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冰帝原来长得就是这个样子,儒雅如清风,一身青衣说不上华丽,但高雅十足,可是现在他一脸的煞气,右手握着一把长剑就这样立在了火绝谷上方,也不管后面追来的龙皇,因为他看到了下面的状况,死伤的都是自己的族人,那满地的残尸断臂中还有好些个长老,身为一族之长,此时怎能不怒,满心的怒火一时间无处发泄,突然大吼:“泥鳅龙,今天你和这些个小杂碎都要给我的族人陪葬!”冰帝的声音贯穿长空,他说的当然是龙皇和紫枫、孟翔战仙堂等人,冰帝此时心中无比懊恼,怪不得这近万的剑修会突然集体离开主战场,原来是支援这里来了,原来是来这里屠杀自己的族人来了...

    “大哥为我族人做主啊”,冰姬看着自己的哥哥哭喊着,一干长老看着冰帝早已是泪流满面,想想寒冰一族纵横潜龙位面无数年,什么时候有过这样屈辱的时候,可是这次,不仅镇族之宝被抢,就连族人长老也是死伤惨重,冰帝握着剑的手轻轻颤抖,显然已经愤怒到了极点,“龙皇,你这是要全线开战吗?”龙皇高傲的抬了抬头,“我领着数十万大军踏上你冰域的那一刻,就已经全线开战了,你,还在说梦话吗?”龙皇嘲笑着瞅着冰帝,仿佛是在看一个傻子。

    说话间,寒冰家族的人已经急速退出战场全部回援到了冰姬身边,背靠冰帝,自成一方,而这边战仙堂一干人等手持滴着鲜血的长剑敌视着寒冰家族这方,好像一言不合就要再次拼杀,冰帝落下来看着修罗残夜等人,再看看已经退回来的灰衣老者,别有一番意味的说道:“寒冰家的事情,不敢有劳修罗族和域主府”,言下之意就是要灰衣老者不要再插手,灰衣老者拱拱手退后了一些,馨儿苍白着脸说道:“冰帝族长,寒冰家族逢此大劫我深表惋惜,只是...”,“馨儿,你别说了,灰老,带着馨儿和修罗皇子离开这里吧,最好回上一界去,这一界,冰域将与龙族不死不休!”“啊!”听到这句话,灰衣老者,馨儿还有修罗残夜同时吸了口冷气,这是要真正的开战了吗?那上面四界的龙族与寒冰一族又将怎么处理彼此之间的恩怨呢?想到这里,灰衣老者不禁一阵后怕,恐怕经此一劫,上界的格局会发生重大改变,龙族族人虽少,但上界那些老家伙哪个又是省油的灯呢!

    想到这里,灰衣老者心里果断决定这一界不能再呆了,得立刻回去。

    “冰帝陛下,老朽这就带着少主和小姐离开”,灰衣老者看着冰帝的眼神慢慢的变得皎洁,又看了看龙皇说道,“我乃魔界紫薇天域修罗一族,想来这场战事应该不关乎我的事,我就先离开了...”,看着龙皇并不反对的表情,灰衣老者扶着修罗残夜带着馨儿就要走,顺带着连冷锋、潇潇和潇拓也带走了,紫枫等人并没有阻挡,“灰老...”,馨儿轻声叫道,修罗残夜也是一脸无奈,远远望着一边的慕容若萱,轻轻叹了口气,“待我修罗残夜真正成为修罗族的无上皇者时,就是我和你再见之曰......”,“馨儿小姐,老奴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就要带着你走,也请你理解,这里的情况已经不是我们几个人可以左右的了,这不仅关系到这一界龙族和冰域寒冰家族的关系,而且也关系着上四界龙族大能与寒冰世家的关系,龙族的强大,小姐身为一方域主的嫡系,也应该了解”,听着灰衣老者的话,馨儿不禁低了低头,龙族在上面四界十六域虽然人数远远比不上寒冰家甚至比不上一些小势力,但除去未成年的龙族,其他个个都是老的不能在老的老顽固,这老指的不是他们真的老,而是指的他们个个强大到了极点,而且极度护短,纵使受到族群人数限制,但没有任何势力敢惹怒他们,因为他们有的是手段!

    “现在该走的都走了,你还能怎么办呢?呵呵...”龙皇肆无忌惮的嘲笑道,冰帝一脸寒意,“自冰域与龙岛第一次结怨到如今,冰帝有战死的,龙皇有浮尸的,历经无数年,数十万年,两族的仇恨虽说大,但从没出现过一方带大军攻到对方家里的先例,没想到啊,金焱,自你继任龙皇以来,这次的功绩足可让你在龙族万世留名了!”冰帝不慌不忙的说着,紫枫听到这里才惊讶道,原来龙皇的名字叫做金焱啊!

    “不错,自龙族降临这个世界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了,本来龙族也不愿与你们为敌,但你们这些人为了一己之私围杀我龙族族人,剥其龙鳞,取其龙血,奴役龙族成为契约灵宠,这数不清的债都是从你冰域寒冰一族开始的,既然仇恨已经堆积了数十万年,那也不在乎再多这一次,身为龙皇,我以能为先辈报仇雪恨为荣,以踏碎冰域为荣,以血洗寒冰一族为荣,先辈们那数万年的屈辱奴役史,就让我这个不孝的后辈替他们讨回来!”龙皇的声音已经变得有些嘶哑,那声音仿佛带着魔力感染着在场的紫枫等人,“龙族原来还有这么一段屈辱的历史,想当年洪荒时期祖龙傲视天地,龙族何其霸道,想不到被发配到这里的祖龙血脉居然会经受这样的创伤,哎...”,紫枫心里一阵同情。

    “我,无话可说,但你龙族踏上冰域的那一刻已经注定了结局,那就是灭亡!”冰帝依旧冷傲的说道,没有一丝表情,“那,就战吧!”“战!”

    仿佛达成了默契,龙皇身形一闪已经退到了紫枫这边,这是孟翔已经慢慢从刚才的天劫中缓了过来,身上的真元力正在飞速的蜕变,天仙的气息涌现开来,尤其是那剑仙的无上锋芒,更是让人忍不住低头,生不得半点反抗,金绍看着自己爷爷来了,也扶着慕容若萱靠了过来,紫枫接过慕容若萱的双手,怜惜的轻抚她的脸颊,“谁让你来的,这里多危险啊”,紫枫轻抚着慕容若萱的脸颊,轻轻的唤着,慕容若萱不自然的红了双颊,“我我担心你...我、我想见到你...”,只是这一句话,仿佛利剑刺进了紫枫的心中,看着这张惊若天人的脸蛋,紫枫突然有种莫名的不舍,不自觉的说道,“此生有你,足以!”

    慕容若萱也不在意这里已经是战场,更是忽视了两边早已蓄势待发的杀机,这一刻他只是一个小女人,只想这样静静地呆在作风身边,那珍珠似的剔透泪珠一滴滴落下,“你没骗我吗?”

    “嗯,轩辕紫枫对天起誓,宁不苍天不负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