”
想当然的以为,这里也有与她一样信念的女人。
但她更想不到,杨家的仇与恨,竟然与王妤的祖上有血缘关系,那么如此一来,她的那条路,怕也是难走通。
大家正伤感时,两只大海碗突然落在了桌上,店小二的一句话打破了气氛:“来喽,客官,您的两大碗臊子面咧!”
一句吆喝,使得满座都吃拨霞供的客人们都忍不住瞧了过来。
接着,便有一道吊儿郎当的声音出现在了秦无歌他们这桌的附近:“哎哟,我还纳闷是谁跑到这店里吃起面来了,敢情是庞煜你小子的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