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4:所谓公开
bigbang第一次参与一位候补的节目是人气歌谣,昨晚陪着他们预录到很晚,韩露也是一夜没睡,好不容易等到他们去了演播室参加候补,她才得空在休息室沙发上偷闲一会。
然而,她眼睛闭上还没多久,休息室里的staff们便发出一阵嘈杂声,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才发现休息室墙上的显示屏已经在直播一位获奖者领奖了。
毫无悬念,bigbang以甩开第二名老远的比分一举拿下了一位。
虽然早有预料,但是幸苦了这么久终于看到这一天的staff们还是十分为他们感到高兴,朴智恩更是冲过来给了依然处于迷蒙状态中的韩露一个大大的拥抱。
“露露~看到了没?他们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她拍了拍韩露的背,扬起大大的笑容。
“我看到了。”韩露微微笑着回答道,她当然也很高兴,这毕竟是他们时隔三年的回归,在这之前不管是他们自己,还是一众yg的staff都为此付出了很多辛劳,意义自然不同。
暂停了和智恩的对话,两人都把注意力放到了屏幕上正在说着获奖感言的永裴身上。
但是,韩露却眼尖的察觉到了在一旁微笑着倾听的全志龙眼中闪烁着微弱的水光,他显然也察觉了自己的失态,掩饰性的略微仰起头,眨了眨眼睛。
看着这一幕,她心里有些酸涩。
或许在别人看来,向来以冷都男形象著称的gd也会有这么感性的一幕实在是件稀罕事,但是身为他身边的人,她却最是了解他与外在的强大相反的柔软内心,尤其是在经历了去年的低谷。
那时候公司忙于捧新人,bigbang空窗已久,回归遥遥无期,还要忙于带新人,准备各种巡演,繁忙的日程让他那段日子里笑容都少了许多,没有灵感的时候甚至很长时间都写不出一首歌,他便自我折磨一般彻夜泡在录音室,听不进去任何人的劝说,这种时候,韩露便只能在他身边陪着他,忍受这些煎熬,甚至还要承受他偶尔无处发泄的迁怒。
不过,每次冲她发了火以后,他都会很后悔,总会抱着她,一遍又一遍的说着对不起。
如此,循环往复,褪去了舞台上的光环,他也不过是个普通男人,暴躁,敏感,脆弱。
就是这样的他,在一遍遍的努力后,终于熬过了那些低谷的日子,才能突破瓶颈,写出了这些歌曲,迎来了今天的成绩。
《loser》这首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对他的一些折射吧,成名后的独孤,日渐失去自我,mv中的他原型便是自己,身着华服却孤身一人,在空旷的街道上徘徊。
如今,找回了自我的王者重新回到了舞台上,获得加冕。
繁华的背后是荒芜,所有人看到的都是他所获的荣耀与成就,却很少有人知道他为此付出了多少。
音响里传出的《loser》伴奏还没停止,休息室的大门便猛地被打开了。
韩露转过头,视线正好和第一个走进门的全志龙对上,他手上还捧着一位奖杯,心情显然不错,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
走进屋内和staff挨个击掌拥抱,最后走到韩露面前,毫不顾忌的一把将她揽入怀中。
重重撞进他怀里的韩露也没在意,脸颊贴在他胸膛上蹭了蹭,大方的伸出手环住了他日渐纤细的腰肢。
被这对高调的秀恩爱闪瞎了眼的围观群众们发出一阵嘘声。
“我好想你……”他的脸埋在她的颈侧,闷闷的说,“下次颁奖的时候你还是跟着我去演播室吧。”
“好。”韩露轻声应道。
我只是希望在我加冕的时候,你能陪在我身边。
一边继续打歌,一边出演新综艺,还有不久后就要正式开始进行的世巡,他们的行程变得日益繁忙,但大家都对这久违了团体活动期充满了新鲜感,虽然很忙,但却乐在其中。
还有最近开通了ins的top哥每天在持续不断的暴风更新,难得闲暇的时候,全志龙就拉着自家女票一起欣赏这位大哥更新的奇葩内容,然后再到他面前各种嘲笑他,逗弄的他恼羞成怒要揍人,然后全志龙便十分欠揍的躲在了韩露身后寻求保护,每每的把top惹得气急败坏却又无可奈何,但却依然故我的每天在ins上卖蠢。
