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菲菲,看我给你带了来?想必这个东西你今天晚上会很需要的吧~呋呋呋呋呋~】

    女孩看着男人手中拿着的半脸面具,没错,正是因为她昨晚亲自将自己的脸给划伤了,而今天晚上正好有一场对于她来说,特别重要的【假面舞会】。

    而这个面具正好是她目前最需要的,而这个男人也深深地明白这一点,“谢谢你……”

    假面舞会结束之后,她便随着男人一同离开了香波地群岛,前往新世界,这个男人的国家——德雷斯罗萨王国,而就在第二天清晨,男人便当着他的家族颁布了一道命令——

    【无论这个女孩以后身在何方,都要看在多佛朗明哥的面子上给她一个面子,见面具也如见人。】,并且还跟家里的干部们都说清楚了关于他与她之间的“两年之约”和相关的利益关系。

    两年期间,男人确实实现对女孩的承诺,这两年内他并没有动那个男人丝毫,但却让她做了各种不同且危险的任务,表面上她是光鲜的新人歌星,因为换了发型,戴上了面具和美瞳,连说话声音等等都改变了,再加上之前通过艾伦提供的消息,让他们得以抓住一只她的同类来给自己做了一个死亡的假象,而以此瞒骗过了世界政府,虽然赤犬那家伙到现在都还在怀疑她是否真的已经死亡这个“事实”。

    【小菲菲,这里有个任务需要你去做哦~】她才刚刚做完一个任务回来,又再次被这个男人安排了其他的任务。

    “我知道了。”尽管她此时已经累到很想睡觉了,但她依然接过任务,转身就动身出发了。

    “这样下去她的身体会吃不消的呢,少主,你还真是残忍呢。”

    男人坐在沙发上,喝着红酒,望着落地窗外的盛景,一脸享受的模样,【呋呋呋呋呋……现在的小菲菲一心想要找事做,我又怎么能不同意呢?】

    “真是狡猾呢,少主大人。”

    【呋呋呋呋呋……不要这么说嘛,这可都一些做生意的手段呐。】

    【小菲菲,一个星期后的公演的节目都准备好了吗?我来看你的训练结果了~】

    【小菲菲~我给你找来了一位优秀的舞蹈老师哦~她可以教导你许多你想要学习的舞蹈呢。】

    【小菲菲,最近一段时间都没有什么任务,明天我要动身去一趟海军总部开例行会议,你要跟我一起去吗?】女孩狠狠地瞪了过去,【呋呋呋呋呋……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不要这么认真嘛,小菲菲还真是不可爱呢,果然还是以前到我这里来的时候可爱多了呢。】

    “如果少主想要的只是要菲尔在少主面前装可爱的话,只要少主肯付钱,菲尔愿意效劳。”

    【呋呋呋呋……那就没有什么意义了好吧。】

    【呋呋呋呋呋……看在小菲菲这段时间那么勤奋的份上,我就给你放一个星期的假好了,这一个星期你随便到哪里去玩都可以哟~】

    经过几乎一个月日夜兼程的做任务,女孩早已经身心疲惫不堪,而男人此时的放假,着实对女孩而言是个很好的调整身心的机会,可是这个还未从被迫与爱人分别的痛苦之中释怀的女孩,哪会那么轻易地就接受这个罪魁祸首的好意呢?

    “少主这是在故意拖延我完成约定的期限吗?”

    【呋呋呋……小菲菲已经身心疲惫不堪了,我也不忍心看着你就一直这么下去啊,到时候要是真累坏了,我可是会心疼的呢~】男人一脸狡黠的笑容,完全看不出来哪里又心疼的意思。

    “少主又在跟菲尔开玩笑了,不过既然少主难得的假期,那么菲尔就自行处理了。”女孩退下之后,便直接去了德雷斯罗萨王国最大的夜店,她是这里当红的舞姬,只要没有任务的夜晚她都会出席这里,并且赚取高额的费用,并且这里鱼龙混杂,乌烟瘴气的气氛,也确实为菲尔后来性格上的转折起到了极大的催化作用,在这种闹市之中,如果都学不会如何独善其身,就更无法在以后的海贼横行的新世界里,得以苟且偷生下来。

    她来这种地方也并不完全是为了赚钱,为了锻炼自己,还有一点就是……这家夜店是个名副其实的黑暗世界的交接口,很多中间人都会到这里来进行一系列的交易,而这家夜店也确实是多佛朗明哥开的店,而他也是知道她在这里工作的,毕竟当时就是她主动跟他提出要求想要到这里来锻炼一下自己的,而多佛朗明哥很爽快地答应了。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这家夜店确实成为了她收集相关信息,获取世界各地的消息最便利的场所,“你听说了吗?那个当初在香波地群岛上的11个超新星海贼的其中一人,号称【死亡外科医生】的特拉法尔加·罗为了成为王下七武海,居然向世界政府献上了100颗海贼的心脏啊!真是丧心病狂的家伙啊!”

