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阅读最新内容。当前userid:,当前用户名:''10.暗藏的杀机,奇怪的徒弟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我睡到一半时,忽然闻到一股子血腥味,顿时刺激的我干呕起来,迷迷糊糊间仿佛听见有人在大声喧哗,要不是反胃的太厉害,真想他们闭嘴,不知道孕妇睡觉的时候应该安静吗,没素质,心里埋怨着那一帮子缺德的家伙,我居然,,,又睡着了。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姑姑,姑姑,快起来吃点东西吧。”金灵芝坐在床前轻轻晃动我的手臂,我嘤咛了一声,悠悠转醒,道:“什么时候了。”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卯时了,我们现在去海阔天的院子继续喝酒。”我抬手抚了抚额头,刺鼻的酒味皱起了眉头,“海阔天?是谁啊?”我当然知道海阔天是谁?可是昨天他们互相认识的时候,我已经睡着了,所以现在不得不作势询问一番。“就是昨天被楚留香冤枉是窝主的那个人,对啦,姑姑,你最近不是没什么胃口吗?我让他们给你熬了皮蛋瘦肉粥。”看着兴致颇高的金灵芝,,我实在是无力再说什么了,这丫难道忘记我们昨天夜不归宿了吗?而且还要拜宗庙啊亲,我们没去诶⊙▽⊙金灵芝看我脸色异常,仿佛知道我在想什么似的,“姑姑放心吧,我已经使人去跟奶奶说过了,昨夜虽为良辰吉日,可更好的日子也并不是没有。何况,我怀疑海阔天与丁枫另有阴谋,昨夜balabalabala”待金灵芝将一番前因后果讲完,我也已经洗漱完毕了。“灵儿,你昨天没去找张三晦气吧,他可是偷珠贼呢?”听我问件事,金灵芝脸上的颜色立时就不好看了起来,诺诺的说,“,去,去了,不过,,,”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不过,反而被他们欺负了吗?灵儿,我知道你看重我送的东珠,我很高兴,说实在的,对你,我并没有当你是小辈,一则,我们年龄相当,二则,我真的很喜欢你,与你一处,我感觉很自在,可我也并不希望你因为我送的东珠而受人折辱。”我起身幽幽的说。“我自然是明白的,可那口气就是怎么也咽不下。”金灵芝还是有些气不顺。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我不是说了,要教训他们,以后有的是机会吗?”我叫来青蕊,,将一些东西整理了一下便出门了。来到客栈门口,正要上马车之时,抬头看了一眼,却看到了龙门镖局的字样,我的嘴角抽了抽,希望别是佟湘玉她老爸开的那个,不然我真的要雷死了。“走吧。”海阔天一发话,我就感觉身下的马车开始转动轱辘,震的我胃里不停的翻涌。“呕,呕,呕,,”“停下,”金灵芝见我干呕个不停,于是掀开车帘,让车夫停车,这时骑马的楚留香和海阔天听见动静,当即打马掉头,过来询问发生了什么?“我姑姑晕车,你们谁把马换给我们一下。”“呕,呕,”似是在印证金灵芝的话,我又开始呕吐起来,楚留香和海阔天二人对视一眼,楚留香说:“不如就由有在下带着这位姑娘吧。”金灵芝脑子一转,不知怎么想的,竟没有争取和我一起骑马,而是在楚留香抱我上马之时,贴身对楚留香说了一句,“知道你楚香帅是风流浪子,可是,不许你打我姑姑的主意。”楚留香闻言苦笑一声,本想摸下鼻子掩饰一下尴尬,却想起自己正抱着一个女子,又无奈地摇摇头。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遇到你,我怎么总是倒霉。”我埋怨似的低语,倒教楚留香情全身一震,海阔天见此不由暗叹,不愧是处处留香的盗帅,到哪里都能结识红颜知己。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到达庄园的时候差不多七点左右,海阔天已经打门就招呼下人上酒上菜,期间金灵芝也将自客栈带来的米粥拿出来,道:“这粥,我可是叫青蕊熬了整整两个时辰,姑姑无论如何也赏脸尝一尝。”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我看着那一‘碗’粥,额角不由滴下一滴冷汗,这是一碗,还是一盆啊,够一桌子人吃了都,等酒菜上齐之时,金灵芝和胡铁花又开始拼酒,看着他们那个喝法,我都要醉了。“灵儿,先随我出来一下。”