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西将被抢夺的货物清单说了一遍,他是这次车队的随行长老,数目自然一清二楚。

    接下来怎么办?一间一间民宅去搜吗?说不定有地下室,货物被埋在倒塌的房屋下面,这么大一个村子搜寻起来可不容易。

    从狼牙寨村民脸上的表情判断,货物没烧掉的可能性相当高。

    领主伸出右手,早前缠着我不放的“黑蛇”再次出现,但这次不同,长长的黑蛇在离开领主衣袖之后,便开始寸寸断裂,变成巴掌大小的黑影,黑影向四面八方散开,成百上千,就好比大量老鼠过街一样,这些黑影移动的时候无声无息,没有发放出半点声响。

    还能这么用吗?莫非这些黑影还能代替眼睛寻找货物不成?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迅速钻进四周民宅的黑影,心里羡慕不已,这东西用来偷窥一定十拿九稳!

    在领主大人忙碌的时候,我也没有闲着,我来到一栋被烧毁的民宅遗址前,开始翻找起来,跟在我身边的除了赖安外还有蓝发美女克莉丝。

    “你在找什么?”克莉丝好奇地往这边探头道。

    “黑衣人的遗体!我记得应该是掉在这一带才对!”

    “找那个干什么?”

    “那个≥∨,黑衣人很可能跟最近流行的大瘟疫有关,我在想说不定能够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幸运的话说不定能够找到驱除瘟疫的办法!”

    “真的?瘟疫是黑衣人弄出来的?为了什么?”

    “不知道,具体情况还不清楚,我当时质问他是否跟瘟疫有关的时候,他并没有否认,而且他好像掌握驱除瘟疫的办法,本来打算活捉他再进行详细审问,结果你们就刚好赶来了,被你们打岔,最终活捉他的计划就这样流产了!”

    “又……又不是我的错,我本来没打算动手的,是他们杀过来我才被逼反击!”

    给人感觉直率爽朗的克莉丝,这个时候神情变得忸怩起来。

    “你还好意思说,你们那个叫威廉的疯子冲上来就乱砍一气,你既然跟他是一伙的,你还能说跟你没关系!”赖安听了克莉丝的话后,非常不爽的反驳道。

    但你干嘛躲在我身后,既然有意见就直接跟她当面说个清楚。

    克莉丝显然不擅长跟别人理论,一时找不到反击的话,只能用眼神狠狠地瞪着赖安不放。

    赖安立即缩了一下脖子,怎么觉得赖安这家伙今天看起来比平时更加渺小,虽说平时也不怎么显眼就是了。

    这么僵硬的气氛可不好,我立即打圆场道:

    “事情已经过去,你们就算分出对错也无法改变什么,别再提这事了,特别是在领主大人面前禁止再提起!”

    我没有再理会两人,在形同废墟的民宅中继续找到黑衣人的尸体。

    克莉丝完全没有帮忙的意思,她将长枪抱在胸前,高高地站在用石头砌成的灶上,像监工一样从高处俯视我们。

    我和赖安合力将一根烧成黑炭的横梁移开,下面终于露出了一具烧成黑炭的尸体,尸体身上穿着的黑袍我再熟悉不过了,正是黑衣人那件从头罩到脚的黑袍,明明长袍包裹下的尸体都已经碳化了,但这件长袍却完整地保存了下来。

    不用我吩咐,赖安迅速扯下黑袍,开始在尸体上翻找起来,这家伙干这种事情的时候总是特别利索。

    长袍里面的衣物全部烧成焦炭,尸体表面已经碳化,赖安从尸体中翻找出来的东西都是一些日常用品,像小刀、饰品、钱币等,并没有找到任何记录有文字的东西,就算本来有,现在也烧成炭了。

    几块金币、银币在高温下熔化并粘在一起,赖安毫不犹豫就将它们收进了自己的口袋。

    这时一面奇怪的铜牌吸引了我的注意力,铜牌巴掌大小,朝外的一面已经熔化,但紧贴身体的一面只是被烤焦了而已。

    我小心翼翼地除去粘在上面的焦皮烂肉,铜牌终于露出了它的本来面目,上面并没有文字,只有一个古怪的图案,图案是一个头像,一个露着满嘴獠牙面相狰狞的怪物头像。

    近看有点像蝙蝠,但它的嘴巴是圆盘状,我可不认为有人会去崇拜蝙蝠,还将它们的样貌铸成铜牌随身携带。

    “知道这是什么动物吗?”我转头望向克莉丝寻求答案。

    克莉丝见我们发现尸体后早就凑了过来,她对烧成焦炭的尸体并没有露出半点厌恶的表情,想必这里的人早已经看惯了各种尸体。

    克莉丝仔细打量半天后,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还真是个靠不住的家伙!

