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已经飞逃上天的重誉,张清业并没有着急。他召出了虚拟回旋镖使劲的抛了出去。那回旋镖在空中画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硬生生的砸在了重誉的后背上。

    重誉疼得惨呼一声,幸好它有十二星内甲护身,否则这一下子这能把他给打死!

    重誉赶紧抱紧了火烈鸟的脖颈。他咬牙切齿的吼道:“张清业!我可是神圣火焰的传承者,你不可以杀我!否则魔法联盟不会放过你的!”

    张清业大大咧咧的喊道:“我也是圣火的传承者,只不过我的圣火种子还没苏醒呢!我觉得这也只是时间问题罢了!”说罢再次将回旋镖抛了出去,这次是打重誉的后脑!

    重誉的双防护盾没那么快恢复,所以这一回旋镖如果打中,他肯定是妥妥的要完蛋的!

    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飞过来一座巨大的悬浮飞艇,这正是仲裁庭的总部旗舰!它是靠空间悬浮法阵作为动力的。他们之所以自称天空族人,就是因为他们掌握了大型浮空技术。

    这时候那飞艇的舱门突然打开了,重誉便狼狈的逃进了飞艇里面。那仲裁庭的庭长站在窗口喊到:“张清业!你连圣火传承人都想杀,不知你该当何罪!”

    张清业大声喊到:“重誉差点杀死我的队友舟徐,你说他该当何罪!而且这次赛场都是你们仲裁庭在负责吧!你们也是脱不开失责的干系!”

    这时候庭长大笑了几声说道:“不管怎么说,我是不会让你杀重誉的!并且我现在宣布,我要吸收重誉进仲裁庭,让他专门查办你的案子!”

    直播球一直在忠实的跟随者张清业,将所有情况全都转播回了幽兰大陆!所有人全都开始痛骂仲裁庭的无耻来!做人居然还能无耻到这个地步,也真是闻者伤心听者流泪了。不由得全都为张清业感到愤愤不平起来!

    张清业的倔脾气还真就上来了,这口气他要是忍了,以后还怎么在幽兰大陆混?于是召出了极火轮盘后,使用全力轰击出了最强一击!

    顿时一道金红色的火柱喷涌而出,仿佛一座空中列车一般,汹涌澎湃的撞向了空中飞艇。

    顿时轰然一声炸响!那悬浮飞艇当即被炸出了一个大洞!有十多个仲裁庭的人当场就死在了飞艇里面!但好在动力室的空间法阵还没有损坏,所以那座破烂的飞艇仍然漂浮在空中。

    庭长气得挥舞起法杖降下了一道血红色的闪电!狠狠的朝张清业的头上劈了下来。这可是十二星的血雷魔法!就算张清业的身体再强,那也是万万扛不住的!

    这道血雷魔法正好打在了张清业的身上,张清业顿时感觉身体一麻,手上的丹炉铲突然自己飞了起来,将那血色闪电给撑在了空中。

    那道血色闪电在空中盘旋了一阵后,被丹炉铲给引导得向北飞去,正好落进了城北区的遗迹里。

    顿时之间,遗迹之内光华大盛,一道金光冲天而起,并且伴随着一阵愤怒的龙吟之声。

    在遗迹之上出现了一大片七彩祥云,正好将整个遗迹废墟给笼罩了起来。

    所有陶同城的魔族全都沸腾了!这可是祥瑞之兆啊!莫非在那遗迹里降生了什么秘宝不成?于是附近的魔族高手们全都涌进了遗迹,去里面寻找秘宝去了。

    而仲裁庭的人也是不敢寂寞,庭长驾驶着残损的巨型飞艇,快速的朝遗迹行驶了过去。这个老混蛋连选手们的生死都不管了,竟然去那遗迹里寻宝去了!

    张清业站在原地剧烈的喘息了一阵后,终于算是将心跳平复了下来。刚才如果没有丹炉铲引走闪电,他可能已经被劈死了。

    张清业将丹炉铲重新握在了手里,知道这肯定是神龙在救他。但是如此一来,也泄露了遗迹里的秘密!现在那么多魔族高手都已经闯进去了,看来今天要有一场恶战了!

    这时候张清业对森冉问到:“既然这遗迹是你们城主府的财产,那么你不能阻止那么多人进入遗迹吗?”

    森冉苦着脸说道:“大哥!魔域里高手如云,我们城主府哪敢管呦!”

    张清业拉着春星他们上了巨型马车,给怪教授吃了一颗灵药后,流血虽然止住了,但是伤口却不能快速愈合。重誉那一火焰长枪实在是太狠,就差一点就给怪教授来了个透心凉了。

    本来张清业想给怪教授找个医院医治的,但是怪教授挣扎着坐起来说道:“我要跟你们进遗迹去看看!老头子我虽然不能战斗了,但是对魔法机关之类的有些研究,到时候应该能帮到你们!”

    张清业一听也好,毕竟将怪教授留在魔族人的医院,他心里也是不放心的。于是赶忙拿出了一瓶大补溶液给他喝了下去,怪教授的精神顿时又好了许多。

    一看怪教授的精神好了许多,大家也都很是高兴。张清业对森冉喊到:“出发!带我们去遗迹那边看一看!最好你带上城主府的军队帮我,你会这么做的对吧?”

    张清业说罢晃了晃手中的丹炉铲,给那森冉吓得赶忙一捂脑袋大喊到:“大哥!现在城主府军队就归你管!有什么指令你直接告诉我就好了!”

    这森冉还真是害怕那丹炉铲,那玩意只要一打到他身上,就感觉疼痛钻心。身上也使不出半点力气。现在张清业想要杀他简直就是易如反掌,所以他自然是要全力拥护张清业的!

    森冉这个猎犬是当定了!

    来到城主府提了一支千人精锐部队后,这帮人便簇拥着张清业,浩浩荡荡的赶奔进遗迹。

    在遗迹入口处,有一个魁梧的魔族大吼道:“森冉!你怎么和人类在一起?大家都说你小子做了人类的走狗,难道是真的吗?”

    话音一落,周围所有的魔族人全都哄堂大笑起来!

    森冉顿时被说得满脸通红!大吼道:“莫老师你别放屁!怎么说我也是少城主,你不要公开诽谤我!否则我治你个诽谤罪!这位张先生是我们城主府的贵宾!你过来我帮你引荐下!”

    那个莫老师撇了撇嘴不屑的说道:“人类太过弱小,我是不屑与之为伍的!”说罢脱掉了上衣,露出了坚若岩石的肌肤,那肌肉都仿佛是嶙峋的石块一般。

    张清业一听被气笑了,魔族人什么时候还装清高起来了!搞得像酸文人一样的迂腐了!看来无论是哪个空间,也都存在这种自我感觉良好之徒啊!

    张清业面对莫老师的挑衅,冷哼一声便飞身跳下了马车,他拍手赞叹到:“好肌肉!好身子骨!可惜一点都不耐打,我看你也是个做走狗的命!”

    莫老师气得怒吼一声,提起拳头就冲了上来,并大吼道:“你这个人类太猖狂!今天看我来打扁你!不然我以后没办法面对我的学生们!”

    张清业高兴的大喊到:“太好了!正好我也是个导师!我输了也是无法与学生们交代的!哈哈哈!”说罢便冲了过去,与那莫老师战在了一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