酒毕竟伤身,这样下去,吃亏的是她自己,(所以你就教她六脉神剑,让她学段誉那个呆瓜作弊吗?)半响,我们回到桌上,彼时胡铁花问:“不知女侠又传了多少真功夫给金灵芝小姐呢?”看着他似笑非笑的一张脸,我不由想到张智尧和樊少皇在微博上发的一张照片,那是大结局时,胡铁花在麻衣教外面等待楚留香时的情景,图中还有一个南瓜,两个人就互相调侃说什么“金花银花,不如双眼桃花胡铁花,西瓜冬瓜,不如歪咀南瓜楚呆瓜”,当时两人的粉丝,可是为此狂热了好久呢。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真功夫?不知在胡大侠眼中,什么功夫才是真的呢,还是说都是假的。”我笑意盈盈的看着他,不可否认,胡铁花是一个豪侠,但他太过目空一切,看不起女人,要知道,武林中最不能小看的,就是老人,女人,孩子,这次,必定要他在个大跟头才好。唔,不知道和小原童鞋合作怎么样呢?我坏心的想。楚留香心下一震,觉得这个女人,还是方才呕到头晕的时候可爱些,这样的强势不服输,只怕没有男人受得了的。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胡铁花说:“要我老胡说,什么都能是真功夫,什么都能是假把式。”看着他挑衅的眼神,我也起了兴趣,道:“无论真假,都让事实来说话,灵儿,你现在可以放心大胆地拼酒了,看是你技高一筹,还是胡大侠功力深厚。”我端起面前的鸡汤想喝一口,谁知那种反胃的感觉又来了。“姑姑,你怎么样,来,漱漱口。”金灵芝帮我顺了顺气,道:“要不然让厨房给姑姑蒸鲫鱼。”我摆了摆手,道:“不用了是我自己不争气,海帮主,我先失陪了。”说完起身离开大厅,却不料我因为一日没有进食而头晕眼花,多亏经过丁枫时他扶了我一把。“多谢丁公子了,劳烦丁公子把姑姑的嘴撬开,我给她灌一些粥下去。”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这样不太好吧。”丁枫有些踌躇。“不敢?你,过来”金灵芝当即随手指了一个丫鬟,那丫鬟以眼神请示海阔天,海阔天点头示意要看看是怎么回事。“灵小姐,还是婢子来吧。”这时,一直在外忙活采买的青蕊回来,见金灵芝要灌我喝粥,自己主动应承了下来。“咳,不知这位女侠可是身染怪病,怎么,,”“去去去,你才有怪病呢,你全家都有怪病,有你这么说话的吗?”一边楚留香话还没说完,就被青蕊打断了,胡铁花怪异的看了一眼青蕊,道:“我老胡今天算是见识到啦,主子还没发话,这下人就抢着开口,”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还不知,金府的管教如此松懈。”胡铁花的话一说完,在场众人的脸色都不好看了,金灵芝和青蕊是在恼他出口侮辱万福万寿园,而丁枫,却担心这样下去能不能把楚留香等人骗上船,毕竟以金灵芝的脾气,要她和胡铁花等人坐一条船出海,确实有些不太可能,偏偏公子又要让自己把金灵芝带去。海阔天则是生气在他的地方,这胡铁花也不知收敛一些,一时脸色都有些阴沉,楚留香却是在感叹,胡铁花的嘴巴实在是太能惹祸了,气氛顿时有些凝重。“好了,我先出去走走,你们都不用理我,劳烦‘丁世侄’看顾一下灵儿了,海帮主,实在抱歉。”我恢复一些气力后起身说道。“姑姑小心。”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前辈慢走,丁某必定不负所托。”丁枫有些疑惑,不知金灵芝跟她说了些什么,她竟然愿意自己照看金灵芝。“姑娘可去后院散散心,那里的冰莲,这几日开的好看极了,也是我们忽略了姑娘身体不适。”海阔天的涵养也是不差,我向他点头。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徒步行至内院,见一十岁左右的女孩子正在哭泣,看她的打扮该是有身份的,就不知是不是海阔天的家眷了?“小姑娘,为何饮泣?”楚留香?他怎么会在这儿,他不是在前厅和海阔天等人扯皮吗?我才不会自作多情的像某些所谓的穿越女主一样,认为刚见几次的人会为自己而放弃和好友共饮的机会,再说,古龙笔下的男主总是以友情之上的,我才不要成为敖寸心那样的女人呢,到最后也没人念她好。“自我出生后爹爹从来没有看过我们,娘说都是因为我是个女孩子才让爹爹不喜欢我们的。”小女孩儿委屈的说。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你这么可爱你爹爹喜欢你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讨厌你呢?