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竟看着身边夏知你惨白又不可置信的脸色,她一定吓坏了,他皱着眉想,因为此刻的他也是这样。

    人类难道是以这种恶心的方式诞生的,前身是这种恐怖的杀戮怪物?萧竟脑子里,自己的身体和杀戮魔怪重合,他不由得打了个冷噤。

    刚才那些没有完成蜕变的怪物向着岛之外的方向飞旋而去,目的地是在何方?这只怕不难猜测,地球的历史如此悠久,生命更迭,其中的秘密几多人知?

    流光还在半空中盘旋,萧竟注意到,又有模糊的影像被还原出来,他的周围再次出现了一群生命,这一次萧竟看清了,那是正常的人类,只不过他们衣衫宽大,长袍加身,高冠奇服,长发垂腰。

    “古人?”萧竟轻咦一声。

    “嗯,似乎是,是先秦时期的服饰。”夏知你勉强调整了状态,她的眼神像受惊的小松鼠,怯意仍然浓厚。

    “先秦––”萧竟复念,“在几千年前那么落后的情况下也有人发觉了此地,并且来到这里了吗?”

    萧竟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一厢情愿,巨岛的显化根本不以人的意志来决定,而是它自己,至少人类拥有卫星雷达以来,自以为对地球了若指掌,却从来没有发现它的存在。

    不过此刻的影像也为萧竟提供了信息,那就是说明,时间确实是不断接近现在的,之前那批类人生命真的有可能是史前文明。

    此刻呈现在海滩上的,是一副无声的映像,古人群大约五十人左右,正在对着岛深处的方向叩首,从表情来看,似乎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啊,又出现了。”

    伴随着夏知你的慌乱,海浪翻腾,杀戮魔怪再次出现了,它们的数量大致看去和古人的数量相去不远。

    只不过让萧竟眼神一凝的是,这次的魔怪居然没有头颅!它们血红的强劲肩膀上空空如也,人头不再,却更加狰狞而诡异,因为它们周身居然腾起阵阵扭曲空间的黑气,好像黑色的火焰缭绕。

    “这是怎么回事?”夏知你咬着嘴唇,她很迷茫,实际上,她是在回避思考与那种怪物有关的事情。

    “或许,这一次,他们并不是为了生命的更迭而出现,只是为了纯粹的杀戮。”萧竟不确定的说。

    果然,怪物发出嗜血的咯几声,声音的源头不知在哪里,好像是腹部。它们朝古人群冲了过去。

    人类的身体力量如此弱小,上一批的生物尚且被屠杀干净,萧竟不认为这次古人们能逃过一劫,他虽然有心助力,但却根本无能为力。

    “用火啊,火说不定有用。”同为人类,他开始担心起来,不自觉的说了出来,只不过,他的话,那些人不可能听到。

    可是,事情的发展出乎两人的预料,古人们有一个领头人,身高八尺,眉心点着朱砂似的红点,头上带着紫色的发带,箍住额头,看起来有种神秘缥缈感,他忽然神色郑重的从怀中摸出一个人脸大小的碧绿色玉佩,隔着虚空遥对那些仿若闪电一般的魔怪,魔怪一怔,居然整齐划一的停了下来,不再前进,只是与古人对峙。

    “咯几,咯几”

    怪物们似乎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恐怕无数年来,它们的杀戮都是无往不利的,此刻却遭到了有效的抵抗,因此开始烦躁不堪。

    “不好,这些魔怪凶性被束缚,再次爆发恐怕更加残虐。”

    萧竟对动物有所了解,因此,这一刻触类旁通,他看出了这些怪物的状态,皱起了眉头。

    “别担心。”夏知你在他身边安慰道:“结果早已经发生,我们只需要静静的看着就好。”

    “嗯。”萧竟点了点头。

    “呜呜”

    如厉鬼报丧般的怪音从怪物们的方位爆发,它们忽然全部凝固不动了,身体连轻微的抖动都没有,就好像有人按了暂停键。

    不知何时,从后方开始,成片的怪物诡异消失,待萧竟看清,才骇然发觉那并不是消失,而是被一个怪物给生生吞噬掉了,从最后方,逐渐走来一个气势暴虐,异常危险的怪物,它一步步前行,逐渐吞噬掉自己的同类,而那些同类根本不反抗,任由其吸收血肉,以成就对方的力量。

    终于,所有魔怪都奉献了自己,造就出一个魔怪之王,它浑身都充斥着爆炸性的力量,身体胀大了一截,血红的身体看了都让人心惊,而且周身黑气越发浓郁,仿似化成了墨流,这绝对是灭世之凶。

    玉佩失去了效果!当看到那怪物逐渐接近的时候,萧竟明白了这点。古人的脸上开始浮现出绝望的神情,就连那位领头人也是如此。

    他们疯狂溃逃,却挡不住魔怪的凶残肆虐,有的人脑袋瞬间被撕成碎花,有的人脖子被咬断,血红的皮肤,血红的画面,先秦祖先在被屠戮,一切都难以阻止。

    只有那个领头人疯狂逃进了远方的死寂山林。

    那怪物似乎有意如此,最后才杀那人,它血红的无头身影

    落在死寂山林前,似乎有些犹豫,有些踌躇,但他最后还是慢慢尾随而去,只是这个过程中,它身体周围的墨流冲进了自己的身体,将它半个身体化成了完全的黑色,它半红半黑,模样诡异而惊人。

    “哗”

    海风轻吹,流光如月,影像消失了,那些晶莹剔透的时间流光逐渐飞散,消失,远去,再没有一丝痕迹。

    沙滩上,夏知你和萧竟木然的站立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就这么完了?”

    萧竟颓然自语,他可不会忘了自己来到这里的目的。看到影像的时候,他觉得时间会顺流而下,逐渐接近现在,他也许会目睹十年前父亲他们的真相,虽然他也有不好的预感,父亲一行人很可能也遭到了魔怪的毒手,但预感终究不准,可是现在什么也看不到了,这岂不是更悲剧?

    “萧竟。”夏知你忽然开口,她的声音虽然甜美,但也有一种恐惧,“你说,是不是只要有人出现,这种怪物就会出来?”

    萧竟的脸色刹那死青起来,他差点忽略了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