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凤倾颜惊呼一声道:“该死的,我们必需得找到他,外面的情况已经越来愈糟糕了,多耽搁一会,死伤的人将会更多。”

    黄衫苦笑着摇了摇头:“问题是就我们这点人,在这座城池内,想要找到顾涛等人,如同大海捞针一般。”

    冷静下来的凤倾颜,走来走出思索了一会儿,停下来看着黄衫:“告诉我,你是在什么地方遇到那混蛋的,他们天门有几人,也重了失魂粉,应该会回去给那几人解毒,回到你遇到他们的地方,我们再那附近找找,或许能够找着那混蛋。”

    一听此话,黄衫双眼瞬间一亮:“好主意,我们怎么没有想到啦!”

    “嗯!”凤倾颜点了点头道:“就我跟你去就可以了,其它的人留下来,那混蛋要是没走远杀个回马枪,留下的人多就不怕他那点人了。”

    脸色微微苍白的彭汉,思索了下点了点头:“颜妹说得对,除了他跟黄衫以外,其它的人就不用跟去了,人多也起不了作用,也许还会提前暴露,让顾涛那混蛋等人趁机跑了。”

    冷羽走到凤倾颜身边,微微踮起脚尖头伸到凤倾颜耳边:“小师妹,一定要多注意安全,这个你拿着关键时刻能救你一命。”说着,冷羽就将一块玉牌,很是小心的塞到了凤倾颜手中。

    “嗯!”凤倾颜微笑着点了点头道:“多谢师哥,你们也要注意安全。”说着,凤倾颜手一翻将玉牌收好,扭头对韩非等人笑了笑,便转身和黄衫迅速离开了。

    ……

    “哈哈!”顾涛大笑几声道:“这次真是解气,苏木杰和余玲现在在我手中,没有解药的他们,我看你们如何拯救那些中毒的人。”说着,顾涛扭头看向正在配制解药的余玲,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站在边上的贺飞,微微皱了下眉头,走到了顾涛身边:“师兄,我们这样干的后果,你有没有想过,这样做同等于得罪全大陆各势力,要是事情闹大了,宗门恐怕也会舍弃我们。”

    “哼!”顾涛轻喝一声,扭头死死盯着贺飞:“你小师妹放心好了,牛灿师兄他们估计快到琉璃秘境,到时候我们只要守在琉璃秘境出口,出来一个我们杀一个,就不会有人知道是我们干的,相信宗主得知这个消息后,一定会重赏我等。”

    “砰!”

    而就在这时,一名天门的人,倒飞着撞开房门,重重的摔在了顾涛脚边。

    凤倾颜和黄衫陆续窜了进来,凤倾颜阴沉着一张脸,死死盯着愣住的顾涛:“白痴,看来留你不得,好歹毒的计策呀,我看谁还能救得了你。”说着,凤倾颜一个键步窜了上去。

    回过神来的贺飞:“师兄,带着余玲快走,我来挡住他们。”说着,贺飞闪身挡在了顾涛身前,抬手就一拳朝凤倾颜轰了过去。

    “找死!”

    凤倾颜不屑的轻喝一声,迅速施展出无极水雷掌,同样一拳轰了过去。

    “砰!”

    不知道凤倾颜已经到达斗师的贺飞,对于凤倾颜轰过来的一拳,根本就没当作一回事,但刚一接触凤倾颜的拳头,贺飞的脸色瞬间巨变,迅速收回拳刚准备闪身躲避,凤倾颜的拳头就轰在他的胸口上。

    “噗!砰!砰!”

    倒飞中的贺飞,一口鲜血喷出,满脸难以置信的盯着凤倾颜:“你居然突破了,我还是太小瞧了你。”说完,贺飞就重重的撞在墙上,又摔在了地上。

    而边上的黄衫也没有闲着,第一时间他就冲向了余玲,然后顾涛就坐在余玲边上,回过神来的顾涛,一个闪身就到了余玲身边,随即一把就掐住了余玲的颈子。

    “呵呵!”顾涛轻声笑了笑道:“黄衫,你要是在赶往前一步,本小姐立马杀了余玲。”

    怒火中烧的黄衫,一下就停在了一丈外,双眼死死盯着顾涛:“混蛋,你最好马上让我带走他,这事的后果我相信你应该清楚,一个处理不好,就算是天门也保不住你,用你那猪脑子好想一想,数万人中一定会有人发传讯符,你以为琉璃秘境外到时的人,就只有你的那些师兄,你还真如凤倾颜师妹所说那样,完全就是一个白痴。”

    “你……”顾涛阴沉着一张脸,你了好一会儿,一个屁都没能放出来。

    边上的凤倾颜,看了眼站起来的贺飞。便扭头看着顾涛:“白痴,你不交出余玲,那就等着被满大陆追杀。”

    伸手擦掉嘴角上的血迹,贺飞微微皱着眉头:“师兄,现在收手还不晚,这事的责任我们担当不起。”

    满脸有些挣扎的顾涛,扭头看了眼贺飞:“笨蛋,你认为现在收手,他俩会放过我们吗?”