乖,不哭了啊。”楚留香温柔地给她擦了泪珠,神情认真的仿佛对着自己最珍爱的宝贝,我想我有些明白为什么那么多女人喜欢他了,可惜这样温柔的男人内里就是个中央空调,和花满楼一个调调。我正打算转身离去,反正那小孩儿也不哭了,谁知却听到了以下对话: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我爹真的会喜欢我吗?”小女孩期盼的问,楚留香实在不想让这样一个可爱的女孩子失望。(亲,在你眼里恐怕是个母的都可爱吧。)“当然了,不仅你爹爹喜欢你,楚叔叔也很喜欢你,还有那个大姐姐,她也会喜欢你的。”该死的楚留香,你好好的没事扯上我做什么?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对,我也很喜欢你,只是先前看你们说的兴起,就没有过来,”我转身淡淡的说。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楚大侠也在此,倒显得我多余了。”面对楚留香疑惑继而又转尴尬的神色,我很不厚道地勾了勾唇角。“姐姐笑起来真好看,只是为什么要戴面具呢,还有还有,姐姐的头发和衣服我好像在哪儿见过,那个人穿的和姐姐一样,那个人是不是姐姐呢?”小姑娘眨巴着眼睛,再不似先前那般胆小和拘谨,楚留香啊楚留香,你果然是个天生的女性杀手?“那个人不是我,但我应该知道他是谁,不过也可能只是巧合?”小姑娘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白头发,紫衣服,和我一样?难道是紫胤真人?管他呢,无论是不是,现在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就是看热闹。’“姐姐,我叫星儿,你叫什么名字啊?”星儿问道。“姐姐没有名字。”没有名字?人都是有名字的,她怎么会没有呢?难道是忘记了吗?一个人会连自己的名字也忘记了那想必是发生了一件让人十分悲伤的事,让她再不愿想起,甚至连名字也要忘记。“姑娘,出来这么久了,是不是回席呢。”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楚留香站起身淡淡地笑,想想自己出来也差不多一刻钟,胃里也不似先前翻涌,便点了点头,想起此次出海,这小姑娘的父亲海阔天会死在海里,不若把他也带回去好了,楚留香看着我牵着小丫头的手,微微笑了一下。“你可愿拜入我独孤剑派,成为独孤剑派第三代弟子。”星儿摸不着头脑,问:“独孤剑派是什么?”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我摸了摸她的头,道:“是姐姐的门派,你可愿拜我为师,传我衣钵。”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师傅在上,请受弟子一拜。”星儿听我这样说,忙松开我的手,跪下磕头,楚留香不明白,为什么我明知道海阔天不是好人,还要收他女儿为徒,如果说是因为根骨奇佳让她动了念头还好,可是他一眼就看出这小丫头明明不适合练武,但是楚留香没有注意她的手,那是一双适合练剑的手,独孤九剑本就以剑招奇险而著称,笑傲江湖中令狐冲内力被废之下仍旧能以剑招逼走对手,可见其厉害。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回到厅内,金灵芝还和铁花拼酒,因为有六脉神剑作弊,金灵芝面色如常,反倒是胡铁花双颊已显红晕。“我饿了。”我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这句话,让众人都呆愣了片刻,楚留香更是疑惑,我不是该先说自己收徒的事吗,怎么又回到吃上面了?只能说吃货的世界楚香帅是不能懂滴。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胡兄,若是真的快成亲了的话,到是件好事啊,却不知新娘是哪位啊?”丁枫笑言,我却从碗里抬头说到:“若这世上还有谁会愿意嫁给胡铁花,那人必定是华生高亚男。”楚留香和胡铁花听完后颜色一变,要知道高亚男与胡铁花之间的瓜葛,除开自己三人之外高亚男可是年枯梅师太都未曾言说的,不然以枯梅师太那护短的性子,在得知胡铁花有负高亚男之后又怎会不追究呢?