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外面的喊声,刑部尚书讪笑的看着夜千绝。

    然后脸上的一沉向着外面大声开口“在这呢。”语气中尽是不满和气愤,不过表示的不太明显。

    外边那人一听这声音,急急忙忙想着赶来。

    “尚书大……”那人走到了长廊之上正要进屋,突然就看到了夜千绝几人站在那,正在说着的话一下子就停在了那。

    愣愣的看着夜千绝几人,他有点糊涂,突然就看见尚书大人在那对他挤眉弄眼,他才想起来,他还没行礼!

    “下官刑部侍郎参见太子殿下。”想到这他急忙行礼,他额头冷汗滑落,行礼这般的大事他竟然忘记了,也真是糊涂髹。

    夜千绝一双眸子看着他,幽幽的吐出一个字“起。”

    “谢太子殿下。”他心里一喜,赶忙谢恩起身。

    太子殿下真是善解人意,不过……?

    看着夜千绝一脸寒冰和身旁的几人,他有点纳闷,太子来这干什么?

    向房内看了看,这不看还好,一看见了房内的狼藉,他有些崩溃,那是怎么回事?!

    只见房内灰尘飞扬,满地的木屑,用一片狼藉来形容也不为过。

    并且房内的几位大臣都在浑身发抖,显然是吓得不轻。

    他瞬间意识到不对劲,想起刚刚自己去皇宫半真半假报给皇上的事情,突然一股寒气自脚底上升,直往上蹿。

    完了,他们刚刚干了一幢坏事人家就找上门来了,冷汗滑落,万分紧张啊。

    “呵呵,你刚才说什么。”夜千绝一双寒冰似得眸子看向刑部侍郎,那目光似刀子一般,令人不断的冒冷汗。

    “没……下官没说什么。”他听了这话,当即改口,他什么都没说,什么都不知道。

    “告诉本殿,你去皇宫说了什么。”看着刑部侍郎低着头颤抖着身体,她眸中闪过一丝冷冽。

    “没……下官真的什么都没说。”擦擦汗,认准了那个答案,但心下却是紧张的不得了,生怕眼前的太子殿下一个不相信给他一个五马分尸。

    “呵呵,本殿最讨厌别人欺骗本殿了。”她冷笑一声,唇角的弧度令人感到噬骨的冰冷,想要匍匐在地。

    那刑部侍郎身体一僵,有些害怕,但想到自己如今的处境,真是进退两难,前有虎后有狼,若是他说出了真相,那右相还不命人把他大卸八块啊,但他要是不说的话,太子殿下的怒火他可承受不起啊!

    “你知道欺骗本殿的下场么。”她望着那那不断发抖的刑部侍郎,唇角扬起冰冷的笑容,一张绝美的脸上显得更加美轮美奂,但却令人感觉无尽的冰冷慑人,令人不敢靠近。

    他听了夜千绝的话,有些疑惑的抬起头来看着夜千绝,摇了摇头。

    “欺骗本殿的人,本殿会让他生不如死。”她红唇轻起,吐出一句话,那么的自然,但在场的几位大人无一不变了脸色,霎时间五颜六色,像调色板似得,甚是好看。

    “知道本殿会怎么做么。”她摩挲这手中的琉璃玉扇,看着那刑部侍郎。

    “下官、下官不、不知道。”他听着夜千绝的话,身体不断的颤抖,磕磕巴巴的说着,真是倒霉透顶,以前怎么没发现太子竟然这般吓人,实在是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本殿会先赏他一百鞭辣椒沾盐水,在将他放入极寒的冰窖中,等全身冻僵后再放到篝火旁暖化。”

    夜千绝每说一个字,房内的几位大人就僵上三分,脸色就白上三分。

    顿了顿,接着道“让他尝尝绝望的滋味放心,然后把他放置渔网之中,慢慢勒紧,皮肤从网口凸出,本殿会令人一刀一刀的割下去,直至变成一堆白骨为止。”嘴角依旧噙着笑容看着刑部侍郎,她语气缓慢,悠悠而长,却又冰冷慑人,听着那残忍的话,又感觉无边的痛苦。

