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宇文拓天的服软,另一道声音传来。

    “拓天圣子,好久不见,养气的功夫又进了一步呀!”这是一道讽刺。

    声音来处,也是一个少年,十七八岁的样子,乌发盘束,头戴高冠,一身玄袍上面绣着表示他身份的图案。

    少年身后跟着不少人,簇拥着,样子好不威武。看他悠闲的样子,就知道他在一边等候不少时间了。

    这边众人大惊,暗忖,这么大一队人在一边看着热闹自己怎么会一点察觉都没有。

    不过到底是见多识广的人物,一看那高冠少年手里拿着的黝黑小旗,就明白了了过来。原来之前那边的众人在隐匿大阵内面,阳老道等人,又对拓天圣子深不可测而感到忌惮。

    阳老道等人比拓天圣子还要早到,却没有发现还有更早到的渔翁。

    “我当是谁在藏头藏尾,原来是夜魔宗的一群小老鼠。不愧是见不得光的,夜魔央,你们的隐匿大阵还真是厉害呀。”

    宇文拓天也毫不客气,对着来人就是口头反击。

    夜魔宗,阳老道瞳孔收缩,眼中神光就是一敛,他显然知道夜魔宗的威名。

    一边的玲珑阁两位仙子脸色也微微一变,之前没有出过玲珑阁几次的她们,显然是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魔宗。

    两位仙子美眸打量着那高冠少年夜魔央,好奇也有,害怕的惧意也有。

    李沐阳心中一触,夜魔宗三个字引发他的回忆。

    那不是他本身的记忆,而是道瞳诀的记忆,当年灭掉道瞳宗的宗派至今存疑,控制夜魔王朝的夜魔宗嫌疑最大。大到,将道瞳诀打乱的那个弟子,都将夜魔宗的名字写在道瞳诀之上。

    夜魔央也在观察这边的情况,心思敏捷的他,早就发现李沐阳的神色之中的不对劲。

    夜魔央不动声色,暗自将李沐阳记了下来。

    他继续笑道:“宇文拓天,我们夜魔宗来这里可不是陪你吵架的,明空镜墓才是我们的真正目的,你说啦。”夜魔央白皙的脸上有些阴柔,笑起来半是虚伪,半是好看。

    “说的不错!”拓天圣子应答道,“夜魔央,你有什么打算?毕竟知道明空镜墓出世的,可不止你我二人,更不止皇极宗和夜魔宗两个门派。”

    拓天圣子的话,看似简单的反问,却在语气之中充满萧瑟杀意。他锐利目光好似一把冰刀,扫过阳老道、李沐阳这边,让人一阵心寒。

    夜魔央再次一笑:“宇文拓天,你是说我们结盟联手?”他问道。

    “有何不可吗?”宇文拓天也道。

    夜魔央狂笑一声,“堂堂皇极宗圣子,也会和我夜魔宗结盟,还真是讽刺!”

    “龙不与蛇居,大象不与蚂蚁结盟。夜魔央,我们结盟是因为我有这个实力,你也有这个实力。但别忘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次明空镜墓不知道吸引多少人来。我皇极宗和你夜魔宗,正邪强强联手,总比单人匹马好,也不枉一段佳话。”

    拓天圣子说的冠冕堂皇,其他人听得只感觉无耻。

    虽然天瞳大陆实力为尊,不会刻意分辨正邪。但是将自己和邪派勾结,说得如此正义的人,还真是罕见。尤其是玲珑阁的两位少女,听得美眉一蹙,脚步不自主就和宇文拓天拉开距离。

    “久闻拓天圣子,乃是皇极宗最杰出的圣子,现在一看果然名不虚传,气度非凡。只是我夜魔央却信不过你,夜魔宗无意与皇极宗结盟。”

    夜魔央鹰钩鼻两边再次露出两个酒窝,心中暗暗对宇文拓天忌惮。

    别人不知道宇文拓天的为人,身为皇极宗敌对的夜魔宗,怎么不会了解皇极宗的情况呢?