可是却无人知道,华山派近年来新入门了一个叫华真真的弟子,此女不但武功奇高,更是昔年华掌门的侄孙女,如今上山,为的就是监督枯梅师太,正是因为有了此女的擎制,枯梅师太才没有来的及找胡铁花的麻烦,但华真真却无意中知道了此事,将两人的事,记录在了自己的手扎之中,最后被写《江湖概述》的百晓生所得。幸而喜欢看这类书的人多为闺中女子,是以二人的往事才没有被江湖上广为人知,此次若非为了金灵芝不在如原来一般喜欢上胡铁花,我也不会冒险说了,大不了推荐书上好了,反正他百晓生也不知从何得知此事。“金姑娘倒是神通广大的紧啊,”胡铁花冷笑,我斜了他一眼:“没事多看书,省的说我欺负文盲。”“你,,”胡铁花正待发怒,楚留香却朝他笑笑,转头又道:“说起这新娘子嘛,人既长的漂亮,家世也不错,武功又好,酒量更是一绝啊,哦,好像听说能够喝下一整坛子的,,”未待楚留香说完,胡铁花便已经忍不住气,将桌子拍的震天响,我不由暗叹,果然楚留香世界里面胡铁花的智商是欠费了的,明明楚留香是帮他和高亚男而让众人把视线转移到金灵芝身上,谁知他自己给破坏了。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老臭虫,你敢再讲一句话我就,,,”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你别‘我就’了,海帮主,本座有件事想与你商量。”我虽是打着商量的旗号,但这件事我却是非要办成功不可的,海阔天估计也意识到我的慎重,于是问道:“不姑娘下有何事相商。”我将站在门口的星儿叫进来,海阔天一见她,便疑惑的看向我:“不知姑娘这是何意?”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海帮主不觉得,这女孩眉宇间与你很是相似吗?本座既要开山立派,那收大弟子,怎么也要人家父母同意才行的。”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海阔天一愣,他的女儿?他年愈四十,众妻妾无有所出。怎么会突然冒出一个这样大的女儿,他身侧之人对他耳语一番,这才想起十一年前,他自一个小渔村强纳回的渔家女,阿兰,原来当年海阔天沿海为寇,官兵也拿他无法,因为他与县官勾结,在官兵来时便销声匿迹,就在戚继光将军奉命剿灭沿海贼寇之时,海阔天事先得到消息,躲藏起来,期间途经那小鱼村,见星儿之母阿兰长相俏丽,不顾她身带热孝,强行抢了回去,并与她有了一夕之欢。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海阔天是生活在海上的人,自是不能在岸上久留,自那以后,就再没来过这别院,就这样,阿兰便在这别院内守了十年之久,而海阔天的正妻梁氏在得知阿兰产女之后,便命人封锁了这消息,有的时候,女人的妒忌足以湮灭一切。理清楚了这些事后,海阔天是大喜过望啊,他虽不知此女在金家的地位如何,但看颇受金太夫人宠爱的金灵芝也对她十分亲热,便想顺水推舟答应了这事,顺便搭上万福万寿园这条线。当即便道:“姑娘看的起小女,是她的福分,海某高兴还来不及呢,怎有不依之理,啊,哈哈哈”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海帮主如此,倒是太过抬举本座了。”我笑言,对待爱徒的生父,给他一两分薄面又如何?“还不知姑娘高姓大名,隶属何门何派呢?”胡铁花先前被我当众落了面子,心中颇为不忿,出言问道。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自月余前我便因受伤忘记一切往事,师兄命我自取一名是为韵心,我见谷中梨花开放的颇为白净,便取了白姓。”我抿了一口白开水说道。“白姑娘不是开玩笑吧,现在已是七月,月余前便是五六月的时候,梨子都没啦,哪儿还有梨花。”胡铁花嗤笑道。“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就如那水灵灵的桃子,三月开花,五六月食果,可偏有那极乐宫三年才结果一次,一次只结七枚的玉蟠桃”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胡铁花正待说些什么,却听见院外传来“卖身葬友,卖身葬友”的哀嚎,海阔天作为主人,自然率先出去查看,楚留香和胡铁花二人也不甘落后地跟了出去,直到丁枫和勾子长也走了之后,我才对金灵芝使了一个看好戏的眼色,只见她目光流转间,散发出她特有的风姿,叫人难以将目光移开。