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宸三人离开锦灵轩后,随意找了家旅店,开了三间还算舒适的房间。

    斩宸的房间内,三人相继落座。

    “逸渊,我观你体质应该是土属性,这本赤阶初级冥技,刺突,以及赤阶初级冥术,土幻诀,就都给你吧!”斩宸从翼戒中拿出两本淡黄色书籍,随意的扔给寇逸渊。

    寇逸渊一愣,手忙脚乱的接住,望着手上的两本书籍,寇逸渊一时陷入呆滞,竟是没了反应,直到身旁的邓克斯悄悄踢了他一脚后,他才回过神来。

    “少...少爷,这是给我的?”寇逸渊咽下一口唾沫后,带着不敢相信问道。

    “呵呵~”斩宸瞧着寇逸渊的神色,好笑的摇了摇头,道:“你们既然是我的命徒,我又如何会自扫门前雪?拿着吧,有什么不懂,就问我。”

    “是是是,谢谢,谢谢少爷!”得到斩宸的确认,寇逸渊欣喜若狂,那一张憨厚的微胖脸上,充斥着感激与兴奋之色。

    “克斯,这两本都是给你的!一本赤阶初级冥术青易诀,一本赤级初级冥技风暴。”目光转到邓克斯,斩宸淡淡一笑,将两本书籍扔给邓克斯。

    邓克斯接住,正当他想要感谢之时,突然顿住,好似想到了什么一般,低声惊呼道:“少爷,你合计才换了四本冥术和冥技,你把它们都给了我们,那你用什么?”

    “啊?”一旁正沉浸与得到冥技的寇逸渊,听到邓克斯的喊声,也是一惊,细细一想,才想起斩宸手上已然没有了任何冥术与冥技。

    “有什么问题吗?”斩宸拿起桌上的茶杯,轻呷一口,微笑问道。

    “不...不是!”邓克斯此刻没了刚才的镇定,甚至比寇逸渊都显得有些慌乱,将那冥技与冥术双手递到斩宸面前,急急道:“少爷,你都没有修炼,我...我如何敢拿。”

    “拿着吧!我不需要。”斩宸对此却是表现的很是淡然,手微微摆动,道:“我情况特殊,不需要,赤级虽然不高,但是很适合现在的你们,暂且都修炼着,等以后有机会再弄更高阶的。”

    话语淡然,神情平静,没有任何一丝波澜,话一说完后,斩宸便不再管他两人的反应,独自拿出一本游记,边喝茶,便津津有味的沉浸其中。

    “这....”闻言,两人愣住了,一时间手中的两本书籍,却好似有了千斤重一般,让的两人双手都是微微颤抖,

    在他们想来,斩宸除非有更高阶的冥术与冥技修炼着,方才如此不在乎赤级的冥技与冥术,然,以他们这段时间以来对斩宸的了解,他并没有。

    很想将手中的书籍交还给斩宸,但斩宸一句不需要却将他的异动全部堵在了心中,望着静静看书的斩宸,两人鼻头一热,差点掉下泪来。

    赤阶初级冥术,在达隆学院一本便是几百蓝元,而在外面,或许还要高上不少,以他邓克斯两人的出生,就算是奋斗一辈子,或许也就能弄到一本而已。

    本以为斩宸换取冥术冥技,乃是为他自己所用,却不想,他竟是在为他们二人所考虑。

    相比此前的落魄,欺凌,此时的邓克斯与寇逸渊,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做感动,而其心中那一丝因为成为命徒的不甘与悔意,也是消失的无影无踪,留下的,唯有对斩宸深深的叹服与恭敬。

    “嘿嘿~傻小子,别发呆了,赶紧修炼去吧!”这时,邓克斯回过神来,见寇逸渊还在发着呆,顿时笑了,在他脑袋上一敲,调笑道。

    “嘿嘿~”被邓克斯一敲,寇逸渊尴尬的一笑,随后重重点点头道:“我...我一定抓紧时间修炼,争取...恩...争取早日到冥士。”

    “没志向,怎么也要到冥灵,才能报答少爷的厚爱啊!”

    “啊?对对,冥灵,恩~~”

    望着互相打闹的两人,斩宸眼神不留痕迹的瞟了一眼,嘴角微动,露出一抹难得的笑容,眼睛开合间,点点智慧光芒,不断闪烁。

    ........

    竖日清晨,三人早早起床,经过一晚上的休息,连赶了五日的疲倦消失,再次换上青春活力之气。

    在寇逸渊与邓克斯不解的眼中,斩宸带着两人走街串巷,购买了大量的干粮,帐布,疗伤、解毒之药等生活用品,随即又买了一些只能算是粗制,但却又锋利的普通刀具,以及大量清水,将其全部装入翼戒之中。

    因翼戒内的空间处于静止状态,所以到是避免变质变坏等麻烦。

    将两千蓝元花去大半之多后,斩宸方才停下了购物的脚步,简单的吃过午饭,斩宸带着邓克斯两人,走出了城门,向西而去。

    “少爷,克斯有一事不明,不知...”走在路上,邓克斯快走两步,凑近斩宸身边,犹豫说道。

    “我们此去,弥阳郡,参加奉凉宗招徒,据此还有一年时间,这一年,我们需穿越亚考兰森林,走过两郡,以及不计其数的县镇城市,从伊巴王朝北部,一直走到西部。”

    邓克斯还未开口,斩宸便知道他要问什么,不喜麻烦的他,所幸一次性将所有打算托盘而出。

    “奉凉宗?嘶~可是那凌驾伊巴王朝之上,西部第一大宗?”邓克斯一愣,旋即面色大变,难以控制的惊呼大喊。

    “恩!”邓克斯的失态,让斩宸眉头微微皱起,略有不满的瞥了他一眼,瞧见斩宸的眼神,邓克斯顿时一惊,才想起斩宸的性子,忙是闭上了嘴,收敛其脸上的失态之颜,恭首低头。

    斩宸摇摇头,随即说道:“奉凉宗招徒,格外严格,最低标准,便是十六岁以下,冥气达到冥灵,只有如此天赋,方可入宗,所以...这一年,我们必须将冥气提升到冥灵。”

    “冥灵,这....”闻言,邓克斯顿时愣住了,面色快速变换,充满了苦涩。

    “少爷,以我们的天赋,看来是进不了啊!唉~~”一旁的寇逸渊听到两人对话,也是一惊,旋即脸上涌起颓废之色,叹气说道。

    “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冥灵而已。”斩宸目不斜视,脚下不停,淡淡说道。

    “冥灵?而已?”

    斩宸的话,宛如又是一个惊雷,诈响在两人耳边,两人互相对视一眼后,皆是唉声叹气的摇头。

    “冥灵吗?呵呵~”前方踏步而走的斩宸,俊逸的脸庞微微抬起,微风吹起了背后束着的黑直长发,吹动了额头垂挂着的刘海,露出了一双如鹰般锐利的目光。

    迎着蓝日,漆黑的目光淹没之内,迸射出锐利而又坚韧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