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神棍,你今天不给我一个说法,你就别想从这里下去!”

    “对,打赢了钟姑娘就跑路,今天你不给个理由,别说我不答应,就算我答应了、大伙也不可能答应,大家说是不是!”

    “是个屁啊,还要个屁的理由,这狗i屎就是想赢了钟姑娘然后让二十五号上位,亏我先前还看好他,真特么恶心!”

    “可是听说他是十三世家的人……”

    “管他个屁的十三世家,就他那样也算十三世家的人?这样正好,看样子十三世家也不咋样,幸亏老子一早被淘汰了,不然就是求老子进他们家族、老子也肯定不进!”

    光着脚的不怕穿鞋的,反正已经被淘汰,他们什么话都骂的出来,尤其是当发现这样的人多了之后,骂的就更起劲了,这里有个从众心理,更因为法不责众!

    钟琴再也不用在人群中充当水军了,她泪流满面,在听到旬日认输的那一刻,她涵养再好也有种要骂人的冲动,何况她涵养本来就不好。

    还是大众最好,替她骂了出来。

    旬日站在擂台上满头大汗,不是热的,而是听着这么多不堪入耳的话,饶是他心理素质高,也有些不好意思。

    他叹了口气,虽然早就算出会出问题,但也没想到会出这么大的乱子,看来以后遇到这种事,就算林昊出动江山请他,他也绝对不干!

    他伸出右手,掐指推算。

    “看那个神棍,他么又开始装神弄鬼!”

    “哈哈,看他那熊样,估计是撑不下去了。想转移注意力!”

    “骂!今天大人物不处理这件事,我们今天就骂死他,骂不死他也恶心死他。下一场也不用比了!”

    一群人简直要疯了!

    “不对,大家要小心。这神棍是要溜了!”

    但就在这时,有人惊呼。人群中并不是没有高手,那些真正的高人都躲在一边看戏呢,当看到旬日掐指的动作时,眼皮就是一跳,连忙喊出声。

    要真让旬日跑了,这戏就没的看了,旬日是什么人。只要给他一点机会,一般人就别想再找到他。

    可是晚了,他这话刚喊出来,旬日就突然在擂台上拉长了身影,一个骂的最狠的青年只觉自己眼前一花,突然闪过了一道疾雷,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却让他整个人都从之前的亢奋中回过了神。

    “不好!这神棍真的要溜了!”

    “快拦住他,不能让他就这样跑了!”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但他们发现的时候。擂台上的旬日早就成了一道残影,而在数百米外,他已经披上了曾经的那身黑袍。

    “灾星。果然是灾星!贫道今天倒了大霉。”旬日嘴里嘀咕,朝着林昊的山洞走去。

    如果真只是这样就好了,这种倒霉其实也不算什么,可在他的推演中,林昊所带来的为问题可不是他这种小打小闹,不管怎么说还是去提醒他一下吧。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识,尽管旬日很不想与林昊搭上关系,但有江山这根线在,却怎么也甩不开了。他也不得不为林昊考虑考虑,此事一结。必须回旬家一趟。

    “这位公子留步,我家公子正在闭关。不能见客。”紫月一见有黑袍人过来,立即拦上来说道。

    旬日掀了下头盖。

    “原来是旬道长,抱歉,公子现在不能见客。”紫月见来人是旬日,当即放心了不少,小声说道。

    难怪那身黑袍看的那么眼熟,不就是他们当日混进天鹰城的那身吗。

    “贫道知晓,贫道过来正是为你们安全考虑,见面的事等那小子出关再说。”旬日朝山洞中瞥了一眼,然后叹了口气,走到不远处,从身上掏出了一堆稀奇古怪的东西,有骨甲,有兽皮,有玉石甚至还有几截枯枝。

    紫月看的莫名其妙,原本还想问旬日什么情况,可很快她就明白了。

    就在旬日到来数个呼吸,后面那一蜂窝追上来的人就如虎狼一般,一个个就好像看到了杀父仇人一样,把她的脸都吓白了,如果这么多人涌上来,公子的修炼肯定要出大问题。

    “所以贫道才说……他太胡来了!”

    旬日叹了口气,一边说着,终于摆好了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然后站起身屈指一弹,瞬间一道血气从半空划过,林昊所在的洞口突然扭曲了一下,然后恢复正常。

    ……

    “怎么回事?刚才那妞呢?”一群人冲上来,见林昊的洞口突然扭曲了一下,然后站在洞口外面那妞就不见了,一脸邪门。

    “管他什么妞,我们冲进去,把那只二五狗给抓出来!”

    “对,既然狗i屎神棍跑了,我们就抓他出来,我就不信那神棍还能继续躲着!”

    “不对啊,这山洞里面怎么没人?”

    “奇怪,怎么会这样?!”

    “忒邪门了!”

    一群人好不容易冲进山洞,却发现里面根本就没人,整个山洞空旷旷的,好像被人洗劫了一样,什么都没有。

    不过混在里面的几个王域高手对视一眼,却是有些明白发生了什么。

    “是奇门阵。”

    “不错,的确是奇门阵,不过等阶应该不高。”

    “算了,别凑热闹了,走吧……”

    ……

    ……

    “的确是最低等的奇门阵道之一,只能弯曲兵血境的视线和感知,产生一定的幻阵效果。”旬日坐在山洞口,将头上的头盖掀了下来,吐出一口气。

    “虽然只是最低等的奇门阵,但在大荒也绝了传承,挡住这些兵血战士足够,虽然有几个王域子弟,但他们如果没学过阵道,短时间也破不开。”

    听着旬日的话,紫月看到那上百人在洞口前瞎转悠,嘴里还在说着邪门,却始终看不到他们,脸色这才好看不少。

    刚才真把她吓坏了,那些人冲的最近的时候几乎要碰到了她!

    “旬道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脸色不太好,毫无疑问,这些人是旬日招来的,虽然旬日也解决了麻烦,但只要一个手慢这些人可就冲进洞里了,那样公子岂不是很危险?

    涉及到林昊的安危,紫月可不会管旬日的身份,别说他旬日,就算江山她也不会给好脸色。

    听了这话,旬日差点没把一口老血吐出来。

    这已经没天理了,自己被林昊坑的这么惨也就算了,好心担心他们、来给他们布置个奇门阵,结果还要被一个小侍女摆脸色。(未完待续。)