    “不过放心,本殿不会让他死去的,本殿会一边折磨一边给他治疗,一定让他慢慢的度过那漫长有滋有味的日子。”看着那些发抖的大人,她满意的点头。

    “太子殿下饶命啊!太子殿下饶命啊!下官实话实说,下官实话实说,求太子殿下不要杀了下官啊!”夜千绝的话音刚落,这边刑部侍郎的腿都软了,听着夜千绝的话,吓得冷汗直流,一下便跪在了地上,猛地磕头求饶,生怕他便是那被百般折磨,死无全尸的人。

    刑部侍郎一跪下,那边的几位大臣全部都跪了下去,吓得瑟瑟发抖,生怕被那样凌迟处死。

    “哦?饶了你?你何罪之有?为何要本殿饶了你?”她看着地上那吓得几乎崩溃的人,语气疑问的开口。

    “下官之前没说实话,求太子殿下给下官一个机会,让下官改过自新、从新做人!”他不要命的在地上磕着头,静静地屋子中只有那砰砰砰的磕头声,显得诡异的可怕。

    “说。”没有多余的话,只是一个字,看着地上的刑部尚书她没有什么同情心。

    “是是是。”他一听急忙谢恩。

    抬起头看着夜千绝,那额头已经磕出了鲜血,把那地砖染红。

    “刚刚下官在皇宫是向皇上奏明一件事情,求皇上批准。”他顾不上额头的血迹,急急忙忙的开口说道。

    “什么事。”她看着地上的刑部侍郎,幽幽的开口。

    “是、是……”他额头冒汗,不知如何开口。

    “说。”

    一个字,没有多余,但却令人不敢抗拒。

    “是……下官说在帝都太子府门前抓到了一个……一个……太子殿下的侍卫。”抬头看了眼那伟大慑人的太子殿下,见她没什么表情,这才松了口气,接着说道。

    听着刑部侍郎的话,那些大臣全部脸色发白,不知害怕还是被吓得。

    “然后下官对皇上说,那侍卫……勾结藏在帝都的杀手……企图对太子殿下您不利……”声音渐渐变小,再次抬头看了那太子殿下一眼,发现那太子殿下的脸已经愈来愈黑。

    心中暗叹不好,但还是得硬着头皮说,擦了擦汗“然后……然后对皇上说……我们抓到了那侍卫,说……他一定是有预谋或是有帮凶……这样的话对太子定然有威胁……定然不利,所以、所以请皇上批准我们把那侍卫带到大理寺审问,可动用……动用酷刑!”他咬咬牙,全部说出,身体像是被抽干了一半,一点力气也没有。

    那些个大臣也都一副惊恐的表情,怎么就都说了呢,怎么就都说呢了!这下可怎么办!

    “然后皇上一听是关系到您的安危时……当时就变了脸色……立刻就批准了,还说、还说一定要找出帮凶,报太子安全。”他再次硬着头皮说道,那汗水滴滴答答的往下流,滴到地上。

    “砰——”

    刑部侍郎的话音刚落,一声巨响传来,只见屋内瞬间又是木屑飞扬,灰尘满天。

    刑部侍郎感觉他真的快玩完了,心脏扑通扑通的,快要跳出来了。

    暗风、暗月、暗炎、暗翼、暗烯五人依旧是冰山脸,但若是熟悉他们的人定会知道,他们此刻的脸上已经有些愤怒了。

    而许嫣玟则是一脸阴沉,看着地上人的眼神也如刀子一般。

    “你是说本殿的人现在正在大理寺受刑逼供。”她一张脸简直冰如雪山,声音中的怒气不可压制,令人心惊胆战,有种想要逃离的感觉。

    “是……是这样的……”刑部侍郎头已经低的不能再低了,恨不得插到底地下,再也不上来,点点头,断断续续的说道,心中已经泪奔,太子殿下,他真的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啊,对不起啊,他是身不由己啊!

