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船员看到曾国民一身奇怪的装束,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曾国民按照卓子强的吩咐,并没有用大夏国的语言。

    “佛罗密”曾国民用的是国际上最常用的大英帝国的英语。

    卓子强并不想让人知道救人者是大夏人,这样也不容易暴露自已的秘密。

    曾国民脸上戴着的夜视眼镜遮住了大半个脸,再加上脸上涂了油彩,就算是在白天,也不容易被人看出他是黄种人。

    这些双龙航海的船员这才明白,有人解救他们来了,一扫原来的精神不振,都兴奋起来。

    他们在这里并没有被绑上手脚,想来是那些海盗认为即使看守不太严,这些人想逃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这些人一看就不是本地人,想在这异国不是那么好脱身,就算本地平民不会直接帮海盗抓他们,但给海盗团伙告密,也是能得不少钱的。

    这些船员随曾国民出了房门,他们原以为会看到许多如曾国民般的特种兵,可是举目四望,除了曾国民外,哪儿还有一个人影?

    曾国民手一挥,让这些跟着他,小心地向着海边方向走去。

    这些船员看到只有曾国民一个人来解救他们,虽然心里都有点发毛,可这些天提心吊胆的日子他们也实在不想再继续下去了,所以也只有跟着曾国民悄声息地走着,希望能够侥幸脱险。

    虽然是夜里,但路上并不平静,不远的路程里,他们已遇到了两拨人马,所幸人数并不很多,曾国民只要发现是带有武器的,二话不说,真接开火把他们放倒在地。

    这些船员看到曾国民轻松打发掉了五六个拦截他们的武装人员,对曾国民信心大增,行进速度也明显快了许多。

    眼看他们快要接近海边,卓子强忍不住又拿出手机,给海盗团伙的头头打了个电话。

    “力不要讲了我们系不会放人的并且,力的威胁对我们不起作用”电话那头传来那个半吊子翻译的叫嚣声。

    “既然这样,那好晚会再聊”卓子强挂掉电话,觉得有必要有所动作了。

    “移动到距岸边八海里处,根据曾国民的引导,准备炮击他们的船只”卓子强对龙云号下达了命令。

    此时,曾国民他们已抵达了海边,在岸边怪石嶙峋的角落里隐藏起来后,曾国民拿出夜视望远镜,观察起海边停泊的那些船只来。

    渔船是很容易分辨的,货船也容易分辨,而那些甚用处的快艇,是曾国民的搜寻对象。

    如果有许多这样的快艇停在一处,这就很可疑了。

    卓子强并没有想过一下子就能找到这些海盗的船只,找不到的话,就来个宁可错杀,不能放过

    曾国民站在岸边一个比较高的石崖上,搜寻到了三处值得怀疑的地点,一一向龙云号报了坐标。

    “咣咣咣”龙云号上的火炮响了起来。

    而那些停靠在岸边的船只在重炮的轰击下,接连冒起了冲天火光,一条接一条地沉到了海底。

    这下子,岸上可就乱了套,很多人都从睡梦中被惊醒,有的披上衣服就跑了出来,而有的连衣服都顾不得穿,唯恐被炸得尸骨存。

    等他们看到这攻击只是针对那些快艇后,才不是那么恐慌了,惊魂未定之下,都在想着:这是哪里来的导?这些个破快艇值那些导的自身的价值吗?

    因为这轮炮击来得迅速,结束也快,只是十来秒的工夫,这些人根本就没有看到这打击来自何处,只能想当然地认为这是从远处来袭的导。

    他们这样想也是有道理的,因为也只有导才能有如些精确的轰炸效果了。

    快艇不远处的渔船和货船全都安然恙,说明这次打击的目标极其明确。

    一枚导的造价,可比这一条破快艇还要高得多,谁会下这么大本钱来做这种明显亏本的买卖?

    这时候,曾国民已经在双龙公司船员的帮助下,找到了那条被扣押的货船,这处海面上停靠的大型货船,十有八九是被海盗抢劫来的,很容易就找到了。

    在曾国民的带领下,这些船员跟着他在礁石的掩护下,很快就接近了那条船。

    刚刚经过一轮打击,这些看护商船的海盗们虽然害怕,但还是很尽职地守在岸边,以防有人混水摸鱼。

    曾国民看到那几条商船附近有七八个手持武器的海盗,从身上把他那把奇怪的枪拿在了手上,在夜视镜的帮助下,瞄准了一个海盗。

    在一千米左右的距离上,曾国民轻扣扳机,那个海盗头上“噗”地飙出一团血花,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其他的几个海盗看到伙伴突然中枪,都马上散了开去,躲在各处,惊恐地向四周观望。

    曾国民一击得手,马上把枪口又对准了下一个目标。

    一个躲在屋角的海盗伏着身子,晃着脑袋四下张望,寻找着枪手的位置。

    离他不远处的一个海盗忽然看到他身子猛地一晃,把头一低,再也不会动了。

    他们即使在白天,也不容易发现潜伏的曾国民,更别提晚上了,所以根本不可能发现一千米外的敌人。

    曾国民冷静地瞄准,开火,那些海盗一个接一个地倒下,直到剩下最后两个人的时候,他们再也没有勇气继续呆在这个要恐怖的地方了,扔掉武器撒腿就跑。

    看到他们逃跑,曾国民并没有赶尽杀绝,连忙让这些船员跟着自已,快速向货船跑去。

    在更多人没有出现之前,要尽快登上货船,一离开岸边,那些海盗再想追可就难了。

    且不说他们的快艇已被炸沉怠尽,就算他们另外还有快艇,只要他们敢追,马上就会成为龙云号的活靶子。

    一公里的路程,在这些马上就要逃出险地的船员脚下,也只是几分钟的事。

    在这些人组织登船的时候,曾国民警戒着四周,以防闻风而来的海盗进行疯狂反扑。

    卓子强也有相同的担心,心中捏着一把汗,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曾国民不知道能不能应付得了。

    事实证明,他的担心是多余的,苏马里海盗的组织很松散,他们除了几个核心人员和必需的基本人手外,其他大部分人都是分开的,到了需要干话的时候,才会凑在一起出海大干一票。

    更多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