    当然,这一次我没有将话说出口,这家伙下手完全不知轻重,刚才被她踢到的小腿还有被肘击的腰部现在还在隐隐作痛。

    至于赖安,他只看了一眼就直接摇头了,这家伙放弃得未免太快了吧,就不能好好过一下脑子吗?这可是非常重要的证物,只要追查到凶手的来历,说不定能够拯救大量染上瘟疫的人!

    算了,赖安这家伙对这世界的认识恐怕不比我强多少,一开始就没指望他能帮上什么忙。

    我将铜牌交给了领主,领主只是看了几眼便让克莉丝将铜牌收了起来,之后什么都没说。

    虽然很想询问一下情况,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但最终还是忍住了,如果领主想说早应该说了,不想说问也没用,我可不会干这种自讨没趣的事情。

    赖安将从尸体搜刮到的金戒指、金项链、金刀等物品全部据为己有,当然还有那件在大火中也没被烧毁的古怪黑袍,这件黑袍毫无疑问是个好东西,虽然对材料十分感兴趣,但我却完全不想持有它。

    黑袍可是重要的证物,杀害了黑衣人的证据,如果黑衣人还有同伴跑回来追查,手上拿着那种东西可就成了铁证,想赖也赖不掉。

    他们可是一群在一个国家大范围制造瘟疫的犯人,要说背后没有黑幕,我是绝对不相信,搞不好是什么恐怖组织的成员,我可不想再跟那些黑衣人扯上半点关系,这里的事情就交给我们伟大的领主去处理就好。

    我开始在心里盘算,要不偷偷放出风声说是领主干掉了黑衣人。

    货物很快就找到了,在一个仓库中保存着,但我左右看了看,没有发现用来拉车的两头牛驴。

    梅西立即道:“不用担心,牛驴我们已经找到,在村外南侧有一条小涧,我们在那边发现一间屠房,我们的牛驴被牵到那边去了!”

    在赖安吹响竹哨招呼他们之前,梅西该不会一直在村外头徘徊?他们没丢下我逃跑这一点还是让我十分感动,梅西这家伙说不定意外的是个不错的人。

    猎户村的村民迅速将货物装车,缓缓推出仓库。

    外面围了不少狼牙寨的人,但没有人敢靠近。

    猎户村的村民个个手执钢刀长枪,神情凶恶,有这几尊门神在狼牙寨的余孽轻易不敢造次,再加上之前领主露的一手魔法,那可不是用来吓人的东西。

    “喂!”威廉突然从后捉住我的肩膀,叫住了我。

    他恶狠狠地道:“你这家伙,我刚才在村里看到女人和小孩的尸体,身为一名荣誉的贵族,绝不能容许杀害老弱妇孺这种暴行在眼前发生而不闻不问!”

    我用力拍掉他按在肩膀上的手,转身看着他冷笑道:

    “如果刚才的那番说话是发自内心的话,倒是让人敬佩的发言,在我所知,贵族残杀妇孺的事情时有发生;我来问你,如果你看到某个皇亲国戚达官贵族在虐待妇孺,你还能像刚才那样捉住对方的肩膀,说出刚才那番慷慨激昂的话语吗?”

    “你这是在小看我吗?不管对方是什么人,我要说的话都不会改变!”威廉声色俱厉地道。

    “姑且就当是这么一回事吧!”对方这样的回答是理所当然的,先不管他是真心还是假意,但我可以肯定他根本不可能做得到他所说的事情。

    “你刚才说你看到女人和小孩的尸体?但你要知道,这里爆发瘟疫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据我所知,狼牙寨在爆发瘟疫之前是一个拥有四、五百人的大村落,但你今天看到多少人了,过半数村民已经病死,剩下的人大都染上了瘟疫,这里每天都有人死去,看到几具没人处理的尸体一点都不奇怪,染上瘟疫死去的尸体根本没人愿意去触碰!”

    “……”

    “而且只要拿起武器,不管是小孩还是妇人,强盗就是强盗!这里的人从小就以狩猎为生,擅长武器弓箭,一个十岁大的小孩拿起弓箭就能够轻易射杀一个成年人!别太天真了贵族小少爷,这里是战场,拿着武器的全部是敌人,我们可是拼了命才闯进狼牙寨,跟你们不同我们并不是来游玩!”

    我说完我想说的话后,没再理会威廉,转身快步跟上车队。

    货车移动十分缓慢,全靠人力去推,而且这些货车跟现代的车辆不同,并没有轴承,一根横木穿在一对铁圈上滚动,横木跟铁圈之间持续发生激烈的刚性摩擦,跟现代走钢珠走滚轴的车辆完全不同,摩擦非常大。

    狼牙寨南侧,我们来到梅西所说的屠房前,还没有接近,浓浓的血腥味便扑鼻而来。

    我担心地道:

    “我们的牛驴该不会已经被他们宰杀了吧?”