    边上的黄衫皱了一下眉头:“顾涛,只要你现在收手,我保证此事不追究。”

    顾涛点了点头,便迅速扭头望着凤倾颜,那意思很明显,就是想让凤倾颜也表个态。

    凤倾颜可是巴不得,现在就干掉顾涛,不过如此情况下,凤倾颜业不得不表个态。

    凤倾颜阴沉着一张脸,死死盯着顾涛好一会,脸色才微微好转:“白痴,本小姐也不追究此事,不过接下来你最好别耍花招,否则我别怪本小姐对你不客气。”说着,凤倾颜故意将自身的气息释放了出来。

    一瞬间,不光顾涛和贺飞二人震惊了,就连黄衫脸上也露出震惊之色。

    那雄厚的斗气波动,虽感觉是斗师一重天的气息,但雄厚的斗气波动,几乎能和斗师七重天的黄衫媲美。

    “哼!”

    凤倾颜冷哼一声,才将三人从震撼中拉回来。

    随即,顾涛松开了余玲,又让贺飞叫来了另外几名师弟师妹,带着中毒的师弟师妹,还有两名受伤的小师妹,跟着凤倾颜和黄衫,带着苏木杰和余玲快速返回。

    一盏茶的功夫,一个闪身窜进大厅的凤倾颜,将扛在肩上昏死中的苏木杰随手一扔,便走向了彭汉等人。

    “混蛋!”见到顾涛的彭汉,脸色乙沉怒喝一声,一个健步就窜了上去。

    眼疾手快的凤倾颜,连忙一把拉住了彭汉:“哥哥,别跟一个白痴较劲,我跟黄衫都答应他了,此时不追究他们的责任,现在还是抓紧时间救人要紧。”

    “什么?”彭汉惊呼一声道:“颜妹,你们为什么不追究这混蛋的责任,他所耽搁的时间,起码有成百上千人,在混战中死去。”

    “唉!”黄衫叹了口气,走过来拍了拍彭汉肩膀:“彭师兄,当时情况危及,要是不答应他,他就将余玲杀了,我跟凤倾颜师妹,总不可能为了一时的痛快,让顾涛那混蛋杀了余玲,我和凤倾颜师妹在杀了顾涛,而我们也不救满城中毒混战中的斗者了。”

    “啊……!”冷静下来的彭汉呐喊一声,将大剑茶会剑鞘内,转身回去照顾几位中毒的师弟师妹去了。

    这时,余玲也在几人的看护下,又开始制作解毒药起来。

    而在二层疗伤的朱呈子,刚稳住伤势一收功,就听到下面的吵闹声。

    于是,朱呈子好奇的下床,穿上鞋子走出房间,朝着一层大厅走了下去。

    刚从楼梯口拐个弯走出来,以研究看到了顾涛,还有天门的几人。

    从朱呈子的脸色,一下就阴沉了下去,跟彭汉一样迅速抽出大剑,一个闪身就窜了过去。

    “混蛋顾涛,本少杀了你,奔雷剑!”

    奔跑中的朱呈子,暴怒的呐喊一声,出招就是神丹门绝学,手中大剑犹如一道雷电,径直朝顾涛头顶劈去。

    “找死!”顾涛轻喝一声道:“死胖子,凭你也想杀本少,给本少滚回去吧!”说着,顾涛唰抽出大剑,迅速一个跳斩应迎击上去。

    “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有心思厮杀。”

    就在二人即将碰撞在一起时,一到几块的身影窜来,同时暴怒的大喊了一嗓子,双手成掌将朱呈子和顾涛都击退了回去。

    没错,千钧一发之际,黄衫挺身上前,制止了二人的厮杀。

    暴退数步的朱呈子,一稳住身形,满脸憎恨的盯着顾涛:“混蛋,算你运气好,今天不与你计较,以后遇到本少,一定将你斩于剑下。”说完,朱呈子转身就走向了楼梯口。

    而稳住神性的顾涛,满脸不屑的看着朱呈子背影:“本公子随时恭候,不过就凭你那点中看不中用的本事,想杀本少,等下辈子吧!”

    一听此话,朱呈子脚步停顿了下,不过没有转身没有回头,更没有搭理顾涛,只是一会儿,就继续朝楼梯口走去,很快就消失在众人眼前。

    “呵呵!”

    角落中的凤倾颜见到这一幕,不屑的轻声笑了笑:“狗咬狗一嘴毛的好戏,又被黄衫给破坏了,最好拿死胖子跟那混蛋,能够自相残杀而死,正好免得本小姐以后亲自动手。”

    坐在他身边的彭汉,不解的望着凤倾颜:“颜妹,你这话是没意思,杀顾涛我没意见,为什么还要杀朱呈子?”

    凤倾颜回头看着彭汉,微笑着摇了摇头:“这死胖子,我有种感觉,迟早会成为我们的敌人,而且这个人不好对付,别看他肥头大耳样子,其实他的心机很深,这样的人玩阴的可不好对付。”

    彭汉眉头一皱,有些无语的苦笑了下:“颜妹,你不会就凭感觉,就要去判断一个人是不是你的敌人,这样是不是太草率了?”

    “嘿嘿!”凤倾颜怪笑几声道:“哥哥,还记得我们感到城池时,我跟神丹门的人,差一点就死磕了起来,那件事我总感觉,就是这死胖子搞的鬼,他的那位小师妹长得人模狗样的,不可能身边缺美女,也就不会过来调戏我师哥,最大的可能就是那死胖子指使的。”

    “……”

    半个时辰后,余玲配制除了第一批解药,凤倾颜等人都连忙拿解药,给自己身边中毒的人试了。

    别说,解药的效果还行,彭汉中毒的几位师弟师妹没多久,一个个都苏醒了过来恢复了正常,就像是做了一场噩梦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