“灵儿可是越来越勾人了。”说着便要去捏她的脸,金灵芝‘咯咯’笑着跑出去了。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众人来到院外,看着张三盘腿坐在地上,头上还插根干草,堆放行李的木板车上还竖了一张步,上书“卖身葬友”。胡铁花和楚留香顿时脸上就笑开了花,其余几人也是忍俊不禁。“卖身葬友了。”楚留香无奈的摇摇头,胡铁花摸了摸鼻子(话说这不是楚呆瓜的专利吗?你用要给钱的)卖身葬友,这个蠢蛋,我好像只听过卖身葬父,他又在搞什么啊?胡铁花一边想一边笑得开怀,楚留香则是无聊的整理他的秀发。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话说,你这么自恋你粑粑麻麻造吗?还是你在为清扬男士洗发露打广告,勾子长默默的吐槽,但是,爸妈是个什么鬼,清扬又是个什么鬼,勾子长不解。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各位请看,这位肯卖身葬友,倒是挺讲义气的,我倒想跟他交个朋友。”海阔天边说边看向楚留香和胡铁花,小样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一伙的。胡铁花似笑非笑的说:“对,想跟他交个朋友,就把他给买下来吧,说不定哪一天,把他一转手,还能卖个好价钱。”海阔天和胡铁花相视一眼,各自笑得莫名,楚留香直接不理这个智商欠费的损友,自顾自的说:“唉,这人呐,只要不脏不臭不懒,不拼命喝酒的话。”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说到这里,还看了一眼胡铁花,而胡铁花也翻了个白眼给他。“无论他怎么样总是会卖得出去的?你说对吧胡大侠。”楚留香笑看胡铁花,胡铁花却只是假笑两声。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这时坐地上的张三说:“我这个人,既不脏,也不臭,再不懒,喝酒也不多,吃饭比麻雀还要少,干起活来真像一头牛,对主人忠诚的像一条看门狗,谁要是把我买下来,包君满意,绝对不会后悔,保证货真价实,哪位大爷大奶奶们,识货的有没有,把我买下来吧,啊!卖身葬友,卖身葬友。”听出张三言语中的讥讽,胡铁花不屑的说:“这小子,想必是穷疯了。”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灵儿,怎么样,好玩吧,看他们在那狗咬狗。”我看着金灵芝以手代笔在房顶上写字,金灵芝和星儿看着我,一个憋笑憋的极为辛苦,一个却是满脑袋的问号,写:师尊,为什么说他们是狗咬狗呢,下面没有狗狗啊?我和金灵芝看着她萌哒哒滴小神情,顿时感觉中二病被治愈了。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就在这时,一直把自己当隐形人的丁枫问:“这位朋友,你是真的要把自己卖掉吗?”听到了丁枫的购物倾向,(为什么感觉画风不对)张三立即站了起来,拱手道:“交友不慎啊,本来呢我还有间房子可以卖卖,谁知道房子塌了,只剩下我光棍一个人,我不卖自己能卖什么呀!”说到此更是一脸的菜色,丁枫道:“却不知这位朋友开价多少啊?”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不多不少,整整五百两。”胡铁花瞪大了双眼,不可思议,楚留香接着高深莫测。“唉,要不是等着钱用,我啊,这个价钱还不卖呢。”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那朋友是为何事这么着急啊。”张三闻言,脸色更是难看了些,道:“我有个朋友,他生了一场大病,眼看着已经快不行了,跟他朋友一场,我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去喂狗吧。”楚留香闻言斜了胡铁花一眼。“哎呀,没办法,我只能把自己给卖了,换一些银子,帮他们办理后事啊,唉╯▂╰”台阶上的楚留香和胡铁花都是一脸的憋笑,海阔天等人也是眼带笑意,丁枫问:“即便如此,也花不了五百两这么多的银子吧!”张三抬头看了他一眼,“大爷你有所不知啊,我这两位朋友,”说着还像楚留香的方向看了一眼,“那都是酒鬼呀,他们若是死啦,那就是酒鬼之中的酒鬼,我少不得要在他的坟前,每天去撒上一些酒,要撒得少了。”