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大公,新帝和大主教都在这场混乱中死去,帝**顿时失去了主心骨,立即乱作一团。

    幸好在大主教死后,困住广场众人有进无出的无表障碍亦已经解除,还能跑的平民几乎都趁机跑光了,只有帝**对着这些实力强横的人,显得惶惑无措。

    就在此时,精灵大军分开,一名龙人青年自人海中骑着彩羽鸟降落,在混乱中捡起皇冠,拂去灰尘,郑重地戴上,环顾这片混乱之后,他高声喊:“听着!本殿是帝国皇子文斯,从现在开始重新接管帝国。帝**听令,立即重整队列,平息混乱。”

    话罢,他跟身侧的亚瑟轻声交代一番,这位始终忠于他的谋臣点头应下,立即去带人去处理将领的问题。

    即使经历一场政变,可是作乱的主犯已死,前皇子归来自然分量十足,他一开口,大多数将士便听令,余下部分本还有些犹豫的,见状也一一服从,很快军队就在将领指挥下,处置叛军余党与及一些趁机暴动的乱民。

    文斯小王子看见金诺,脸上的喜悦是真真切切的,虽然他身侧那些忠臣们脸色都不怎么好,他却仍旧立即奔过去:“皇……”

    “慢。”金诺不让文斯喊下去,皇兄什么的,完全暴露他血统,他才不要呢。

    “……”文斯撇撇嘴唇,桃花风流的脸上满是不以为然:“怎么啦,比起当皇帝,我其实更喜欢回到精灵之森去,那里御姐萝|莉遍地都是,要不哥你回来吧,这原本就是你的责任。”

    众:……

    听听这是什么话,这还是刚才散发王霸之气的皇子吗?

    金诺蹙眉,神情嫌弃:“不要。”

    ……瞧,这皇位究竟是肿么回事了?这对兄弟把它当成皮球乱踢了吗?那别人抢死抢活是为嘛呢?

    “那哥要去哪?!干嘛呢?当皇子不好吗?你不爱当皇帝,就当亲皇好啦。”文斯一听金诺这语气,就是不准备留下来的样子,特别不舍。

    “我会跟我哥去开面包店。”

    “……”文斯彻底无语。

    ……当亲皇比不上当一个面包店的二老板吗?

    “就这样。”金诺甩甩手,他已经确定文斯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再想起这孩子以前就似乎能预知某些事情,所以也就想通了,毕竟他这个亲弟弟打小就精得像鬼,就算政变又怎么样?想要弄死这家伙,难着呢。

    文斯是不爽皇兄的决绝,可他又了解兄长的决定,那是九头巨龙都扯不回来的,所以就翻翻白眼,在忠臣们如释重负的表情之下,赌气地吩咐了大堆事情,准备操|死这些全心全意要将他推上帝位的家伙。

    那头白巨龙在脱离金光之后,不知是否消耗过头,竟然化成人型,魔龙见状二话不说,也变回人型,神色复杂地注视着白巨龙片刻,竟然弯身把人扛起,然后……落跑了。

    “呵呵。”特洛伊把这一切看在眼里,随手从文森特尸身上摄取一枚灵魂球,而后也顺手将伊雷斯尸身上拔出一枚灵魂,可是这次他没有带走这具灵魂,而是自个儿闪身就消失在原地,该是去追顽皮的婚约者了。

    从伊雷斯尸身上浮现的光球,渐渐化回原型,静静地注视着盘腿坐在他尸身旁边的伊凡,而伊凡也仰脸与之对视。

    【不要伤心,伊凡,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伊凡伸出手,果然穿透了这半透明魂体,他长叹:“你不后悔吗?为了那样一个人,竟然付出自己的性命。”

    【为何后悔?】伊雷斯的鬼魂始终挂着浅淡的笑容:【伊凡,我不是无辜的受害者,在这整件事里头,我……其实也是推动它的元凶之一,因为我的存在本身就是文森特疯狂计划的重要部分,虽说我自己并不愿意配合,可是又如何呢?如今不过一死,就可以破来他的阴谋,值得。】

