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玥几乎是被刺眼的日光蛰醒的,她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脑子里走马灯一样,闪过了太多的人和事。儿时外婆长脚她唱的那首歌谣,一遍一遍的,在耳边回荡。

    “叶儿黄,雁儿飞,小姑娘,莫哭泣呦,待到明年花开时,雁儿北归,雁儿北归!小姑娘快长大呦,长大记得回家哟,雁儿一起,回家哟!

    阿玥慢慢的,湿了眼眶。

    她是忘了归家的路的雁儿,是不记得家的方向的小姑娘。

    一双手,突然伸向阿玥的肩膀,然后,一股很大的力道,透过那双手,传到阿玥的四肢百骸,她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慕琰那张,因为贴的太近而显得狰狞的脸上,慢慢的,露出了惊喜。

    这世上,真的还有一个人,发自内心的,关心着自己。

    阿玥挣扎着,坐了起来,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然后,突然扑进他怀里,嚎啕大哭,撕心裂肺。他一遍一遍的抚摸着她的头,一声一声的呼唤着:“阿玥,阿玥……。”

    他说:“那些所谓的亲情,我们不需要,阿玥,你失掉的,我都会一一偿给你。”

    *******************************************************************************

    阿玥说,慕琰,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我啊,是个野种。

    慕琰说,阿玥,我也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我呢,是个变态。

    阿玥说,我是认真的。

    慕琰说,我没有骗你。

    阿玥笑了,各应孩子,安慰别人,也不用这么往死里寒碜自己啊。

    慕琰也笑,阿玥啊,你以为的那些真,都不是真,你认为的那些假,也未必是假。

    阿玥叹气,我是个书呆子,脑子不是太灵光,慕琰,你总是这样故弄玄虚,我会跟不上你的节奏的。

    慕琰呵呵笑,有吗有吗?老子明明,明明是个直肠子来着。

    阿玥低着头,不语。

    慕琰撸撸袖子,拉起她朝外走,阿玥问:“你这是做什么?”

    “出气,阿玥,你这躺气,不能白受。”

    “不用,不用。”阿玥用力掰着慕琰的手,“他们,不是我的父母,照顾我那么久,也是仁至义尽。”

    慕琰回头,眸子里的笑意慢慢冷去,瘆人的寒光一闪而过,嘴角上扬,冷笑一声:“仁至义尽吗?阿玥,我今天,就是要带着你,去教教他们,什么叫仁至义尽!”

    慕琰很生气,阿玥早就看出来了,无论是刚刚的玩笑,还是宽慰自己时的调侃,他都在极力的,压制着什么,那笑容里忽隐忽现的怒意,让她跟着,也心里一酸。

    她哪里,就值得这个男孩儿,这样对待了。

    慕琰几乎是用踹的,踢开了司徒家的屋门。

    正在屋里打扫的张妈,吓了一跳,慌慌张张间问道:“慕家少爷,你这是怎么了?”

    慕琰冷笑:“让司徒珣滚下来见我。”

    “小珣,小珣他并不在的。”

    慕琰轻哼一声,眼睛里的不屑愈深,瞥了一眼楼上司徒珣的房间,吼道:“司徒珣,老子数到三,再不给老子滚下来老子会做出什么事我不清楚,但你最清楚!”

    然后,慕琰当真,数起了数。

    而司徒珣的房间,也缓缓的,打开了房门。

    阿玥看见,司徒珣和司徒筝,都在。

    “阿琰。”司徒珣喊他。

    “阿琰,也是你叫的?”慕琰斜睨着他,冷声回道。

    司徒珣走下楼来,“这是你第几次,因为阿玥,冲我发脾气了?”

    慕琰一拳打在司徒珣的鼻梁上,瞬间,鲜血喷薄而出。

    大叫一声的司徒筝跑下楼来,护在了司徒珣身前:“琰哥哥,你要打,就打我,司徒玥头上的伤,是我弄得。”

    慕琰冷眼看着司徒筝,笑了:“司徒筝,我希望你能清楚,阿玥住在这里,并没有白住。”继而对司徒珣说:“你答应过我什么?

    “我并没忘。”司徒珣说,“可是我出去的时候,阿玥,已经不见了。”

    慕琰一脸嘲弄的看着他,指着司徒珣,点了点头,然后,大家还没反应过发生了什么的时候,猛地拽过司徒珣来,抓着司徒珣的脖颈,又是一拳,打在了司徒珣的脸上。

    阿玥听见慕琰吼道:“司徒珣,我他妈不信她一个伤成这样的女孩儿你要是诚心追的话会他妈的追不上!!!”

    “司徒珣,我曾经试着要相信你,但是很可惜,你再一次,浪费了我的耐心。”

    司徒珣拭了拭嘴角的血:“你真的,有试图相信过我吗?”