    太子实在是太吓人了,比陛下可怕了何止几倍,简直和墨邪王一个等级,全都这般冰冷可怕。

    “混账!”她一咬牙,阴森森的看了眼房内地上的人,转身施展轻功离去,向大理寺飞去。

    地上的几人,被她那吼声吓了一跳,一下子就坐在了地上,看着那离去的几人,突然发现自己的衣衫竟然都被汗水浸湿了。

    ……

    此刻,大理寺,在天启国的大理寺着这样的。

    天启一切的重大案件都要交往刑部,待刑部批准完毕,再交到大理寺,也可说这大理寺是执掌犯人生死的地方。

    这里是审核地方上报的重案的场所。

    这里审理发生在京师的笞杖刑以上的案件。

    这里处理地方上诉案及秋审事宜。

    这里主持司法行政与律例修订事宜。

    这里可以是公正严明,亦可以是滥用私法,冤魂无数。

    这里设牢狱,可关押犯人。

    大理寺、刑部、都察院会审,称三法司。决狱之权三在大理寺,上报圣上后,可直接斩首。

    大理寺旧置判寺一人,兼少卿事一人。此前三年,凡狱讼之事,随官司决劾,本寺不复听讯,但掌断天下奏狱,送审刑院详汔,最后一道,同署以上于朝。详断官八人,以京官充,国初,大理正、丞、评事皆有定员,分掌断狱。其后,择他官明法令者,若常参官则兼正,未常参则兼丞,谓之详断官。旧六人,后加至十一人,又去兼正、丞之名。咸平二年始定置。

    大理寺一般设有:卿一人,从三品;少卿二人,从五品下。掌折狱、详刑。凡罪抵流、死,覆于中书省、门下省。系者五日一虑。

    这是规矩,但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不是么?想要该还不容易么?

    公平和偏私仅在一念之间,但却可改变无数人的未来。

    此刻的大理寺内,牢狱之中。

    空荡的牢狱走廊中,一道黑色的身影缓缓走来,一步一步似乎正在记恨什么。

    这里阴冷的可怕,偶尔有风吹过,也是阴森森,那人全身裹着黑色斗篷,只露出一张脸,风从外面吹进,那斗篷随风而舞,无比的诡异,这是牢狱,但声音却很少,这大理寺外表传的公平严明、铁面无私,实则是滥用私刑,冤案无数,都是屈打成招。

    这里的犯人不多,大多数犯人都集中在刑部,这里是犯人最后待得一个牢房,一般不超过一天就会离开,有的无罪释放,有的终身囚禁在天牢、有的含冤而死……

    偶尔有老鼠在地上跑跳的声音,也有一两声诡异的嚎叫,令人毛骨悚然。

    那裹着黑衣斗篷的人似乎一点也不害怕,只是向前走着,黑色的斗篷令人胆颤。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阴风吹过,空荡的走廊中瞬间回荡起那狂妄疯癫的……女声。

    在这阴森的牢房中显得无比的令人害怕,令人想要晕厥。

    忽然,那诡异的女子向一个开着的牢房走了进去。

    阴暗的牢房中有阳光照入。

    里面是一个铁质的十字架,血迹斑斑,已经上锈,空气中飘着浓浓的血腥味,地上原本橙黄色的稻草,如今已经满是血迹。

    而十字架上绑着一个人……满身鲜血,像是从血水中出来的,一头乌黑的长发此刻凌乱不堪。

    一张脸上满是血迹,但却没有伤痕,仔细看便能看出这满身是血的男子是……花无情……

    一双冷冽的眼睛此刻半睁着,死死地盯着那进来的黑衣斗篷的女人。

    “咳咳……”突然他眉头皱了皱,重重的咳嗽两声,鲜血自嘴角流下,显得凄凉无比。

    “呦,这不是太子殿下的贴身侍卫么,怎么弄成了这个样子了呢,呵呵呵……”女人看着那绑在十字架上的花无情,一张脸上出现扭曲的笑容。

    如若仔细地听便能听出,那诡异披着斗篷的女人的声音是天启皇后倩梦雪!

    花无情听罢把头扭到一边,没有理会她。

    见此情况倩梦雪眯了眯眼睛,却是笑着说“看来你在这过的很快活么,瞧瞧这多么的好。”

    看着依旧毫无表情的花无情,她再次开口道“看看你这样子,你还能干什么?”