    梅西大有深意地答道:

    “还没,因为他们还有别的肉要处理,所以活着的牛驴被保留了下来!”

    我看了看话中有话的梅西,一时猜不透他话中的真实意思。

    我们刚接近屠房就有两名猎户村的村民走了上来汇合,他们手中还牵着两头牛驴。

    牛驴已经相当老迈,这可是猎户村硕果仅存的两头牛驴,之前村子还有两头比较壮健的牛驴,但卢克带队的时候遇到鬣狗的袭击被吃掉了,加上我之前弄回去的一头小牛驴,全村上下只有三头牛驴,但我的那头小牛驴年纪太小,暂时还成不了劳动力。

    由于在意刚才梅西所说的话,我推开了屠房的木门,一股刺鼻的腥臭味扑面而来。

    “原来如此!”

    我扫视了一眼简陋的屠房,立即就明白了梅西刚才话中隐含的意思。

    屠宰场在猎户村也是有的,主要是用来处理一些无法在家里料理的大型猎物,财产基本上是共有,谁都可以自由使用。

    这时好奇心旺盛的克莉丝已经凑了过来,探头张望道:

    “你干嘛站在门口挡着?”

    我看了一眼便退出了屠房,并顺手关上木门道:

    “我劝你还是别看的好!”

    “干什么神秘兮兮的?让开,人家也要看!”

    克莉丝伸手按在我的肩上用力往旁边一推,硬是将我推开半步。

    见有了空隙她立即闪身上前,手一伸已经将我关起来的木门重新推开。

    浓浓的血腥味再一次涌出,血腥味中还混杂了各种古怪的气味,熏人欲吐。

    我不愿意再多呆片刻,扔下已经走进屠房的克莉丝自顾自地转身离开,跟随后赶来的威廉擦身而过。

    很快,克莉丝和威廉两人面色苍白地从屠房里面逃了出来。

    威廉在一名跟班搀扶下不停地干呕,可惜他什么都没能吐出来,晚餐时间已经过了很久,不管他之前吃了什么早就消化掉了。

    对于只知道吃肉,从来没见识过屠宰场那种血淋淋场面的大小爷,刚才房间内的景象对他来说稍微刺激了一点。

    美女克莉丝面色也好不到那里去,虽然想上去扶她一把,但还没接近就被她狠瞪了,因为担心她会暴起伤人,所以我还是乖乖地呆在一旁好了,谁让她不听我的劝告,这是自作自受,放着不管就好。

    其实这里的屠房跟一般的屠宰场没什么区别,里头挂满了肉,到处都是鲜血,屠房中间放置了两个用来肢解动物尸体的平台,现在平台上面放着几具处理到一半的尸体,尸体的内脏大都已经被掏空,碎肉鲜血洒了一地,在屠宰场这是非常普通的光景。

    要说有什么特别,那就是现在躺在平台的上尸体并不是来自动物,而是人类。

    包括墙上挂着的,木桶里装着的,全部都是人类的肉和内脏,在屠房的角落,还没来得及掩埋的人类头骨堆积如山,少说也有几十具,大量的蛆虫在头骨的眼孔鼻孔钻进钻出。

    他们袭击我们的车队之后,为什么要搬走尸体的谜题得到了新的解释。

    狼牙寨的贼人搬走尸体,不仅是担心尸体相貌被认出来,更是为了他们身上的肉,那怕是自己同伴尸体上的肉,他们也不放过。

    “可恶,狼牙寨那群丧心病狂的家伙,刚才就应该将他们全部宰了!”威廉终于缓过气来,已经在旁边大声地叫嚣起来。

    我看着激动的威廉,淡淡地接口道:

    “也不能够这么说,相信他们也不是喜欢吃人肉才这么做!”

    “还能为什么?”

    “也就是说他们已经被逼迫到如此境地了!之前我已经说过了,狼牙寨是一个规模相当大的村子,人很多,食物需求非常大,他们前不久刚遭遇大群鬣狗的围攻,山上的猎物都被吃光了,之后又遭遇大瘟疫,村民死的死病的病,日常生活已经无以为继!”

    “……”

    “有着相似遭遇的村子,这附近应该有很多,我们猎户村要不是在早前刚好得到了大量的肉,恐怕也会步狼牙寨的后尘,如果觉得大家很可怜,贵族大人拿出一些粮食救济一下大家如何?有吃的谁还会去当强盗去吃人肉?”

    “……我不是你们公国的贵族,这种事情我帮上不忙!”

    “……”听起来情况有点复杂,但我并没有继续追问的意思,要说为什么,因为我打一开始就没期待过他真的能够拿出什么东西来救济灾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