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听到这里,胡铁花在一旁咬牙切齿,楚留香却是向天空翻了好大一个白眼(不信看电视剧去)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他们到阴曹地府没有酒喝,那非吵着闹着又回来不死了,那我可受不了了。”楚留香苦笑一声,一旁做了半天隐形人的勾子长说:“既然如此,丁兄不如就把他买了吧。”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灵儿,好不好玩。”金灵芝笑眯了眼,说:“是挺好玩儿的,我先下去了。”我知她是想整胡铁花,便由得她去了。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丁枫:“买下倒是可以,只不过”丁枫正犹豫间,,突然听到金灵芝说:“你不买,我买。”趁着众人回头之时,我故意带着星儿从三层高的房顶一跃而下,海阔天是知道我的本事,可是星儿虽然拜我为师,却并没有多大的热情,为此,我故意露了一手给她看。(轻功,,,就当女主又开挂了吧。)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金灵芝一脸怀好意地走过胡铁花,径直来的张三面前,“五百两就五百两。”张三被她看的发毛,硬着头皮说道:“姑娘若要买,就得五千两。”胡铁花看着张三的怂样儿嗤笑不已,金灵芝听到张三改了价格,面色微微一变:“为什么?”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因为男主人比较好伺候,女主人不好伺候,麻烦,免得又要跳到臭水里洗澡啊。”原来他是记恨自己让他跳海啊,那不如下次跳茅坑好了。金灵芝坏心的想。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好,五千两就五千两,我买下了。”楚留香和胡铁花对视一眼,他们实在想不到,这世上还有金灵芝这样的冤大头,张三明显是敲诈嘛!丁枫却明白,只要是金灵芝想要的,那她一定会想尽办法,何况对她来说,只要能用钱解决的事,那都不是事儿。我却在感叹,若在前世,自己一定要对金灵芝说一句:土豪,我们做朋友吧。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姑娘当真要买啊?”说话前还特意看了楚留香一眼,可惜没有人理他,金灵芝眯着眼,一脸的得意,道:“谁跟你说笑的。”张三故作镇定的问:“还有没有,哪位仁兄比这位姑娘出价更高,有没有啊?”胡铁花幸灾乐祸的看着他,而楚留香却看天看地,就是不看他,我带着星儿在旁边看得十分欢乐。“嘿嘿,这个小胖子说自己像麻雀,像牛像狗,整个一四不像,岂非是个怪物,我脑袋又没有毛病,怎么可能花五千两买这个怪物,哈哈哈。”金灵芝听他那句脑袋有毛病,立即回过头眼神不善地看着他:“你说谁脑子有毛病,你说。”胡铁花夸张的笑着说:“我只知道有一只母老虎脑子有毛病,到底她是谁呀,金姑娘你知道吗?哈哈哈!”我看着场上的局面,顿时觉得胡铁花简直就是自己作死,看楚留香的表情和动作,我就知道他现在估计只有两个想法,要么把蝴蝶花的嘴巴缝起来,要么就挖个坑把自己埋进去。“我见过抢金抢银抢什么的都有,就是没有见过抢挨骂的,嘿嘿,奇怪,奇怪,奇怪呀!”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胡大侠看来是忘记本座说的话了,灵儿,既然他嘴巴不干净,就给他漱漱口好了。”胡铁花一转头,就见我泼了一碗水过去,正想偏身躲开,却发现,星儿正拉着他的腰带,只要他一个侧身,腰带两面受力,必然断开,他不由暗骂,这姓白的比金灵芝更不要脸!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当水泼到他的脸上,胡铁花的脸色黑的如同锅底,他甩了甩脸上的水珠,道:“白姑娘和金姑娘果然是舔犊情深啊!”“只要胡大侠乐意领教灵儿的剑法,我想她是不会吝啬的,想来,胡大侠不喜欢漱口,是喜欢与人切磋,那不如待灵儿做成这桩买卖后,你们再分个高低好了。”比起金灵芝身怀数种绝学的必杀技,想来我那碗水还是给他留了不止数次生机,金灵芝的悟性很高,而且对于剑的认识和领略绝不亚于昔年的剑神西门吹雪和花神花满楼。她曾说:本来在我眼里天下间剑法最厉害的当属华山派的清风十三式,可自从见过姑姑练剑之后我常在想,这天下间的剑法无疑只有两种,我能接住的和我不能接住的。