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遗憾的是他们逃不掉,因为加特林的弹幕实在太密集太恐怖,因为子弹的速度太快,太快。

    于是,不管是拼命向前冲的,还是拼命往后退的。

    在这一刻都没有什么两样,直接打爆了身体。

    突突突突!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

    天地间只有一个单调而又沉闷的声音。

    在这沉闷的声音里,无数具身躯,血花溅起,无数个骑士坠落在地,或被截断,或被成两片,血花一朵又一朵的绽放。

    鲜血映红整个大地,世界被抹上了一层血红,阴沉的天空下上,一片片的尸体,散落的残骸血迹斑斑。

    映入了每一个幸存逃亡的盗贼脑海智能光,让他们毕生难忘,没人见过地狱是什么样子。

    可如果这世上真的有地狱,也绝不可能比这更可怕。

    加特林机枪的威力是恐怖的,哪怕是对上十几万以上,疯狂而又悍不畏死的兽群兽群都封锁镇压,又何况是眼前这些骑兵。

    “·····恶魔,···这是一群恶魔啊。”

    “只是这么一会功夫,就死掉了一万多人。”

    逃过一劫的盗贼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所有人浑身发寒,嗖嗖冒着凉气。

    更有不少被直接得崩溃市场,连滚带破地朝着后面拼命奔跑。

    人毕竟不是魔兽,懂得畏惧,所以他们没有那些发疯的魔兽一样,不顾一切地往前冲,而是选择了退却。

    原本还算密集严正的盗贼兵团就像炸了窝的蚂蚁四散而逃。

    这场战斗来得快,结束得更开。

    只是几分钟的功夫,剩下的三万多盗贼跑得一个不剩。

    李牧打量着眼前的遍地尸骸,脸色有些发白。

    来到这个世界他杀过不少人,甚至还经历过兽潮攻城,之后又在野战中杀掉过十万以上的魔兽,自以为自以为心理素质应该还算过得去了。

    可没想看到眼前犹如地狱一般的尸山血海,他还是忍不住脸色发白,胃部有些抽搐,有种想要呕吐出来的冲动。

    再看看拉克丝和库伦他们,同样是个个脸色泛白,张口结舌,呆呆的看着这一切,显然和李牧现在的状态差不多。

    “我们居然杀了这么多人。”拉克丝的声音有些发颤,身子也有些发虚,刚才战斗的时候还么什么感觉,可现在战斗结束,精神放松之后,才有种不真实的后怕之感。

    这确实太震撼了,两千人,居然屠杀了一万多人并且还把剩下的三万多人吓得屁滚尿流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情,哪怕是刚刚亲身经历过,现在还是觉得有些难以置信。

    “是那些人找死。”夏洛深深地吸了口气,强压着内心的震惊和后怕:“也怨不得我们。”

    “但愿那帮盗贼不要再回来找麻烦了。”库伦望着远处,喃喃的说着。

    ————————————————

    平原上!

    一声痛苦的哀号响彻长空,显示着声音的主人整忍受着巨大的痛苦和折磨。

    他叫托尼,血狐军团的一个小队长。

    刚才的激战中他虽然侥幸没死,但是他的左胳膊却被打断。

    直到现在他都还不知道自己的胳膊是怎么断的。

    一切发生的是那么突然,他甚至不知道到底是东西攻击了自己,因为在胳膊断裂的一瞬间,他甚至没反应过来。

    当他感觉到剧痛的时候,断裂的胳膊已经是一片血肉模糊。

    太快,太诡异了。

    那到底是什么?

    托尼心有余悸地回想着。

    脸色苍白地可怕。

    啊!

    便在这时又是几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响起。

    却是另外一些和托尼一样逃过一劫的盗贼。

    他们有的的胳膊被打断,有的则是大腿。

    还有些人肚子被穿了一个大洞,鲜血不断渗出,肠子也露了出来。

    这些人虽然没死,虽然逃过一劫,然而他们的脸上却没有任何逃出生天的庆幸。

    所有人都是一脸的惶恐和惨然。

    手断脚断,对于荒野中盗贼而言,几乎等于是修为尽废,这比死亡更恐怖。

    所有人的心中都是无比的苦涩,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仅仅是两千人,居然能把两万人的盗贼部队杀得如此惨烈。

    纵横平原,声名赫赫,让人闻风丧胆的血狐军团,居然一个照面的功夫就直接被打残了,而自己也在片刻工夫手臂断裂,成了废人。

    他回头艰难地望向了遥远的天边,剩余的一只手按住血流不住的伤口,心中还在剧烈的颤抖着。

    刚才的那一幕永远烙印在了心中,此生都难以磨灭了。

    “他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强得那么离谱?”

    “现在还是赶快回去,报告大首领吧。”

    残余的盗贼,根本不敢有丝毫的停留,那些受伤的甚至连伤口也顾不上处理,他们拼了命地朝的大本营亡命奔逃。

    所有人都只有一个念头,哪就是离那帮恶魔远一点。

    ————————————————

    李牧等人继续行军!

    终于在两天后到达了目的地,战争平原,红岩小城。

    四面残破的石墙,还有一大片残破不堪的废墟。

    这就是李牧等人的封地!

    看着眼前破败荒凉的废墟,李牧和拉克丝几个都是相视无语。

    虽然早就料到领地已经破败,但是却没料到居然破败到了这个程度。

    除了几面墙,和一大片的废墟之外,居然什么也没有了。

    是的什么都没有,哪怕是一个活人也有,五人相视苦笑。

    “看来我们得从头开始建设这块领地了!”库伦无奈地感慨了一声:“不过这样也好,从头开始建设也可以好好地规划筹备,把领地建设成我们想要的模样。”

    拉克丝苦笑道:“这或许算得上是唯一的好处了。”

    夏洛望向拉克丝:“怎么开始。”

    其实不单是他,就连库伦和夏娜夏洛也同样望向了她。

    在场所有人中也只有她是贵族出身,要论领地建设,她是所有人中最有发言权的。

    事实上早在出发前众人就已经安排了好分工,这次的领地建设由拉克丝全权指挥,其他人听令行事。

    拉克丝很是镇定自若:“一般领地的建设第一步是丈量土地,我们五个人的领地面积加起来是五千平方公里,以这座红岩城的废墟为界,开始丈量。”

    众人一听都是兴奋地点点头,李牧更是迫不及待道:“那我们赶快开始吧。”

    拉克丝没好气道:“急什么,我先把大伙的各自分工安排一下,夏洛你带你五百人以这座废墟为中心丈量出五千平方公里的边界,然后做好领地标示,库伦带着你人废墟里的石头清理出来,这些石头可以用来修建城墙,修建传送阵也要用到,夏娜的人负责警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