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打扰了,秦公子你们继续游玩吧。”君华宇迈步挡在君莫惜的面前,微微俯身一笑,对着秦牧宇说道。
“既然遇到了,不如一起如何?”秦牧宇却丝毫不买君华宇的帐,笑着看着上官映儿说道:“上官姑娘想必也很是乐意吧?”
“既然是牧宇哥哥的朋友,一起当然没有问题。”上官映儿很是奇怪的看了君莫西西等人一眼,总觉得很是熟悉可以又不知道到底是哪里熟悉,瞧着这些人的衣着服饰,也不是什么很名贵的样子,自然的就以为君莫惜几人是秦牧宇的朋友。
君莫惜很是奇怪的看了一眼上官映儿,她实在不明白,为何一个小小的官家子女,能高傲成这般模样,瞧着那说话的语气,就好似跟他们一起走是的了莫大的殊荣一样。
游玩之间,君莫惜未曾忘记寻找君苍凌所说的算命先生,只是可惜几番寻找问路下来,这向来行踪不定的算命先生却是怎么也寻不到,君莫惜只得作罢,只让人留意这算命先生的消息。
河岸之边,君莫惜手中拿着买了的小食正吃的不亦乐乎,上官映儿无聊的把玩着手中的牛头首饰,看着君莫惜一路上好奇这个,好奇那个,就像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这等人怎么会跟秦大哥认识?
“莫惜,看你这一路玩的很高兴?”秦牧宇看着君莫惜如此模样,眼中眸光微闪,隐约有什么不一样的东西悄然划过。
“我不是说过,别叫我的名字。”君莫惜闻言顿时顿住了口,看着手中的东西,莫名的觉得这东西难吃极了。
秦牧宇闻言很是恼怒的咬了咬牙,最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微微低头,再抬头之时脸上依旧恢复了一贯的温柔微笑,看着君莫惜说道:“莫姑娘,是我失礼了。”
君莫惜看着秦牧宇变脸的速度微微一怔,随即不发一语的继续吃东西,因着君这个姓氏太过的耀眼,所以才这般要求。
“哥哥们去买什么了,怎么去了这么久。”君莫惜将手中东西终于全部吃完了,瞧着不远处喧嚣的街道微微皱眉说道。
“才去了一会儿,你就这么着急,真像个离不开大人的孩子。”上官映儿将手中把玩的东西收入袖中,很是不屑的看着君莫惜说道,从刚刚见面开始,上官映儿就感觉到了秦牧宇对君莫惜若有若无的注意之态,这让她很是不舒服。
“上官姑娘说错了,我这是与哥哥们亲厚,难道上官姑娘都没有亲人吗?那可真是让人惋惜,不能亲身体验这其中感情真是悲哀。”君莫惜闻言却半点未曾生气,而是笑着应答上官映儿的话,这等话语吐出瞬间就让上官映儿变了脸色。
“你说什么!”上官映儿瞬间就暴怒了起来,那叉腰的模样真是让一边看着的秦牧宇很是厌烦的皱了皱眉。
“好了。“秦牧宇皱眉,很是不满的看了上官映儿一眼,继而转眸看向一边浅笑的君莫惜说道:“她没有恶意,你不用计较。”
“我本来也没打算计较。”君莫惜很是不在乎的耸了耸肩转身看着湖水,感受这凉风吹过,有些冷意的瑟缩了下身子,时间过得真快,已经冬天了呢。
“映儿,你先自己去玩吧。”秦牧宇面无表情的看着上官映儿说道,那言语平静冷淡,让上官映儿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虽然上官映儿知道秦牧宇对自己并没有那方面的想法,但是这些日子来的相处,竟然比不上这样一个女子?
这样的屈辱委屈之意,让上官映儿眼中蓄满了泪水,恶狠狠的瞪了君莫惜一眼之后,头也不回的跑远了,那娇小的身躯倒是莫名的让人怜惜。
“把你的美人气走了,不去哄哄吗?”君莫惜看着跑走的上官映儿,很是同情的摇了摇头,转眸看向一边站着的秦牧宇笑说道。
“过几天就没事了,小孩子脾气罢了。”秦牧宇很是随意的说了一句,君莫惜却因为秦牧宇这样的话语微微冷下了脸,想来前世之时君莫惜大约也是这副摸样吧,常常因为一些莫名的事情嫉妒其他女子同样能得到齐秦牧宇的温柔对待。
现如今看来,以前自己那般模样,放在别人眼里,也是被秦牧宇这般说道的,真是让人寒心呢。
“说起来我刚刚在摊子上看到了一个镯子,觉得很是适合你,就买来了。”秦牧宇说着从腰间掏出一个精致的玉镯递到君莫惜面前,温柔得笑着说:“你看看喜不喜欢。”
君莫惜呆愣,低头看着那安静的躺在秦牧宇手中的玉镯,心中五味陈杂,前世自己无数次的想象着他能像现在这样,温柔的对自己说话,送自己东西,就算是小小的东西,在她眼里,都是如获至宝般开心。
可是……前世秦牧宇却从未有过这般表现,而今君莫惜看着眼前这玉镯,嘴角扯出嘲讽的笑容,抬眸看向秦牧宇的目光满是戏虐之色:“郡王大人,你以为本宫是什么没见过世面的小姑娘吗?这等劣质的镯子也好意思拿到本宫的面前显摆,真是让本宫怀疑你的品位。”
君莫惜冷冷的丢下这句话,不顾秦牧宇瞬间惨白的脸色,越过他朝着前方走去,不远处君苍凌三人正迈步走来,每人手中都拿着不少东西。
“为什么……为什么你一直这么针对我!”秦牧宇狠狠的将手中玉镯握紧,那力道似乎是要把玉镯握碎了一般。
君莫惜嗤笑一声不曾回答,快步走到了君苍凌等人身前,那绽放的笑颜,所说话语之中的语气,简直与刚刚对秦牧宇时完全判若两人,这等变化落在秦牧宇的眼中,简直让他心中的愤怒憋屈喷薄而出。
“秦公子,我们这就要回去了,想来这回去也不会与秦公子一路,就此告别。”君华宇瞧着秦牧宇那几乎要破裂的脸色,还有那死死压抑的神情,很是诧异的扬了扬眉头,微微拱手对着秦牧宇说了一句便带着众人往回走。
心中不禁好奇,这刚刚君莫惜是跟秦牧宇说了什么事情,为何能将秦牧宇弄成这副摸样,果真是汉阳储君,这说话的功底真是让人自愧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