这样的悟性,古往今来又有几人可比呢?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若是没有人比这位姑娘出价更高的,我现在只能卖给这位姑娘了。”,,,看楚留香,不理他,,,,,看丁枫,还是不理他,这时只听一个老当益壮的声音自张三和金灵芝二人身后传来,“哦,你就是快网张三吗?”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没错,他就是张三,如假包换,只是,老先生可是要出比我们灵儿更高的价格买下此人,”我抢先一步对那老人说道。若我没有记错那老人应该是衙门的人,此番前来,为的就是追踪那勾子长,后来和金灵芝抢张三,抬高了价格,害得她花了更多的钱买了一个开船的(不要说那么难听好伐,什么叫开船的。)“好,那我就出五千零一两。”张三和金灵芝同时回头,就见一个头戴帷帽,身形壮硕的老人和一个身穿紫蓝色衣服的青年男子迎面而来。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那老人盯着张三那张写着“卖身葬友”的布看了一会儿,张三不由出言抱怨道:“怎么那么抠啊!”金灵芝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兄弟,多一两也是多啊。”老人似乎是一点也不生气张三说的话,反而笑眯眯的说。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我看着场上的动静,开始为自己是否算计张三生出了些许犹豫,只是在看到星儿趁众人都注意张三那头的时候,将楚留香的衣摆当成了手巾使,让他白衣胜雪的公子哥形象瞬间打了不少折扣。我不由暗恼自己,作为师傅怎么可以输给徒弟呢?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对对对,你说的对呀。”陈丹江山笑着走到老人跟前的时候,金灵芝却和星儿同时叫价:“我出六千两。”金灵芝也就罢了,只是星儿她为何,,,,“我是替这个大哥哥叫的。”正当我不解时,她突然将勾子长推了出来。“诶⊙▽⊙我,,,”勾子长真要解释,星儿却说:“大哥哥,我知道你想用你箱子里的宝贝答谢我,可是师傅说了,助人为快乐之本,你不需要这么客气的。”“这,这,这,,,”勾子长的哭无泪,同时也暗自警惕,她们怎么知道自己箱子里是什么?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还是你们有钱。”张三笑得见牙不见眼的,只是有两个人都喊了同样的价格,让他不好选择。“我出六千零一两。”张三正待选择之时,老先生又开出了比金灵芝和勾子长都要多的价格,就这样,张三又走了过去,金灵芝自然不肯相让,二人不知不觉竟喊出了一万零一两的高价。“呵呵呵呵,他竟然那么值钱,早知道我就先把他买下来,岂不是奇货可居,可惜啊,我从头到尾看过来,看不出来他到底哪一点值钱。”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他虽然不怎么值钱,可却是要比你值钱一些的,毕竟他还有个一技之长,会捕鱼烤鱼划船,可是你胡大侠,似乎永远只会烂赌,狂饮,还有勾女,而且又脏又懒,确实是不如他值钱的。”“尊驾的话说的对极了,货卖识家,我这一万零一两银子本不算高。”“好,我出,,,”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且慢,且慢,”当金灵芝要喊出更高的价格的时候,丁枫出言打断了竞标。“做买卖讲究的是公公道道银货两讫,是吗?”张三思量了一会儿,将原来靠在木板车上的身子又重新站立起来。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不错,我这里做的是现金买卖,赊欠免谈。”丁枫得了此话,脸上的笑意又深了一些。“即使如此,无论是谁,在出价之前都应该把银两拿出来瞧一瞧,总不能空口说白话吧。”金灵芝十分狂霸酷炫拽地拿出来一张山西利源号的银票,跟现金一样。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这时海阔天也发话说,他那里的银子随金灵芝处置,我抿嘴一笑,就要是重头戏了。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紫金帮主拥资百万,有他这话,就跟现金差不多,却不知这位朋友呢?”