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到时间了。”吴青看着圣域训练场上那个穿着黄金圣衣打坐储蓄小宇宙的少年,面色缓缓露出笑容。

    少年一头灿烂的金色短发,一张俊秀开朗的面孔此刻正紧闭双眼,穿着金黄色的金属铠甲盘坐于地上,毫不在乎身上铠甲的重量。

    “十年了,你也终于长大,冥王军也终于要出手了。”十年来,那个年仅五岁的小大人在他眼皮底下缓缓成长为一个优秀的有志少年,优秀的天赋,绝顶的力量使得他早许久就获取了狮子座黄金圣斗士的圣衣,圣域对其信誉有加,将其作为杀手锏隐藏在其中。

    如今十年已过,冥王军终于也要动手,少年也将作为最强的间谍给予圣域痛击!

    “多年已过,那个男人不知如何了。”杳马这个家伙十年来都未曾回到冥王军,也不曾得到丝毫冥王军的情报,让吴青甚是惊讶。不过他也早已经成长到了与神对抗之姿,杳马若是要与他一战,双方胜负也有五五分。

    十年虽长,但是他能从那些稀少的神力中解析出来的也就仅仅如此了,他已经计划好在对方与双子座交手的时候插手,亲自将其身上的神力秘密夺走。

    “哪个男人让你这么挂心?”虚空浮现出一道光屏,修普诺斯和伊利亚斯正从屏幕上现身,看着吴青笑道。

    “呵呵,某个过去的敌人而已,他身上有着我想要的东西,可惜的是过去不是他对手,是他对手了的现在却又找不到了,可惜。”他面色不改的道“既然两位来了,想必米诺斯已经攻向圣域了吧。”

    “正是,米诺斯借着亚伦的力量攻破了结界但是却与一个黄金圣斗士同归于尽了。”修普诺斯嗤笑道“对付那种杂鱼出了全力居然还被杀了,是该让米诺斯好好地修行一下了,那个家伙已经多年没有好好的处理冥界事务,尽给我丢脸!”

    吴青是头一次看到修普诺斯气到这个份上,其实也是,修普诺斯怎么说也是二级神,只弱于弱于十二主神,三大神王和五大初始神的存在,对于人类那是无视的彻底。

    如果是黄金时代的黄金人类的话或许他会警惕认真,但是如今天赋退化到这个地步的人类可以说已经不在他眼中,米诺斯的失误简直就是打他的脸!

    奥利匹斯众神最爱的就是面子,哪怕是沉默寡言的哈迪斯也不例外,被驳了面子的睡神怎么会给人好脸色看?在他看来,除了雷古鲁斯之外的黄金圣斗士全部不值得一提!

    吴青也不说什么,总不能说雷古鲁斯的天赋是很高,但是不弱于他的也有好多,至少双子座的那两兄弟,处女座的那位佛陀就不弱他了。

    不过反正吃亏的是他们又不是他,耗掉了黄金圣斗士越多对付雅典娜就越简单,十年苦等,就为了这一刻啊。

    “那么你们继续接下来的事情,我这边解决完雷古鲁斯的事情就回去帮忙。”说完他就跳了下来,来到了雷古鲁斯的面前。

    “青哥哥要走了?”雷古鲁斯缓缓睁开眼睛,吴青则是点点头“是啊,我要去地狱一趟,解决一件事情。”

    “那青哥哥去吧。”他站起来,踌躇了几下道“不过···青哥哥可以先闭上眼睛吗?”

    “恩?”有些疑惑的看了对面的雷古鲁斯一眼,他闭上了眼睛。

    “····!”突然间他感觉到唇上一热,惊讶的睁开眼,却见那双天蓝色眸子里倒映着他的身影,纯净而又美好,就连经历了无数的他都不禁失神其中,等唇上的温热消失了才缓缓回过神来。

    “没有意义的依恋,雷古鲁斯。”吴青沉默了半晌说道,他算是对自己的吸引体质服了,他就奇了怪了,无论怎么做总是会有人被吸引,到现在他算是彻底明白了,不如不在乎了。

    “我只是给青哥哥祝福而已,你想多了。”他笑的月牙弯弯,一副很开心的样子。

    “是吗,那谢谢你。”点点头表示了解,不想浪费的他缓缓的化作虚影消失在了原地。

    “吴青···无情···真是贴切的名字啊,不过与其说是无情,不如说是痴情吧···”雷古鲁斯望着蔚蓝的天空,微微有些失落“要是在他还是人类的时候最先遇上他的话就好了。”