    宇文拓天能够战胜他的一帮兄弟,登临皇极宗圣子之位,手段岂是一般人能够相比的。其中过程的血腥与残忍,就是了解宇文拓天资料的夜魔央都为之自愧不如。

    结盟提议告破,再次碰壁的宇文拓天也没有生气,他站在原地,脸上的神色依然平静。如深渊一般的城府,让人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陆陆续续,又有不少人来了,只是都是一些散修和小势力。这个小势力也只是对比夜魔宗之流,只是小势力,不过比起李沐阳所在的赤瞳宗却是高出不少。

    不到半个时辰,又有人来了。

    这次的来人李沐阳不认识,站在他身边的阳老道却是向后一缩,就要躲在李沐阳的身后。

    “混元宗。”众人认出来人的宗派。

    混元宗,古月王朝第一大派,比皇极宗还要厉害的宗派。就是因为它的存在,就连一般的皇朝都不敢入侵古月王朝。其势力之大,实力之强,可见一斑。

    五个穿着阴阳双鱼大红袍的人,走了过来。

    为首的也是一个少年,十八九岁的样子,人还未至,一股缥缈的仙意就先行而来。

    “混元宗,少宗主,张九丹。没有想到这次镜墓出世,连他就吸引过来了。”

    有人惊呼出来人的身份,混元宗少宗主张九丹据说实力比夜魔宗圣子夜魔央,还有皇极宗拓天圣子还要强。

    李沐阳也仔细打量一下来人,同时张九丹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就是他,张师兄,就是那个白头身后的邋遢老道,上次血月镜墓就是他坑了我们一把。”

    一个身穿阴阳袍的二十岁左右的混元宗弟子喊道,他喊张九丹为师兄。

    张九丹随着他的手指往李沐阳这边看来,看在在他身后躲闪的阳老道。

    张九丹眼中微微一怒,旋即平静。

    “出来!”

    张九丹的声音很平静,平静得可怕。

    阳老道怯怯从李沐阳身后出来,一脸猥琐的笑。

    “这是误会,堂堂混元宗少宗主,该不会和我一个糟老头子计较吧!”

    张九丹走了过来,他身后混元宗弟子也亦步亦趋更了过来。

    张九丹嗤鼻,说道。

    “早就听说阳夏州的阳老道盗墓本事不小,现在看来,原来也是一个胆怯的地老鼠,不像敢坑我混元宗弟子的人呢。”

    阳老道也不理会张九丹语言之中暗藏的讽刺,他厚着脸皮道:“张少宗主缪赞了,老道与贵宗弟子之间只是一点小误会。老道,还请少宗主不要放在心上。”

    “放你娘的狗屁!”那个上次被阳老道坑了的混元宗弟子一声粗口,指着阳老道破口大骂。

    “要不是因为你,周师兄也不会死在陷阱之中,商师姐也不会因为中了血月之毒发狂,最后凄惨死在血月镜墓里面,……”

    这个弟子说的声情并茂,义愤填膺,其中流露出来的真情和悲伤,让人闻之落泪。

    阳老道眼中神色不变,被混元宗弟子指着鼻子大骂,他没有丝毫理亏的样子。

    他辩解说道:“这事不怪我,是他们自己太贪心了。我都提醒过重宝在前,要小心,不要心生贪念。是他们自己不听,最后的结果又怪得了谁?”

    “既然你问心无愧,那你躲闪又是为何?”那个混元宗弟子喋喋不休,非要将罪责推到阳老道身上。

    阳老道大声说道:“谁不知道你们混元宗行事霸道,又极为护短,认定某事某人,再这样也改变不了。上次追杀老道,这次老道还不能躲闪吗?”

    那个混元宗弟子还想说点什么,一脸愤恨的样子。

    “好了,刘师兄。有什么恩怨,进了镜墓再解决,现在这么多人,不是动手的时候。”

    张九丹直白说道,他丝毫不怕被人听到自己的打算,这是他的自信。

    其他人看向李沐阳这边,身体往一边挪移,眼神充满怜悯。

    之前得罪了皇极宗的拓天圣子,现在又与混元宗少宗主有过恩怨,镜墓开启之后,这两人就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