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丁枫似乎十分笃定那老先生拿不出那么多钱来,所以当他命那青年搬来一箱金子的时候他的脸色也不好看了起来。“想不到啊,还真有人抬着元宝,带埋你张三,真是太小瞧你了,”倾刻间,张三的身价便涨到了一万两千两。金灵芝已有些沉不住气,虽然她名下产业在万福万寿园中第三代来说算是不少,十万八万的她也拿得出手,只是若在张三身上耗费太多,也还是有些不值的。“如果不够,我那里还有几箱。”老先生一说完我就看见海阔天的脸色变的深了些,我不由得暗叹,财不露白呀大叔。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你为什么非要买他不可?”金灵芝问道。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那姑娘又为什么非买他不可呢?”老先生笑着反问。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我姑姑胃口不好,我买他回去做鱼的。”我本以为她会说“我高兴”,却不想她竟是为了我最近胃口不好而费心。“灵儿,你,有心了。”众人似乎也没有想到她硬要买下张三的理由会是这个,众所周知,张三会捕鱼更会烤鱼,不但如此,他的鱼汤做的也是极好。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你买他究竟做什么,不管怎样,我今天是非买下他不可的。”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这位朋友的来意,在下是早已经知道的,”他顿了顿,又道:“江湖上人人都知道,快网张三水上功夫十分了得,造船航行之术更是冠于江南,在水上只要有张三同行,便已胜过千百水手,阁下求才之心,如饥如渴,莫非最近也有海上之行吗?”丁枫越说那张三便越得意,看他那尾巴,都快翘到天上去了。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老先生欣然承认,更表明自己是要去一个海上的销金窟,不管丁枫言语中暗示海上有多么的危险,老先生也还是说他一定要去,而且他还说那里有喝不完的佳酿,这下子,连胡铁花也跃跃欲试,想要去看看,他又说那里极为难寻,地图和海图上都没有它的踪影,这下子胡铁花急了,忙问:“那找谁去指引。”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自然只有那销金主人的门下才知道这销金窟的途径。”听他们说的烦闷,我便牵着星儿出了别院,正看见青蕊指挥着一大群挑夫往码头运货。“这是什么?”我问。她说:“回十小姐,这是灵小姐吩咐的出海时的用品。”想不到金灵芝虽然看似全无心机,却并不相信海阔天等人,她这是要让另一艘货轮尾随海阔天的大船,如有什么意外,也可有些防备。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码头: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我坐在一只小舟上手把手地拿三字经教星儿认字,远处的玉鸢和青蕊易容成一对夫妻,指挥着水手将一箱箱的丝绸,茶叶,瓷器等众多东方特产运上货轮。这是金灵芝名下三条货轮之一,本是方便她平时出海的,现在却成了一艘远洋海外的货轮用以掩人耳目。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你能不能不要教三字经了,我很早就会背了。”星儿撇了撇嘴,我相信要不是还顾忌我是她的师傅,估计她就该翻脸了。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那你知道意思吗?小样儿,你现在可是我徒弟。”我拿书打了一下她的头。

    此小说来自逐浪网“怪不得嫁不出去,原来是个母老虎。”星儿三步并作两步跳下小舟奔向楚留香,我暗道,这还是个小色女啊!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阅读最新内容。当前userId:,当前userN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