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那踏着地动儿摇的步伐远去的暴烈火猿,皇家护卫队中,不少人都是疲惫的瘫倒了下去,大口的喘着粗气,一副劫后余生的模样。

    白发大统领却是面色阴沉,内了下身体内的伤势,望着那一片狼藉的露营地,眼角抽搐着,怒火涌动。

    他明白,这一次如果不是联合整个护卫队之力,加上还有沈师最后的相助,他们这一群人,能逃掉的也就他们几个,其余人必然会被暴烈火猿斩杀得一干二净,而那二皇子瑞木语看这屋里坐待在地上的侍卫群,脸色也是不好看。

    望看大统领和二皇子那阴沉的面色,灰发统领也是不敢说半句话,这一次他引来的灾难,差一点便是将整个个队伍给毁了。

    “小王八蛋,别让我抓到你!”

    低垂着脸时,灰发统领在心中咬牙切齿的道,一想到因为这次的失误,回去之后二皇子对他的态度,他现在心中充满了懊悔,对苏晨也是恨得要死。

    “收拾营地,治疗伤员,这段时间你们都给我老实点,若是再敢引来什么麻烦,就休怪我心狠手辣了!”一直没说话的二皇子,在确认暴烈火猿真正离去之后,顿时语气阴森的道,显然他也是被气到了极点,如果不是现在他需要拉拢人心更大皇子抗衡,而吸阴大圆满的强者对于他将来的计划来说极为的重要,恐怕他现在便是忍不住的一巴掌将其给拍死。

    “是!二皇子”

    闻言,那灰发统领赶忙点头,然后逃命般的转身,前去收拾着残局。

    “二皇子,在我们营地周围还有着不少家伙在虎视眈眈着呢……”那名白发大统领虽然受了点伤,但感知却还是相当的敏锐,在暴烈火猿离去之后立马低声道。

    “不用担心,一群无胆鼠辈而已,谅他们也不敢对我们动手!”二皇子瑞木语冷哼一声,道。

    “另外,拍几个机灵点的点远远跟着暴烈火猿,我总感觉此事有些不对劲……”

    “二皇子的意思是,有人对我们出手?”那红发统领面色一变,道。

    “我们这几天行事大张旗鼓,嚣张了点,暗中树立了不少敌人,也不排除他们使用什么办法想要让我们与暴烈火猿拼斗,落个两败俱伤,他们好来坐收渣翁之利。”二皇子瑞木语闭目想了会,淡淡的道。

    “这几天,多监控一下周围那些冒险者团队,谁敢在这个时候有什么异动,便是我皇家的敌人!”

    “是!”

    望着二皇子瑞木语那阴森的脸庞,红发统领也是连忙沉声应道。

    在皇家护卫队侍卫忙着收拾残局时,苏晨却是遥遥的跟随着暴烈火猿那庞大的身躯,这大家伙浑身都是暴戾的气息,所过之处,不论是妖兽还是人类,都是逃得干干净净,哪里还敢像苏晨这般优哉游哉的跟在其后。

    当然,苏晨能够如此托大,自然是因为有着紫月帮忙掩盖其气息的缘故,不然的话,他也没那胆子跟在一头怒气还没有发泄完的吸引境界妖兽身后,虽然这头妖兽现在处于重伤状态。

    “那些皇家护卫队也算有着两把刷子,竟然能够将快晋如纳阳境界的暴烈火猿伤成这样……”

    跟随中时,苏晨想起先前那护卫队在三个统领带领下的强猛反击,心头也是微微有些凛然,这就是一个有着核心存在队伍的实力,虽然他们并没有快晋如纳阳境界的强者,但整体实力,就算是强如暴烈火猿,最后也不得不选择罢手。

    “嗯,这些护卫的真题素质还算不错,实力也还行,当然,这也多亏了他们那灵师灵纹阵法精妙,不然凭借他们那三位一个粗入吸阴圆满,两个吸阴大成的家伙,正面抗衡,可不够暴烈火猿一巴掌拍的。”紫月闪现出来,道。

    “而且,你将来如果有机会进入一个大宗门的话,你才会明白什么叫做真正的强者!!”

