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技楼中的人好像都不待见辰昊一般,他走到,大家都是有意的避开他,这让辰昊一时间有些不爽了起来,看着如此大的武技楼,让他这第一次来这里的人,如何寻找书识啊。

    “哎……”辰昊低头轻叹,感慨世态无常,人心难测,突然,他眼角的余光看到了二个模糊的小字,心神震动之下,辰昊伸手去拿一本已经枯黄的书,这本书可以说是武技楼中最烂的一本书,也不知道赵彦师伯为什么没有将其清理掉。

    “焚天大陆五大禁区。”辰昊拭去书页上的灰尘,这本书已经有些年代了,而且放在这里一看就知道很久没有人翻阅过了,辰昊将灰尘擦去,轻轻的翻开旧书第一页,里面的内容让辰昊眼神收缩了起来。

    “武道山,传闻里面有武帝留下的武道,但却从未被证实过,无论怎样的强者进入到武道山中,都在也没有出来过。”

    吸……

    辰昊紧紧看了第一焚天禁区他的脑海就嗡鸣了起来,关于焚天大陆五大禁区,他是真的不知道。

    书页在翻,一页中,介绍的内容有限,但廖廖几字却是能彰显出禁区的可怕与神秘。

    “轮回谷……之后无字,这第二焚天禁区竟然没有介绍,可见这轮回谷是有多么的未[一^本^读^小说][]知。”

    辰昊没有多想,这些地方距离他现在根本就是遥不可及,他现在仅仅是知道了这些地方,并牢牢的记在了心中。

    “万兽山,焚天大陆万兽生养之地,据传闻,这里乃是兽王留下的传承地,此山深处的妖兽,就是连人王都不敢轻惹,恐怖程度可爆发焚天大陆的死亡一战。”

    辰昊终于看到了一个有关自己的消息,万兽山竟然也是焚天大陆的五大禁区之一,看其书上所介绍,若不是有兽潮,估计人族是轻易不敢去那里的吧。

    “死亡之地。”书本第四页翻开,辰昊眼神之下,他的身体竟然莫名的颤抖了一下,若不是.够强大的话,他甚至连禁区之书都拿不稳了!

    刚刚的感觉,辰昊就好像自己已经死了,意识瞬间被切断,仅仅四个字,就让辰昊发生如此异样,这死亡之地未免太恐怖了吧!

    死亡之地,有死无生,里面所蕴涵的死亡气息,可斩一尊圣人!

    廖廖的几字介绍,已经让辰昊的嘴唇干涸了起来,这个地方太恐怖了,不同于其它禁区所介绍的神秘,这死亡之地,竟然直接公布了里面的死亡气息可斩一尊圣人,圣人可是大帝之下,天地至强者啊,正常情况下,是不可能战死的。

    压制住心中的震惊,辰昊继续翻阅书本第五页,他知道,书本上所写的地方,都是焚天大陆真正的危险之地,若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力量在其中,也不可能被例入焚天大陆的禁区了。

    “乱古战场!”辰昊忍不住竟然低吼了出来,此时四周的弟子,明面上都是在假装看书,但暗眼观察下,全部是将心神盯在了辰昊的身上,还有不少弟子想去叫醒赵彦师伯,但看赵彦师伯睡的那么死,又没有人敢去叫,生怕醒来被牵怒。

    “我知道了,他在看那本,早已经没有人翻看的焚天大陆五大禁区的书了!”

    有人低吼,他的语气好像充满了震惊一般,在这位弟子吼话间,武技楼一时间的人群都开始议论纷纷了起来。

    “不是吧,那个外门弟子竟然看那种书,那焚天大陆的五大禁区在永生门谁不知道啊,这可是常识,一些乡间野士都知道的事情,他竟然看的那么津津有味,还神情充满震惊,真是太搞笑了。”

    有人吐露不屑之语,在听到辰昊竟然在翻看焚天大陆五大禁区后,所以人看向辰昊的目光都充满了鄙视,一本非常普通众所周知的书本知识,他竟然不知,看来二月前他所斩杀七夜魔君的事情,完全是沾千紫女神的光了。

    无视这些人的嘲语,辰昊的心神此时都凝在了乱古战场这四个字之上,他的灵魂仿佛在这一刻,打破了乱古时空,回到了乱古战场上!

    五帝争天命,焚天战死,仙君夺天地,魔主夺魔地,兽王与武帝狂战共占荒芜无边的焚天大陆。

    “噗。”辰昊看过短短几字介绍之后,便是一口逆血喷出,五大禁区的旧书竟然在他的血下,开始焚毁了!

