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见太华对她完全不感兴趣的模样,白衣女子有些气恼的说道:“古井就在这边,跟我来吧!”

    只见她轻移脚步,走到旁边,白色如雪的袖袍轻轻挥动,只见灌木移开,露出了一口井来。远远看去,那井边石块古旧而有绿苔,看来年月颇深。

    她走到井边,向下望去,用手轻轻梳理着垂下的秀发,声音飘荡在这片树林之中,道:“这是三千年的古井,传说,只要在月圆之夜,以虔诚心愿,俯看它,必定能够得尝所愿。”她的声音里,仿佛有几分凄迷,“可是,从到了这里,看了三次了,为什么,他的病仍旧没有起色?”

    “哦,或许你的心愿还是不够虔诚也说不定呢?”

    那女子转过头来,如水眼波望着他,轻声道:“或许吧,在你心头,可有深深挂念的女子么?那就过来看一眼吧。”

    抬头看了看慢慢升起的圆月,太华缓缓向前踏了一步,身形出现在了古井的边上,低头向下看去。

    只见波澜不惊的古井,之前还算清澈的井水,突然间变的一片混沌,什么也看不清楚。

    “你看到了什么?”旁边的白衣女子问道。

    “什么也没有。”太华有些失望的回道。

    “你们这些修仙之人果然都是铁石心肠呢,真的就没有一个人能在你的心里驻留吗?”

    抬头看着被乌云遮住了半边脸的明月,一缕缕的清风吹来,在树林中发出纱纱的声响,太华有些萧索的声音传来:“铁石心肠吗?也许吧,我也许会有感动,会有欢笑,但对于我这么一个活了太久的人来说,想要真正走到我的心里,也许以后的夕颜可以。但是现在,还真没有人!”

    转头看了看一脸沉静下来的白衣女子,太华笑了笑:“看在你陪我说了这么多话的份上,我就帮你一把吧,带我去你的住所吧!”

    深深的看了一眼太华,白衣女子飞身而起,向着树林深处前行,太华则不紧不慢的跟在她身后,皎洁的月光照下,两道白色的身影不时的在树林中穿过,看上去唯美而又显得诡异。

    片刻间,两人就来到了白光消失的地方,只见这里古木森森,林中空地之上,却有一个小丘,而在小丘的一侧,便赫然是一个洞口,洞口旁边的岩石,尽数为黑色,这里应该就是白衣女子藏身的黑石洞了。

    穿过黑暗曲折的黑石洞,两人来到了一个巨大的地底岩洞,只见这里到处都是炽热到通红的岩浆,形成了一个焦热的湖面,充斥了整个岩洞下方。

    湖面之上,不时有热浪气泡冒起,然后破裂,更有汹涌处,竟如潮汐一般,炽热的岩浆飞弹而起,直至半空。而岩浆散发出的红色热焰,更是把这个巨大的岩洞照成了红色的世界。

    平台的尽头,是一个椭圆形状的石窝,上面静静地趴着一只白色的狐狸。

    只见白色狐狸甩动着六条毛茸茸的尾巴,一脸懒散的睁开了眼睛:“小三,你怎么把人类带进来了?”

    “大哥,这位仙长说可以治好你的伤势,所以我才......”

    “你还是太天真了啊,上官那个老家伙的九寒凝冰刺岂是一个少年郎能够解除的,罢了,我也知道你有些病急乱投医了,你还是将这位小哥送出去吧!”六尾白狐瞥了一眼太华,有些无奈的对着白衣女子说道。

    看着冰寒入体,已经丧失了求生意志的六尾白狐,太华也懒得和他废话,随手一招,一道散发着冰寒之气的冰刺出现在了他的手中,随手一捏,冰刺化为了一滩碎屑散落在地上。

    看着一脸震惊之色的六尾白狐,太华淡淡的开口道:“问题已经解决了,这地方已经不安全了,你们还是尽早离开吧。”

    说完随手向着白衣女子一招手,一个两端有红色丝穗的法宝,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这玄火鉴放在你们身上会引来杀身之祸,还是由我来保管吧!”

    说完,太华看了眼一脸感激之色的白衣女子,也不理会两只小妖的反应,身体化作一道流光消失不见,留下了目瞪口呆的两只狐狸。

    且不提侥幸保住一命的六尾白狐带着白衣女子归隐深林不问世事,且说太华此时已经一落飞行,来到了东海之边。

    屹立于虚空之中的太华,此时正一脸兴趣的把玩着手里的玄火鉴,这件诛仙世界的顶级神器,此时正散发着淡淡的火之法则波动,静静的躺在他的手心中。

    “唔,看来火之法则入门的契机已经到了,这倒是个意外之喜啊。”

    低头看了看下方波涛汹涌的东海,太华思考了片刻,便准备起身回宗门。

    此次来东海,他本来打算是来看看热闹,看看那所谓的正魔大战,顺便把那只夔牛也收了回去看门,不过此时却没有了兴趣,一只可有可无的所谓神兽,怎么比得上自己领悟法则重要呢?

    空间法则发动,一步迈出,太华便已回到了混元宗内自己的闭关之处,感受着玄火鉴上所散发出来的阵阵火焰波动,开始了对于火系法则的领悟。

    火,一个矛盾的象征体,它可以取暖,照亮一切,也能带来痛苦和死亡。

    火,代表着光明,生命掌握了使用火焰的方法后,开始了进化。火,象征着光明,代表着无限的进化可能。

    火,凶猛狂暴,可以焚尽万物,拥有着极端强横的攻击威能,代表着毁灭......

    一个个火之玄奥在太华的脑海中浮现,演变,最后组成了一道火焰状的法则印记烙印在了他的元神之上。

    感受着初步掌握的火之法则,太华满意的睁开了双眼,一缕散发着恐怖威能的火苗出现在他的手心中。

    看着手中平淡无奇的火苗,太华飞身而起,向着虚空中屈指一弹,火苗瞬间飞向虚空深处。

    只见本来还空无一物的虚空中,瞬间出现了一个漆黑的小型黑洞,随着火焰威能的不断散发,黑洞的面积也不断的向外扩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