    慕琰轻笑:“我今天过来是想打你几拳给阿玥出出气的。”挥了挥手:“你要是觉得这几拳还不够的话,我不在乎多加几拳。”

    “如果阿玥住在这里你觉得委屈的话,我可以带她走。”

    “不可以!”

    阿玥循声望去,看见了缓缓下楼的顾蕴晖。

    “阿姨,你终于肯下来了。”慕琰道。

    “阿玥是我司徒家的女儿,自然应该住在这里。”顾蕴晖对慕琰说。

    “阿姨,既然你这样说了,不如让阿玥再听得更明白些。”慕琰拽起阿玥,把她拉到顾蕴晖面前。

    顾蕴晖看了看慕琰,平静无波的脸上起了波澜。

    阿玥看见,一直沉默不语的司徒筝,哭了。

    “阿玥。”顾蕴晖开口,“你是我的女儿,是我和司徒修的亲生女儿,中州的老人确实不是我的父母,只是看在与我父亲这许多年的情分上,才养了你这许多年。”

    顾蕴晖说到这儿,看向司徒筝:“小筝那样对你,妈妈很抱歉,是我们,太娇纵她了。”

    阿玥觉得事情变化的程度已经让她理不出头绪来了,前一秒,她最亲近的人只有中州的外公外婆,这一秒,中州的外公外婆又成了和她没有血缘关系的人了。她知道这其中早已成了一团乱麻,她糊涂了,想必司徒筝也糊涂了,然而,慕琰他们,却一定清楚些什么,只是不愿意,让她知道而已。

    *******************************************************************************

    慕琰又带着阿玥离开了,阿玥一路无语,慕琰对她说:“想问什么就问吧。”

    “我该信谁?”阿玥问。

    “不是我想让你知道的,都不要信。”慕琰说。

    “所以,我不是外公外婆的亲孙女。”

    慕琰沉默片刻,说:“对。”

    阿玥苦笑:“那为什么,还带我回去?”

    慕琰顿住了脚步,双手放到阿玥的肩上,他说:“阿玥,你应该感觉到了吧,有些地方,一旦离开了,就再也回不去了,可是一定要告别,阿玥,记住,离开的时候一定要告别,不管是对外公外婆,还是,我。”

    *******************************************************************************

    上次的变故,尽管阿玥在司徒家的处境依旧不尴不尬,但司徒筝明显收敛许多,尽管不知道暗地里咬碎了多少银牙,诅咒了她几个千百遍,起码人前,再不敢出言相伤,跋扈的嚣张,也少了许多。

    慕琰终于决定去学校,这些日子一直都在跑学籍的事情。

    阿玥照旧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在班里的处境依旧和家里一样,不尴不尬。

    班花欧阳燕燕伤愈回归,班上无数为八卦死而后已的仁人志士们,几乎将燕燕的座位围了个水泄不通。无非就是那么几句话,自卿走后,凌君朝思暮想,茶饭不思,无奈半路杀出程咬金,不对,是狐狸精,此狐不是别人,正是臭名昭著的司徒玥是也。司徒鸠占鹊巢,霸占凌君不说,还霸占了原本属于燕燕的领舞之位,好在凌君悬崖勒马,迷途知返,识破司徒诡计,回头是岸,舍了司徒,望眼欲穿,等着卿归。

    阿玥在一旁听得直冒冷汗,好在他们没再杜撰一个封神榜,一个姜子牙出来,要不然,自己不被姜子牙那威风凛凛的打神鞭给打得魂飞破散才怪。

    而燕燕姑娘,听得双目炯炯,眼看就又要梨花带雨,秋波一轮又一轮,明里暗里的,往凌绍东那里送。

    无奈无奈啊,倒不是神女有心,襄王无梦,只是这凌绍东是个木头,每每燕燕的秋波将达之时,凌绍东就很不识相的大吼一声:“我操,司徒玥你想齁死老子是吧?妈的,这是人吃的东西吗这么咸!”

    燕燕一张脸瞬间绿了,捎带着周遭一众同学整齐划一的白眼,齐刷刷的朝阿玥射来,阿玥心里一万只董小姐奔腾而过,将凌绍东骂了个千万遍。

    我去你大爷的,这蟹黄糕是你非要吃的,是你涎皮赖脸从慕琰那儿抢的,本姑娘,本小姐,自始至终,由内而外,压根,完全,本来,就没有请,也没有邀你吃,白吃的枣还嫌核儿大是吧,说好听了叫不知足,说难听了就是不要脸!

    不过话说回来蟹黄糕不好储存,中州人的做法确实会往咸里做,一般人,也的确受不了那口味,咸,确实是咸,不是甜。

    阿玥埋头假装遨游书海,凌绍东吼了两嗓子没人搭理便也消停了。

    然后,更不让人清净的事情发生了。

    慕琰来了。

    慕琰来上学了。

    慕琰带着他那一身狂拽酷炫的行头和一张倾国倾城的脸,另加一种自动隔离目中无人的气场,被班主任领进了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