    “大宗门?有这样的存在么?是什么样的?”听得这些,让得苏晨有点好奇起来,不由问道。

    “算了,你现在太弱小,知道的太多对你而言并不好,等你真正加入一个宗门的时候,你就会知道了!!”紫月兴致有点不高,随后也就不在回答苏晨的问题,将目光望向了前面的暴烈火猿,眼中闪过坚定之色。

    她,一定会恢复到巅峰,也一定会再回去的!!

    “现在这大家伙的消耗不小,而且还有着伤势,我们能得手么?”望着紫月,苏晨又是小心翼翼的问道,虽然现在远古龙猿的凶威似乎弱了一些,但如同要杀他的话,依然不过是一巴掌的事情。

    “只要它有了伤势那就有机会……”紫月点了点头,看了一眼遥远处那庞大的身影,淡淡笑道:“那皇家护卫队已经将它重创,只是顾忌暗处的冒险者,才没有跟上来,也挺让我意外的,不过这样一来,把握就更大了一些。”

    “几成把握?”苏晨谨慎的问道。

    “五成吧。”

    紫月撅了撅小巧的嘴唇,旋即便是见到苏晨那抽搐的嘴角,当下大怒,道:“小贼,你未免也将这事想得太简单了吧,若是我全盛时期,莫说还要出手借用葬珠的力量收取它的妖魂,就是本小姐往它面前一站,他都会乖乖献上自己的妖魂,那是它的荣幸。但现在我能力未恢复,能够拥有五成把握,已是非常好了,不然你去找一个吸阴境界的强看来,看看他有没那本事取走剥夺它的妖魂!”

    见到如同被踩到尾巴的猫一般的紫月,苏晨也是无奈的摊了摊手,手掌摸了摸鼻子掩饰心中的无奈,然后笑道:“好吧好吧,很高了,你是最无敌的…....

    看见苏晨服软,紫月这才撇了撇小嘴,在苏晨身边安静了下来。瞧得这家伙终干安静下来,苏晨也是微微松了一口气,望着那已经进入了死火山口的暴烈火猿,也是赶忙加快了速度,迅速跟了上去。

    在苏晨这般小心翼翼的跟随下,约莫一个小时左右,他便是再度出现在了最深处的山谷之外,借助着紫月之助,他也不怕被这里的妖兽发现他的行迹,不然的话,想要顺利抵达这里,可不会这么容易。

    苏晨躲在一方岩石后,望着山谷中的巨猿,低声问道:“何时动手?”

    “等,这暴烈火猿已然受伤,它会逐渐的进入到疗伤状态,那时候的它,警惕性会降至最低,那时我们方才能够靠近它。”紫月双眼注视着暴烈火猿,缓缓的道。

    闻言,苏晨默默的点了点头,直接盘腿坐下,开始耐心的等待着。

    这番等待,稍微的有点漫长,一直足足从清晨等到夜色笼罩了整个山谷,苏晨方才察觉到,山谷中的那一道暴戾气息,稍稍的变得平缓下来。

    但在这种暴戾气息减弱时,也是有着一种格外狂暴的威压,从暴烈火猿体内散发而出,这是它的一种自我保护功能,在这种威压扩散间,不论是人类还是妖兽,都不敢轻易的踏足,因为他们明白,若是在这个时候惊扰到了暴烈火猿,所面对的,必然会是致命般的报复。

    不过,在感受到这种威压时,苏晨却是松了一口气,有着小招在,他倒是不怕被陷入自我疗伤状态中的暴烈火猿发现,当下转头目光看向紫月,后者紧了紧柔夷,然后坚决的点了点头。

    “下去吧。”

    听到这话,苏晨发现脸庞上的笑容略微有点僵硬,不过想到紫月吸收了暴烈火猿妖魂之后的好处,他的那种闪过坚定,他需要更加强大的力量,不然庆阳镇一个小小的李家都让他够呛,所以自然是不可能在这关头罢工,当下脚下真力悄悄闪动,然后以一种极为轻缓的速度,小心翼翼的飘进谷中。

    苏晨的落脚处,距暴烈火猿并不远,一落下身来,他便是能够嗅到那从后者身体上散发而出的剧烈腥味还有后者呼吸间携带的炙热。

    “砰!砰!”

