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出拍卖场后,倾颜在人来往往的繁华街段转了好几圈,确定自己把那个家伙甩掉了以后,这才没有继续乱晃。

    她并不是讨厌楚惊鸿,而是那货为人行事太过肆无忌惮,有他在身边,无论做什么事,她都觉得很不自在。

    倾颜直接回了倾家在阳城的那所宅子,大半天的奔波,她也很累了。

    回去招呼来美貌侍女帮她洗个澡搓搓背什么的,再吃了点可心的饭菜,换上一件漂亮的裙子,她就去了议事堂。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那出去办事了的爷爷和二长老等人,也是陆续回来了。

    “爷爷,很开心的样子嘛,有什么开心的事告诉颜儿啊?”一见到爷爷笑眯眯地迈着大步回来,倾颜忍不住问道。

    “嘿嘿嘿~~~~”倾城老脸都快笑出菊花了,神秘兮兮地在她面前晃着手指。

    倾颜嘴角一翘,俏皮道:“爷爷,是不是丹药卖得很好啊?”除了这件事,她就想不出还有别的什么了。

    “呵呵,颜儿,我们家族在阳城还是有一些产业的,我将那些丹药发放在那些产业里,卖出了很不错的价格,一万多枚丹药,总共卖到了五万金币的价格。”老爷子老脸快要笑出菊花了,五万金币啊,那可足足是家族大半年的总收入啊。

    一旁的二长老也是笑着点了点头,他在家族中本就是掌管财政的,对这些数据自然更加清楚。

    而在几人笑着谈话时,咚咚咚咚咚,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只见得大长老脸色有些阴沉的走进来。

    “发生什么事了?”见到大长老阴沉沉的脸色,老爷子约莫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淡淡地问道。

    “他妈的狗屁,居然敢压制丹药的价格,去他妈的。愿意和我们家族做生意的多得是,不愁找不到买家,哼哼!”大长老气呼呼的道。

    “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老爷子眉头皱了皱,厉声道。

    “他娘的。我买通了一个商户的奴仆。这才打听出来,原来是林家在动用关系给我们下绊子,哼。居然跟我们玩阴的。真他妈的犯贱!”

    闻言,老爷子和大长老的脸色都是变了变,倾颜并不意外,从林玉竹那个男人阴险的处事风格,就可窥得林家是怎么样的了,做出背后使绊子这种事。真不是多奇怪。

    “也罢。我们家族和林家的关系本来就不好,再加上李家那件事,估计林家现在也以为我们要对付他们了,不过目前最重要的是丹药的事。哼,林家对我们做的。我们家族迟早是会换回来的!”老爷子低叹了口气,然后挥了挥手,话音中带了一丝冷意。

    “嗯。”

    大长老和二长老也是赞同地点了点头。事有轻重缓急,现在最重要的是丹药,至于报复林家嘛。饭要一口一口吃,账也一笔一笔算!

    “既然丹药卖完了,客户也商谈好了,我们即日就动身离开吧。”老爷子沉声命令道。此次为了护送丹药。家族中的高手被调离了很多,如今家里多是一些小一辈的族人。他实在是放心不下。

    之后几人便是开始商讨离开的事宜。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大长老和二长老也是陆续离开,现在房间里只剩下老爷子和倾颜。

    老爷子干枯的手掌亲昵地揉了揉倾颜的脑袋,似是不经意地说道:“颜儿,你年纪也不小了,家族的事业也在蒸蒸日上,爷爷近日来结识了不少的青年才俊,要不要给你介绍介绍?”

    “爷爷——!”倾颜哪能不明白倾城是什么意思,当即被吓得小心肝一颤,赶忙头一歪,倒进倾城的怀里,娇嗔道:“讨厌啊,人家想多呆在爷爷身边嘛。”

    “颜儿还没到十四岁呢,还小呢!颜儿不想这么快就嫁出去,颜儿想多在爷爷和娘亲身边尽尽孝道。”

    老爷子眼角笑出了几条鱼尾纹,柔和的目光注视着倾颜,缓缓道:“可是颜儿,你迟早是要嫁人的嘛,这世上出色的男子可不止一个君飞扬,你也得多留心点啊。”

    一听到那个在她心里近乎是禁忌的名字,她心里一阵咯噔,表面上却努力笑得灿烂,“爷爷,我曾经发过誓,一定会打败那个男人的,在那件事实现之前,我是不会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的。”

    少女小脸上的表情有点倔强,好半响,她眼瞳中的冰冷才缓缓收敛,淡淡的声音,在大厅内残留回荡。

    “人做事,天在看,既然我当初立下了承诺,自然无论如何也要做到,并不是为了什么自尊心之类的,而是要让他明白,不是我配不上他,而是他,不配……”

    夜色深沉,银月高挂。

    当倾颜回到房间里,看到里面的景色时,却是把她吓了一大跳。

    素来都知道,这个男子艳绝极致,一举一动都有股摄人心魂的美丽,只是——他今日脑子进水了?