时间一天天过去,bb这次采取了新颖的回归模式,每月公开单曲,持续四个月后才公开全新的团专,每月回归的同时,也在持续不断的飞往世界各地展开世巡活动,这一整年都是属于bigbang和vip的时光。
但是再美好的时光也终究会流逝,2016年初,在首尔最终场演唱会上,全志龙在安可时间里对大家宣布了一个爆炸消息。
他要入伍了,就在今年下半年,这将是他在入伍前的最后一场演唱会。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大家虽然对这一天的到来早有准备,但却没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突然。
“还有我,也会和志龙一起。”永裴待大家的情绪稍稍平复了一些后,又补充了一句。
闻言,vip好不容易平静了一些的情绪又躁动起来,今晚的爆炸消息实在是太多了,大家纷纷表示心脏承受能力快要超负荷了。
“大家会等着我们回来的对吧?”全志龙拿起话筒,笑着说道。
闻言,底下的回答声整齐划一道。
“会!”
“谢谢。”他吸了吸鼻子,眼眶有些发红,弯下腰对大家深深的久久的鞠了个躬。
韩露在工作人员区域看着他弯成九十度的侧影,眨了眨眼睛,眼眶也忍不住的开始微微泛红。
这就是流泪的感觉吗?
安可曲他们唱了谎言和最后的问候,无论台上台下,所有人都玩的很尽兴。
.......
全志龙入伍的那天,天色有些阴沉,甚至开始下起小雨,但依然有很多vip到场送他,大家站在部队的车前,罕见沉默的注视着那个已经换上一身军装的男人,他虽然身形并不高大,但是换上部队的军装后,看起来却自有一种英挺的气质。
永裴和他的入伍日期不同,要再往后半个月,所以他也算是组合里第一个入伍的人了。
这天,bb里的其他四人也来送他了,大家都十分沉默,挨个和他拥抱后,top又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切尽在不言中。
“大家今天怎么都这么沉默,我都有些不习惯了。”全志龙笑了笑,开口说道,“都开心点嘛,不要搞的像是生离死别一样。”
闻言,站在前排的几个vip勉强的露出了一起笑容,里面有几个是他的粉丝站站长,这么多年下来了,这几个眼熟的面孔从出道之初陪伴他走到了今天,感情自是不一般。
“等我回来。”他露出了标志的笑容,冲大家挥了挥手。
因为避嫌,不便公开露面的韩露正混在粉丝群中,但他却依然一眼捕捉到了她的身影。
两人的眼神隔着人□□汇。
“等我。”
他用口型说道。
韩露听懂了他的话,她知道,这句话是单独对她说的。
她的眼眶有些湿润,但却依然努力扬起笑容,冲他重重地点了点头。
他露出灿烂的笑容,最后冲大家行了个军礼,才转身坐上了部队的专车。
目送着他离开,大家又在原地站了会,才陆续散了。
2018年
时隔两年后,vip们等待已久的这天终于到了,也就是全志龙退伍的这天。
经历了部队两年的洗礼,他变得更加硬朗了,原本还有些浮躁的气质也变得沉稳起来。
不过这本还是高兴的日子,但是让大家疑惑的是,各大粉丝站子上传的某人今天的饭拍里,他的脸色看起来似乎有些闷闷不乐。
至于造成我们的leader心情不佳的理由嘛~
当全志龙来到久违了的家中,率先迎接他的便是两年来又肥了不少的家虎,猝不及防之下他差点被家虎扑倒,好不容易接住了自家爱犬,他有些错愕的抬起头,眼神正好和闻声从厨房里走出来的韩露对上。
“你回来啦?”她笑了笑,语气就像个终于等到丈夫下班的妻子一般,自然的喜悦。
看到这一幕,方才因为没在部队门口看到她而引起的郁闷心情也随之烟消云散了,他露出会心的笑容。
“嗯,我回来了。”
“稍等一下,饭菜马上就好了。”匆匆的打了个招呼后,韩露就又钻进了厨房开始忙碌起来。
见状,全志龙忍不住撅起了嘴巴,低头看了看正眼巴巴的望着他的家虎,才露出笑容,弯下腰摸了摸它的大脑袋。
“家虎,有没有想aba?”