    “那你知道苏菲亚,给你生了一个儿子吗?”伊凡闭上眼睛:“你和他,还没有机会见上面。”

    【……伊凡,我接下来要说的话,可能会导致你鄙视我。】伊雷斯看着伊凡苦笑:【他,我那个无缘见面的儿子,其实是我为了报复文森特,而花钱买女奴,故意制造出来的。说穿了,我也陷入某种无耻的疯狂状态,我对那名女奴没有爱,对素未谋面的儿子,还比不上你对他的情感……原谅我,请帮他找一个真心爱护他的家庭,不要让他有机会参与龙人帝国任何事务,我希望悲剧不会在他身上延续。】

    “你有没有想过,他也会想见你一面?”伊凡面露哀伤,对自己收养的孩子爱德华,有种感同身受的情怀,不为别的,只因为他们的出生,都不被父亲期待:“伊雷斯,你选择最惨烈的方式去处理文森特的问题,却从未想到世上在意你的亲人或者朋友,这令我感到心寒。”

    【伊凡……你的指责,我无从反驳,或许我就是这么个自私的人。】

    “不,你在圣域帮助我和金诺,你是我们的恩人。”

    【……我给你们的一切,原就属于你们……不对,你们应该拥有更好的,而我,只是夺走你应有一切的窃贼。】

    “伊雷斯,你太悲观了。”

    【或许?伊凡,我要走了,离开这一切,忘记这一切,如果有来生,我希望可以活得简单而且平淡。】随着话语落下,伊雷斯的身体在变淡,伊凡直觉地伸手挽留,却抓不住作何实物,不由得悲从中来,金诺上前搂住他,而伊雷斯看着这一切经过,淡淡的笑容再次爬上唇角:【我很庆幸当初没有分开你们,你们是我的心未完全被这个世界腐朽的证据,是我最后的尊严,谢谢你们。】

    尾音伴随点点荧光消散,自此以后,世上再也没有伊雷斯这位曾经声名显赫的小战神。

    “其实他不用死。”伊凡舍不得好友。

    金诺抚着他的后背,望向伊雷斯灵魂消散的位置,久久之后才满怀感慨地说:“或许,他只是害怕文森特得逞,当时实在有点悬。伊凡我们该离开了,我想要看一看面包店。”

    伊凡仰脸望向金诺,失笑:“我知道了,是该离开了。”

    眼看着二位准备就这么离开,文斯赶忙飞奔过来:“喂喂喂,你们别走呀,过几天我加冕,还要取第一王妃,再过几个月还有第二、三、四……十几个王妃,至少再呆一年半载,你们才能走呀!”

    前面本来还满怀伤感的二位打了个趔趄……听听这是什么?十几个王妃,他们都要怀疑其实他们已经离开几十年了,还参加婚礼呢?

    二人立即加快速度离开,让文斯小王子怎么都追不上,恨得直咬牙:“可恶呀!哥,嫂子,你们不要丢下我呀!”

    已经走远的伊凡差点跌趴,金诺哈哈大笑,朝文斯举起大拇指。

    “喂喂!你们忘了我呀!”二精灵想要追上去,却被某紫兽叼起,带走了。

    “我们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伊凡皱眉。

    “没有吧。”金诺也很困惑,刚才好像有谁在叫他们,错觉吧?

    后来,伊凡领着金诺来到海边,交给海族一枚信物,不久之后,一艘华丽的海船出现在海平线上。

    “金诺,很快就会见到我们的儿子了,他叫爱德华,还有代我照顾他的好友,诺亚。”

    伊凡迫不及待要将朋友和干儿子介绍给金诺,金诺则是满肚子打算着船上发生些什么事情……嗯,第一次会不会太重口呢?

    于是二人相视一笑,均以最灿烂的笑容,迎接渐近的海船。

    作者有话要说:关于海船PLAY和还有些细节的交代,某些配角的后来,会在番外交代,虽然我讨厌写番外,不过………………嘤,努力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