    只见他身着一袭深v开领妖艳细纱衬底的席地七彩飘纱,衣角的边上用银色的闪线层层叠叠的绣上了细致的暗纹。只不过那腰结处也没有好好的系着,露出小半个晶莹如玉的胸膛。

    如水晶天然散发着光华的发丝随意披散在身后,发丝下掩映的是晶如雪玉的脸颊,在银白的月光之下,闪烁着迷离的光芒。

    纵然看不出他的表情,但是那慵懒地弹着琴的模样,那完美无瑕的身礀,却是叫人在看到这一幕的那一霎,瞬间沉沦。

    不可否认,琴美,人更美,那种岁月沉淀的美丽,无可比拟。

    倾颜非但不是铁石心肠,更有一颗七窍玲珑心,怎么会感受不到?

    所以,她只是静静地站立在一边,静静地听完这一曲。

    说起这琴声,不得不说极其的古怪,听的时候极其的真实且悦耳动听,但每当你细细回想之时,却又会觉得好似不曾存在。

    许久。一曲终了。

    彼苍站起身来,越发显得身材美妙,但身材,却充满了力量感和爆发力,难以形容的协调完美。

    “我刚刚。推测了星象。是为了你推算的,倾颜。”他没有转过头,声音幽幽。带了些难以察觉的情绪。

    “什么?”她有些好奇了。

    “我推测了三次。”他轻轻地说道:“第一次,是在一个月后,你将会得到人生中的第一只契约兽。”

    倾颜表情有些古怪,一个月后?那不是天阳宴吗?

    “第二次,一年后,你会……”他有些迟疑。

    “我会什么?”倾颜一副很懵懂很无知的表情。

    他沉默了会,然后咬牙切齿道:“你会和某个家伙缔结连天地都无法割分的联系。”

    哪个家伙?什么联系?他却没有再说下去。

    倾颜完全不明所以,“你到底要说什么?”

    “第三次,三年后。你会遭遇人生的第一次大劫,或者是机遇,要么就是陨落,要么就是生命彻底的蜕变进化。”

    倾颜一激动,就大步跑了过去,不小心撞了他一下。却没想他竟然轻咳了一声,把他的头扭过来,这才发现他的嘴角挂了一丝凄艳的血迹。

    下意识的反应比大脑的思考更快,倾颜几乎是在顷刻间就把他抱住。

    “你——”

    “我使用了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力量,被规则反噬了。”彼苍脸色苍白。乖顺的靠在她的怀里。

    可似乎忽然想起了什么,抬起那张越发苍白艳丽的脸蛋,“倾颜,把你今天弄到的那块石头找出来。”

    倾颜皱了皱眉,本想说什么你好好休息吧,我自己的事自己能处理,可是在他盈盈流盼的目光中,却是什么话也说不出口。

    而且就这么抱着他,也忒别扭了点,明明他的身躯比她高大强壮的多,低头一看,嗷呜,非礼爀视,她不是故意的。

    瞧着她那别扭的样子,彼苍的脸上有着一抹不正常的红晕,双臂勾向倾颜的脖子,倾颜干脆把他横抱起来,小心地将他放在巨大的落地窗下面的软榻上。

    安置好这家伙以后,倾颜从怀中掏出在千药坊顺手买下来的那块黑色石头,有些诧异的问道:“这东西到底有什么用啊?”

    彼苍撇了撇嘴,七彩艳丽的纱衣在无色透明的窗户映衬下极为瑰丽,从那粉色蔷薇唇瓣吐出来的话语清清淡淡,“你走狗屎运了,这当然是件宝贝了。”

    “呃?”倾颜一愣,旋即低头仔细端详着那块黑色石头,前前后后仔细的看一遍,皱眉道:“这东西,怎么看不就一块破石头嘛!”

    彼苍一手枕着头,墨漆似的长发慵懒披散,神秘兮兮的摇着手指,道:“这可不是普通的石头,而且不应该是这个位面的产物,这里面,似乎储存着一种玄奥,不过制作这黑色是头的人或许是一名锻造师,所以这石头,只有天生灵魂感知力过人的人才能感应到。”

    玄奥?锻造师?灵魂感知力?听着这几个并不熟悉的名词,倾颜双眼微眯。

    玄奥神马的听都没听说过,至于锻造师,那是一个非常罕见高贵的职业,听说百万人中才能出现一个锻造师。

    而灵魂感知力,她从书上看到过,那是有关精神也就是灵魂方面的东西,不过书上讲解的太过复杂了,所以她也没仔细看。

    彼苍只是懒懒地瞥了她一眼,旋即伸出雪玉般的右手,掌心一吸,便是稳稳握住了那块黑色小石头。

    他修长的食指微动,寂静的房间内只听得“嗤”地一声,只见那本就不大的黑石体积顿时又缩小了很多。

    倾颜不由得自己看向那小小的黑色石头。

    黑色石头缩小了很多,大概只有一截手指大小,可是却散发着黑紫色毫光,一股股特殊的气息从其中散发开来。

    “去!”

    彼苍轻声道。

    话音刚刚落下,那黑色小石头便是漂浮到倾颜上空,旋即一道道黑紫色的特殊能量从石头中逸散而出,渀佛一条条无形锁链落下,足足有108道能量锁链。

    倾颜眼睛一瞪,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