家虎欢快的原地打了个转。
“哈哈^_^,真乖,你先自己玩儿,aba要去找oma咯~”
好不容易安抚了家虎,他才猫着腰偷偷的溜进了厨房,正好看到韩露正对着锅子,眉头紧皱,一脸苦大仇深的表情。
看着这一幕,他心里忍不住的暗暗发笑,凑上前去,趁她不留神一把环住了她的腰。
“老婆~(๑′ڡ`๑)”他侧着脑袋枕在她肩膀上,声音软绵绵的撒着娇。
“omo,你吓死我了!”正聚精会神钻研菜品的韩露吃了一惊,转过头说道。
她的动作正中他下怀,飞快地抬起头,扶着她的小脑袋,凑上去结结实实的在她唇上亲了一下。
“老婆我想你了~︿( ̄︶ ̄)︿”亲完他还露出委屈的表情,可怜兮兮的说。
“呀!你别干扰我烧菜!”韩露没好气的挥了挥手把他赶到一旁。
全小乖万分委屈的瘪了瘪嘴巴,一步三回头的走出了厨房,企图得到一丝怜惜,但让他失望的是,韩露却一次也没有回头。
午饭时间,还在刷新ins的vip便看到了全志龙时隔两年后的首次更新。
图上是他的自拍,还留着部队里的标准平头,身上却已经换上了家居服,在他身后是一桌丰盛的午餐,桌上摆着两副碗筷。
配字:回归后的第一顿午餐~丰盛吧~【爱心】
见状,vip们便纷纷像是打了鸡血般开始留言轰炸。
vip1号:爱心午餐?老实交代,谁做的?
vip2号:手艺似乎不错的样子,有点饿了,看到未来的龙嫂这么贤惠,朕心甚慰啊~
vip3号:这是已经同居了的节奏吗?
vip4号:龙哥都退伍了,看他这得瑟样,是不是再过段时间我们就能看到小龙女了?
vip5号:kkkk,楼上你别吓我~我们龙哥还没结婚呢~
......
这几年,在全志龙潜移默化的透露下,其实很多vip也都了解了他已经有了个感情稳定的女朋友,虽然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但是大家都知道,他很爱她。
可能一开始还会有些激进的粉丝反弹很大,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大家对他的私人感情便也睁只眼闭只眼了,毕竟那是他的事,她们粉丝就算再怎么样也无法干涉他的选择,而且他的这位女朋友也低调的让她们几乎抓不到什么蛛丝马迹,和以往的高调形成鲜明的对比,听资深粉丝说是圈外人,再加上从全志龙透露出的近况看来,他们在一起好像让他很幸福。
既然如此,便也够了。
真正爱他的人,不会那么肤浅,能看到他幸福便满足了。
2019年春天
全志龙的ins上更新了一张照片
一身西装革履的他,黑发梳的整整齐齐,面对镜头笑的灿烂,亮点在他身后,样式简洁的洁白婚纱,曳地的裙摆,身形娇好的新娘正站在梳妆镜前,造型师在一旁帮她佩戴头饰。
“你好,vip,介绍下,这是我老婆。”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