    不然,他也不会永远的痴情于一人,对周围所有的一切视若无睹,脸上再未有过温暖的笑。

    从那个时候死去再度复活,踏出禁忌的道路化身杰诺瓦之时,那个人类吴青就彻底消失,只余下对苗木诚的爱恋和绝望沉寂于心底再不动摇的魔王···听起来还真是可笑。

    天蓝的眼眸开始缓缓被绿色所覆盖,雷古鲁斯感受着从杰诺瓦母体吴青那里传输过来的大量记忆,陷入沉思。

    这已经是他多年来的习惯了,自从感染了杰诺瓦并意外的与其融合之后,他就有了获取吴青记忆的能力,也是他多年来观察他,在这枯燥无味的圣域唯一的乐趣。

    了解的越多,他对吴青也知道的越多,也越发的沉浸在他的记忆和情感之中,虽然也有过差点被吴青记忆给同化的危险,但是还是被他意外挺过来了,吴青的记忆成为了他成长道路必不可少的催化剂。

    现在年仅十五岁的雷古鲁斯如果真的爆发出来,或许修普诺斯都会为此震惊不已!

    冥界血之大瀑布···

    “恩?”正在与天马对话的阿释密达面色一变,一记微弱的攻击将天马他们扫开,然后体内小宇宙一阵浮动,背后浮现出一尊佛陀讲座的姿态,巨大的力量猛击前方!

    “天魔降伏!”

    “轰轰轰!”剧烈的爆炸声伴随着浓浓的烟雾四散开来,一个少年的身影缓缓从烟雾之中走出,面无表情。

    “十年不见,你的天魔降伏越来越厉害了。”

    “你是···怎么可能!”阿释密达毫无变化的面孔头一次发生了剧变,震惊的连眼睛睁开了。

    “时候到了,该送你去见佛祖了。”吴青也不管阿释密达怎么想,体内的小宇宙突然暴起,巨大的力量将四周变作了宇宙空间,银白色的银河浮现在阿释密达的面前,大量的陨石从天而降化作一团星云在吴青的手掌之中···

    “星屑旋转功!”十年前,他的星屑旋转功面对对方的天舞宝轮无奈的被控制,但是现在却不同了,已经利用杰诺瓦破译了神之力量,足以与杳马一站的吴青的一击可不是过去的天舞宝轮能封锁的了!

    “天舞宝轮!”可是成长的并非吴青一个人,已经二十多岁的阿释密达也成为了圣域中唯一领悟第八感到巅峰,达到半神之境的青年也展现出了超人的韧性。

    天舞宝轮与星屑旋转功化作了两道光芒开始了剧烈的碰撞,整个血之瀑布在这近乎无法抵御的力量之下开始倒流,最后在剧烈的爆炸之中蒸发消失。

    情况变化之快已经超出预料!

    “额····”阿释密达痛苦的单膝跪地,刚才吴青的攻击带给了他剧烈的伤害,而吴青却没有丝毫中天舞宝轮的迹象。

    “你是···那么雷古鲁斯他···”阿释密达看着面前的少年一阵心惊,强忍着剧烈的痛楚开口“原来···原来是这样!”

    “呵呵···”吴青只是轻笑却不答话,看了眼一旁被巨大力量弄晕过去的天马等人,伸出手准备结果阿释密达。

    【天马座的少年,已经没有时间了,如今将所有希望托付于你,你要将念珠···带到圣域!】阿释密达见状知道自己躲不过去了,他强行引动体内的小宇宙将天马取下的108颗木栾子融合在一起,然后一记天魔降伏打出拖延了零点几秒的时间,燃烧了自己的生命利用第八感将天马等人连同消耗了全部小宇宙制成的佛珠统统传送走了。

    说时迟那时快,等他完成动作的时候,吴青才刚刚从天魔降伏的攻击中走出。

    而对于天马等人被送走他没有丝毫的在意,他只要的目的就是在这里留下阿释密达。

    “先是使用了自己所有的小宇宙制作了佛珠,然后又燃烧生命强行引动第八感送人走···阿释密达你真是舍得啊。”吴青耸肩嗤笑。

    “阿弥陀佛。”阿释密达也不答话,静静的道了声佛号便盘坐在地“他们已经将佛珠送走,冥斗士的不死已经被破除,圣域终将打败你们获得胜利!”

    “哈,真是笑话。”吴青冷笑“要是仅仅是因为不死被破除就等于无法胜利了的话那么现在干脆就全部投降好了。”

    “是胜是负终会见晓,我相信他们,虽然他们只是青铜和白银,但是他们会成为击败哈迪斯的重要力量!”阿释密达不为所动“让我们那到时候见分晓吧。”

    随后阿释密达低声念叨着什么,声音缓缓变低,最终没有了丝毫的声音和动静。

    “第二个···”看了眼没有了动静的阿释密达,吴青缓缓消失了在虚空之中,而在这血之大瀑布的木栾子树旁,阿释密达随后在一阵冷风中缓缓化作灰烬消逝。

    处女座圣斗士阿释密达,终如佛陀一般在古树之下坐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