    寂静的夜中,苏晨能够听见自己心脏急促跳动的声音,如果现在这爆裂突然苏醒的话,那么他的下场,恐怕会跟谷中的那些骸骨差不多。

    “紫月,该你了……”

    苏晨的脚步,在与暴烈火猿还有着十数丈时,便是停了下来,怎么都不肯再上前去,然后对着紫月干笑道。

    对于苏晨此举,紫月显然是极为的鄙视,不满的嘟了嘟嘴,但也只能无奈的晃悠而出,悬浮在暴烈火猿头顶上方的空中,她那妙曼身形,与后者比起来,宛若蝼蚁一般,恍若美女与野兽般不搭调,但苏晨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居然有一瞬间感觉两者间居然是相反的,给他强大震撼感觉的居然是紫月。

    “小心点。”

    望着紫月飘出悬浮,苏晨也是有点不放心的提醒道。

    紫月对着他挥了挥洁白的小手,然后便是眼神带着一些凝重的望着陷入疗伤状态中的暴烈火猿,张开樱桃小口,一团苏晨曾经吃过大苦头的紫金色气雾便是喷射而出,悄然的将暴烈火猿包裹,而随着这些气雾的散开,苏晨也是察觉到,后者那紧绷的躯体,似乎软化了许多,彷如在妈妈怀中般睡的更加香甜安详。

    将这暴烈火猿催眠安抚了一下,紫月目光看向其肩膀处的狰狞伤口,而后小手舞动,紫金色光芒在其面前形成一个约莫人头大小的光圈,而后光圈飘出,让得苏晨一惊的是,光圈刚一出现,他手掌心的葬珠居然突然闪现而出,飘荡向紫月弄出的光圈中,最后悬浮在前者那伤口附近,缓缓旋转间,一股吸力散发出来。

    在那种吸力下,让得暴烈火猿伤口处的血肉,显然是发出了一些蠕动,一丝丝蕴含着暴戾气息的灰雾,悄然的渗透出来,然后被吸入那葬珠之中。

    不远处的苏晨,见到这一幕,满是汗水的拳头顿时紧握了起来,心脏跳动越来越快。

    “砰!”

    葬珠的这种吸取,显然是造成了疼痛,当下那暴烈火猿的身体突然翻转了一下,将身下的一块巨石压成粉末,那动静,骇得苏晨脚下立刻便是有着真力波动,此时若是再有意外,他会立刻毫不犹豫的招呼紫月逃命。

    “快跑,我的迷魂术快失效了,剥离妖魂的剧痛会让这家伙立刻苏醒……”

    听到紫月这急促的话语,苏晨当下头皮便是炸了开来,几乎是同一时间,脚下真力疯狂闪动,然后逃命般的对着山谷之外狼狈窜而去,紫月想要拿回葬珠,谁知道这平时没反应的东西,这时候却像是上瘾了般,死死的吸附在了暴烈火猿的身上,看到暴烈火猿快速抖动的眼睛,紫月一狠心,不再管葬珠的异状,飞快的向着苏晨逃跑的方向跑去。

    就在苏晨刚刚窜出山谷的同时,一道充斥着暴戾的惊天咆哮,再度的在这寂静的夜中,惊天动地的响起,随后逃远的苏晨便是看到,暴烈火猿如同即将爆发的火山一般,大片大片的原始森林被其踏成平地,不少其中的妖兽都是倒了大要,远古龙猿一脚踹来,不管你是什么实力,都是在那一霎那变成炮弹飞了出去,也不知道究竟最后是死是活。

    只是那种让人心悸的咆哮声,却在过了已销毁后,变成了惊恐的大吼,随之慢慢的小了下去,最后甚至都听不见。

    惊疑之下,再加上葬珠还在暴烈火猿的身上,感觉到不对的苏晨踌躇了一会后,狠了狠心向着原路奔去。

    只是来到山谷之外的时候吧,苏晨的眼睛却一下子瞪的大大的,只见集整个护卫队之力都没能击杀掉的暴烈火猿,此时却是躺倒在了地上,没了声息。

    而它的身边,一颗乳白色的珠子正静静的躺在地上!!

    (继续满地打滚求红月票!!!求求求!!兄弟们,靠你们了!!大家一起努力,五蕴这是第一次写书,希望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