    又是跟罗的有关的消息,这几天她总是听到这个消息,【罗成为七武海了,看来他又离多佛朗明哥近一步了呢。】

    “小妞儿,刚才看你跳舞跳的不错呐,过来让大爷仔细瞧瞧!”一只粗犷的咸猪手攀上了女孩的纤纤细腰,用力一拉,女孩就这么顺势倒在了男人的怀中,女孩坐在男人的大腿上,思考着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是要把这个男人诱拐到一个无人的小巷里吸光他的血,还是怎么着呢?

    男人伸手慢慢地抚摸着女孩的小腿,并且逐渐有向上的趋势,可是就在男人的那只手快要伸进女孩的短裙边缘之际,那只手顿时像是被什么东西切割掉了一样,原有的位置上只剩下喷出来的鲜血和那切的整整齐齐的手腕的一片血肉模糊。

    她不是没有杀过人,但这突如其来的景象,耳边传来的惨叫声,着实让女孩为之一惊,是谁!?

    【呋呋呋呋呋……你胆子不小嘛,我的女人你也敢动啊?】那个时候,那个一身粉红色羽毛的男人是这么说的。

    【小菲菲,你还真是一点都不听话呢,不是都说了让你休假一个星期了吗?居然还跑到这种地方来工作呐,你说我现在是该高兴还是难过呢?】

    女孩能够感觉的到,从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那丝丝怒意,她知道他现在应该很生气了,大概是气自己没有听他的话了吧,虽然她早就料想过会有这种结果。

    “既然少主说要给我一个星期的时间,那这一个星期之内做什么,都应该是菲尔自己决定的事情,与少主无关。”

    【呋呋呋呋呋……】男人并没有继续多说什么,只是伸手将女孩给拎回了城堡,直接扔到了宽大的公主床上,欺身而上,禁锢住女孩所有的动作,女孩也深知自己拗不过他,即使用蛮力挣开了,但是他现在毕竟是自己的【主人】,“哼,少主为了菲尔竟然能够砍下作为您的贵客的手来,菲尔很是感动呢,只是不知……少主此举为何意?”

    【呋呋呋呋呋……小菲菲,我知道你心里一直在怪我拆散了你和罗那小子,那我还不是出于一直在为你担心的好意来着嘛,罗那小子真的配不上你,那小子心里只有他自己,他从来学不会关心他人,而且还忘恩负义呢,更不懂得……什么是爱,而且他接近你也只是为了你那可贵的能力,虽然我和他在这一点上是半斤八两,但是我能够给你提供这么多优良的条件,能够满足你所提出的各种要求,你又何必这样一直为了一个不懂爱的男人而来跟我较劲,还差点伤了你自己的身体呢,你觉得这样值吗?】

    “没有什么值不值的,只有我愿不愿意,罗是什么样的根本不需要你来跟我讲!我现在脑子里想的就只有挣钱一件事而已,只要你能履行对我的承诺,遵守那个两年之约,我一定会在期限内把钱全部还给你的!至于过程我要用什么方法,那是我的事情,不需要少主大人你在这里猫哭耗子假慈悲!!”女孩难得大声地冲着男人吼了出来,只要一牵扯到罗的事情,她永远都是忍不下的激动,尤其是听到从这个男人口中蹦出来的话。

    【哼,即便是那种出卖、肉、体的交易,你也会愿意做吗?】男人带着鄙视的口气。

    “哼,只要你是男人,只要你肯付钱……我现在就是你的。”女孩稍稍撑起点身子,朝男人靠了过去。

    男人只是冷冷地看着女孩,看到女孩一脸即使把自己折腾到死也决不罢休的表情,心里莫名就来了一股怒火,伸手抓住女孩的领口,再次将女孩从床上拎了起来,然后重重地随手一扔,将女孩撞到了一旁的梳妆镜前,【看看你现在都成什么样了!!?】

    女孩完全没有料想过,多佛朗明哥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会这么大声地怒吼她,她顿时又再次感觉到了久违的心跳声,自从来到德雷斯罗萨之后,她的心就仿佛停止跳动了一般,可是现在却因为多佛朗明哥的一声怒吼,再次跳动起来了。

    女孩抬起头看向镜子中的自己,一脸的憔悴和苍白,现在她的表情就连吸血鬼都不如,仿佛是连灵魂都消失了一般,看着这样的自己,她不禁感到恐惧,她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了,明明离开罗才只有两个月的时间而已,这还不是两年啊,她就已经变得如此憔悴了,如果继续再这样下去,她到底还能不能撑到两年期满?

    【你要怎么赚钱,我当然管不了,但是,如果再让我看见你是以这种低贱的方式的话,之前你所赚取的费用全部都无效,这两天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出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