    这一幕的突然出现,震惊了所有人,一时间武技楼竟然出现了死一般的寂静,不过也在同时,一道稳重的脚步声出现在了辰昊的身后。

    “赵彦师伯……赵彦师伯……是赵彦师伯,这小子有麻烦了,毁书可是大罪,这下有好戏看喽。”

    人群中有人惊醒,按理说,看书看到吐血的,这辰昊还是第一人,他创下的看书神话,此事被众人今后时不时的拿出来,当做笑话而讲。

    “你没事吧!”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平常脾气极为火爆的赵彦师伯,在今天竟然温语了起来,如果没有听错的话,他刚刚的话,是在关心辰昊!

    一圈力量自赵彦的手中浮现,贴在辰昊的后背间,辰昊所受的灵魂创伤,开始慢慢的稳定下来,但灵魂是人体最神秘最脆弱的生命本源,灵魂如果受到伤害,这可是很危险的,辰昊只不过是看了一本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书,竟然将自己的灵魂给伤了!

    “快服下这颗定心丸。”

    赵彦脸色有些不好看,辰昊的灵魂受到伤害,他感知到了,他虽不清楚事情的发展经过,但他却可以肯定,辰昊的灵魂之伤,与刚刚所看的五大禁区之书,有莫大的联系,而且那一口血力,让赵彦产生了恐惧。

    他本在睡觉,这是他每天的习惯,但在刚刚辰昊喷血的瞬间,他明显的感觉到了一股可以毁灭天地的力量出现,但那股力量出现的突然,消失的更快,若不是辰昊吐血受伤,他都以为那是自己做了一场噩梦而已。

    血能焚去书本,这倒是一个新鲜事,四周弟子七嘴八舌的,都在讨论辰昊这个变态,他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与常人不同,在他身上所发生的事情,真的太过奇怪了。

    “刚刚的感觉,到底是怎么回事!”

    辰昊自己也是震惊万分,明明只是看了一本书罢了,怎么会看到吐血,而且刚刚自己的灵魂仿佛离体了一般,去到了一个辰昊即陌生又熟悉的地方,这种感觉辰昊说不上来,不过乱古战场,却是被辰昊死死的烙印在了脑海中,仿佛有一道力量在召唤他一般,让他无论如何,一定要去一趟乱古战场。

    乱古战场,可是当年五帝爆发战斗之地,那片空间拥有五帝的残留力量,更有无数人、仙、魔、兽的生命死在其中,可以说,乱古战场才是焚天大陆真正的第一禁忌之地,那里陨过一尊大帝,更是有天命降临在那里。

    “你好点没有?”

    赵彦看到辰昊的气息慢慢稳定下来,他慌乱的心境也是瞬间放了下来,今天赵彦的举动太不符常理了,有些好事之人看不惯这一幕,想要从中作梗。

    “赵彦师伯,这外门弟子公然闯入我内门,并且还来武技楼毁书,这可是大罪,师伯是否要按门规处置,好给我们这些弟子立个威。”

    辰昊抬头看去,这是一个少年,他辰昊不认识,但对方竟然心思如此恶毒,言语间,将话说的很圆满,根本不给人留活路。

    “师兄,我好像与你无恩无仇吧,为什么,你为什么要针对我?”

    辰昊竟然已经来永生门学武,就已经把这里当成是自己的家了,而且三个老头对他很不错,自己的小弟也是被暗中培养了起来,他甚至都没有想过,会主动的去和自己的同门结怨,但有些人,总想找他的麻烦,这让辰昊此时的情绪有些不稳了起来。

    “为什么?没有为什么,破坏了门规就要受罚,不然我们这些弟子,一人毁去一本武技楼中的书,那永生门还要不要存在了?”

    少年十分恶毒,一字一语,都是要将辰昊给逼死,明明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他却小题大作,这种人真的很可恶,若不是这里是永生门,辰昊真的很想一拳轰杀了这名男子。

    “住口,我的决定,难不成还要你们帮我做不成?你们想要一个解释是吧,好,我就给你们一个合理的解释,他,辰昊,是门主与二位长老亲任命可以来武技楼挑选任何武技的人,大家如果有什么不满,门主与长老应该还在永生殿,大家去找便是,但在这里,你们都给我安分点,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别在这里碍老子的眼。”

    赵彦不愧是火爆脾气,他对辰昊温语,可不代表对其它人也是一样,前后的待遇简直是一天一地,在赵彦的火爆脾气之下,一众弟子竟然都将头低了下来,没有一个敢用眼神直视赵彦,他的话,太过有震慑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