    “啧啧……看来这是教训的还不够啊。”看着那墙边的各式各样的东西,她阴森森的笑出了声。

    转眼又向花无情身上看去,那身上全是鲜血,显然是刚打的“这身上一定有很多伤口吧,啧啧……不知道若是撒上盐水会怎么样。”她阴狠的笑着,看着墙边那一痛盐水,慢慢走了过去。

    花无情依旧面无表情,看都不看她一眼。

    这样的表现另倩梦雪更加生气,提起那桶盐水猛地泼向花无情。

    瞬间那些盐水便沾到了伤口上。

    花无情眼眉一皱,疼痛可想而知。

    “呵呵,你说你都这个样子了,凤千绝还会要你么?”她看着花无情呵呵的笑了起来,然后一字一句的说道。

    听到这话,花无情慢慢抬起头看向她,脸上有了一丝变化,不过很快便消失不见,仿佛不曾出现过。

    “你!”倩梦雪看到这个样子,气的面容扭曲,恨不得杀人。

    不过突然诡异的笑了出来。

    慢慢的走向靠着墙角的一把剑。

    轻轻地拿起那剑,转身走向花无情。

    面容之上带着阴狠。

    突然扬起那长剑,直直砍向花无情。

    四剑,四道光闪过。

    只见花无情的双手双脚全部都向下垂去,腕处不断流出鲜血。

    手筋脚筋皆被挑断。

    他闷哼一声,疼得死死的咬住下唇,手脚再也使不上劲,他知道他面对的是什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她看着这个样子的花无情,笑得疯狂至极。

    “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完全就是一个废人,你以为凤千绝还会来救你么!就算她来了她也绝对不会再让你回去!因为你是个废人!啊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

    她冲着花无情疯狂的大笑,言语中尽是挑拨。

    她的话让一直没有动作的花无情动了动,手脚麻木的疼痛,眼中闪过了什么,似乎有害怕闪过……

    但是很快便被笑意取代。

    他记得她说过什么,她说……他们是一家人……他要回去见她……见他们……

    见他的……家人……

    她不会抛弃他……绝对不会……

    倩梦雪看着此刻那满脸笑意的花无情,脸色狠狠地一变。

    “怎么,你还相信她会来?”声音带着咬牙切齿的意味。

    她想看凤千绝身边的人伤心无助,她想看凤千绝伤心!就算不能要她死也要让她痛不欲生!

    “呵。”花无情没有回答,只是冷呵一声。

    此刻全身都痛的不可忍受,但他只是略微皱皱眉,腕处是断了般的痛。

    本来就断了……

    “呵呵……你不怕她抛弃你。”冷冷笑道。

    话锋一转“但你此刻这个样子,完全就是废人一个!你回去有什么用?只会拖她的后腿,不如死在这算了。”她看着花无情,眼里闪着恶毒的光芒。

    听到这话,花无情身体明显的一僵。

    废人……废人……这两个字一直萦绕在他耳边。

    是……他手脚筋皆断……连剑都拿不起来,连站都站不起来……还能有什么用……

    “咳咳……咳咳……”他紧紧地皱着眉头,重重的咳嗽起来,鲜血再次从嘴角流出。

    “你现在这个样子只会拖累她,不如死在这里算了,啊哈哈哈哈!”她看着花无情,猛然的再次大笑起来。

    “你这张脸倒是长的俊俏呢,呵呵呵……”她看着那沾满血迹却依旧俊美的脸庞,诡异的笑了起来。

    花无情没有理她,只是忍着疼痛,反复在想着他自己如今的情况……是不是该离开她了……自己会拖累她的……

    “你说我若把你这张脸划烂会怎样……呵呵呵……”她看着花无情冷冷的笑了起来,那笑声中带着诡异带着阴狠。

    花无情闻言没有做出什么表情,只是嘲讽的勾勾嘴角。

    倩梦雪看到花无情这样,表情变得阴冷。

    手上的剑毫不犹豫的向前划去……

    大概五六剑……原本俊美无尘的脸庞,瞬间被鲜血覆盖,那伤口看起来狰狞可怕,令人胆战心惊。

    “哈哈哈哈!本宫就不信这样她凤千绝还能把你救回去继续保护她!哈哈哈哈!”她看着她那杰作,狂笑不止,阴暗的牢房中疯狂的笑声不断,令人毛骨悚然……

    花无情痛的眉心紧紧皱起,狠狠地咬着已经鲜血模糊的双唇。

    “哼!就是你这般,凤千绝也不会再要。”冷冷的哼了一声,她就是想看凤千绝伤心的样子,她就是想她难过!

    呵呵呵,看着此刻的花无情,不知道凤千绝会心疼成什么样子呢,真期待呢。

    看了一眼那狼狈不堪的花无情,转身离去。

    花无情看着那逐渐模糊的牢房,慢慢的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